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零九章 牛有道让你来的?
    商淑清很快也闻讯而来,不过袁罡在沐浴,她自然不能像圆方那样跑进去看望。

    管芳仪算是看出来了,袁罡绝对是这里的核心人物,从牛有道身边人员的态度上就能看出。

    见到商淑清,牛有道倒是提了个小小要求,“郡主,借你的琴用一下。”

    商淑清愣了一下,从未见牛有道操持过什么乐器,不过倒是听袁罡说过,牛有道会的乐器其实很多。

    对于这一点,她是有点疑惑的,桃花源的环境她看过,不见有什么乐器,那个小庙村有那般条件吗?

    牛有道和袁罡的出身,其实让这边有很多的疑惑,一个人早期各方面的素质高低绝对是和成长环境有关的,两人身具的东西有些不合常理。

    商淑清虽有意外,却还是欣喜应下了,想领教一下他的琴艺,难得他主动。

    一张琴抱来,牛有道接手走了,去了楼阁顶层。

    不一会儿,阁楼上“咚”一声琴因回荡,拉开了琴声如叮咚泉水的序幕。

    商淑清侧耳聆听,院内徘徊的管芳仪顿步,慢慢扭头看向了楼上。

    没听过的调子,这种古琴的旋律一般讲究意境,然楼上似乎更重音调节奏编排出的曲律,带出的是另一番感觉。

    这曲律瞬间让商淑清联想到了袁罡当年念的那首滚滚长江东逝水,以词与之对合,果然能吻合上,那番意境在她心中更加明确清晰。

    “好听,就是有点怪怪的,没看出来,这一肚子鬼心思的家伙还会这手。”管芳仪对商淑清说道了一声。

    商淑清则附和着琴音徐徐念叨:“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管芳仪手中团扇停止了摇动,静听着她的词,聆听着楼上的音,将两者结合到了一起,方知两者的曲词为一体。

    商淑清念完一遍后静默,管芳仪嘀咕道:“老气,没有朝气,不像个年轻人的样。”

    商淑清黯然,曲为心声,她听出来了,这位道爷的骨子里对他们兄妹的王侯霸业依然不感兴趣,现在的所作所为并非心甘情愿……

    袁罡沐浴完了,阁楼上的酒菜也摆好了。

    圆方站在阁楼上凭栏,摇头晃脑地听曲。

    走上楼的袁罡看着牛有道的背影,陷入了沉默,很久没见道爷弹琴了,他知道是因为他回来了道爷高兴,才有了这雅兴。这曲子他自然能听懂,经历了一些事情,他有点后悔了。道爷就是曲子里那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的白发渔樵,他现在后悔当初不该把道爷拉下水,以至于让道爷卷入这些是是非非。

    “去楼下守着,不要让人上来。”袁罡走到圆方身边吩咐了一声。

    “好!”圆方立刻噔噔下楼。

    下楼前,圆方忍不住回头多看了袁罡两眼,莫名的,他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他本来就有些怕袁罡,此番回来的袁罡身上的气息令他越发感到压抑。

    听到袁罡的声音,琴音戛然而止,牛有道停止了抚琴,起身走到了摆好酒菜的案前,招手示意了一下,“不会还让我请你吧?”

    袁罡走到他对面坐下了,执壶为他斟酒,说了声,“道爷,我错了!”

    这声错,有两个意思,一是不该拉对方下水,二是因为他的不听劝害死了苏照。

    牛有道:“是你决心要站商氏兄妹这边的,你不是半途而废的人,你只是想以自己的方式尽力,不会扔下这里不管,我知道你迟早是要回来的。总之,平安回来了就好,其他的都不重要。”

    袁罡:“是我的错,道爷本是那闲云野鹤,当初在南山寺,我不该拉道爷你下水。”

    牛有道摆了摆手:“你想多啦,我只是想图个自在,然而这乱世之中真要回避是回避不了的,只要我还有修炼的欲望,就避免不了。想做闲云野鹤也得有做闲云野鹤的资格,迟早都是要卷入的。现在说这些也没意义,说说你吧,齐国那边,我听说白云间被抄了,豆腐馆也在当天被围了,我又联系不上你,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听到齐京那边的消息,他其实很着急,但干着急也没用,的确联系不上袁罡,如今看到袁罡好好的回来了,真的松了口气。

    袁罡:“苏照死了。”

    牛有道略怔,“你杀的?”

    袁罡:“差不多,是我害死的。”

    这话不对劲,牛有道略挑眉,“几个意思?”

