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九零章 昊真应该感谢我
    袁罡虽然没见过邵平波,但一声“邵公子”对他来说,已经足以引起警觉,和苏照相识的邵公子?很容易让知道内情的人做联想。

    秦眠朝苏照走近,满眼的责怪和询问。

    尾随而入的邵平波不是瞎子,也看到了屋内端坐用茶的袁罡,有些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这个红脸汉子。

    旋即又迅速扫了眼苏照的房间,他还是第一次来这里,根据屋内陈设的判断,这应该是苏照的闺房没错。

    能出现在苏照闺房的男人,他有点讶异此人的身份。

    邵平波对袁罡略点头示意,复又对苏照笑道:“照姐。”

    这一声‘照姐’令袁罡慢慢站了起来,几乎确认了对方的身份,心中吃惊不小,那人居然来了这里,能让道爷说危险的人,足以让他高度警惕。

    他能看出,对方脸上戴了假面掩饰真容。

    苏照笑的有些尴尬,她一贯称呼邵平波为“平波”’,当着袁罡的面却是不好叫出来,怕暴露邵平波的身份。

    袁罡在这里,她也不好说什么,只能先对袁罡道:“安先生,我有客招待,就不送了。”

    言下之意也是在说,你也看到了,这不是西院大王,你可以走了吧?

    理由和借口破灭了,心里也有数了,袁罡微微点头,“告辞!”

    邵平波也很客气地拱手回礼。

    目送袁罡离去后,秦眠也主动退下了,“东家,邵公子,你们聊,我前面还有客人要招待。”

    “有劳。”邵平波客气一声。

    秦眠出去时,把门给关上了。

    此时,苏照方安下了神,目光落在了邵平波的头发上,惊疑不定道:“你的头发怎么会白成这样?”

    伤心事,邵平波不愿多提,反问:“刚才这红脸汉子是?”

    苏照一句话带过,“上面发展的对象。”

    邵平波淡淡“哦”了声,苏照之前脸上的尴尬,还有这发展对象为何会逗留到他来与他照面,这不知正常。

    他这种人,思维异常敏锐,一些异常很容易触发他的警觉,当着他的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一些事很难瞒过他的眼睛。

    不过并未多说什么,他很清楚,有意隐瞒他的事情,问多了也没什么意义。

    然而有些事情却是要问清楚的,“那批战马究竟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会落在了牛有道的手上?是我那边出了问题,还是你这边出了问题?是不是你找牛有道的麻烦让牛有道察觉到了你的存在?”一连串发问,注意着对方的反应。

    苏照苦笑:“你误会了,纯粹是出了意外,是陷阴山的鬼母反水,谁也没想到牛有道居然会和鬼母勾结上……”他把大概的经过讲了遍。

    听说连晓月阁出手都让牛有道躲过一劫跑了,邵平波叹道:“我早跟你说过,牛有道应该早就知道了令狐秋的身份,你呀…”他也实在是不知该说对方什么好,事情已经发生了,再指责也没有任何意义,只能是言尽于此。

    反而还安慰道:“不过也好,出了这样的事,你上面应该不会放过他,也算是省事了。”

    谁想苏照一脸为难道:“上面的态度我搞不明白。”

    邵平波警觉道:“什么意思?”

    苏照:“上面发出了警告,任何人不得妄动牛有道,违令者杀!”

    “咳咳……”邵平波愣了一下,旋即连连咳嗽,咳的躬身,脸都咳红了,袖子里摸出手帕,捂住了嘴。

    苏照迅速上前为他调理气息,待他手帕松口,见到上面一抹殷红触目惊心,吃惊道:“你怎么回事?还没好吗?”

    “没事,没事。”邵平波摆了摆手,走到一旁椅子边坐下了,闭目喘匀气息之余,脸颊却是紧绷着的。

    他以为出了这样的事情晓月阁不会放过牛有道,谁想晓月阁居然会发出近乎保护牛有道的指令。

    这种事不合常理,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发生,他相信事情背后一定是牛有道做了什么手脚。

    关键是,他手上对付牛有道的牌不多,北州和南州可谓一南一北,中间隔着燕国的宽广地域,想要直接出兵攻打不现实。而他在修行界也没什么能对付牛有道的势力,大禅山某种程度上在抑制他的妄动,他刚刚还以为牛有道惹上了晓月阁这个大麻烦很难脱身,谁知事情翻转的太快了,而且竟是翻转的如此彻底。

    如今连晓月阁也罢手了,令他颇受打击,牛有道和晓月阁明显是达成了某种约定。

    牛有道身在齐京频频解除危机,逃脱晓月阁的追杀,还劫走他的战马,如今又摆平了晓月阁,种种行为连他都感到匪夷所思,缓缓睁开双眼,仰天叹了声,“此人太危险了,实乃邵某劲敌!”

