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九七章 围困
    白云间内,犹如拆房子一般,任何可能藏人的地方,打不开就强行砸开,不少墙面硬是给撞开了。

    很快便将这销金窟的内部给折腾了个破破烂烂。

    “让开!”

    一声怒喝从街头传来,封堵在街口的军士被推开,昊云胜在随扈的陪同下一瘸一拐走来。

    面对这位西院大王,未得军令,军士们也为难,这可是皇帝陛下的亲弟弟,不知拦好,还是不拦好,不敢轻易冒犯。

    见到眼前的情形,昊云胜那在火光下的脸色晦明晦暗,眼中是难以掩饰的暴怒。

    “王爷,冤枉啊!”

    “王爷为我等做主啊!”

    见到大靠山来了,跪在地上的一名粉头突然爬起,一把推开了看守的军士,跪在了中间过道上拦路喊冤。

    此声一起,好几名粉头都从跪着的队列中爬了出来,一起拦路喊冤。

    其他莺莺燕燕顿时哭哭啼啼,纷纷响应粉头们的喊冤,皆转身而跪朝向昊云胜,街头此起彼伏的哭诉声一片。

    另一旁跪着的男人们则偷偷打量,倒是安静。甚至有人互相交换眼色,准备看热闹。

    看着眼前跪着的一群人,昊云胜冷目扫过四周,怒喝道:“合法的买卖,谁给你们妄动的权力,眼里还有没有王法?让呼延无恨来见本王!”

    这里话刚落,两旁街道上的窗口突然冒出一簇簇的弓箭手。

    弓弦嗖嗖破响声骤起,箭雨骤袭。

    昊云胜吓了一跳,身后左右的随扈法师一个闪身上前,施法护住了他。

    然而那些箭雨只是朝昊云胜这边来,却并未射向昊云胜,倒是昊云胜面前跪着的人响起一片惨叫声。

    “啊……”

    刚刚还跑出来哭诉喊冤的十几名粉头在凄厉惨叫声中倒地,一个个被射成了刺猬一般,瞬间倒在了血泊中。

    一阵弓响,一阵惨叫之后,现场陷入了一片死寂,刚还跟着附和哭泣的莺莺燕燕们一个个在颤抖,有点吓得魂飞魄散的感觉,没人敢再喊了。

    另一旁跪着的男人们吓得脑袋一缩,一个个脸色难看,也有魂不附体的感觉,看热闹的心思没了,开始担心骁骑军会不会大开杀戒。

    昊云胜也真正是被吓到了,刚那么一刹那,他甚至误以为是有人要趁机把他给做了。

    前面火光夹道的过道中不知什么时候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昊云胜还以为是自己眼花的错觉,待人慢慢走了过来,看清是谁后,瞳孔骤缩。

    查虎突然现身走了过来,隔着地上的一群尸体止步,瞅了眼他那条断腿,“堂堂王爷之尊,竟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亲自现身为一座青楼出头,不好看,也很荒唐!”

    昊云胜挥袖指来,怒道:“在京城妄动大军,你们想造反吗?”

    查虎:“不要乱扣帽子,调动大军自然有调动大军的原因,王爷无权插手军务,擅自干扰军务可是死罪,还请速速离去。”

    昊云胜:“让呼延无恨来见本王!”

    查虎双手抱在腹部,徐徐道:“王爷,上将军有令,胆敢阻挠军务者,杀!”说话间冷眼瞅着昊云胜左右的随扈法师,眉角渐渐挑起。

    此话一出,两旁楼上窗口的一群弓箭手再次搭箭上弦,左右刀枪调转方向对准了昊云胜。

    昊云胜的随扈法师与查虎对了两眼后,似乎略有心虚,在昊云胜耳边嘀咕了几句。

    最终,昊云胜大袖一甩,扭头转身而去,脸色很难看。

    皇族子弟之所以喜欢争大位,有时候并不仅仅是因为权势,而是权势之下的人太现实,没有权势便没有尊严,譬如眼前的昊云胜便是怀着满腔羞愤离去的,当众受辱的滋味不好受。

    ……

    叮铃!

    一声铃响,这次连袁罡也听了个清清楚楚。

    前面隐约有听到铃响,苏照提了下,又没发现任何异常,还以为是错觉。

    星空下疾驰的二人紧急勒停了骏马,相视一眼,双双跳下了坐骑,朝铃响的位置而去搜查。

    没多久,两人在一棵小植株上找到了一颗铃铛。

    铃铛不算什么,关键是铃铛上牵连的一条丝线,袁罡迅速顺着丝线捋去,发现了丝线断头。

    苏照立刻释放出了月蝶,顺着丝线断头去向搜寻,很快在另一边的草地里拉起了另一根断头丝线,也顺着捋了过去,捋了上百丈的距离也没找到尽头。

    她不敢耽误太久时间,又捋着丝线回来了,两人牵头在一起,看向了自己的战马,再回头看了看自己来的方向。

    很显然,这丝线是被两人坐骑冲过时给绊断了,因此而触发了铃声。

    如此一来,说明苏照之前听到的铃声并没有误,只是因为绊断丝线的位置离铃铛位置的远近不同,有的能听清,有的听不清。

    两人不知道这一路上究竟绊断了多少根丝线,别说大晚上的看不见,就算是白天,掩藏在草地里如此细的丝线被马蹄给绊断了谁又能发现?