    “你走后,我直接找到了白云家……”袁罡把自己去见苏照,然后上了苏照,又中了苦神丹的毒,一直到最后沙漠中遇险孤身回来的经过详细讲了遍。

    牛有道的表情很精彩,自己这兄弟居然把苏照变成了他的女人,这是美男计吗?这可不像是袁罡的作风。还有苦神丹居然对这厮没效果,这厮修炼的硬气功居然能解苦神丹的毒?如今的实力居然能和追杀的金丹期修士硬碰硬?还能召唤沙蝎驾驭蝎皇,有够玄的。

    没想到袁罡离开自己后居然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忍不住一口闷掉了一杯酒,压压惊。

    放下酒杯后,又忍不住叹了声,知道苏照的事给了袁罡一定的刺激,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说实话,若是袁罡没和苏照发生那关系,他有机会的话,只怕也未必会放过苏照,那女人跟着邵平波没干什么好事,在齐京找他麻烦的人当中绝对有这女人一份。

    只是苏照竟然会为了袁罡背叛晓月阁,实在是出乎他的意料,苦笑声:“我说猴子,你魅力够大的呀,你老实告诉我,那个海如月是不是跟你也有一腿,与这边书信来往时总能拐弯抹角提到你。”

    “没有,略有纠缠,我对她没兴趣,不过她和宁王商建伯有一腿倒是真的……”袁罡又把海如月当初对他说的与商建伯的往事提了一下。

    牛有道听明白了,那女人估计对猴子有那么点意思,呵呵道:“脸红一点好,免得太讨女人喜欢。”

    他说的是实话,红脸袁罡的确没以前那么好看了,有点另类。

    两人聊着聊着,牛有道挥手指了一个方向,“看到那边山头树下的坟包没有,新添的。”

    袁罡顺势看去,以前是不存在的,狐疑道:“谁的?”

    牛有道淡然道:“黑牡丹!”

    “……”袁罡吃惊不小,“怎么回事?”

    “从齐国逃回来时遇上了点麻烦……”牛有道把当时的情况讲了一下后,叹了声,“江湖走马,风也好,雨也罢,生生死死的事情你我也算是见惯了,苏照的事,放的下就放下,放不下就放在心里,活着的人跟死人一样没意义,就像你说的,要做有意义的事情。活着的人为死去的人做点有意义的事情比什么都强,我相信你也不是那种哀哀戚戚的人。”

    袁罡:“苏照因我叛离晓月阁,怕是会给你惹麻烦。”

    牛有道:“苏照已经死了,事情已经过去了,晓月阁那边我会给他们交代,区区小事我能摆平,不会有什么麻烦。”

    两人又聊了一些其他的,牛有道重点问问了玄薇的情况。

    至于袁风他们,还没回来,袁罡虽然撤离的晚,但借了玄薇的光,反而提早先回了青山郡……

    摘星城,邀月客栈,令狐秋领着红袖、红拂出了客栈。

    三人虽然被逐出了晓月阁,不过这么多年来,手底下多少有点积蓄,住邀月客栈还是住的起的。

    城中徘徊来到了一面壁照前,壁照上书写有“邪魔外道榜”五个字,下面写满了一个个人的名字和来历。

    能上这张榜单的,都是坏了修行界规矩的人,天下修士共诛之!

    开山立派没那么容易,财力方面他们拿的出来,就是要完成的任务有些难办。

    三十个任务,他们本想花钱从别人手上买下来,然而那些散修中没人愿意轻易出手,那都是自己拿命换来的,哪能轻易卖掉。关键是令狐秋想要创建门派后的绝对主导权,他不想再受人掣肘,但这一点难以谈拢。

    他们就近先去过无边阁,事情不成,又来了摘星城碰机会,几乎是同样的结果,要么就是开价太高令他难以承受,超出了他手上的积蓄,人家拿命换来的东西自然不会贱卖。

    想来想去,令狐秋决定亲手完成“邪魔外道榜”上的任务。

    在晓月阁那么多年,有晓月阁的资源扶持,也不是没收获,这些年建立了不少的人脉关系,可以为完成任务提供便利。

    将榜上的名单全部抄下后,三人准备返回客栈做任务挑选。

    途中,红袖低声道:“先生,我们被人盯上了。”

    令狐秋脸色一绷,没吭声,三人迅速回了客栈。

    结果,跟着他们的人,一直跟进了客栈。

    房间外的走廊,令狐秋霍然转身,盯向跟来的人,“朋友,有事?”

    来人一把扯下了脸上的假面,令狐秋三人愣住,来者不是别人,是牛有道身边的段虎,三人见过的。

    最终,段虎跟他们回了房间。

    屋内,没人给来客上茶,令狐秋坐在了椅子上不冷不热道:“牛有道让你来的?”

    段虎摸出了一只锦袋,放在了桌上,“道爷获悉令狐先生遇到了点困难,派我来将此物奉上,希望能帮上先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