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九四章 暴露
    马车外的随行护卫立刻跟上了。

    少女跟着跳下马车,追着,一脸着急,悔不该说实话。

    而豆腐馆周围的一片区域都被呼延威买了下来,统作豆腐馆的用地,中间一条巷子可深入这片区域,有人守着。

    “贵客,请问找谁?”看守拦了一下。

    砰!昊青青压根不搭话,抬腿就是一脚,将其踹飞了出去……

    小树林内袁罡手抚一支斩马刀,刀是呼延威帮他弄来的,也是他让呼延威帮忙弄的。

    上次的刀折了后,他就想要一把好刀,呼延威这次过来也是顺便送刀的。

    这把斩马刀看着就不一般,古朴大气,份量压手,比他原来用的重了估计有三倍。

    刀背更宽一些,刀背是三只体态修长的猛虎首尾相连,一只攀附着身躯张口怒吼状,一只放开四肢奔腾状,靠近刀柄的一只则是一只卧虎,似乎在沉睡。

    按呼延威的说法,此刀名为“三吼刀”,砍出的力量足够的话,能发出虎哮声,根据力量大小,能激发出三种不同的虎啸声,战场上冲锋陷阵时,颇具威慑力!

    呼延无恨是武将,家里收藏有不少的好兵器,这口宝刀正是呼延无恨的藏刀之一,听说袁罡想要一把好刀,呼延无恨让呼延威把此刀送了过来。

    “趁手不?我拿着感觉太沉。”呼延威见袁罡爱不释手的样子,问了声。

    袁罡抚刀颔首,“好刀!”

    两人正聊着,外面忽传来一阵嘈杂打斗动静,紧接着“哔哔”哨声响起,是这边报警的信号,袁罡霍然回头,第一时间闪身冲了出去。

    呼延威自然也听到了打斗声,站起嘿嘿一声,“妈的,谁活得不耐烦了,跑这里来闹事?”

    两手袖子一拉,大步而去,斗志昂扬。

    巷子里,一群人拿着棍棒,堵着,地上已经被打翻了好几个。

    昊青青手中的剑锋已经架在了豆腐馆一名伙计的脖子上,逼问呼延威在哪,这里的宅院一间间的,她也搞不清呼延威在哪。

    呼延威的随行法师也在那拦着,劝昊青青不要在这里乱来。

    昊青青的随扈法师也同样在劝她不要乱来,有人暗中警告她,上将军呼延无恨可是很看重这豆腐馆老板的。

    可昊青青压根不当回事,我行我素,手中剑锋已在那伙计的脖子上逼出了血迹,冷目环顾众人,警告:“再不说,我砍了他脑袋!”

    堵着的人群忽然左右散开,斩马刀斜在手上的袁罡在人群后面现身了。

    剑架在伙计脖子上的昊青青放眼看去,瞬间神情凝滞,樱唇微张,满眼的难以置信,直盯盯盯着袁罡。

    袁罡见到她,亦有些意外,眉头微皱,暗道不妙,目光落在了地上被打翻的几个兄弟身上,偏头示意了一下,“都退下,没你们的事。”

    “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大步而来的呼延威大呼小叫,然而一看到行凶者是谁后,话音戛然而止,神情略有抽搐,不过看到袁罡后,顿时又有了信心,知道自己老子看重袁罡,当即趁机发飙,指着昊青青怒道:“你干什么?”

    昊青青骄傲地抬了抬下巴,不过还是松开了架在伙计脖子上的剑,不时瞥向袁罡的眼神很复杂。

    一群伙计也都听了袁罡的话,纷纷撤了回来,拥堵的现场立刻清爽了不少。

    “安兄,这是贱内,从小刁蛮惯了,一惯喜欢瞎胡闹,你别往心里去。”呼延威看似大方的帮自己老婆求情,实则顺带骂了顿。

    昊青青顿时呲出了牙,剑指,“谁贱了?你再说一遍试试!”大步上来,就要提剑砍人的样子。

    “我警告你别乱来!”呼延威嘴上喊着,人却慌了,赶紧往袁罡身后躲。

    这夫妻俩,真让人受不了!

    两边的随扈法师也头疼,不可能让她把呼延威给怎么样,纷纷出来拦在了中间,让这位公主息怒。

    袁罡斜在手中的刀锋下垂了,也不管身后的呼延威如何,转身慢步离开了。

    巷子里一番吵嘴后,呼延威嚷嚷着要回去告状,靠着墙边溜开后赶紧跑了。

    呼延威的随扈法师随后也离开了。

    “公主,咱们也回去吧。”这边的随扈法师也劝着。

    锵!宝剑归鞘,昊青青转身朝袁罡去的那间院子走去。

    一名随扈法师伸手拦了下,“公主,这里的主人不好惹,会惹上将军不高兴的,惹火了上将军,只怕连皇后娘娘都不好帮你说话。”

    昊青青道:“你想多了,我就是想问问此地主人,那混蛋来这里干什么……”

    小树林中,三吼刀横插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袁罡一条胳膊搭在上面,沉默着。

    他没想到昊青青公主之尊会跑到这里来,他知道,昊青青肯定认出了他。

    他也知道,身份暴露了,此地怕是不宜久留了,也不知昊青青会不会给他逃离的时间。

    身后脚步声传来,昊青青从他身边走过,停步在他前面,慢慢转过了身来,看着他,问:“你就是豆腐馆的老板安太平?”

