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七零章 摆在庙里能当塑像
    齐京,已陷入喜庆氛围中,街头巷尾,到处张灯结彩。

    豆腐馆也不例外,大晚上还在忙碌,为明天大喜日子供应的豆腐做准备。明天开始要免费供应三天,这免费供应的量肯定大,那些平常吃不起的平民估计要一股脑挤来。

    “其实明天免费供应吃食的地方有很多,据我所知的,宫里面就在大量赶制面饼,明天要在布施点发放。还有,玉王府那边明天也要设棚子免费供应吃的,好多权贵家里都要响应。只要舍的下脸来的,整个京城的百姓这几天基本上都可以白吃白喝。”

    高掌柜边帮袁罡倒酒边说道。

    他今天也没回家,准备这几天就住这里,这几天肯定要很忙的,两人一边说着免费豆腐要供应多少的事,一边看着后院忙碌的人。

    袁罡:“量还是多一点吧。”

    高掌柜唉声叹气道:“东家,我明白你的善心,可就怕好心办坏事啊!您想,能跑来白吃的人大多都是穷苦人,有些人吃不完可是会存着的,也巴不得多领一些存着,好以后慢慢吃。明天官府的人也忙,不会为我们的豆腐派人看管,我们也搞不清哪些人领取了哪些人没有领取,京城这么多人,谁认得完?”

    “东家,咱们这豆腐不比面饼子之类的东西,不能久放,极易变质,所以不能敞开了供应,必须控制量,否则回头要是一大堆人吃坏了肚子的话,这大喜的日子,这事可就闹大了!人家不会领咱们的好心不说,咱们豆腐馆的招牌也得砸了。”

    “东家,说句不好听的,现在的局势已经变了,以前上将军保持着中立,大家都想拉拢上将军,起码没人愿意得罪上将军,看将军府的面子谁都不敢动我们。今后可就不一定了,有些人正愁抓不住把柄做文章,小事也能给搞成大事,你说上面到时候是依法处置呢还是带头枉法?只怕连三少爷以后在这京城都得收敛着点,将军府那边已经叮嘱咱们要小心了。”

    袁罡想了想,微微点头:“高掌柜言之有理,就按你说的办吧!对了,明天包酒楼犒劳大家的事办好了吗?”

    高掌柜笑道:“好了好了,都办好了,东家不用担心,尽管去将军府喝喜酒好了,这边我会看着。”

    袁罡平静道:“将军府的喜酒我就不去了,在这边陪大家也是一样。”

    高掌柜哎哟喂道:“那喜酒可不是谁都有资格去喝的,能去的人代表的是身份和地位,这京城多少大户人家想去也只能是眼巴巴看着。到时候那边云集的人员非富即贵,这露脸的机会可不是谁都有的。将军家几位公子都与东家交好,都与东家兄弟相称,到时候让大家看看,今后东家在这京城的面子可就有了。查管家可是亲口交代了让我喊你去喝喜酒的,这面子,这心意,东家您可不能不领情呐。”

    袁罡:“正因为去的人非富即贵,才不是我该去的地方,我在这边帮三少爷招待下面人也一样。”

    这边弄什么包酒楼,就是不想去喝什么喜酒,担心被昊青青那边的人给认出来。

    高掌柜只问一句,“三少爷与您的交情,他大婚,您不去合适吗?于情于理都说不过去啊!”

    “……”袁罡沉默,随后又问了句,“那边点名让元大湖和谷有年跟我去喝喜酒究竟是什么意思?”

    高掌柜苦笑:“东家,你都问多少次了,我真的不知道,我也纳闷这事,可这是查管家亲口说的……”

    白云间,午夜时分,平常人来人往几乎日夜不关的正门“嗡”一声关闭了。

    长公主大婚,即日起,京城内所有藏污纳垢场所,一律闭门停业三天。

    站在楼上的苏照和秦眠看着厅堂内一盏盏彩灯熄灭,看着姑娘们放下了一脸的笑容各自离去,只剩一些人打扫。

    两人也转身消失在了楼道深处,到了后院,苏照抬头望向星空,忽问了声,“你说派人在青山郡那边追踪金翅,能不能找到牛有道在哪?”

