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八一章 也只能是抢劫
    邵登云偏头目送,之后又回头看向榻上的儿子,面对这个儿子,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但有一点他不能否认,这个儿子的能力远强过他,北州如今的发展势头,他自认换了他来的话,没那个能力做到。

    没再说什么,邵登云转身离去,邵三省赶紧跟出去相送。

    站在榻旁的邵柳儿没动,看到眼前这个让她爱恨交织的大哥成了这般模样,她心头可谓百般滋味。

    从小,这个大哥是如何护着她的,她知道。可这个大哥又是如何绝情伤害她的,她也亲眼目睹了。

    她现在已经很少见这个大哥,一看到他,就会让她想起谭耀显。

    此时也依然想起了谭耀显,眼神有些迷茫,不知道谭耀显逃去了哪,也不知谭耀显如今身在何方,过的好吗?

    “老爷慢走。”屋外,邵三省拱手相送。

    邵登云背对着淡淡道:“跟我来一下。”

    “是!”邵三省应下,跟上。

    来到一处空旷僻静之地,邵登云停步转身,看着邵三省,那眼神看的他浑身不自在。

    “说吧,究竟是怎么回事。”邵登云问道。

    邵三省愣了一下,装糊涂道:“老爷指什么?”

    邵登云:“钟阳旭面前,你刚才没说实话。”

    邵三省忙道:“老奴句句属实。”

    邵登云身子前倾,脸差点没贴他脸上去,“你真当我在养老是不是?青山郡的消息可不是今天才到的。”

    邵三省心弦一紧,明白他的意思,若真是因为嫉妒青山郡那边,大公子不会今天才气倒。

    他忙改口道:“老爷,是老奴疏忽,今天才把消息上报给的大公子。”

    邵登云徐徐道:“我还没死呢!”

    邵三省脸色剧变,噗通跪下了,“老爷息怒,这事大公子不让泄露出去,否则大禅山那边怕是会不高兴。”

    邵登云出手,一把就将他给揪了起来,不愧是武将。“我没当钟阳旭的面捅穿,你还不明白吗?说!”

    “青山郡的那批战马有可能是劫了我们北州的战马……”邵三省也挺无奈的,可是他也没办法,只能老老实实将大概情况讲了出来。

    邵登云听完后负手仰天,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自己这儿子了不起啊,没想到背地里居然做了这么大的手脚,还差点就成功了,只可惜遭遇对手,功亏一篑。

    “又是牛有道,呵呵,落到了宁王的儿子手里,呵呵,报应啊报应……”邵登云惨笑着慢慢转身而去。

    因为宁王的一手提携,他才有了今天的荣华富贵,违背了当初对宁王的誓言,背叛了燕国,一直让他耿耿于怀。

    不比自己儿子,他对青山郡那边的所作所为生不出一点恨意。

    ……

    白云间,苏照闺房内,苏照与秦眠相对无语。

    秦眠进来后一声不吭,就这样看着她,而且脸色有点难看。

    “你怎么了?”苏照终于打破沉默,“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秦眠一脸苦涩道:“东家,运往北州的三万匹战马,被牛有道给劫走了!”

    苏照悚然一惊,沉声道:“怎么回事?战马不是已经运到了韩国那边吗?邵平波不是说剩下的事他会办好吗?”

    秦眠无力摇头。

    苏照咬了咬牙,问:“在什么地方劫的?这么多战马不可能一下弄走,走不快的,应该还有机会拦下来!”

    秦眠苦笑:“已经到了青山郡,已经交到了商朝宗的手上。”

    苏照震惊,“这绝不可能!三万匹战马,无论是走陆路还是走海路,都没有这么快的速度。”

    秦眠:“东家,不是你想的那回事,从时间上看,战马应该不是在韩国那边出的事,应该是在齐国这边失手了,牛有道是连同战马一起回到青山郡的。”

    苏照一脸的难以置信,“我们战马走了好些时候牛有道才从京城消失的,怎么会跟战马一起去了青山郡?”

    秦眠无奈摇头,甚至是一脸悲愤:“牛贼太狡诈了,他留在齐京应该就是障眼法,应该就是为了吸引所有人的注意,暗地里肯定派了人动手。把令狐秋送进大牢,又造谣他也被抓了,又故意声东击西,他赖在京城拖到咱们的战马运走了才离开,应该也是在故意麻痹我们,好让我们放心地认为战马已经走了,好让我们误以为战马的事不会和他有任何关系,他才好下手啊!这是瞒天过海啊!这是他精心设计好的圈套啊!咱们还在这跟他斗来斗去,殊不知他把咱们所有人都给骗了!此贼手段之高明,简直令人发指!”

