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四零三章 驾驭蝎皇
    无须人也看到了,两人相视一眼,不知来的是什么人,但却知道来人绝不简单。

    一般的巨型飞禽已不是一般人能用得起的,而这种名叫“彩云”的飞禽更是非同一般,乃是罕见的稀有品种,价格更加昂贵自是不用说。

    瞎子什么也看不见,在嗅,在听。

    彩羽飞禽上的人显然也注意到了这边盘旋的飞禽,飞了过来,打量了一下这边几人,又绕开了盘旋,与这边保持了相当距离。

    无须人偏头轻轻问了声,“什么人,你认识吗?”

    胡须人沉声道:“见过,卫国的那位女相公。”

    “啊!”无须人一惊,“她怎么从卫国跑这来了,就这么孤落落的,卫国不怕她出事吗?”

    胡须人道:“你没听说过她身边有什么人护卫吗?她的身份能来这地方,十有八九是拜访了无边阁阁主蓝明!”

    无须人迅速看向女扮男装者身旁的那个男子,再次吃惊道:“丹榜第一高手西门晴空?”

    胡须人微微颔首:“她边上那位就是,有他贴身护卫,足胜千军万马,天下敢动她的人屈指可数,哪里都去得。”

    无须人:“那怎么办?他们会不会插手干扰我们?”

    胡须人:“他们的身份应该不会无缘无故插手别人的事,咱们视情况而定。”

    彩羽飞禽上的男女也在打量下面的情形。

    女人好奇问:“沙蝎堆成了山,这是怎么回事?”

    男人皱眉摇头:“闻所未闻,见所未见,我也不知道。”偏头,目光投向了远方,隐见那只巨型蝎皇冲来了。

    女人抬眼看向了另一边空中的飞禽上,问:“那三个是什么人,是不是和他们有关?”

    男人抬了抬眼皮,扫了眼,“不清楚,大白天鬼鬼祟祟的打扮,还戴着面具,一看就不是什么正经人,应该是见不得光的人。能动用飞禽,应该也是有相当来历背景的人。”

    三人共乘的飞禽上,胡须人和无须人也看向了风沙滚滚而来的地方,那么大的动静想不注意到都难。

    待到看清是什么东西后,胡须人和无须人相视失声,“蝎皇!”

    两人真正是震惊了,难不成那袁罡还能召唤来罕见且不世出的蝎皇不成?

    “蝎皇?哪?哪里?”侧耳倾听的瞎子精神振奋地问了句。

    无须人回了句,“你右边正对的方向,我说,你看得见吗?”

    瞎子:“闻闻气味也是好的。”

    两人再次相视一眼,也是,让瞎子记住了气味的话,万一哪天要寻找蝎皇,说不定能派上用场。

    “现在的问题是,他们若一直这样躲着不出的话,这些沙蝎从四面八方云集而来搞出这么大的动静,迟早会惹来更多的人看热闹,不说会不会有对方的熟人插手,纠缠下去我们也很容易暴露身份。”

    盯着火速赶来、越来越近的蝎皇,胡须人语气凝重。

    瞎子偏头侧耳,无须人低头沉吟,这的确是个麻烦,都没了心思去欣赏那只罕见的蝎皇……

    沙蝎山内部,袁罡仔细凝听着外面的动静,攻打的动静似乎停止了。

    他现在却不敢轻易离开这个堡垒,不知外面的情况,谁知会不会是对方的诱敌之计?

    “咳咳…”

    怀中的苏照又咳嗽了起来,这回口中发出了声音,轻微而呢喃,“袁罡…”

    沙蝎山堆积的密集了,内部现在已看不见任何光线,袁罡也看不清怀中苏照的情况,不过却听到了声音,低头道:“再忍一忍,等到沙蝎足够多了,你师傅找不到地方落脚,法力耗不下去了,必然要离开,我就立刻带你去疗伤。”

    苏照又是那声呼唤:“袁罡。”

    她似乎想让他听她说。

    袁罡立刻回应,“你说,我能听见。”

    苏照:“苏照,照为明,寓意‘白’,我名字颠倒过来,白苏是我的真名,我叫白苏,记住我叫白…”声音越来越微弱,最后彻底没了声音。

    袁罡一惊,喊了声,“苏照!白苏…”

    没有回应,袁罡立刻蹲下,借助双腿托着而怀抱,伸手探了探苏照的鼻息,还有脖子上的脉搏,已经很微弱了,苏照已经陷入了昏迷中。

    在他的印象中,苏照是个不弱的修士,应该比他更能扛才是,他与胡须人硬碰了几下也不过受了点轻伤,所以认为不过挨了一击的苏照的伤势应该严重不到哪去。

    现在才惊悚发现,苏照的伤比他想象中的更严重,伤到了能让一个修士昏迷的地步,伤势之严重可想而知。

    到了这个地步,他已经顾不上外面是不是对方的诱敌之计,也顾不上出去会不会有危险,抢救苏照才是首要的。

    他又抱着苏照站了起来,正欲发出吼声将自己的情绪传导给沙蝎,让沙蝎打开防御堡垒放他出去。

    隆隆几声响突然从外面传来,他能听到大量沙蝎忽然躁动的声音。

    几道光线从外面钻入,借着光线,他看到了两只巨大的螯钳插入了沙蝎堡垒内,每只钳子的大小都能抵好多只沙蝎。

    袁罡吃惊看着,什么东西?看钳子似乎又像沙蝎,有这么大的沙蝎?

