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四七章 商朝宗比本王有福气
    高渐厚跟入,顺手将门给关了,守在了门内。

    阁楼上面,左右敞开的两扇窗内,车不迟和谢龙飞各守一扇,观察着外面。

    “牛有道,管芳仪,见过王爷。”两位来客一起拱手见礼。

    英王昊真随和笑道:“本王对二位也是久仰大名,坐吧!”

    伸手请了一下,宾主围在桌前坐下,木九束手站在昊真一旁。

    “何事非要面见本王?”昊真问道。

    牛有道目光左右示意了一下,喻指有外人在,方便吗?

    昊真:“但说无妨!”

    既然如此,牛有道也不跟他拐弯抹角了,“有件事想请王爷帮忙。”

    昊真:“本王能帮上的一定帮。”

    牛有道讶异,没想到这位如此爽快,然而对方随后又慢吞吞补了一句,“不过有违国策的事情本王是不会干的,譬如战马!”

    显然,昊真也猜到了牛有道此番来齐国是为战马来的,怀疑找他是为战马的事。

    牛有道:“战马,陛下已经给了我,不劳王爷。”

    这厮又在这骗人了!管芳仪表面不动声色,心中却在暗暗嘀咕。

    “你是说父皇给了你战马?”昊真疑惑一声。

    牛有道手伸进了袖子里,摸出了一块令牌,迎面亮给了对面的昊真看,“战马出境,对我来说,不是问题,这事还望王爷保密。”

    见到他手上令牌,昊真“哦”了声,微微颔首,心中却有些惊讶,在迅速琢磨这位跟自己老子的关系。

    对面的木九自然也看到了令牌,目光闪了闪。

    昊真:“既然是父皇私下的意思,本王不会过问,自当不知道这回事。不过本王想问一句,你今天来见本王,究竟是你本人的意思,还是父皇的意思?”

    站在门口的高渐厚也想看看牛有道手上的是什么令牌,奈何看不到。

    管芳仪也想看看牛有道手上的令牌,奈何牛有道顺手一放,就将令牌收进了袖子里,只看了个令牌侧面。

    此举令管芳仪牙痒痒,看昊真的意思,牛有道手上的令牌似乎真有那作用,这混蛋居然从未向自己泄露过。

    同时也有疑惑,既然有底牌能弄到战马,何故还要弄这么麻烦去劫别人的战马?

    牛有道:“和皇帝陛下无关,是我个人的私事。”

    昊真:“有什么事情是父皇办不到的,需要本王来办?”言下之意是,你能直接跟皇帝联系,还用得着找我这个王爷?

    牛有道:“皇帝陛下不会帮我这个忙。”

    昊真:“什么事?”

    牛有道:“想请王爷帮我扣下一个人,一个朝廷官员,把人交给我!”

    昊真迅速与木九对视一眼,复又问:“私下扣下朝廷官员,你在开玩笑吗?”

    牛有道:“不是玩笑,否则也不会找王爷。”

    昊真:“不知哪位朝廷官员惹牛兄你不高兴了?”

    牛有道:“西院大王的手下,名叫章行瑞!”

    章行瑞?昊真皱眉,对这个名字竟然没什么印象,肯定不是什么大员,否则他不可能没印象,偏头看向一旁的木九,“皇叔手下有这个人吗?”

    木九欠身道:“有,在西院那边负责皇族产业登记的闲散官员,三品官,很寻常,也很普通,平常并不起眼。”

    昊真越发奇怪了,回头看向牛有道:“一个低调且并不起眼的官员,何以会让名满天下的牛兄如此惦记?”

    牛有道笑了,“王爷同样很低调。”

    昊真平静道:“本王有什么好高调的?”

    牛有道也没必要跟人家往深里扯这个,有些话点到为止,大家心知肚明就行,回到正题:“陷阴山鬼母,不知王爷可曾听说过?”

    昊真:“略有耳闻,莫非和这个章行瑞有关?”

    牛有道:“章行瑞是鬼母在俗世的后人,是鬼母的曾孙!”

    此话一出,昊真、木九、高渐厚,还有楼上侧耳倾听的车不迟和谢龙飞,皆惊讶!

    昊真低垂的眉眼渐渐张开了,目光变得深邃,露出别样气势,问:“西院大王知道吗?”

    牛有道:“知道,而且一直在为此保密!由此可见,这个章行瑞看似低调,实则是对他的一种保护,能让西院大王这般关照保密的人,可见鬼母对这曾孙的重视!”

    昊真静默了一阵,脑中瞬间想了许多事情,之后又道:“不管那个章行瑞是不是鬼母的曾孙,这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朝廷官员,私下扣押朝廷官员的责任谁都担不起,本王更担不起这个责任!”

