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七二章 战马到了!
    几人都懂,天玉门突然来这么一手,肯定是因为发现了这边和牛有道彻底断了联系,找到了名正言顺下手的机会。

    十天?这是笃定了十天之内,牛有道不可能把战马给弄回来,就算牛有道能回来,也是空着手回来,所以先把圆方等人控制在了手上再说。

    人家大理、小理都占了,你能说人家说的有错吗?战马的事的确不能再久拖下去了,人家都说了,你们这边要是不成,他们要派弟子再跑一趟齐国了。人家也给了你足够联系的时间,人家只是要牛有道一个解释而已,有了解释立马放人,很过分吗?

    人家为了大局着想,谁都说不得什么?人家拳头硬本来就适合讲道理!

    郑九霄沉声道:“为今之计,就是联系联系再联系,希望能尽快联系上牛有道,不行也得试试!”

    费长流和夏花默默点头,也只能是如此了。

    商淑清试着问了句,“道爷会出事吗?”

    夏花苦笑:“郡主,这事还真不好说。按理说吧,他让扶芳园的人来了这边,肯定是有预谋的。可是,这么多人,几个月一点音讯都没有,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商淑清满眼忧虑。

    夏花扶了她双肩,叹道:“郡主,你最近可是清瘦了不少啊!不要太担心,牛有道那家伙不得不承认,还是有点本事的,应该不会有事。”

    安慰归安慰,可三派随后面临的现实还是有些冰冷,放出的金翅在空中绕了一圈又落回了。

    反复放飞,反复如此,这意味着还是联系不上……

    郡守府内,商朝宗在屋内来回走动,痛说天玉门的嚣张跋扈。

    坐在轮椅上的蒙山鸣就是个安静的听客,听完后,淡淡一声,“王爷稍安勿躁,各自有各自的利益,人家也没做错什么。”

    蓝若亭捻须道:“说到底,咱们这边还是缺少能制衡天玉门的门派,不过话又说回来,现在咱们这边也养不起太多的门派,说什么制衡尚早,正是需要天玉门支持的时候。王爷,还需忍耐,等到有了足够的利益,自然能发展出制衡的力量。”

    商朝宗一屁股坐在了一旁椅子上,靠在了椅背,仰天叹道:“道理我懂,可回头若是牛有道回来了,我眼睁睁看着他的人被抓了而不管,我该如何向他交代?人家为本王呕心沥血,在外面搏命,我却连他的人都保不住,情何以堪?”

    蒙山鸣摇头:“王爷多虑了,牛有道是个理智的人,他当明白,是他自己把事给弄出了漏洞,让人家钻了空子占了理,王爷这边没办法阻止,也阻止不了。现在的问题是,牛有道那边究竟是个什么情况,真要是出了事的话,王爷你现在就算和天玉门翻脸又有什么意义?牛有道真回不来了,王爷你也只能是站在天玉门这边,难道还能站在三派那边和天玉门对着干吗?首先三派自己都没那个勇气,否则也不会眼睁睁看着人家在自己眼皮子底下把人给抓走!”

    商朝宗:“若牛有道回来了呢?”

    蒙山鸣:“这么久了,难道王爷还没看出来吗?远的不说,齐国发生的那些事,牛有道是善茬吗?是谁都能轻易对付的吗?连齐皇昊云图也没能把他给怎么样,他会怕天玉门吗?我观察了许久,天玉门看似强大,其实对上牛有道虚的很,一直以来都拿捏不动牛有道,否则还需这样偷偷摸摸来吗?偌大个门派,为什么不敢正面压制牛有道?就凭这一点,已经很说明问题,也许天玉门自己都没意识到,还在那自以为是。王爷放心,牛有道不回来则罢,真要回来了,和天玉门掰手腕的事用不着王爷出面,谁赢谁输还不一定!”

    蓝若亭颔首:“蒙帅言之有理!”

    商朝宗沉默,渐渐冷静了下来……

    外面的亭台阁楼之上,白遥抱剑而立,遥望远方,心情是有几许复杂的。

    之前的事情,他也在旁全程目睹了,某种程度来说,他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师门的手段有些卑鄙,有失光明。

    可他也明白,有些事情是没有对错的,难道三派想尽办法从天玉门身上切肉就是对的吗?天玉门的决策层为了保护天玉门的利益有错吗?实事求是地说,天玉门弟子需要这样的人维护大家的利益。

