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五零章 鬼母
    “该不该恨我,我说的不算,交给时间来回答!”

    这是牛有道给她的回答。

    之后牛有道让人把封恩泰给叫了过来,叫到了管芳仪的书房,请到了地图前。

    “回青山郡?”封恩泰讶异,也吃惊,“战马的事还没着落,咱们就这样回去?”

    牛有道摇头:“不是咱们,是你们,是你们天玉门的弟子先回去,战马的事我来处理。”

    封恩泰神情一肃道:“那怎么行,你我兄弟一场,这种事,我这个大哥怎能把担子扔给你一个人!”

    这话,他只是客气说说,如果有的选择,他也不愿再这样耗下去。

    牛有道:“大哥,你说过的,战马的事听我调遣!”

    “这…”封恩泰犹豫,狐疑道:“你留在这里准备怎么弄?”

    “不要问,你们先走,而且要悄悄的走,要保密……”牛有道一番细细叮嘱。

    封恩泰搞不懂他究竟要干什么,但主动权在对方的手上,拗不过他,加之也不用干什么,就是让他们回青山郡而已,最终答应了下来。

    封恩泰离开后,牛有道站在地图前盯着地图不语。

    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魏除之死是晓月阁想诱他离开京城,一旦他离开,已不是令狐秋要不要对他出手,而是晓月阁必然要在途中对他下手,他不能让晓月阁知道自己的去向。

    天玉门弟子只是用来掩人耳目的一支人马。

    一旦晓月阁发现他逃离了京城,必然要展开全面的搜寻。他不知道晓月阁在齐国这边的势力有多大,也不知封恩泰率领的天玉门弟子能不能躲过晓月阁的搜寻,毕竟那么大一堆人,很容易引人注意,尽管他叮嘱了封恩泰要易容、要悄悄离去。

    就算晓月阁没有发现天玉门弟子的行踪,他也会将封恩泰他们的行踪给暴露,要转移晓月阁的注意力,要尽量让晓月阁集中在齐国的力量去追杀封恩泰他们,如此能最大减轻他自己的压力和风险,为自己的撤离争取时间。

    他知道这无异于让天玉门弟子去送死,也无异于是让封恩泰去送死。

    对上晓月阁这样的庞然大物,牛有道很清楚,大家想全部完整无损地离开是不可能的,免不了有人要长眠在齐国境内,牺牲谁,是个艰难抉择。

    鬼母那边,还需要管芳仪相助,牺牲扶芳园的人,管芳仪第一个不会答应。

    黑牡丹和公孙布他们,还有留仙宗、浮云宗和灵秀山的弟子,已经远离这边不说,而且都是站在他这边的人,于是乎,首要的牺牲对象是谁似乎也不难抉择。

    扶芳园,天玉门弟子已经在迅速撤离,化整为零,易容打扮后,一个个悄悄离开扶芳园。

    扶芳园的人员也在分批次撤离,易容打扮后,经由管芳仪的密道离开,许多扶芳园的人员此时才知道扶芳园居然有这么一条密道。

    而牛有道和管芳仪则结伴在京城游玩,为大家的撤离吸引注意力……

    陷阴山,草原牧民的禁区。

    这里也没办法放牧,不知什么原因,终年被乌云遮掩,常年有霹雳闪电在乌云中穿梭,偶有霹雳会突然轰落在那犬牙交错的瘦骨嶙峋山石上,在山谷间传荡回音。

    少有阳光,寸草不生,又如何能放牧?

    干瘦怪异且阴森森的腹地,常年有阴森之气喷涌,汇入上空的乌云之中。阴气喷涌之地就像大地上的一个巨型漏斗,漏斗中的地形复杂,弯弯曲曲、上上下下的道路也不知算不算路,通往各种大大小小奇形怪状的阴森洞窟。

    一场雷雨,又让四周的雨水稀里哗啦流淌向了漏斗中间,流入地下的河流。

    一只巨兽骸骨做龙骨的船只上,首尾各一名脸色苍白的鬼修驾船,老八站在中间东张西望,他也是头回来这里。

    他在陷阴山附近等了许久,接到了扶芳园的传讯后,立刻赶来。

    四周不时冒出一团团绿油油的鬼火飘荡,在水中倒影成双。

    还有那未成气候的幽魂,在飘荡,在挥舞衣袖翩翩起舞,在幽幽歌唱,如泣如诉。

    上方如倒笋的笋尖上,滴落的水珠砸入水中,叮咚声清澈且具有穿透力,仿佛有敲击心灵的神秘力量。

    白骨舟靠岸,一名鬼修登上台阶,请了老八跟他来。

    长长的台阶两旁,青铜火炉,火光闪烁,一对对间隔排列,直通上方黑色的骷髅口中。

    领路人止步在骷髅巨口外,只有老八一个人继续往前走,进入了一座地宫。

    经历了一段黑暗,前方出现绿油油的火光,走到尽头,已身处在一座殿宇内。

    殿宇内有九只火炉,左右各环绕四尊,中间有一尊最大,燃烧着绿油油的鬼火,令殿内的一切都覆盖在诡异的绿光中,绿光渗透力强,令人看不清四周墙壁上的雕刻图案。

    老八停步在殿内慢慢环顾四周,空无一人。

    “章行瑞不可能让人带信过来,说吧,谁让你来的。”

    一个女人的声音,空幽幽回荡在殿内,冰冷的语调中有高高在上的意味。

    老八迅速转了一圈,还是不见人,也不知声音来自何方。

    老八打量着四周回复,“鬼母明鉴,的确不是章行瑞让我带信来的,托我带信的另有其人。对方说了,鬼母深居简出,不轻易见人,我只有说出章行瑞来,才能见到鬼母。书信在此!”从怀里掏出书信,双手奉上。

    呼呜!