    袁罡很快意识到了,草原浩瀚,找人不容易,这很有可能是骁骑军在草原上寻找目标的一种军事手段,也许会被其他动物和人给干扰,但骁骑军肯定有一套甄别的手段。

    “我们的大致去向应该被骁骑军发现了!”袁罡神情凝重。

    道理很简单,要抓捕他们的人不可能在茫茫草原漫无目的到处胡乱布置这东西,再简单的布置那样搞也吃不消。

    苏照:“何以确定是军方?有没有可能是其他人布置的?”

    袁罡警惕着四周道:“这东西看似简单,却不是少量人手能搞定的,也不是你们修士有多高的修为就能搞定的,要发挥预警作用必须具备大范围操作的成套体系才行,这一定是军事预警手段,其他人没有这样的人力和组织能力。”

    苏照若有所思点头,也明白了他为何确定是骁骑军,自然是因为呼延家,不过却忍不住多看了袁罡两眼。

    “收起月蝶,改道去向,走!”袁罡一声招呼。

    两人立刻跑向战马,翻身而上,拨转坐骑朝另一个方向驰骋而去。

    “怪不得能瞒过呼延无恨的眼睛,连我都差点误以为你是军伍出身,你为了接近呼延家,还真是下了工夫啊!”并骑的苏照忍不住感慨一声。

    不单单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这一路上,为了甩脱追捕,她早就察觉到了袁罡对军伍的一套似乎有着相当的认知。

    袁罡没有解释。

    约莫一炷香后,夜色下疾驰的二人脸色微变,皆回头看去,隐隐听到了大量的马蹄声。

    急骤如雷的马蹄声越来越近,两人冲上一座山坡回看了眼,只见月色下一条黑影长龙一路追来,还有月蝶光影。

    这么多骑兵,想不相信是骁骑军的人都难。

    袁罡赶紧指了个方向道:“你从那边走,去了青山郡后,把情况告知道爷,道爷自然会明辨是非好好安置你,定不会亏待!”

    苏照急了,“我不走,要走一起走。”

    袁罡:“你先离开,想办法联系道爷,道爷出手,还有可能救出我。他们的目标是我,你跟我在一起,谁都走不了!”

    苏照一口拒绝,“我不走!”

    在她眼里,袁罡就是个凡夫俗子,她在还能帮衬保护,她也无法接受扔下袁罡一个人逃跑。

    这么一拖延,两人想走都走不了了,后面的追击人马骑术非常精湛,不是两人能比的,没一会儿便追上了他们,那声势惊人,颇有席卷苍茫大地的气势。

    大队骑兵忽然变幻队形,兵分两路,成‘v’字型夹击。

    其中有上百人的小队加速冲出,夜色下似乎只能看到马匹尽情驰骋而看不到人,上百人全部贴在了马背上,而且还能在这么快的追击速度下点燃火箭,弓弦骤响,一片火光从一侧嗖嗖射来。

    虽然没有射中两人,却逼得两人不得不连连快马加鞭改变方向,一路以火箭逼迫。

    没多久,袁罡反应了过来,对方并不是要追杀他们,而是要把他们逼往某个方位。

    等到反应过来已经晚了,夜幕下的前方,能看到几只月蝶翩翩,而在月蝶的下方是一溜溜长长的黑影,犹如一堵墙一般。

    袁罡和苏照想不朝那个方向去都难,被夹击着赶了过去。

    那一堵黑墙突然点亮了大量的火把举起,一溜密密麻麻的骑兵拦在了前方。

    拦堵的骑兵中,又有大量人员搭弓上弦,张开了弓箭对着这边,随时会有一场箭雨降临。

    夹击追赶的骑兵渐渐放慢了速度,最终停了下来。

    袁罡和苏照受这声势裹挟,逃逸节奏也不由自主地受到了控制。

    等到两人受阻停下,环顾四周看去,发现自己已经被大军给包围了,四周到处是举着火把的骑兵。

    骑兵主将挥手,张开的弓箭缓弦,对准的箭矢也垂放了下来。

    而在主将左右,有数名随扈法师,看服饰明显是三大派的修士。

    袁罡提上了斩马刀,苏照拔出了宝剑,双双警惕着四周。

    然而围困他们的骑兵既没有进攻的意思,也没有放他们走的意思,一声不吭,似乎就是想围困他们,又似乎在等什么。

    被困二人也不敢轻举妄动,搞不清对方随扈法师的深浅,若仅仅只有骑兵,他们还敢冲冲看。

    没等多久,远处又有隆隆蹄声传来,上百骑在夜色下疾驰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