    有些事情,他也只能是轻呼出一口气,心情有点闷……

    海鸟“欧欧”叫,海阔凭鱼跃。

    衣衫猎猎,牛有道站在船头负手迎风,看两边追逐船只的鱼不时跳跃出水面,这一幕在他印象中似曾相识。

    管芳仪是盯紧了牛有道的,牛有道跑到哪跟到哪。

    她如今的对外联系也被控制了,又被拖下了水得罪了晓月阁,万一牛有道存了什么鬼心思跑了,她找谁去?所以一直盯的很紧。

    不过她倒是悠哉,一张椅子摆着,坐那二郎腿翘着,一杯茶端着,惬意地吹着海风,裙摆随风。

    在齐京闷了那么多年,看看这景,心情也还是不错的。

    公孙布出了船舱,大步而来,对管芳仪点了点头,管芳仪抛了个媚眼给他,令他苦笑。

    “道爷,船把头说了,到青山郡最多还有一天的时间。”公孙布禀报了一声。

    快到了?管芳仪明眸眨了眨,倒是挺期待的,依稀记得令狐秋说过,有多好多好之类的。

    她也问过公孙布,公孙布也说了,别的不好说,论吃的,道爷的山庄说天下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一天…”牛有道微微点头,琢磨了一下时间差,等到这边金翅回去,就算走漏了消息,相关敌对方面传回消息再做反应也来不及了。

    “传消息给前面的船队,逐次放慢速度,等后面的船汇合结队。”

    “传消息给王爷、留仙宗、浮云宗、灵秀山,还有咱们家里,就说战马到了,让他们来迎接,调集重兵清场,调集各派修士警戒!”

    接连两道命令下达,为了防备消息传回有失,要同时向几家发出消息。

    “好的!”公孙布应下,复又问:“北边那条假的航线,还需要继续传送消息吗?”

    “传!为什么不传?等我们到了再停。”牛有道嘴角露出一抹诡笑,思绪有那么一瞬间到了邵平波身上,对邵平波即将承受的压力有点感同身受啊!

    “好!”公孙布笑着点了点头,见他没什么吩咐了,转身而去执行。

    管芳仪悠哉喝茶,懒洋洋一句,“总算快到了,整天晃啊晃的,再飘下去,我骨头都要散架了。”

    她不了解北州和青山郡这边面临的发展压力,不知道北州失去了这批战马对邵平波意味着什么……

    夜,五只金翅陆续从同一个方向飞来,四只陆续钻往五梁山、浮云宗、留仙宗、灵秀山,还有一只迅速掠往了青山郡城。

    “掌门!掌门!牛有道的消息来了!”

    一间静室外,一名留仙宗弟子激动高喊。

    嘎吱!门开,费长流迅速开门而出,一只月蝶跟着飞出。

    “牛有道发来的消息!”弟子双手奉上译出的密信,知道掌门等这个消息已经等太久了,每天过问。

    稍微明智点的弟子都知道,一旦牛有道回不来,整个宗门都有可能被天玉门一脚给踢出青山郡去,上下弟子人人惴惴不安。

    不经事不明白,不经事分不出高下,以前对牛有道看不上眼的人,经过这次之后也真正明白了在这里能镇住场的是谁!

    威信,无形中就是这么来的。

    费长流一把扯了信到手,看过后,振奋道:“战马弄来了,好!好!好!这个老弟好啊,果然没让我们失望!”

    猛抬头,指着那弟子道:“去!通知另两家。还有,立刻派人去郡守府通知王爷,集结人马赶赴海港护行!”

    他还以为别人还不知情。

    “是!”弟子拱手领命,跑着离开了。

    费长流又大声喝道:“来人!立刻集结我留仙宗上下弟子!”

    几乎同时,另两处山头也骚动了起来,冒出许多月蝶飞舞。

    三派弟子,除了留守人员,都陆续在山谷汇合了,上千修士云集,飞舞的月蝶炫丽。

    兴奋交流的费、郑、夏三人陆续回头,只见商淑清在两名五梁山弟子的陪同下,深一脚浅一脚地走来了。

    夏花笑道:“郡主,牛有道带着战马回来了,明天便会抵达。”

    商淑清点头笑道:“我已知晓,五梁山的法师跟我说了,我跟你们一起去迎接道爷。”

    夏花迟疑道:“这来回奔波路途也不近,郡主还是在这里等着吧,道爷明天应该就能到这里。”

    商淑清:“没事的,我也不是什么弱女子,骑乘这点距离也不算什么。”

    三位掌门相视一眼,也没再说什么。

    费长流道:“我们先去见王爷,看怎么安排吧!”

    郡守府,拿着密信的商朝宗在厅堂内仰天狂笑,“战马!本王的战马来了!本王的英扬武烈卫指日可待!道爷果然不负本王厚望!”

    蒙山鸣和蓝若亭亦是一脸笑意,也有颇多唏嘘感慨,天玉门和三派花了那么多精力没办成的事,居然真的被牛有道给办成了,都知道这事不容易,肯定历经了不少艰辛。

    门外,凤若男站在门口偷听,她自然知道战马对两郡意味着什么,也知道牛有道去操办战马的事,真的成功了,也是让她感慨不已。

    她不禁回想起了初见牛有道时的情形,一转眼,真是恍然如梦啊!

    堂内,蒙山鸣问:“王爷,牛有道说了有多少战马吗?”

    “呃…”商朝宗一愣,看了下密信,“这个倒是没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