    一阵风声在殿内涌荡,阴风阵阵,四周火炉内绿油油鬼火暴涨,化作八道绿油油的火龙,击中在中间的火尊内。中间火尊内的鬼火立刻喷涌,淹没了火尊,向外扩张,逼近老八身前,令老八快速后退几步。

    火光中,一个冷艳黑衣妇人从火尊中走出,在熊熊绿焰中走来,宛若拾阶而下,款款走到了老八的跟前。

    黑衣妇人停步,绿焰鬼火迅速收缩,带着妇人披肩的长发飘扬。

    九只火尊里的鬼火恢复原样,妇人飘扬的长发亦轻轻飘落。

    黑衣妇人美艳冷漠,高挑婀娜,皮肤白皙到比雪还白,伸出修长手指,尖长指甲点在了老八的额头,慢慢滑向老八的脸颊。

    指尖冰冷,老八感觉像是一块冰在自己脸上滑动。

    指尖从老八脸上收回,慢慢点在了那封信上,捏住,一摘,摘了老八手中信到手。

    黑衣妇人慢慢摊开了手中信查看,面无表情看着,看不出她脸上有任何情绪变化,但是她眼中渐渐冒出了绿光,彰显出了她内心的愤怒之情。

    呼呜!

    空洞的风声再次在殿内响起,四周火尊里的鬼火再次暴涨,化作八条火龙一起怒射向老八。

    老八双臂一挥,施展法罡护体。

    轰!鬼火撞击声中,绿油油火焰困住一颗无形球体燃烧。

    老八能感受到自己的护体法罡在鬼火煎熬中剧烈消耗,防护空间正在快速缩小,不由急声道:“你杀了我,他们也不会杀章行瑞,我若不能好好活着回去,他们只是会砍了章行瑞一家四口的胳膊而已!”

    黑衣妇人长发飘扬,震怒,手中信已在绿焰中化作飞灰,信手从绿焰中抽出一支如绿色水晶的长矛,嗖一声刺出。

    轰!老八的护体法罡崩溃,炸开绿焰,整个人喷血崩飞,砸落在地呕血,残喘!

    金属摩擦的瘆人声音响起,绿色长矛的矛尖在地面拖出绿色火花,最终点在了老八的心窝。

    喘息着的老八和居高临下面无表情却满眼怒色的黑衣妇人对视着,笑着,“一点温情在人间,章行瑞,章行瑞的儿子、女儿、夫人……”

    榻上,时辰一到,禁制自动解除,为管芳仪看守密道出口的一对夫妇缓缓苏醒过来。

    男人迅速跑出了门,跑到了马厩旁,只见密道出口已经恢复了原样,看不出什么端倪。

    转身,看向升起的太阳,发现已是一夜过去。

    “阿山。”屋内的女人叫了声。

    男人快速跑了回去,夫人手上拿着张纸,还有一只钱袋子。

    男人接来一看,钱袋里是满满一袋金币。而纸是一封信,是管芳仪给他们夫妇的留言,信中说明,那一袋金币是给他们夫妇的,建议他们离开这里……

    玉王府,丫鬟打开了一只盒子,推到环佩叮当、妆容精致的玉王妃跟前。

    盒子里放着房契和地契,还有一封信。

    玉王妃拆开信一看,是牛有道给她的信,托她把扶芳园给卖了,卖的钱经由钱庄转到青山郡那边去给他……

    离扶芳园不算太远的院子里,令狐秋也收到了一封信,打开一看内容,神情渐渐抽搐。

    信也是牛有道给他的,牛有道说自己遵他的意思先回青山郡了。说之所以不告而别,是怕路上有危险,不想再一路连累他,已经麻烦他够多了。战马的事,牛有道让他量力而行,杀手的佣金会尽快想办法筹措给他。

    “我去扶芳园看看!”令狐秋顺手将信扔给了红袖、红拂,自己快步离去。

    快速赶到扶芳园时,门口居然连个看门的都没有,园子里安静的很。

    “三弟!大哥!老三……”令狐秋一路东张西望着、喊着,来到了内园,喊声戛然而止,看到一个身材魁梧的人背对着他。

    那人缓缓转过身来,冷漠,从穿着来看,是个身材魁梧的太监。

    令狐秋霍然回头左右,只见一群人出现,三大派的弟子围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