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一九章 大势已定
    天色微微亮,一群狼狈不堪的人马从农田中跑过,直接穿到官道,上了官道继续逃。

    坐在马背的周守贤铁青着一张脸,看看周围随行人马情况,已是人困马乏。

    真灵院掌门金无光和飞花阁掌门曹玉儿亦紧绷着一张脸,脸色相当难看。

    才几天几夜的工夫,乱了,这仗便彻底打乱了,乱到了无法指挥。

    谁也没想到下五郡居然会不管几十万人马的死活,只以英扬武烈卫为首的大部骑兵直扑周守贤,天玉门、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更是集中了大批修士随行配合。

    获悉对方集中了那么多的修士,周守贤只能是暂避锋芒撤退,然而对方几乎全是骑兵,逼得这边不得不命本部人马迎面挡住,周守贤率领小部人马先行撤退。

    还在紧急撤退的途中,便获悉了噩耗,拦截的十万人马被击溃。

    真灵院和飞花阁的修士也挡不住天玉门四个门派的联手攻击,造成大量死伤。实在是挡不住,活下来的两派修士被迫四散而逃。

    天玉门四派也不追杀两派修士,继续跟着英扬武烈卫,配合大军继续追击周守贤。

    此时的周守贤真正是肠子都悔青了,悔不该大军前置,悔不该躲在大军后方,敌方一路突袭精锐便调动了他前沿布置的层层防御大军折返驰援,敌方后续人马则是一路趁虚而入烧杀抢掠,一路焚毁防御大军的辎重。

    等到他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后,明白了敌军的意图后,已经晚了!

    仗才一开始打,数十万人马的粮草便差不多了,简直是在开玩笑,这仗还怎么打?后面还用打吗?

    话又说回来,他一开始就没准备和敌军拼命,否则也不会躲在大军的后面,这不是认为躲在大军后面更安全、更便于撤退么。结果安全是安全了,却不妨敌军会来这一手,他从未见过这般打法,敌军数十万人居然会扔下辎重连粮草也不携带就这样硬干了过来,谁见过几十万人打仗不带粮草的?这简直是在拿数十万人马的性命当儿戏。

    可事实证明这不是儿戏,还真就有人敢这样打仗,有人针对他的布防一举戳中了他的软肋,狠稳准,令他周守贤欲哭无泪!

    黑着脸的金无光和曹玉儿也还依稀记得周守贤之前的话,说什么这次不求胜,只要能和敌军僵持住咱们就赢了,剩下的陛下会去找三大派。朝廷势大,三大派也有压力,不可能为了一个迟迟拿不下南州的天玉门把整个燕国给耗下去,届时便是天玉门的死期。

    两人当时还深以为然,结果现在,才刚开战不久,便彻底乱了套,这像是能僵持下去的样子吗?

    一只金翅在晨曦中降落,很快一将纵马上前,对周守贤禀报道:“大人,探子报,敌军人困马乏,已经停止了追击,已经停下休整。”

    曹玉儿捋了捋被风吹乱的裙带,也对周守贤道:“敌军与咱们隔着一段距离,一时间也追不上咱们,咱们也同样是人困马乏,休息一下吧。”

    周守贤立刻问那将领,“离定州还有多远?”

    将领回:“大约还有八十里路。”

    周守贤立刻对众人大声道:“快要到定州了,弟兄们再坚持一下,到了定州就安全了,叛军不敢杀入定州。”

    于是一行疲惫人马继续前行,行进速度不快,于傍晚时分抵达定州境内。

    定州已有人马在边境设防,获悉周守贤来了,亲自在边境坐镇的定州刺史薛啸赶紧前来迎接,两位刺史双双跳下马来碰面。

    薛啸抓了他胳膊急问:“周兄,何故这么快就退入我定州?”

    周守贤羞愧难耐不知该如何作答。

    薛啸又急问:“周兄,我定州暗中支援的二十万人马何在?”

    周守贤回头看看自己随行人马,只带回了三千人马,只有中军近卫的三千骑兵跟随,而且还个个疲惫又狼狈,余者皆被他留下了阻击追兵,若非如此,只怕很难逃脱。

    薛啸震惊道:“周兄,才几天几夜的工夫,八十万人马呀,你不会告诉我说,这么快就打没了吧?就算是八十万头猪,叛军也没这么快杀完吧?”

    周守贤:“八十万人马基本上还在…”不知该如何往下说。

    薛啸再次震惊:“人马既然还在,周兄身为主帅,何故扔下大军退入定州?”