    袁罡:“是!”

    昊青青:“边军被诬陷的士卒,得上将军欣赏而赦罪,你改名换姓来这边想干什么?”

    袁罡:“听不懂你在说什么,你是不是认错了人?”

    昊青青:“你以为把脸弄红了我就认不出你了吗?你这对谁都爱理不理的特征太明显了。”

    袁罡沉默。

    昊青青忽幽幽来了句:“你我相见晚了点。”

    袁罡还是沉默。

    昊青青:“我嫁人了。”

    袁罡:“知道。”

    昊青青:“一切遵从礼数,洞房的那晚我就和呼延威圆房了。”

    袁罡静默,也不需要回答什么,对他来说,这事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昊青青盯着他看了一阵,最终没再扯那些不靠谱的事情,“以前的事情都过去了,我不管你接近呼延家是什么意图,看在牛有道请我吃红烧肉的情分上,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内必须离开齐京,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袁罡点头一下,“好!”

    昊青青挪步离开,与他擦身而过时,略作停留,偏头盯着他刀削斧劈的脸颊看了眼,道:“脸红了真难看。”

    说罢大步离去,眼眶也在瞬间红了,有泪光,也有泪珠滑落,祭奠一些逝去的东西,又抬袖狠狠抹了把泪。

    这一切,袁罡是看不到的……

    青山郡,茅庐。

    牛有道提着水壶浇花,花是一株黑色的牡丹花,也不知商淑清是从哪弄来的,摆在了他的院子里。

    摇着团扇的管芳仪扭着腰肢款款走来后,在一旁瞅着那盆花,没打扰。

    “有事?”牛有道放了水壶问了声。

    管芳仪上前递出一张纸,“英王昊真要续弦,娶的是邵平波的妹妹邵柳儿。”

    牛有道拿了纸张查看上面的内容,看完后皱眉沉思着,忽苦笑一声,“这家伙也盯上了英王,看来还真是英雄所见略同。唉!又是三万匹战马,这个邵平波还真能折腾,还真是怎么都弄不垮他。看来,英王妃的死很有可能与邵平波有关。昊真呐昊真,你若真娶了这女人,只怕你两个儿子就危险咯。”

    管芳仪眨了眨眼,“你是说邵柳儿会杀昊真的儿子?”

    牛有道:“邵柳儿会不会我不知道,但邵平波是什么样的人我却知道,昊真不得大位则罢,一旦上位,邵平波十有八九要除掉前任王妃的儿子,为邵柳儿的子嗣铺路。”

    管芳仪:“你不是说邵柳儿有过其他男人已非完璧之身吗?何不向昊真通风报信,加以阻止?”

    牛有道摇头:“昊云图答应了,昊真有拒绝的余地吗?再说了,是不是完璧之身对有些人来说,有些时候重要,有些时候并不重要,娶妻还是娶利之分而已,该装糊涂的时候完全可以无视,邵平波这是看准了那些人想要什么,完全是有恃无恐,我又何必在这种事情上枉做小人。邵柳儿也是身不由己,我也没必要再折腾那个女人,搞的她可怜,对我也没什么好处。”

    管芳仪:“你能放任那三万匹战马去北州?你就不想拦一拦?”

    牛有道:“我倒是想拦,有那么好拦吗?三万匹战马,能在赵国长驱直入,邵平波必然已经搞定了赵国。输送这批战马又岂能不防人搞鬼?这其中指不定有什么陷阱等着。北州和青山郡相距遥远,利益无冲突,天玉门是不会为这种事抛头颅洒热血的,如果连韩国和燕国都拦不下来,你觉得靠留仙宗他们能拦下来吗?”

    浩瀚沙漠,荒凉无垠。

    一只金翅从天而降,一群在沙漠中掠行的人暂停在一座沙丘上,蒙在一袭白色斗篷中的邵平波举目远眺。

    拿了密信解读后的邵三省快步到了邵平波身边,急切禀报道:“大公子,你的判断没错,那个安太平果然和牛有道有关。陆圣中有回信了,说那个安太平应该是牛有道身边的心腹,真名应该是叫袁罡!”

    袁罡?邵平波知道牛有道身边有这么个人,只是没想到那个人就是袁罡。冷目扫来,“确认吗?”

    邵三省:“应该不会有误,陆圣中说他曾落在过袁罡的手里,很熟悉,一眼就认出了。”

    “牛有道已经回了青山郡,留下个这么容易暴露的心腹手下是什么意思?”邵平波略有狐疑,有点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