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一一章 推举凤凌波
    次日大早,封恩泰亲自来到这边的别院来找牛有道,昨天就说好了的,要尽地主之谊带牛有道游览天玉门新址。

    守在别院内的白遥上前打了招呼后,知道对方是来见牛有道的,迅速回避,不愿见牛有道。

    不愿见的原因是别扭,想当初牛有道在他眼里什么都不是,现在好了,牛有道成了自己师叔的结拜兄弟,论辈分比他还高一辈,见面就要规规矩矩客客气气称呼牛有道为“道爷”,实在是别扭的慌。

    整个天玉门在青山郡那边的弟子,可以不给商朝宗面子,却不能不给牛有道的面子,没办法,人家跟封长老是兄弟,不看僧面看佛面,见面都要客客气气称呼一声道爷。

    不知道多少人心里有意见,暗怪封长老糊涂,瞎结拜个什么劲。

    找到牛有道后,封恩泰与之出了别院,在这风光旖旎的山峦之间游逛。

    原本占据此地的门派比较小,建筑群落的规模也不大,如今此地被天玉门占了,天玉门的弟子人数摆在这里,因此此地目前尚在大规模扩建中。

    相对天玉门的开销来说,扩建这个的花费不算什么,也用不着天玉门出钱,各家前来恭贺乔迁之喜的礼金就足矣,牛有道个人就出了一万金币做贺礼,那几个郡守出的自然是更多,商朝宗为了表示心意,代表两郡拿了十万金币出来。

    两人最终站在一座山峦之上,眺望山下的湖光山色,日照下隐有紫烟飘荡,偶有鱼跃鸟掠,颇有几分仙境意韵。

    “好地方啊!”负手而立的牛有道啧啧赞了声。

    封恩泰却是不太满意地摇头,“看来三弟还未去过天玉门原来的山门,比这里强的多,目前就这条件,整个天玉门都要服从大局,先将就将就吧。”

    牛有道呵呵道:“这还嫌弃啊,大门派果然不一般。”

    “老三,我跟老二联系了。”封恩泰忽然冒出这么一句。

    牛有道慢慢回头看向他。

    “事情老二都跟我说了,不错!”封恩泰拍了拍他肩膀,颇为感慨的样子。

    牛有道笑笑不语。

    就在这时,一名弟子飞掠前来,拱手禀报:“长老,宴席马上要开始了。”

    “好,知道了。”封恩泰点了点头,转身对牛有道做了个请的手势,两人遂返回。

    昨天的酒宴算是迎客的,今天的酒宴则算是送客的,人还是那些人。

    对这些人来说,吃吃喝喝绝不是目的,席间谈论的事情才是正事。

    几杯酒下肚,话题到了五郡的人马供给上,五郡如今的各路人马笼统加在一起,包括那些杂七杂八的,已近六十万,这对五郡的财力来说,是个沉重的负担。

    讨论的点在于如今还要不要这么多人马,以前几郡分开,各自为政,各自都要应付四面八方的压力,故而不得不多养些人马,如今五郡集中在了一块,背后有自己人为倚仗,腹背的压力都将大大减轻,随便削减个二十万人马不成问题,可大大减轻各郡的负担。

    不过天玉门后来挑明了,南州是目标,让大家负压坚持一下,一旦打下南州,大家手头的六十万人马撒出去布防并不多,天玉门索取的供奉上也会有所节制,尽量不给各郡增加负担。

    对于这点相关人员心知肚明,天玉门如今有了酒水的利益手头宽裕才能这么大方,一年好几百万金币的收益,仅此一项就比以前从各郡汲取的供奉还要多。

    土安郡守赵兴风忍不住提了句,“掌门,青山郡和广义郡的治理模式倒是不错,若是我们三郡也能减免税赋…”

    话还没说完,彭又在一句话就压了下来,“青山郡和广义郡能提供其他进项,你们三郡能提供什么?莫非你们以为酒水利益天玉门能全部吞的下去?逍遥宫、紫金洞、灵剑山每年的供奉不能断,想拿下南州,供奉开销只会更大,这钱你们出吗?都是天玉门在出。好了,此事不要再说了。”

    赵兴风略显尴尬,没想到只是提了一下便引起这么大的反应,只好讪讪闭嘴了。

    彭又在继续道:“五郡,各自为政,平常没问题,若是遇上什么事,五郡人马需要个统一调遣,这事需要提前准备,你们觉得由谁来统调比较合适?”

    此话一出,牛有道和蒙山鸣的目光下意识碰在了一起,还以为要等到拿下南州之后才会提这事,没想到现在就开始了。

    赵兴风又要发话,牛有道干咳一声,先吸引了大家的主意,“自然是由彭掌门统一调遣比较好,这里论威望,还有谁比得上彭掌门吗?”

