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七七章 大姐应该感谢我才对!
    闻听此言,牛有道猛然皱眉,若有所思。

    鬼母继续道:“我在齐国呆了一百多年,有些内情我清楚,朝廷若是不想让出境,这么大批量的战马根本不可能出境。昊云胜知道了我的秘密,又愿意出钱,我也只是卖他个顺水人情罢了。双方有言在先,他能把战马运出来,我才会帮忙,所以你放心,无论是昊云图还是昊云胜,都不会追究我,也不劳你操心,你现在只需信守承诺把人交给我!”

    手拍在桌上一沓金票上,“看在这笔钱的份上,我给你个保证,只要人安好无事,我这次不动你,放过你!”

    也实在是见对方看破了她的心思居然一点都不在乎,谈笑自若,让她心里有点没底,对方若信守承诺,她也打算收了这笔钱了事,也无意再招惹不必要的麻烦,这里毕竟是燕国。

    牛有道徐徐点头道:“谢鬼母宽宏大量,只是鬼母虽然愿意放过我,只怕有人却不想放过鬼母!”

    鬼母目光骤冷,“你想试试?”

    “不不不!鬼母误会了,不是我。”牛有道连连摆手,“不想放过你的不是我,而是齐国皇帝昊云图!”

    一旁的管芳仪手上摇着团扇,饶有兴趣地看着牛有道,倒想看看这家伙又想折腾什么。

    看牛有道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她也跟着心安了不少,接触了这么久,多少知道了一点牛有道的能力,对他也多有了点信心。

    当然,她袖子里还是暗藏着符篆,做好了随时爆发的准备。

    鬼母:“你操心的是不是太多了点?”

    牛有道反问:“莫非你觉得昊云图的势力不足以剿灭你陷阴山?”

    鬼母:“若有敌国来袭,我陷阴山愿助他一臂之力,昊云图不是傻子,利弊分得清。”

    牛有道:“那也得看是什么事,若是陷阴山威胁到了他的皇位,他只怕要调集大量修士将陷阴山给剿个底朝天!”

    鬼母冷笑:“我陷阴山威胁他的皇位?你是指昊云胜吧?派人帮昊云胜押船护行就能威胁到他的皇位?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牛有道:“江湖走马,走的是路,交的是朋友,鬼母若是不嫌弃的话,我愿与鬼母结拜为异姓姐弟,不知意下如何?”

    忽然冒出这一出,旁听的几位愕然。

    鬼母也愣了半晌,最终讥讽道:“你跟我结拜?我成名的时候,只怕你爷爷还不知道在哪,你凭什么跟我结拜?”

    “噗…”管芳仪捂住嘴,笑的花枝乱颤。

    鬼母抬眼看来,“我说的话很好笑吗?”

    “没有没有。”管芳仪强忍笑意摆了摆团扇,实在是忍不住笑,她想起了牛有道的那个结拜兄弟令狐秋,她很清楚令狐秋是被谁给弄进了大牢的。

    公孙布脸上的表情也很精彩,发现道爷很喜欢跟人结拜呀。

    牛有道回头冷冷盯了管芳仪一眼,暗怪这女人不懂配合,再回头,“好吧,既然鬼母看不上在下,齐国那边的有些事我也不愿无缘无故掺和进去。”伸手示意了一下桌面上的金票,“金票请收好,章行瑞也会完好无损归还,几天内你应该就会收到消息,你若是不放心,可以随时盯着我。”

    说罢起身,拱了拱手。

    正欲转身之际,目光闪烁不定的鬼母忽问了句,“你觉得搞这种自欺欺人的结拜有意义吗?”

    管芳仪暗道完了,能问出这话来,说明这位鬼母被牛有道的话给吊住了,显然多少还是有点担心昊云图会对陷阴山不利,不弄清楚心里怕是不踏实。

    牛有道:“有没有意义要看将来,日久见人心!没意义对你我都不损失什么,大不了以后老死不相往来。”

    鬼母:“我警告你,最好别耍我!”

    言下之意明显,若不存在你说的情况,所谓的结拜可约束不了我。

    牛有道反问:“能耍的过去吗?”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鬼母也干脆,“那就开始吧!”

    牛有道回头:“公孙,摆香案!”

    公孙布嘴角抽了一下,颔首应下:“是!”转身离开了。

    管芳仪手中摇着团扇,抬头看着屋顶,左看右看,不知在找什么。

    随行在鬼母身边的陆离君,表情也很精彩,目光不时瞅向一本正经的牛有道……

    就在驿站外,香案摆好,两位结拜人并肩走来,有点好的香送到二人手上。

    牛有道干脆利落,衣袍下摆一掀,跪下了。

    鬼母偏头盯着他静默一阵,明显有些犹豫。

    牛有道笑问:“怎么了?”

    鬼母:“听说那个什么令狐秋,还有那个什么天玉门的长老也是你的结拜兄弟?”

