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一六章 牛有道不见了!
    主人和来访的客人都在互相打量。

    男人袖子里摸出一张纸抖开,上面赫然是牛有道的画像,对比着牛有道看了看,又对边上的女人略显恭敬地点了点头,“是他。”

    牛有道从纸张背后的影子大概看出了是画像,不禁露出饶有兴趣的神色,问:“二位是什么人,有何贵干?”

    女人声音清脆,自我介绍道:“本宫周清。”

    牛有道和管芳仪相视一眼,忍不住再次上下打量这女人一番,牛有道迟疑道:“本宫?周清?恕在下孤陋寡闻,能否说详细点?”

    男人帮忙介绍道:“这位是贵妃娘娘。”

    女人又自己补了一声,“南州刺史周守贤是本宫的父亲。”

    “哦!”牛有道终于反应了过来,敢情是皇帝的妃子,周守贤的女儿来了,他大概猜到了是什么意思,目光又落在男人身上,问:“你呢?”

    男人道:“中车府令,尕淼水!”

    “哦!”牛有道颔首,没见过此人,但是听说过这个人,是燕皇商建雄身边的近身太监,商朝宗攻打青山郡的时候好像就是此人代表朝廷来谈判的,问:“你就是大内总管田雨的徒弟是吧?”

    “正是!”尕淼水应下。

    牛有道:“我怎么知道你们是不是真的?”

    尕淼水扔出了一块令牌,牛有道接到手看了看,又扔了回去,随后伸手道:“二位贵客请坐!”

    只有周清坐下了,尕淼水恪守着本分,束手站在周清身边。

    周清摸出了一块玉佩,放在了桌上推向了对面的牛有道,“有人让本宫代为向法师问好,说法师看到这个便知是谁。”

    牛有道目光先在这女人的纤手上顿了一下,发现这女人的手真漂亮,还是头回见到手长这么好看的漂亮女人,只一眼便让人印象深刻。之后注意力才落在了玉佩上,拿到手看了看,笑着摇了摇头。

    他有一块和这个一模一样的玉佩,左右拼凑在一起的话,应该是一对。

    如对方所言,看到玉佩他的确猜到了问好的人是谁,颔首道:“麻烦贵妃娘娘代我向刘贵妃问好。”玉佩推送了回去。

    他所谓的刘贵妃便是齐国玉王妃商雪的母亲,在齐国时,为了促和,商雪给了他一件信物,便于他和燕京那边联系,正是与此配对的玉佩。

    见到这玉佩,也越发确认了对方的来意。

    周清道:“想必法师应该知道了本宫的来意。”

    牛有道:“大概猜到了一点。”

    周清:“公主传讯告知过这边,说法师在齐京答应过她,尽力在陛下和庸平郡王之间促和,尽量避免他们伯侄之间再起冲突,不知有没有这回事?”

    牛有道摸了摸下巴,发现这事情既复杂又简单,刘贵妃的信物,刘贵妃没来,反倒来了个周贵妃,显然是战事牵涉到了周贵妃的父亲周守贤。也可以理解,周守贤一旦战败,商建雄和朝廷不可能担责任,肯定要有人出来担责任,也只能是战败的周守贤扛责任。可以想象,贵妃一旦变成罪臣之女,届时这位周贵妃在宫里的日子怕是不好过,父女两个是相依相存的关系。

    只是看这情况,背靠一国之力的周守贤似乎对战事没什么信心呐。

    而商雪那边频繁发信求他周旋,这边周贵妃又来了,可见两个女人对促和的需要。

    他相信这位周贵妃的到来是得到了燕皇商建雄允许的,否则堂堂一个贵妃哪有那么容易出宫,更何况是中车府令亲自陪同前来,商建雄没同意才怪了。

    牛有道点头:“的确有这回事。”

    周清微微一笑,“法师能记得就好。”

    牛有道:“记得,忘不了,只是这事我也无能为力。”

    周清:“能得齐皇看中,法师又何必自谦。这边的局势一直在朝廷的关注中,根据朝廷的判断,法师对庸平郡王有着足够的影响力,只要法师愿意施加影响,这场仗便很难打起来。不说什么战事一起生灵涂炭百姓遭殃,陛下和庸平郡王毕竟是伯侄,更何况战事的最大获利者并非庸平郡王,而是天玉门,何必做这血亲厮杀让外人拍手称快的蠢事?”

    牛有道暗暗好笑,现在知道血亲关系了,当初逼得商朝宗走投无路的又是谁?

    略摇头道:“贵妃娘娘既然知道天玉门,就应该知道南州下五郡并非王爷说的算,五郡王爷只持有两郡,近六十万人马,王爷手上也只有二十万。”

    周清:“只要王爷避战,不管是天玉门,还是梅林盛、吴天荡、赵兴风三个逆贼,皆不足为虑!”

    牛有道饶有兴趣道:“庸平郡王有这么大的威慑力吗?”