    苏照还是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每条船上都有陷阴山的人,还有我们自己的人,一千多号修士啊,他怎么可能悄无声息地将所有战马给劫走?他得出动多少人手才能将战马给劫走?再不济也是拼个鱼死网破、船沉大海,也不可能让他把那么多战马带回去啊!”

    秦眠:“东家,不会有错的,我也是刚刚接到上面的消息才知道,我们精心构织的船队当中就有我们组织旗下的船只,船队离开这边不久,就已经改道去了青山郡。现在上面指明了是陷阴山做了手脚,让我们查一查陷阴山到底是怎么回事,查一查西院大王那个阻隔会不会有什么问题,会不会把我们给暴露出来。试问上面已经说的这么明白了,怎么可能还会有错?”

    苏照踉跄后退,脸色异常难看,撞上椅子,慢慢坐下了。

    她脸上,还有心里,此时充斥着满满的挫败感,这种挫败的滋味难以复加。

    这辈子都没输的这么惨过,她想弄死牛有道,没能弄死,连组织也针对出手了,还是让牛有道给跑了,整个组织上上下下都被牛有道给牵着鼻子溜来溜去。

    让人跑了也就罢了,还被人把这边花了好几年工夫精心筹措的战马给劫了。

    她之前还想阻拦牛有道获取战马来着,现在是谁阻止谁?

    她现在再次深深体会到了邵平波叮嘱她的话,说她不是牛有道的对手!

    她一开始心里还不服气来着,现在心服口服了。

    “难道就让他这般猖狂不成?”苏照忽猛然抬头问道。

    “组织吃了这么大的亏,岂能善罢甘休,这点已经不用你我费心,组织肯定会找他算这笔账的!”秦眠咬牙切齿一声。

    她知道的比苏照多一些,不仅仅是眼前这事,不仅仅是令狐秋废了,连魏多那么重要的棋子都被牛有道给废了,这笔账上面岂能不算?

    愤恨之余,苏照又极度担心起来,邵平波那边怎么办,她怎么对邵平波交代?

    和安太平的事,她内心对邵平波多少有愧,还想帮邵平波尽心尽力办好这次的事来着。

    她深知这批战马对邵平波的重要性。这已经不是战马不战马的事,而是耽误了邵平波为北州争取的大好时机,再重新组织一批战马的话,得何年何月才能送到,这可如何是好?

    ……

    皇宫大内。

    坐在桌前用完膳的昊云图接了伺候太监递来的水,漱了漱口,偏头吐进了端来的盆盂里,顺手接了毛巾擦拭嘴,毛巾又扔了回去,起身离席。

    走出门时,遇见了走上台阶的步寻。

    步寻立刻站于一旁,等到昊云图下来才跟上,下了台阶后,禀报道:“陛下,牛有道已经回青山郡,还带回了近三万匹战马!”

    昊云图停步,回头看来,“三万匹战马?”

    步寻:“是的,青山郡那边有消息,说这三万匹战马都是天玉门一手策划从齐国弄走的,牛有道只是个跑腿的。”

    昊云图:“寡人不管谁策划的,寡人给他的令牌只能是一万匹!怎么回事?一次弄走了这么多马匹,你校事台居然一点都不知情,现在才反应过来?”

    步寻恭敬回道:“可能是校事台的失误,老奴已经命下面严查。不过还有一个可能,目前看来,这段时期根本没有如此大批的战马出境,若非说有的话,也只有偷运往北州的那一批。蹊跷的是,无论是从时间上,还是战马的数量上,抵达青山郡的都和北州的那一批大致相符,这恐怕不是巧合。”

    昊云图双手抱在了腹部,目光闪烁道:“你的意思是说,青山郡抢了北州的战马?”

    他这里从大局来看,所言不会说什么牛有道抢了邵平波的战马。

    步寻:“若真是那批战马的话,北州的情况也不可能让给青山郡或卖给青山郡,也只能是抢劫!想知道是不是,过段时间自然见分晓,届时北州无大批战马出现,那就肯定是青山郡下的黑手。”

    “呵!”昊云图直摇头,“若真是这样的话,北州危矣,青山郡是在把北州往死里逼啊!韩国和燕国联手攻打北州的事,双方谈判谈的怎么样了?”

    步寻回:“探子报,还没谈拢。主要原因是,韩国认为北州如今本就是他们的地盘,所以想多占点,而燕国认为北州本是燕国的,双方还在为打下北州后怎么划分而争执,一家动手又有后顾之忧。北州也不是吃素的,好像在暗中出手作梗阻挠,在两国内部造谣掀起了阻力,搞的两国朝廷谁都不好让步,谁让步就是卖国,无法对内交代,因此短时间内两国怕是难以谈拢。”

    昊云图哼哼冷笑两声,“邵登云的那个儿子的确不简单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