<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三八章 道爷来了
    哪怕被附近巡逻的士兵发现了,袁罡也就一个字,“走!”

    压根不管,一群人继续狂奔。

    几人组的巡逻士兵立刻闯入那户人家查看究竟,结果只追看到翻墙而过的人影,对方翻墙而过的速度之快、配合之默契,令几名士兵冲到墙角束手无策。

    搭了个人梯,人踩人肩膀趴上墙头看情况,哪里还能看到人影。

    人梯一散,立刻发出警讯,很快惊动了附近驻军!

    ……

    扩大的破墙洞口,灰尘腾动,血流一地。

    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坐在地上的蒙山鸣一枪在手,无人能攻入,已有数十人倒毙在他枪下,蒙山鸣自己亦坐在流淌的血泊中。

    商淑清守在洞口咬牙配合,剑锋带血,她躲在墙壁旁也袭杀了数人,只是动作牵连下令受伤的肩膀痛的厉害,咬牙硬撑着。

    哪怕知道撑不久,这里也没人束手就擒,完全是能多杀一个赚一个的心态。

    商朝宗守的窗口已被撕开,鲜血溅了一身,斩马刀在手,连劈带砍,已杀十余人,守在窗口不让人进一步。跟在他身后的蓝若亭,这一介书生也杀红了眼,见到机会挺枪就刺,为商朝宗补漏。

    庭院中的凤若义怒了,才几个人居然挡住了他这么多人马的进攻。

    眼见破开的墙洞有剑光闪动偷袭,凤若义纵身一跳,跳落洞口之余,挥枪一砸。

    当!一声响,震的商淑清胳膊发麻,手中剑拿不稳了飞了出去。

    凤若义横枪一挑,枪锋划向踉跄露面的商淑清的脖子。

    一杆枪影撩来,挡住了枪锋攻势,枪杆又在商淑清肩膀上弹了一下,直接将商淑清从洞口拨开了,拨到了墙后,令商淑清躲过一劫。

    关键时刻,蒙山鸣出手,救了她一命。

    洞外凤若义手中枪立刻搅动如风火轮一般,呼呼旋转着搅入,欲趁势冲入。

    洞内枪出如龙,连点带削,巧妙遏制住了凤若义呼呼搅来的枪势。

    一道枪芒顺着凤若义的枪杆切来,直切凤若义持枪的手。

    凤若义迅速搅枪将对方攻势下压,对方那道枪芒瞬间一收又一吐,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直刺他胸口。

    凤若义大吃一惊,整个人扭身一跳,腾空旋转着避开了这一击,枪芒擦肩而过,撕啦一声撕开了他的肩甲。

    翻身落地跳回屋外庭院的凤若义看向挂在胸口藕断丝连的肩甲,肩膀衣服已破,划出了一道血痕,并无大碍,但那一枪的狠稳准仍然让他心有余悸。

    他深知,若不是他反应及时,刚才那一枪已经要了他的命。

    他没想到这残废老头坐在地上还能施展出如此精妙的枪法,毫不拖泥带水,枪枪取人性命,真正是沙场上的厮杀枪法,不见任何好看的花哨。

    他现在有点明白了,怪不得这老家伙守在里面外面一群人都攻不进去。

    殊不知是现在的蒙山鸣已经年迈,若换了蒙山鸣身体健全时,他只怕未必能躲过。

    凤若义目光投向洞口,突然挥手一指,“射杀!”

    后方一群弓箭手冲来,弓弦齐拉,嗖嗖箭雨向洞口内覆盖。

    里面的蒙山鸣挥枪一挑,挑起一具尸体挡在了身前,立见那尸体被噗噗射成了刺猬。

    一波箭雨后,又有人往里冲,蒙山鸣一枪挑开尸体,枪芒再出,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花白头发下的双目冷厉,却也显得凄凉悲壮。

    商淑清又捡起了剑咬牙配合。

    轰!后堂传来大破声,以及大量脚步冲进来的声音。

    前堂众人心神一震,知道后面被攻破了。

    “撤!”商朝宗一回头,扯了蓝若亭往蒙山鸣那边跑,后面从窗口冲进来的人立刻趁势追杀,商朝宗挥刀砍翻几个。

    后堂四名亲卫已经阵亡,前堂剩下的一名亲卫与商朝宗等人聚集在了一起。

    大批人马冲入,将商朝宗等人逼到了墙角围攻。

    商朝宗挥刀在前,与蒙山鸣成左右犄角之势,一起抵御群攻。商淑清、蓝若亭以及那名亲卫在后面助攻抵御。

    冲进来的凤若义喝道:“退后,弓箭手上!”

    围攻的人群立刻后退,一群弓箭手上前拉开了弓弦对准墙角几人。

    蒙山鸣挥枪挑来一张残破桌子,挡在了身前,商朝宗亦翻身一滚,扯来一张长案退回,长案挡在了身前。

    几人猫身往桌案后一藏,桌案正面顷刻间射满了箭矢。

    见弓箭手拿这边无可奈何,一群士兵又蜂拥冲来,这边桌案一开,蒙山鸣和商朝宗再次联手厮杀抵御。

    商淑清手上剑短,打不到前面,左右一看,立刻将打翻的茶几桌椅之物往这边拖,预防可能出现的下一波箭雨,也许用的上。

    凤若节扭头对手下道:“让人从外面爬上屋顶,揭开瓦片,从上往下射杀!”

