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五九章 呼延威哭了
    玉苍略欠身,“陛下直言无妨。”

    昊云图:“寡人的女儿昊青青已到了待嫁之时,呼延将军家有个小儿也到了该娶的年纪,正好配对,想烦请先生做媒,不知先生意下如何?”眼神颇为期待。

    此话一出,三千里、北玄、宇文烟皆相视一眼,大概明白了皇帝把他们拉来的意图。

    玉苍虽有名望,又是丹榜上排名第五的高手,但跟他们还是有不小差距的。

    他们三个在缥缈阁也是有一席之地的,而缥缈阁才是掌握整个天下的所在,差距可想而知,所以玉苍还不值得他们三个一起出面来款待,闹了半天皇帝是为了长公主的婚事!

    三人也知道这事,齐国最精锐的重兵就掌握在呼延无恨的手上,骁骑军是呼延无恨一手打造的,呼延无恨在骁骑军内有着无法取代的地位和威信,只要呼延无恨不愿意,朝廷派谁去骁骑军都坐不稳那个统帅的位置。

    这种事,不是你派几个修士在那‘保护’呼延无恨、随时能取呼延无恨的性命就有用的,皇帝敢冒然杀呼延无恨吗?

    皇帝就算想杀,也得问问三大派同不同意。杀了呼延无恨,骁骑军必然动乱,搞不好就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兵变,一旦外部势力趁乱而入,影响的是三大派的利益,三大派的人不可能坐视!

    因此,说的难听点,倘若有一天,呼延无恨突然表态要支持某位王爷,三大派也必然要慎重考虑呼延无恨的意见,真要有那一天的话,只怕连昊云图的皇位都危险。

    别以为这齐国一片太平,别以为没人惦记昊云图的皇位。

    如此一来,昊云图对呼延无恨自然是耿耿于怀。

    偏偏呼延无恨也不是不忠于齐国,也不是不忠于昊云图,只是碍于某些原因不愿走那种拿儿女联姻的路子。

    可是昊云图不放心呐,天下事不确定的因素太多了,将来的事谁说的清楚,他必须要把呼延家跟他绑在一起!

    如今这个玉苍的来到给了昊云图机会,玉苍也算是呼延无恨的老师,身为师长,比别人更好规劝呼延无恨。

    对此,三位掌门也不好说什么。

    玉苍闻言略默,他的名声也不是白来的,有些东西自然是明白的。

    皇帝的意图太明显了,别说呼延无恨,哪怕是外人,心里都是清楚的,一旦呼延无恨哪个儿子娶了公主,皇帝必然要干涉呼延家的家事,不是干涉什么家长里短,而是谁娶了公主,皇帝就要扶谁,所扶之人必然是呼延家将来的家主,昊云图非要给谁升官的话,有几人能拦住?

    关键是,怕不仅仅是扶持那么简单,为了扶持一个,搞不好要打压呼延无恨其他的儿子。

    很显然,呼延无恨不想让皇帝的手伸进自己家来,会把呼延家给搞乱了,家事和国事混为一谈对呼延家绝非什么好事。如果呼延无恨能那么容易答应的话,估计也求不到他玉苍头上来。

    玉苍也听出了昊云图的意思,有做交换的意思,你帮我促成婚事,我就帮你找到牛有道!

    玉苍沉吟道:“呼延家的小儿,我也听说过,一个顽劣小子,纨绔子弟,怕是配不上长公主!”

    昊云图道:“若真是烂泥扶不上墙,寡人也就不说这事了,那小子寡人一直有关注,外粗内细,绝非表面那么不堪。何况,寡人那个女儿,从小被宠坏了,也是个让人头疼的丫头,也好不到哪去,乖巧孩子配不上她,正需要个敢管教她的男人。一个待嫁,一个待娶,两人正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话若是让昊青青听到了,估计得发狂,居然还有这样说自己女儿的老子。

    玉苍:“说不定还有更适合长公主的。”

    昊云图:“寡人就是喜欢呼延家的那个小子!”

    话说到了这个地步,玉苍沉默一阵后,慢慢点头道:“好!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是件美事,出宫后,我就去上将军家撮合此事!”

    “有劳先生!”昊云图高兴,双手捧杯道:“寡人敬先生!”

    玉苍回敬。

    三位掌门互相瞅了眼,不动声色,也没打算插手这种事,皇帝和呼延无恨之间,他们帮哪边都不合适。

    放下酒杯后,昊云图立刻回头对步寻道:“钟夫人不远千山万水来拜师,很是劳累,岂能让钟夫人白跑?你立刻派人去找,务必尽快找到牛有道现在的下落!”