    牛有道:“互不影响。”

    鬼母犹豫一阵后,最终还是跪下了,与之双双祭出结拜誓言。

    此时牛有道方知鬼母的本名叫做吴雪君。

    而这边的动静自然是引得附近不少为战马戒备的修士过来围观,商朝宗、蓝若亭、蒙山鸣等人来了,费长流、郑九霄、夏花等人来了,陷阴山的一群鬼修也很纳闷,大多人都搞不懂这是什么情况。

    亲眼目睹过牛有道和令狐秋结拜的费、郑、夏三人很感慨呀,这又是和谁结拜呢?还是个女鬼修。

    插了香,仪式走完了过场,牛有道对鬼母郑重拱手道:“大姐!”

    鬼母转身而去,径直回了驿站里面。

    费、郑、夏三人立刻上前拉住了要进驿站的牛有道,夏花问:“我说我的道爷,您这是哪一出啊,跟您结拜的这位是谁呀?”

    “哦,鬼母!”牛有道扔下话走了。

    “鬼母?”

    “是齐国陷阴山的鬼母吗?”

    “修行界好像没有第二个叫鬼母的人吧?”

    三人在你问我,我问你,都很惊讶,不知什么情况,陷阴山鬼母怎么会和牛有道结拜?

    三人想进去看个究竟,然而被挡在驿站外的鬼修拦住了,不让闲杂人等进入。

    三人退回后,商朝宗这边问了声,“和道爷结拜的女人是谁?”

    费长流道:“王爷,那不是人,是现了形的鬼修,齐国陷阴山的鬼母,丹榜上的排名比牛有道杀的那个卓超还高。”

    “这个人就是鬼母?”蓝若亭吃了一惊。

    丹榜上亮出来的人名,某种程度上就是给他们这种权贵看的,鬼母这么特殊的人物任谁看过后都印象深刻。

    总之商、蓝、蒙三人亦是面面相觑,搞不懂鬼母这种人物怎么会跟牛有道结拜,搞不懂牛有道在干什么。

    “咱们这位道爷很喜欢跟人结拜啊!”夏花忽哭笑不得一声。

    陪在商朝宗身边负责护卫的白遥略皱眉,鬼母居然和牛有道结拜了,什么情况?

    事实上对鬼母来说,这个结拜对她没任何意义,她也没准备担负任何结拜的义务,所以事先才会问这种自欺欺人的结拜有意义吗?

    对于这一点,牛有道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当然,有一点鬼母是清楚的,牛有道既然求着结拜,必然是利益上有所需求,至少名义上能沾她的光,而这是对她想要知道的事情所付出的代价。

    驿站房间内坐下,鬼母冷冰冰道:“现在可以说了吗?”

    牛有道也坐回了她对面,问:“大姐知不知道这批战马是送给谁的?”

    鬼母:“不知道,和我有关系吗?”

    “的确没关系。”牛有道颔首,又问:“想必大姐也不知道这批战马是谁主持操办的吧?”

    鬼母:“不是西院大王吗?”

    牛有道笑了,之前就有这猜测,估计陷阴山那边不知情况。

    一开始他听信了管芳仪的,以为苏照和章行瑞有牵连,然而后来一摸鬼母的情况,发现不对。

    陷阴山和齐国朝廷有约定,不存在生存威胁,这天下的条件也不允许鬼修有大的作为,天下修士是不会允许鬼修在世间妄为的。鬼母再傻也知道,凭她目前的实力不适合卷入不该卷入的事情,陷阴山目前的处境是最好的,有条件慢慢壮大发展陷阴山的实力不要反而要自找麻烦?

    因此他怀疑,鬼母根本不知道西院大王和晓月阁有染。另外按理说,晓月阁也不会轻易对外暴露自己的身份,转运这么多战马不可预测性太多,太容易败露了,倘若陷阴山知道的太多,一旦事败很容易暴露苏照的身份,不像晓月阁的行事风格。

    之前一系列试探他就确认了,否则鬼母不会跟他结拜,现在听了鬼母的话,自然更是心知肚明。

    牛有道忽对左右道:“劳烦诸位先回避一下,我与大姐有话私下聊聊。”

    管芳仪和公孙布等人相视一眼,都转身离开了。

    他不怕单独相处,鬼母自然更没什么好怕的,也对陆离君等人偏头示意了一下。

    待到屋内就剩二人,牛有道方提醒道:“这批战马其实是晓月阁暗中操办的!”

    鬼母这次真正是吃惊不小,“你是说西院大王暗中和晓月阁有染?”

    牛有道正色道:“大姐知不知道我在齐京的时候,昊云图就派大内总管步寻跟我接触过?大姐知不知道我那结拜兄弟令狐秋为何被昊云图给抓了?因为令狐秋是晓月阁的人!大姐知不知道西院大王的那个禁脔、白云间的老板娘苏照是什么人?苏照也是晓月阁的人!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西院大王不甘寂寞啊!”

    “大姐,你卷入这种事情里面,你说你只是派人押送船队就能没事吗?你纵有万般借口,你撇得清吗?你觉得昊云图会轻信吗?大姐,你卷入什么事情不好,非要卷入皇权之争干嘛?你千万别说你不知情,别的东西都好说,威胁到昊云图皇位的人,事情一旦败露,会是什么下场你应该清楚!我绑了章行瑞、劫了这批战马,是在害大姐吗?大姐正可趁此掰清,趁机和昊云胜划清界限才对,大姐应该感谢我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