    随将立刻领命而去,带了人去爬屋顶。

    “一群废物,让开!”

    见这样都攻不下来,陶演怒了,一声喝,提了长柄大刀冲来,冲上前挥舞大长刀跳起便劈,狠狠一刀劈向蒙山鸣,意图一力降十会,欲以蛮力欺负眼前这残废老头。

    “陶将军,回来!”凤若义大吃一惊,疾呼一声,他是吃过蒙山鸣亏的,知道蒙山鸣的厉害,然而已经晚了,陶演已经出手了。

    坐在地上的蒙山鸣冷目中闪现寒光,毫不畏惧,拧枪上扬迎去,抖枪一记二连击,在劈来的刀杆上如弹簧般连弹两下,霎时将劈来的一刀给打偏,枪锋调向,单臂拧枪猛然送出。

    陶演瞬间瞪大了双眼,措手不及,眼睁睁看着一枪贯穿自己的咽喉,一蓬鲜血从他后颈爆出。

    跳起的陶演落地,蒙山鸣单臂拔枪又送出,另一手抓上枪尾一摇,枪杆啪一声打在陶演的侧脸上。

    陶演应声倒地,在血泊中抽搐。

    蒙山鸣连看都没多看他一眼,摇枪又战其他围攻者。

    凤若义还好,已经有心里准备。

    凤若节、农长广则是瞠目结舌,都有点惊呆了,陶演这般虎将竟被这残废老家伙一枪就给干掉了?

    为这种势在必得的事,居然折损凤家一员大将?凤若义也是无语了!

    临近的一栋宅院内,袁罡爬上了屋顶观望这边的形势,恰好也见到了这边有军士爬屋顶,立刻意识到了凤凌波可能还没得手,也意识到了被军士爬屋顶的屋内可能在做困兽之斗,当即回头下令:“放火……”

    已来不及闯到对面再放火,这里临近放火也一样,希望天玉门看到能及时赶来。

    “老大!”

    袁风等人惊呼,袁罡把指挥权交给了他们四个队长,自己已单枪匹马先冲了去。

    袁风等人留了几人放火烧房子,随后率队员紧急赶去驰援。

    眼看有人在自己家里放火,房主一家子欲哭无泪,遇上这伙强人还不敢求救。

    也不需要求救,一群人肆无忌惮地冲击,已经惊动了驻军,大批人马正由巷道蜿蜒赶来。

    府衙内。

    怎么还没接到得手的信号?凤凌波正焦虑地来回踱步中,忽闻守军被惊动正往目标地集中过来搜查,当即怒斥禀报的手下,“谁让妄动的?”

    跳入巷道的袁罡直冲大门,一群守门的军士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便被袁罡挥刀砍了个七零八落。

    哗啦!一记刀光砍破了大门,袁罡拖了半块门板随身急冲,之前在屋顶时见到这边爬房子的人当中有弓箭手。

    他一路朝正堂方向狂冲,速度之快,令人措手不及。

    “放箭!”

    随着一声令下,一群拦截的弓箭手乱箭齐发。

    半截门板身前一挡,门板被箭雨打的啵啵骤响。

    一波箭雨稍过,门板一掀,袁罡已纵空跳起,跳落于人群中,挥刀杀的血肉横飞,杀出一片惨叫。

    正堂内,逼入墙角的商朝宗等人大惊,上方有大量瓦片在稀里哗啦坠落,有人在屋顶用脚快速扫清屋顶的覆瓦,明显能看到一群弓箭手在上面从箭壶里拔箭搭弓上弦,目标是谁还用说吗?

    可就在这时,屋顶上的弓箭手突然乱了,并发出一阵惨叫,有人更是砸破屋顶掉入堂内,摔入者身上插了好几支明晃晃的金属箭矢。

    外面的院墙上,左右各有两排人在院墙上快速冲来,如跑独木桥一般,手上的九子连环弩射出的箭矢嗖嗖朝爬上屋顶的弓箭手招呼,远距离射杀依然精准!

    被冲杀而来的袁罡吸引注意力的群攻士兵们这才注意到了院墙上的动静,有人高呼:“弓箭手,左右院墙!”

    干翻屋顶上的弓箭手,左右院墙上的人迅速跳下,各借助亭台楼阁或花坛、院墙自主规避,互相交替掩护。

    “道爷来了,是道爷来了!”残破正堂内突然响起商淑清的惊喜欢呼。

    她认出了那掉落之人身上的金属箭矢,这金属箭矢她见过,知道是袁罡那些人使用的特制箭矢。更何况,这个时候驻军不可能杀自己人,除了道爷还能有谁。

    加之屋外传来了一片厮杀惨叫声,商朝宗等人精神一阵。

    商淑清流出了欣喜的泪水,这种已陷入绝境突然来了援兵的滋味外人是难以体会的,她就知道牛有道不会放弃他们,她一直都相信的!

    凤若义大惊,牛有道来了?牛有道怎么可能进城?

    到了这个时候,凤家已经是输不起了,凤若义挥枪怒吼,“给我拿人堆上去,后退者杀无赦!”

    凤若节亦怒吼:“给我上!”

    兄弟两个豁出去了,竟要拿手下的人命去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