    周守贤真的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从接到的各路战报来看,八十万人马的确大多还在,起码六十万人马还是有的,可是全部乱了。

    他这个主帅跑了,关键是跑的太快了,他自己回过头来都无法想象会给麾下人马的士气造成多大的打击。

    他跑的快,下面人马也追不上,又扔了粮草,现在正在到处找吃的,又有叛军袭扰,好几十万人散乱不堪,一时间怕是难以集结起来……

    一处依山傍水之地,叛军中军大帐内,各地军情不断送到,军令又不断下达出去。

    彭又在等天玉门高层在旁看着蒙山鸣忙碌。

    一将闯入拱手:“报,周守贤已退入定州。”

    蒙山鸣立马回头看向地图,罗安则迅速推转轮椅,方便他看地图。

    蒙山鸣问:“英扬武烈卫休整的怎么样了?”

    凤凌波道:“之前奉命停止追击,已经休整了一个白天。”

    蒙山鸣要了指挥杆到手,指了指一路集结规模较大,从一城中获取粮草补充后正往定州方向撤的敌军,“命英扬武烈卫南下,阻击这路逃逸人马。”回头看向彭又在,“随行法师务必集中力量将敌军这路主将斩杀,敌方有八万人马,能不能做到?”

    彭又在颔首,“应该可以。”

    蒙山鸣:“不要跟我说应该,我要确切答复。”

    彭又在有点犹豫,这么多人马,对修士的威胁也很大,何况敌方主将身边也有不少修士保护,不过最终还是咬了咬牙,“好,不惜代价也要为蒙帅拿下!”

    蒙山鸣点了点头,又看向凤凌波,“英扬武烈卫佯攻,待随行法师斩杀敌军主将,英扬武烈卫立刻放弃拦截。若敌军主将死后,敌军还不溃散,英扬武烈卫则绕到敌军大军后方,一路追杀!记住,只追杀,不强攻,八万人马大多两条腿跑不快,我们骑兵有优势,一路袭扰,拖延他们行军速度,不让他们休息。”

    手竿点击在了地图上的一个位置,“同时令梅林盛集结人马北上,待所部人马赶到拦截后,再一举形成合围,逼降,若不降,则就地将其歼灭!”

    “周守贤已逃入定州,我们可以在南州收网了。命各部各派部分人马扼守各地通行要道,逼迫敌军四散人马无路可走,逼那些散兵游勇只能走山路或崎岖之地,消耗他们的士气和体力,令其疲惫不堪,不能轻易集结,便于之后的清剿。”

    “命各部集中主要人马,就近围城,勒令退守城中的敌军人马开城投降。若有开城投降之地,大军立刻进城控制,并休整。不肯开城投降的,暂且围而不攻,大军在城外休整,等后续辎重抵达,待将士饱食养精蓄锐后,再集中力量逐一攻克,切忌同时攻打,以免多地攻打不顺遭受反噬,到了这一步要稳扎稳打。”

    “是!”确认没了其他吩咐,凤凌波应下,迅速下达了军令。

    蒙山鸣放下了指挥杆,神色有些疲惫。

    彭又在立刻上前诚切问候,“蒙帅,又一天一夜没合眼,是不是先休息一下?”

    蒙山鸣:“只要照此行事,周守贤遗留的慌乱人马便再难集结,待占领上六郡各城后,南州大势便已定下,剩下的清剿事宜也不用老夫再多嘴了。”说着抬了下手,罗安推着轮椅,商朝宗等人也跟着离开了。

    一群人出于敬意,皆钻出了帐篷相送。

    目送轮椅上离开的人影,彭又在一声叹道:“真乃沙场上运筹帷幄之奇才,一代名将果然是名不虚传,可惜燕皇商建雄自断一臂,否则若有此人在手,又岂有我天玉门的机会。”

    他做梦都没想到,所谓的速战速决居然能快到这个地步,不过几天的时间,就将周守贤的八十万大军给打散了骨头,就令南州大势已定握在了天玉门的手上。至于那个周守贤,已经不足为虑,只带了几千人马逃到定州,已经是废了,翻不起浪来。

    他那叹息声中又有一丝可惜,这位蒙帅有这本事,天玉门却没了再将他派上用场的机会。拿下南州后,天玉门不会再起战端,实力也不允许,起码得过五十年等天玉门的实力积聚到了另一个层次。只是那时,连自己都未必能活到那时,这位蒙帅则更不用说了,此战之后也只能是让这一代名将明珠蒙尘了。

    目送的凤凌波神情亦复杂,一开始他对蒙山鸣还有些不满,然而之后亲眼目睹了对方的指挥作战后,真正是令他叹为观止,真正是心服口服,发现自己与人家的差距不是一点点大,简直是天差地别。

    人家之前虽说是乱打一通,但杂乱中极有章法,人马调动进退有据,各部人马什么时候该休息,什么时候该抢进,都有讲究,几十万人马在人家的手上那真是挥洒自如,三下两下就把周守贤的八十万大军给扯懵了、搞乱了。

    他不得不承认,同样的战略给他来执行的话,他根本做不到这样的指挥执行效果,难以让周守贤那么多人马扔下辎重,以致于被这边牵着鼻子溜,人家这指挥功力之深厚,自己难以望其项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