    秦眠苦笑,“青山郡那边涉及公务和军务,不知道有多少金翅飞来飞往,谁知道哪个是和牛有道联系的,要追踪的话,得派出多少大型飞禽才行?那般大张旗鼓,想不被发现都难,能有什么用。再说了,牛有道说不定已经回到了青山郡。”

    苏照也就是这样说一说,就这样让牛有道从眼皮子底下给跑了,纯粹是咽不下这口气。

    “东家,反正这几天清净,要不要让人请安太平过来陪陪你?”秦眠忽调侃着问了声。

    苏照脸颊微热,白了她一眼……

    次日,呼延上将军府热闹非凡,长公主进呼延家的门,不热闹才怪,那排场自是不说。

    袁罡领着缺胳膊少腿的两位没露面,直到华灯初上,喜宴开始,三人才寻了个角落里坐下。

    袁罡不愿和那些非富即贵的人混在一起,应他的要求,呼延家似乎也理解他,将他安排在了一个比较偏的院落里。

    缺胳膊少腿的元大湖和谷有年也乐的如此,实在是感觉这地方不是他们该来的,都觉得躲在角落里比较好。

    等到这边院子陆续坐满了,发现都是一些身穿战甲的人,三人才知道在这院里喝喜酒的都是一些骁骑军的军官。

    没有穿战甲的袁罡三人则比较惹眼。

    “那个大红脸和那两个缺胳膊少腿的老头是什么人?”

    “大红脸以前不红,就是那个豆腐馆的老板,缺胳膊少腿的是豆腐馆外面扫街看门的。”

    “什么情况?连豆腐馆看门扫地的都跑来了?”

    “唉!你管那么多干嘛,这么明显都能放进来的,肯定有原因。”

    吃吃喝喝开始后,一帮军伍汉子逐渐放开了,现场变得喧嚣了起来,推杯换盏呼来喝去的。

    袁罡和元大湖、谷有年低调在角落里吃东西。

    “上将军来了。”

    现场接连几声,现场所有人都放下了酒杯,有的赶紧把头盔戴上,战甲稀里哗啦声响成一片,人基本上全部站了起来。

    呼延无恨在几名随从的陪同下来到,不怒自威的目光扫过众人。

    “恭喜上将军,贺喜上将军!”

    诸人全部面朝拱手,大声贺喜,接连不停。

    呼延无恨抬手,现场立刻静止,他手掌往下摁了摁,诸将又稀里哗啦全部坐下了,一个个笔直坐那一动不动。

    这令行禁止的气势,令目光环转的袁罡心中微微一凛。

    查虎朝袁罡这边努了努嘴,在呼延无恨耳边嘀咕了几句什么。

    呼延无恨目光看来,人也走了过来,走到了袁罡这一桌,走到了元大湖和谷有年的跟前,搞的两人很紧张。

    呼延无恨向旁伸手,立刻有人将斟好酒的酒盏放在了他手上。

    “二位年长于我,从军也比我早,二位能来喝喜酒,我万分高兴,我先敬二位一碗!”呼延无恨双手捧碗示意。

    什么情况?诸将齐刷刷看向这边,一个个惊疑不定。

    别说其他人,袁罡也同样惊愕,不知什么情况。

    元大湖和谷有年手忙脚乱站起,忙道不敢。

    “我先干为敬!”呼延无恨昂头一口喝干,亮了喝干的碗底给二人看。

    两人赶紧端了酒碗,结结巴巴说了句恭喜大将军,然后赶紧灌了下去,元大湖喝的太急,呛住了,连连咳嗽。

    呼延无恨目光又落在了袁罡脸上,问了句,“脸怎么红了?”

    “练功练的。”袁罡实话实说了一句。

    “摆在庙里能当塑像。”呼延无恨嘲讽了一句,便不再理会,转过了身去,又要了碗酒,环顾众人端碗。

    众人纷纷端酒站起。

    “诸位都是与我出生入死的弟兄,我也不跟诸位拐弯抹角,我家老三不好再稀里糊涂混日子了,不日就要将他扔进骁骑军摔打,原因有些人明白,有些人不明白,总之一句话,谁要是跟他客气就是害他。还有,今天大家是来喝喜酒的,不讲军规,可开怀畅饮,请!”最后一声铿锵有力,呼延无恨再次先干为敬。

    众人立刻同饮。

    放了酒盏,呼延无恨大步而去,从众人中间龙行虎步穿过时,目不斜视,抑扬顿挫道:“人在朝堂,身不由己,外面还有一些场面上的客人,不好得罪,分身无术,只好怠慢自己弟兄。酒菜管够,我就不陪了,喝完了别撒酒疯,自己老老实实滚回去!”大袖一挥。

    “是!”众人齐声响应,目送其离去。

    接下来,元大湖和谷有年成了所有人的焦点,都在互相打听是什么人,居然能让上将军过来单独敬酒。

    现在没人敢再轻视二人,同桌的将领忍不住相问:“原来二位也是军伍出身,不知原来隶属哪支人马?”

    元大湖和谷有年不想提的,可被人接二连三逮着问了,又不好说谎,最终闷出三个字来,黑风骑!

    结果袁罡发现诸将看二人的眼神都变了,一个个肃然起敬!

    后面完了,一堆人跑来敬酒!

    这场酒把两个老头给喝哭了,也彻底喝醉了,怎么回去的都不知道。

    几天后,弄明白了‘黑风骑’是怎么回事,两个老头被袁罡带出了城,帮忙训练豆腐馆的那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