    眼前的大量沙蝎已经被挤开,又挤进来了一个东西,挤进来一个庞然大物。

    借着照射进来的光线,袁罡看清了,挤进来的是犹如一栋房子般大的沙蝎头部,着实令他吃惊。

    几道光线像几道光柱照射进堡垒里面,照着肌肉结实、身上染血、抓刀抱人、长发披肩的袁罡。

    巨大的沙蝎似乎一张口就能把他给吞噬掉,蝎皇似乎也在嗅他身上的气味。

    这种场景下,一大一小对峙着,极具魔幻画面感,尤其还有那几道经过蝎皇身上凹凸不平处照射进来的光线衬托。

    见无害,袁罡稳住了心神,对着蝎皇铿锵有力道:“无边阁!”

    他相信这么大的怪物一定在这沙漠中存活了许多年,一定知道无边阁在哪。

    两只巨大的螯钳动了动,更像是往前铲了一下,插入沙地,插在了袁罡的跟前。

    袁罡瞬间理解了对方的意思,抱着苏照快步而上,直接把螯钳当梯子,顺着螯钳跑了上去,跳上了蝎皇巨大的脑袋。

    蝎皇拔出一双螯钳抬往头顶,犹如抱头一般,遮挡在了站立的袁罡上方,身子一起,瞬间掀开了大量的沙蝎。

    随着它昂头而起,袁罡亲眼目睹了四周大量沙蝎被掀飞,自己也再次置身在了外面的光明之中……

    空中,两只盘旋的大型飞禽上,四双目光亲眼目睹了蝎皇一头扎进沙蝎堆中趴着,又亲眼目睹了蝎皇挺身而起。

    成堆沙蝎被拱翻,也有不少沙蝎还挂在蝎皇的身上,或吊着,或攀爬。

    蝎皇捂在头顶的一双螯钳松开,露出了屹立抱人的袁罡。

    彩羽飞禽上的女人惊讶指去,“看,蝎皇头顶上站着人!”

    男人骤然眯眼盯着。

    胡须人亦伸手指去,指向蝎皇头顶,示意无须人快看。

    有些东西他也要让随行的人看到,回去好交差,好证明不是他不尽力,而是的确有原因。

    眼前的情形完全可以证明他之前没有糊弄胡说,人的确是得到了沙蝎的保护。

    无须人点了点头,目中有惊疑不定神色。

    瞎子一直煽动着鼻翼,在嗅着空气中的气味。

    袁罡亦抬头看向了空中,冷目盯着头顶上两只飞禽上的人,他的脸上,还有结实的胸膛上都挂着血迹,下身的裤子破破烂烂。

    堆积的蝎山开始垮塌,下方站在蝎皇头顶抱着人的他,是站的最高的,犹如站在山巅。

    蝎皇转身,巨大的尾刺一阵剧烈摇晃,发出嗡嗡声,旋即迈开了几只腿,在沙漠中狂奔,盖过和撞飞了不少的沙蝎。

    腿长脚长,加之动作迅捷,蝎皇爬出一步就是大距离,因体型的原因看似庞大笨拙,实际上爬行的速度飞快。

    袁罡屹立在蝎皇头顶随着蝎皇的爬行起伏着,如在风中,长发在身后猎猎,横抱着苏照在怀中。

    地面上的沙蝎大军亦开始跟着蝎皇的去向狂奔,根本无法跟上蝎皇的速度,但依然在继续追赶。

    远处陆续赶来的沙蝎停下了,也开始调转方向奔跑,给人感觉蝎皇的身边始终有大量沙蝎追随。

    胡须人沉声道:“不能让她跑了,动手!”

    座下飞禽立刻载着三人快速追去。

    彩羽飞禽上的男人问:“相公,是回去,还是跟上去看看?”

    他其实是想去看看的,不过还是得问问身边这位的意见。

    女人道:“难得一见的奇观,见识一下也无妨。”

    彩羽飞禽立刻调整了方向追去。

    很快,两人便明白了那只飞禽上的三人是在追杀蝎皇头顶上的人。

    随着一个俯冲,身在飞禽身上的胡须人和无须人一起挥剑,双双劈出凌厉剑气攻向下方的蝎皇头顶的袁罡。

    袁罡正要躲避应对,却发现有些多余。

    蝎皇身上的几只对眼闪过异彩,它似乎有应对这方面的经验,知道什么是威胁,一双螯钳如两张巨伞往头顶上一遮,反正一对螯钳不是用来爬行的,闲着也是闲着,再次护住了袁罡。

    轰轰!

    两声震响,两道凌厉剑罡狠狠劈在了螯钳上。

    剑罡崩溃,螯钳依然硬邦邦的挡在那,丝毫无损,上面只是多了两道白痕而已。

    胡须人和无须人一惊,没想到蝎皇居然在为袁罡抵御进攻。

    更让两人吃惊的是,蝎皇那如擎天柱的尾巴灵动,凭空掀起呼啸狂风,向俯冲下来的大型飞禽猛抽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