    牛有道:“我不会让王爷难做,只是扣押一段时间,事后我会把人完好无损地还给王爷。而且我保证,事后无论是西院大王,还是鬼母,都不敢声张,对王爷不会有丝毫的影响。”

    昊真:“你保证,你拿什么保证?简直荒谬!”

    “王爷能借一步说话吗?”牛有道站了起来,向外做了个伸手相请的手势。

    昊真目光诡谲地盯了他一阵,最终慢慢起身了。

    门开,两人陆续走出了水阁,过桥,到了岸上,并肩徘徊在了院子里。

    其他人站在水阁这边看着,不知两人在那谈些什么东西,总之有见到昊真猛然看向牛有道,一脸吃惊不小的样子。

    两人最后停步在岸边,昊真负手叹了声,“能干这种事的人很多,为什么盯上本王?”

    牛有道:“看似很多,其实不多,章行瑞背后站着的是鬼母和西院大王,一般人不敢对上他们,怕遭来报复。而王爷则不一样,王爷背后是陛下,鬼母还没那个胆子敢对王爷怎么样。只要王爷出手,鬼母知道自己奈何不得王爷,为了章行瑞的安全,便不敢声张。此事,事成之前,我不想走露任何风声,只好找王爷帮忙。”

    昊真:“你到底要对鬼母干什么?”

    牛有道:“这事暂时不便对王爷透露,不过我可以向王爷保证两点。第一,事成之后,我会将章行瑞平安送回,不会让王爷为难,王爷只需找个合理的借口将他调离一段时间。第二,我保证此事不侵犯齐国的利益。”

    昊真默了默,又道:“你和我二哥不是有关系吗?为何不找他,他的实力更适合干这事。”

    和对管芳仪说的理由不一样,牛有道又换了另一套说辞:“因为我更看好王爷,想结交王爷,我想庸平郡王将来还会有和齐国打交道的时候。我想我和王爷一样,看的都是长远和将来!”

    昊真笑了,“章行瑞是皇叔手下的人,还要不惹人怀疑,你这事不好办呐!”

    “好办的话,我就不会找王爷,不过我相信这点事难不住王爷。”牛有道对他拱了拱手。

    能找到这位头上来,也的确是牛有道深思熟虑后的后果。

    苏照那边,已经经过了陈归硕的确认,正是邵平波的那位照姐,结合管芳仪提供的消息,可以百分百确认,为邵平波弄这批战马的人,就是苏照,背后甚至有可能是晓月阁!

    而劫持章行瑞,首先不能惊动西院大王,否则就会惊动苏照,甚至是晓月阁。如此一来的话,几乎可以肯定,一旦惊动西院大王,战马就算到手,也不太可能顺利运回青山郡。

    昊真偏头看向了他,“你给的保证固然是好,可本王也不敢拿这个轻易来要挟你,说到底,其实并没有什么用。”

    牛有道:“但王爷不能否认一点,一旦王爷有事,我不敢见死不救,否则就是找死!我还是那句话,只要王爷帮我这次,今后但凡是我力所能及的事,我定尽力帮王爷!”

    昊真:“你既然看好本王,不如到本王这边来帮本王吧!”

    牛有道:“王爷身边有三大派的人相助,来了这边,我在三大派跟前算什么,岂不是要看人脸色?这不是我想要的。”

    昊真:“难道天玉门能有那么好说话?”

    牛有道:“至少天玉门奈何不了我?”

    “不再考虑一下?”

    “庸平郡王待我不错!”

    “唉,商朝宗比本王有福气,希望你记住你的承诺!”昊真叹了声,朝水阁那边打了个手势,木九四人迅速闪身而来,昊真转身而去,“走吧!”

    四人陆续经过牛有道身边时,都再次上下打量了一眼牛有道。

    四人也很想问问昊真,牛有道都说了些什么,但是四人知道,昊真愿说的自然会告诉他们,否则也没必要问。

    牛有道拱手目送。

    管芳仪悄然来到一旁,问:“他答应了?”

    牛有道:“应该算是答应了。”

    管芳仪惊讶,她之前就反对牛有道来找英王,觉得对方不可能答应这种事,对方刚才的态度她也看到了,遂狐疑询问:“你跟他说什么了,他能答应这个?”

    “诚心交个朋友罢了。”

    “你少跟我瞎扯!”

    有些事情是不会轻易告诉其他人的,牛有道盯着昊真离去的背影,岔开了话题:“另三个人是什么人?”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知道再问也是白问,“英王府的总管太监木九,另两个是大丘门的车不迟,玄兵宗的谢龙飞。”

    “这个英王果然不简单!”

    “你想多了,皇子身边都有三大派的人保护。”

    “是我想多了吗?金王身边虽有三派的人保护,私下却只敢用魏除,这位却将三派的弟子变成了他的心腹!”牛有道轻呼出一口气,转身道:“走吧!”

    闻言,管芳仪恍然大悟,露出若有所思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