    说这话时,心中竟有一丝悲意,在他的势力无法压制牛有道的情况下,他发现自己面对牛有道有个巨大的先天不足,他不是修行界的人,不给修行中人好处的话,没谁愿意跟他来往,不像牛有道可以横跨两界打交道。

    “此人的确很危险。”苏照神情凝重点头,表示赞同,“不过你也不要太担心,战马的事,上面还是会想办法帮你的,这事毕竟是我们办出了漏子,而且上面的态度也一关是支持你的。”

    “战马的事我已经解决了。”

    “解决了?”

    “我此来齐京就是为这事来的,我已经见过昊云图,他答应了让我带三万匹战马出境。”

    “那你怎么运回去?”

    “赵皇海无极我也见过了,有海无极帮忙,三万匹战马选好路线过境赵国可畅通无阻。”

    “……”苏照无语,也可谓是吃惊,吃惊于这位的能耐,居然不声不响就把两国朝廷给搞定了,速度之快。

    她倒了杯茶放他面前,“这次是我们给你添麻烦了。”

    “你已经帮我够多了。”邵平波端茶润了润咳嗽的发疼嗓子,放下茶杯又道:“还有一事需要你帮我,柳儿在齐京举目无亲,我这里也没什么势力助她,她来后,你尽量在不影响什么的情况下,帮忙关照一二。”

    苏照诧异,“柳儿也来齐京了?”

    邵平波摇头:“还没有,不过也快了,我已向昊云图提亲,要不了多久,柳儿就会嫁过来。”

    苏照惊讶,“你要把柳儿嫁给昊云图做妃子?这…昊云图后宫佳丽如云,你让柳儿情何以堪?”

    邵平波平静道:“你误会了,是昊真,昊真续弦!”

    “……”苏照凝噎无语,上面也算是大力支持这位了,不清楚事情原由就想办法帮他把事给办了,令组织付出了那么大的代价,组织也没说什么,现在才终于明白了这位要弄死昊真王妃的原因。

    正因为明白了,才忍不住有些发指道:“你疯了吧,昊云图不傻,英王妃前脚遇刺,你后脚就把妹妹嫁过来,只怕想不怀疑你都难。”

    邵平波:“我是因他儿子丧妻,才提亲的,若非要怀疑,我也没办法。没证据的事情,怀疑又如何?就算知道是我干的又如何?你放心,身为帝王,是不会去分辨是非对错的,只会看对他有没有利,该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时候比我们更现实,你的担心是多余的。结果你都看到了,昊云图答应了这门亲事。”

    苏照:“昊真呢?”

    邵平波:“昊云图都答应了,昊真有拒绝的余地吗?他敢拒绝吗?相对其他皇子来说,他并不被昊云图看重,昊云图乃雄主,只看重自己欣赏或有能力的儿子,昊真的表现太过平庸,一直都不太入昊云图的眼,从给昊真指的妻子就能看出,小吏出身,娘家没什么势力,昊云图压根没对昊真存什么指望,也没给昊真什么希望,是希望昊真安分点。”

    苏照摇头:“我不信你把柳儿嫁给昊真是图他的安分?”

    “安分?”邵平波呵呵摇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昊云图乃雄主,正是年富力强的时候,整个齐国俯首称臣,能呼风唤雨,他的那些儿子谁能经受他的威风?争来争去的以为是皇子之间的竞争,说到底争的都是昊云图手中的权力,殊不知狮子王不到年老力衰、无能无力的时候是不可能放权的。”

    “照姐,你以为昊真是善茬吗?这是个不动声色默默积蓄力量的人,进可攻,退可守,这才是真正的聪明人,他深知还不到发力的时候。昊真的那个夫人,是帮不上昊真什么的,柳儿则不一样,她背后是我这个哥哥,娶了柳儿,就意味着能干扰一方局势,也就能在某种程度上从大的格局上左右昊云图的想法。他夫人的死,昊真应该感谢我,我帮他做了他不敢做的事。”

    苏照暗暗有种心惊肉跳的感觉,银牙咬了咬唇,“有件事不知当不当说。”

    邵平波:“但说无妨。”

    苏照犹豫了一下道:“你是不是忘了,柳儿和那个谭耀显,好像已非完璧之身,嫁给昊真,昊真会不会?”

    邵平波:“多虑了,我就这么一个妹妹,我不会亏待她,只要我表现出柳儿对我的影响力,昊真今后一定会好好善待柳儿。至于些许瑕疵,容易解决,我会想办法帮柳儿掩饰好,不会让昊真心存芥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