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六三章 遇险
    正欲进入船舱的牛有道脚步一顿,回头看向陆地方向,“上了岸?”

    公孙布叹道:“黑牡丹担心你有危险,带了段虎上岸,说是帮你引开可能的危险。”

    “帮我引开危险?”牛有道目光收回,落在了他的脸上,人也慢慢转身对上了他,喝道:“什么情况?”

    这一声喝,把里面随行的陆离君给引了出来,站在舱门前看着这里。

    “之前接到传讯,说让我们天亮就出发,黑牡丹预判道爷可能遇上了危险……”公孙布把情况详细说了下。

    管芳仪明眸大眼一眨一眨的,内心唏嘘,不管黑牡丹做的是对是错,都不可否认是个忠心的手下,这个世道,这种人难得!

    “胡闹!”牛有道怒斥,手中剑在甲板上重重戳了几下,“不让船靠岸,就是让你们在海上等着,跑上岸干嘛?谁让你们跑上岸的?”

    这让公孙布如何回答?不过公孙布也看出来了,能让牛有道发这么大的火,看来是真的有危险,内心不由为黑牡丹和段虎担忧起来!

    牛有道脸色难看,在甲板上来回徘徊着,不时看向海岸线方向,眼神中透着焦虑。

    之前他就觉得有点奇怪,从牧场脱身后,一路顺利的不像话,一点被搜寻的迹象都没感受到。

    他还觉得可能是自己多虑了,压根没有自己担心的状况出现,一点阻力都没见到。

    现在看来,要么真的是自己多虑了,要么就是黑牡丹发挥了作用,真的帮自己吸引了搜寻人马。

    道理很简单,若真的存在那种危险,从时间差上,还有敌我态势上,是能作出一定预判的。

    但愿是自己多虑了,但愿不存在自己所担心的可能会出现的危险。

    “他们有没有带金翅随行?”站在船舷边的牛有道回头问了句。

    公孙布回道:“没有!”

    牛有道:“她们有没有说往哪个方向去了?”

    公孙布摇头:“也没有,只说万一等不到他们,他们可能会去往沈秋他们赶去的地方,会在那里跟我们碰头。”

    咚!牛有道手中剑又用力戳了下甲板,心中的怒气无处发泄。

    没有金翅就联系不上黑牡丹他们,不知道他们去了哪就找不到他们,陆地这么大,靠这几个人瞎猫碰死耗子的去寻找,和大海捞针没什么区别,也不现实!

    “道爷,现在怎么办?”公孙布试着问了声,言下之意是,还要不要开船?

    牛有道怒道:“还能怎么办?等!”

    管芳仪本还想耍耍自己惯常的小性子的,瞅这碰头地点,她有点不高兴,觉得牛有道太鬼了,支开陈伯他们三个时不肯透露地点,明显在防着。

    可看牛有道这个样子,明显在火头上,小性子憋了回去……

    一片连绵山脉,山川险峻,地名九道川。

    山脚下,两骑驰骋。

    “大姐,不好!”

    马背上不时观望警惕四周的段虎突然惊呼一声。

    黑牡丹猛回头,顺他所看方向看去,只见夜空皎洁明月下,接连几只黑影掠过,是大型飞禽。

    黑牡丹脸色剧变,事情有些出乎她的预料,她想惹出动静后立刻往地势险要的地方逃逸,想倚仗地利便于脱身,然而没想到对方居然会动用大型飞禽来追赶搜寻,尤其是动用这么多大型飞禽。

    在她的观念中,哪怕一只大型飞禽都是天价,意识中没想到过会有人动用这么多大型飞禽来追捕。

    她之前觉得脱身希望还是挺大的,但对方动用了大型飞禽追捕,反应速度上超出了她的预料,没想到这么快就能被追上,以至于错过了一些脱身的时机!

    她不指望这些大型飞禽是偶然路过和他们没关系,她知道这下真的是麻烦了,真的是危险了!

    “走!”黑牡丹一声疾呼,从马背上飞身而起,向山上飞去。

    段虎亦飞身而起追去,两人同时扔下了坐骑,甩掉了头上的纱笠,露出了真容,仓惶逃命!

    空中,五只飞禽分分合合,四处搜寻,忽高忽低。

    一只飞禽几乎贴着地面飞过,从空置的两只马匹上方低空掠过,又斜滑向上空,斜斜冲着山上飞掠的两个人追去。

    “唳!”飞禽发出一声尖锐长鸣报警。

    四周空中的四只飞禽立刻转向,加快了振翅频率,加快速度朝这边追来。

    很快,黑牡丹和段虎被逼到了山顶上,山的另一边是一道断崖峡谷,峡谷内激流奔腾咆哮。

    一只飞禽在他们头顶上盘旋,两只围绕着他们转圈,一只落在了峡谷的对面,还有一只在峡谷内的激流上方来回穿梭。

    五只飞禽上各有三名驾驭者,一个个身在黑斗篷里,一个个半遮着脸,看不清面容。

    不过从有些人的胡子和脸部皱纹来看,年纪大的似乎不少。

    逃生之路被全面切断,也被全面包围了,黑牡丹和段虎的内心满是紧张和忐忑,说一点都不害怕的话,那是假的。

    一只飞禽上飘下一人,落在了他们的对面,审视着二人的容貌。

    对于有经验的人来说,二人一看就知道没有易容。

    很明显,无论是黑牡丹的肤色和姿色都与管芳仪不符,而段虎的年纪也明显与牛有道不符,年纪明显比牛有道大多了,不可能是牛有道。

    黑牡丹沉声道:“你们是什么人,为何追着我们不放?”