    蒙山鸣慢慢举杯唇边,知道牛有道在捣乱,不想让统一指挥权落在别人的手上。

    只要不傻的都知道,现在定下了谁来统一指挥五郡,将来十有八九就是南州之主。

    这里搬出了彭又在,赵兴风到嘴的话只好咽了下去,说其他人比彭又在更好未免有些不合适。

    彭又在哈哈大笑,“老弟还真是好意见,我可没那精力,军务上的事情我也不熟悉。”

    牛有道又指了指在场的天玉门长老,“天玉门人才济济,随便派个弟子足以胜任。”

    彭又在又摇头:“修行中人有修行中的事物要处理,修炼为上,不说没那精力,也分不出太多心思去打理俗物,否则要在座的诸位郡守做甚?军政事务用人的选拔,与修行弟子用人的选拔是两码事。牛老弟,术业有专攻,我看这事还是交由擅长的人自己去做决断吧,你我就不要瞎凑热闹了。”

    “彭掌门言之有理。”牛有道呵呵一笑,扭头看向在座的凤若男,问道:“王妃,您也是武将出身,不知您觉得由谁来统一调遣比较合适?”

    凤若男暗暗咬牙。

    凤凌波冷眼瞅向牛有道,彭玉兰更是恨得牙痒痒,把她女儿捅出来,不是把她女儿架在火上烤吗?

    商朝宗、蓝若亭、蒙山鸣皆有些奇怪地看向牛有道,这事哪是凤若男能做主的,也不知这位找凤若男的麻烦是什么意思。

    彭又在却朝在座的人挥了挥手,“这事修士就不要参与了,交由四位郡守来共同推举吧!”

    一句话就把牛有道给压了下去,也把凤若男给摘了出来。

    牛有道笑眯眯朝彭又在举杯,他也只能是言尽于此,决断权在人家的手上,话事权也在人家手上,话题该怎么讨论完全由对方引领,这是没办法改变的事实。

    赵兴风再次发声,手指在座的凤凌波,“先有广义郡才有青山郡,全赖凤凌波在广义郡打开了局面,才能有两郡的今天,在座的做过郡守的人当中,我只服凤凌波,我推选凤凌波为五郡兵马统调。”

    牛有道眉头略挑,揶揄道:“赵郡守的名字取的好啊!”

    众人面面相觑,赵兴风噎住,什么意思?

    蓝若亭立刻接话道:“道爷此话何解?”

    牛有道慢吞吞道:“兴风作浪嘛。”

    在场诸人有人憋笑,有人面无表情,赵兴风脸色略沉。

    牛有道立刻冷眼瞅去,“看赵郡守的脸色,莫非对老子有意见?开个玩笑而已,不要当真,当真就不好了。”

    赵兴风当即朝彭又在拱手,想要请对方主持公道。

    彭又在迅速抬手打住,不让他当众跟牛有道撕破脸,牛有道这厮明显在故意找茬,真要被这厮借题发挥逮住找事的话,赵兴风怕是扛不住,关键是牛有道手里捏着天玉门的一条财路,天玉门也要忌惮三分。

    所以能讲道理解决的事情,就没必要撕破脸,一切等到了算账的时候再说。

    他出声压制道:“牛兄弟,这里在谈论正事,不要开玩笑,若是觉得在这里坐的不舒服,本座可以给你安排个雅间。”发出了警告。

    牛有道摆了摆手,“彭掌门太客气了,大家太严肃,活跃一下气氛而已。”

    彭又在目光看向其他人。

    湖西郡守梅林盛也接话出声了,“我也推举凤凌波!”

    武阳郡守吴天荡跟着说道:“附议,推举凤凌波!”

    席中在座的凤凌波目中闪过一丝喜色,对于这个结果,他事先已是心中有数,目光瞅向自己女婿,想要看看商朝宗还能怎么办。

    彭玉兰看向父亲的眼神中透露着感激,绕了一圈,发现父亲还是向着自家人的,也体察到了父亲的英明,舍小博大,绕了一圈,商朝宗只是自家的一块垫脚石而已,父亲这手腕真正是高明。

    她不禁想起了父亲昨晚对她说的话,天玉门不是彭家的天玉门,凡事要讲究方式方法,要讲道理,事情得到了大家的支持就好办了。

    在座的天玉门高层一个个面无表情,目光一个个若有若无地瞟向商朝宗,结果自然也是他们商议好了的。

    商朝宗手中把玩着酒杯,缄默不语。

    凤若男紧绷着嘴唇不语。

    费长流等人神情凝重。

    蒙山鸣目光瞥向牛有道,只见牛有道微微颔首。

    彭又在笑了,问:“王爷,意下如何?”

    商朝宗淡然道:“本王的意见还重要吗?”

    彭又在大方道:“畅所欲言,凡事讲道理,有什么高见尽管说。”

    商朝宗目光左右,接触到蒙山鸣的眼色后,绷着脸颊掷地有声道:“三位郡守的高见,本王附议,赞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