    周清:“我父亲曾在蒙山鸣麾下呆过,知道蒙山鸣一代名将并非浪得虚名,宁王之威,皆得蒙山鸣相助。本以为蒙帅早已故去,不想一直在隐居,又再次出山追随庸平郡王。不说这个,只论兵力,那三个逆贼若非要战的话,若少了庸平郡王的二十万人马,我父亲压力也将大大减轻。”

    牛有道暗暗感慨,才短短几年的工夫,从燕京仓惶逃离如丧家之犬的商朝宗,已经有了实力逼迫商建雄放下面子。

    当然,并非商建雄惧怕这区区五郡的兵力,实在是内忧外患之下商建雄不敢以举国之力大战,若非如此,商朝宗也不敢打这一仗,天玉门也纯粹是钻这空子。

    而商建雄之所以能放下这个面子,也实在是南州一旦丢失,让燕国百姓怎么看?让商建雄那个皇帝情何以堪?别人首当认为的就是商建雄无能。

    周清继续道:“天玉门那边不用担心,只要庸平郡王避战,战事一旦对天玉门不利,就是天玉门的死期,陛下会发动三大派将天玉门从燕国境内抹去!”

    这点牛有道是相信的,一旦天玉门发起的战事失利,就意味着天玉门难以掌控南州,没有掌控南州的实力,不管天玉门之前和三大派谈的怎么样,都将面临三大派的清场,你玩不转还玩什么玩?

    “而陛下也不会亏待庸平郡王,郡王晋升为亲王,南州下五郡皆划为王爷的封地!”

    牛有道听后,苦笑摇头,“这事我真的无能为力。”

    一旁的尕淼水出声道:“陛下说了,南州宁与自家人,不与外贼,庸平郡王若还记恨当年的事,陛下可以再做让步,可将整个南州划为王爷的封地!”

    这话的意思显然是说,只要商朝宗避战,商朝宗不用打仗南州也是商朝宗的。

    然牛有道却听出了其中的险恶用心,眉头略动了一下,“娘娘,公公,说了半天,朝廷似乎还没搞清楚情况,事情根本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周清端坐的身子微微前倾,“愿闻其详。”

    牛有道:“庸平郡王已经被天玉门给控制了,手上的兵权也已经被天玉门给隔离了,现在能对五郡人马直接调遣的人是凤凌波。”

    说到这个,他现在才反应过来天玉门为什么不惜事前就在五郡内部起内讧,敢情早就为一些可能做了防备,要杜绝可能出现的后患。可见为了拿下南州,天玉门也真正是花了心思去谋划。

    “什么?”周清大吃一惊。

    尕淼水沉声道:“这怎么可能?就算庸平郡王看不明白,蒙山鸣又岂会让王爷轻易和兵权隔离,堂堂蒙帅岂能不知兵权的重要性?”

    “事情已然如此!”牛有道很肯定地点头,他自然不会说这是他建议的顺势而为,一个愿打,一个愿挨!

    周清顿时一脸恓惶。

    尕淼水亦神色大变,知道事情若真是这样的话,这一战是无法避免了。想想内外因素,天玉门扶持凤凌波的可能性的确很大。

    牛有道忽又说道:“庸平郡王出了事的话,我也不好过,我这里有一计与二位商议,也许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管芳仪斜他一眼,不知这家伙又要冒什么坏水。

    周清有些失态,抢着说道:“请说!”

    双方一番密谋之后,尕淼水和周贵妃也没有久留,匆匆离去。

    此来也不是一无所获,至少知道了商朝宗的处境,知道了敌军主将是什么人……

    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三派所有弟子,同一天全部转移离去。

    就在三派离去不久,牛有道也领着自己人悄然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天玉门坐落之地,梅林盛、吴天荡、赵兴风匆匆从组建的、暂时还未前移的指挥中枢离去,在天玉门的弟子护送下,秘密前往各部。

    彭又在随后也领着一群天玉门高层从指挥中枢的院子里出来了。

    行走在山道台阶时,有弟子快步而来禀报,“郡主商淑清等人,还有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三派弟子已经在赶来的途中。”

    “好!”彭又在停步转身,面对诸位长老,沉声道:“暂时不要打草惊蛇,等人来到,其他人不管,只要牛有道一到,立刻秘密将其一干人等全部拿下!这小子最是狡诈,也是本座最不放心的一个,战事起之前,务必先将他给控制住,不容其产生变数。”

    众人皆微微点头,只要将大局给控制住了,还用得着跟牛有道谈什么酒水利益吗?连人一起拿下,看你还怎么谈。

    封恩泰面色沉重,轻轻吁出一口气,无奈。

    然而等一群人来到正宫大殿,又有弟子跑来急报:“禀掌门,牛有道不见了!”

    还没来得及坐下的彭又在一惊,怒斥:“不见了?什么意思?”

    弟子道:“那边盯着山庄的人忽然察觉山庄内似乎没了动静,后来摸过去看了下,结果发现山庄内人去楼空,没有一个人影,牛有道及其人员不知去了哪,全部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