    “你们不是牛有道和管芳仪,假冒他们是要引开我们,说,牛有道去哪了?”那人发出沉闷声音询问。

    黑牡丹:“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还敢嘴硬!”那人翻手就是一掌,一道如桌面大的、泛着青光的掌影,狂轰而出!

    二人大惊,避无可避,对方一出手,二人便知对方的实力压根不是她们能抵抗的。

    但二人在修行界联手闯荡多年,也算是配合默契。

    黑牡丹立刻拼尽全部修为,双掌迸发而出抵御。

    段虎双掌立刻拍在了黑牡丹的后背,拼尽一身修为为黑牡丹提供法力支援,以抵御对方的攻击。

    轰!青光掌影一掌攻破两人的联手防御。

    黑牡丹双臂甩开,能听见骨骼寸断的声音,口中仰天“噗”出一口鲜血。

    砰!震的弹出的黑牡丹撞上段虎,后者亦“噗”出一口血来,不过大部分攻击威力被黑牡丹给承受了,段虎显然要好的多。

    两条人影被一掌震飞,掉落进了峡谷内,先后啪啪砸落在峡谷中的激流内。

    在峡谷内来回穿梭的飞禽掠来,一人飞身而落,翻手就是一颗夜明珠,钻进了水中,追拿二人!

    而一入水的段虎立刻抱了几乎失去了动力的黑牡丹,拼命往水底下钻,顺着激流快速前行,他深知这条河流也许是二人唯一脱身的希望。

    身后似乎有光芒闪现追来,段虎慌了。

    惊慌失措之下,能察觉到的任何机会都不会放过,这是求生的本能,手划到一个不知是洞口还是石壁缺口的地方,只能容一人钻进去的小口子。段虎也管不了那么多,单臂夹着黑牡丹就把黑牡丹给推了进去。

    见黑牡丹能轻易推进去,说明里面还有空间,他自己也钻了进去。

    一钻进去后,才发现是个水洞,不知里面的空间有多大,立刻搂着黑牡丹贴在了里面一动不敢动,一手捂住黑牡丹的嘴,不让她口鼻中的血腥味再往外冒。

    洞外有光芒闪过离去后,段虎一只虚踩的脚往后探了探,又发现一个小洞口。

    一开始,他并没有理会这个小洞口,抱着黑牡丹往里面更大的空间游去,两人很快浮出了水面,里面空间不知多大。

    他本想抱着黑牡丹上岸,可想了想,居然又潜回了水里,找到之前洞口边上的那个洞口,略作探寻,发现里面空间也只能容纳三四人的样子。将黑牡丹塞了进去,孤身从水洞内抱了块大石头过来,自己也钻进去之际,拖着大石头堵住了小小洞口。

    激流水面绽放夜明珠的光芒,一人露出水面摇晃了一下夜明珠,之后又钻进了水中。

    上空立刻有十人飞身而下,一个个摸出了夜明珠钻进了水里,立见激流底下有光芒分上下游探寻而去。

    两只飞禽各载一人在河流上方来回穿梭巡视。

    上空还有两只各载一人的在山间到处巡视。

    那动手的黑袍人就站在山崖上,边上站着一只飞禽。

    有人发现了段虎藏身的洞口,拿着夜明珠钻了进去。

    就躲在洞口边上小洞内的段虎立刻高度紧张了起来,他能看到封堵小洞口的石头缝隙里渗透进来的光芒。

    然而他情急之下做出的机智决断是正确的,来人忽视了洞口,钻进了洞内后,错过了一旁角落里的大石头,进入了里面到处施法查看,就是没料到进洞的入口处藏有人。

    某种程度上来说,黑牡丹一开始就选中九道川为逃生方向是明知的。

    来人进入里面浮出了水面,上了水岸,举着夜明珠把几十丈深的地下空间都给查探了一遍,洞内相连的大大小小洞窟都没有放过。

    彻底检查了一遍,不见有人,来人方回了水中,又潜出了洞,钻进了外面湍急的河流中继续搜寻其他地方。

    躲在小洞内的段虎见到了光芒在外面一闪而过。

    知道人应该是出去了,可他还是不敢妄动,继续躲着。

    直到感觉怀里昏迷中的黑牡丹快要断气了,他才不得不冒险小心翼翼着推开了封堵的石头,拉着黑牡丹钻了出去,潜入了洞内,抱着黑牡丹上了水岸。

    施法控制两人身上的滴水,往里面闯,又在里面找了个空间一起藏了进去,这才对黑牡丹展开了急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