    “是!”步寻欠身应下。

    对于牛有道的去向,步寻早有掌握,他自然明白昊云图的意思。

    之前说了不知道,哪能转眼就自己打自己的嘴,玉苍若能撮合成长公主的婚事,这边自然就能找到牛有道的下落,若是撮合不成自然就是另一种结果,这边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

    而玉苍也算是信守承诺,酒宴结束前,说是出宫就直奔呼延上将军府谈婚事。

    昊云图大喜,立刻让步寻准备马车送玉苍前去……

    “老大最近的情绪好像不对。”

    豆腐馆,牛林等人外出训练归来,发现袁罡又一个人坐在亭子里靠着柱子抱着个酒坛喝酒,不禁悄悄嘀咕两句。

    这两天袁罡没有参与他们的训练,一直一个人闷在家里。而袁罡更不是喝酒误事的人,像这样抱着个酒坛子不放的情形,几人更是见所未见。

    “呜呜…”

    后面又有人带着哭腔跑来了,几人回头一看,顿时一个个目瞪口呆,只见呼延威哭哭啼啼地跑了进来。

    袁罡回头一看,也愣住了,难以想象,呼延威这个死皮赖脸的纨绔子弟居然会哭。

    呼延威跑到他身边,一把将他手里的酒坛子抢了过来,抬头咕嘟咕嘟猛灌,酒水从嘴角两边流淌下来湿了衣服。

    酒坛放下,呼延威一屁股坐下,仰天泪流,一副伤心欲绝的样子。

    “三少爷,要哭出去哭。”袁罡喝斥了一声,他本就心烦,如今再看个大男人哭,心里更烦。

    呼延威抬袖抹了把泪,扭头看着他,“兄弟都快活不下去了,你还有没有一点同情心?”

    袁罡:“刚分了一大笔钱,怎么就活不下去了?”

    “钱算个屁啊!”呼延威悲愤着张牙舞爪道:“你只要能帮我解决这个麻烦,我每个月的钱全部给你!”

    怪了,连钱都不爱了,这可不像自己认识的那个呼延家三少爷!袁罡上下看看他,问:“出什么事了?”

    不问还好,一问,呼延威顿时放声痛哭,“家里让我娶长公主!”

    说到长公主,袁罡又想起了那个在冰雪阁对他抬头挺胸骄傲地说喜欢他的那个女人,很有个性的女人。他不免奇怪,“你爹不是一直反对你娶她吗?怎么会突然答应了?”

    呼延威开口便骂:“都是玉苍那个老不死的,瞎凑什么热闹,老子这辈子算是砸他手里了,昊青青那贱人能娶吗?娶回来,老子还有活路吗?”

    一边骂他老子的老师是老不死的,一边骂长公主是贱人,可见其悲愤心情。

    其实玉苍找上门后,也没有太勉强呼延无恨,只是把皇帝请说媒的情况讲了下,之后建议呼延无恨要么放弃兵权,要么让儿子娶长公主,否则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除非你想倚仗手上的兵权和皇帝翻脸!

    不过有一点,玉苍可谓郑重提醒呼延无恨,你若宁愿放弃兵权也不肯让儿子娶长公主的话,那可就把皇帝给得罪狠了,你让皇帝颜面扫地,没了兵权的庇护,也就等于放弃了对三大派的影响力,皇帝迟早是要找你们呼延家算账的!

    这个道理,呼延无恨又何尝不知道,他只是在拖着,一直拖着,也有意放纵儿子花天酒地,希望皇帝能改变心意,以保呼延家平稳。

    玉苍登门,知道皇帝连三大派掌门都一起搬了出来,又让自己老师来做媒,呼延无恨知道皇帝这是铁了心了,盯上了他的儿子不放,自己不答应怕是不行了!

    有些事情既然最终避无可避,呼延无恨也只好顺水推舟,送了个顺水人情给自己老师,答应了这门婚事!

    大概把事情问清后,袁罡也是唏嘘不已,有点同情呼延威,这个驸马爷可没那么好做,别人也许想攀龙附凤,可是对呼延家来说,未必是好事,也没必要给自己家娶个祖宗回来。

    袁罡劝慰道:“长公主也许刁蛮了点,但还不至于在你们呼延家耍威风…”

    “呸!”呼延威呸声打断,“那是耍威风的事吗?你当我真傻啊,你当我不知道皇帝为什么让我娶他女儿啊,不就是看中了我爹手上的兵权吗?那是怀的什么目的结亲呐,我真要娶了那贱人,呼延家将不得安宁,皇帝就要打压我两个哥哥,让我们兄弟几个以后如何相处?妈的,昊云图,狼心狗肺的东西…”

    袁罡打断提醒:“三公子慎言!”

    “安兄,你若真把我当兄弟,就借我一笔钱!”呼延威抹了把眼泪,伸手要钱。

    袁罡愕然:“店里刚分了一笔钱给你,还不够你花吗?”

    “我都这样了,还不许我嫖个痛快啊!你给不给吧?”呼延威再三伸手。

    事情都这样了,袁罡能怎样,颇为同情,让他写了字据,借了三千金币给他!

    呼延威拿了钱就抹着泪走了,走的毅然决然,头也不回。

    袁罡也以为他是想玩个痛快,直到大半夜冲来一堆人马把豆腐馆给围了,直到呼延家亲自调动了兵马来抓呼延威,袁罡才弄明白了呼延威借钱的目的。

    呼延威跑了,那孙子压根没打算还钱,逃婚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