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三六章 吃软饭
    问这个,并非是因为什么别的,而是因为他最近真没什么牛有道的消息。

    大禅山才不在乎他的个人恩怨,你的个人安全我们会来保护,你还想怎样?

    大禅山的想法很简单,那次闹到对自己家人下毒手,差点把大禅山也给连累了,还没闹够吗?不希望他和牛有道继续没完没了下去,不想看到又惹出什么事来。

    所以,大禅山基本不会再透露任何有关牛有道的消息给他,甚至还进行了一定的封锁,怕他又胡思乱想,希望他把精力放在北州的经营上,好好为他们把北州给打理好。

    而苏照那边,因为没听他的吩咐,等于是瞒着他对牛有道出手了,所以也没什么有关牛有道的消息给他。

    对邵平波来说,他虽然很忙,却依然惦记牛有道,然从牛有道到了齐国后,他基本就没了什么有关牛有道的情报。

    他数度传消息给苏照询问战马事宜,顺带问了牛有道的情况,苏照那边的回复都说在关注中。

    从某一个角度来说,苏照是不甘心的,还在找出手的机会。

    得不到什么牛有道的确切消息,邵平波总感觉心里有点不踏实,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越是这样,他越是小心谨慎,再次缩手,叮嘱苏照在战马的事情落实下来之前,不要再去招惹牛有道。

    他甚至直接挑明了说,那家伙不好惹,你不是他的对手!

    本来,按理说,是不太合适在唐仪面前提起牛有道的,可他心里始终有那隐忧,总觉得牛有道太安静了,跑去齐国操办战马的事,如此安静让他感觉不太正常,终于忍不住问出了口!

    唐仪略默,微微摇头道:“不太关注他的情况,暂时没听说什么消息!”

    事实上,她这里已经接到了大禅山的警告,上清宗被勒令闭嘴!

    这位也不知道?邵平波心头疑云重重,那个牛有道究竟在干什么?

    上回惹上冰雪阁后,他就被大禅山给严密控制了,不好再接触其他修行界的势力,因为大禅山怕他派其他势力去搞事,北州境内的一些小门派都被警告了。

    他想派宋舒和陈归硕去打探一下,奈何现在要让两人盯那条水路,那是目前的大事!

    想来想去,他还是决定违逆大禅山的意,准备让邵三省暗中想办法。

    有此决断后,他偏头看向了唐仪,这眉目如画的女人,娇美的侧颜,让他心中泛起一丝涟漪,喊了声,“唐仪!”

    唐仪偏头看来,两人四目对上。

    邵平波伸手去抓她的手,奈何手指还没碰上,唐仪便迅速避开了,沉声道:“大公子还请自重!”脸上有愠怒神色。

    她不是管芳仪,她自小接受的是正统观念,又未经男女之事,情欲方面自我约束的死死的,这方面乱来是无法接受的,也绝不会随意。

    你邵平波平常有些暧昧表态也就罢了,竟敢动手,把她当什么了?这对她来说是羞辱,真的是把她给惹怒了!

    邵平波闹了个尴尬,笑回:“抱歉,一时情难自禁!”

    唐仪:“我乃有夫之妇,还望大公子以后不要再说这样的话,这是在羞辱在下!”

    这话说完,她自己心头忍不住一暗,牛有道马上要再娶了,到时候她还能这样说吗?

    邵平波忌惮赵雄歌,真要搞出事来,大禅山都得跪在赵雄歌面前,也不敢把唐仪给逼得狗急跳墙,回头看向了前方,略眯眼,目光中有阴郁浮现……

    假山上的凉亭内,令狐秋和红袖远眺,眼睁睁看着牛有道和管芳仪从外面结伴而归,回了管芳仪的院子里。

    时间转眼已经过了一个月,管芳仪跟牛有道实在是跟的太紧了,这边愣是找不到下手的机会。

    想色诱,也得管芳仪不在才行,管芳仪在的话,牛有道就算有那贼心,怕是也得收起贼胆来不是。

    “先生,再拖下去的话,上面好说,魏除那事的话,牛有道这边不好再拖下去了!”红袖低声道。

    令狐秋皱着眉头,一开始对二女色诱的计划心里还有疙瘩,现在时间渐渐消磨下,那份心淡了,反而着急二女迟迟没机会下手。“这样,你再上报情况,让上面设局,挑好日子把管芳仪给诱出去!”

    这边本想自己设局将管芳仪给诱出去的,然而管芳仪已经金盆洗手了,不接买卖了,基本也不见客了,还真不好把人给诱出去。另一个问题是,诱出去也必须要有足够的时间给二女,不然管芳仪一回来就得撞破,还真不是随便诱出扶芳园就行的。

    “好!”红袖点头应下。

    院子里,树荫下,一张躺椅上,牛有道躺那假寐。脑子里在琢磨公孙布那边传来的消息,海岛那边,那些船只估计快要改造好了。

    正思绪百转,忽有动静,睁开眼猛回头,只见一只小袋子飞了过来,砸落在他腹部。

    手拿团扇的管芳仪扭着柔软腰肢走来,东西正是她扔过来的。

    牛有道拿了袋子拉开袋口一看,只见里面满是蜡丸封裹的灵元丹,数量不少。

    管芳仪用脚拨了下圆凳,坐在了躺椅旁,手中团扇摇啊摇,“一百颗!”

    牛有道狐疑:“什么意思?”

    管芳仪:“我见你修炼没灵元丹用,一直在靠功法硬吸收灵气,心疼你,给你的。”

    说到这个,牛有道也在斟酌这事,他体内的传法护身符又消耗掉了一枚,如今只剩五枚了!

    他估计自己要不了多久,也得使用灵元丹来修炼了,只是修炼速度上怕是要慢上不少。

    想想有点惋惜,若是东郭浩然一身的修为全部化作了传法护身符给自己多好,自己便能一路快速修炼到金丹境界。不过那也只能是做美梦想想,不现实,东郭浩然若是修为完整的话,人估计也是好好的,也用不着传法给他。

    手中小袋子提了提,“我可没钱给你!”

    管芳仪嗤了声,团扇在他胸口拍了拍,“你摸着良心说说,哪次出去玩不是老娘在付账,你掏过一枚铜钱吗?也没见你跟我说过钱的事,现在跟我提钱了?”

    “哈哈!”牛有道干笑两声,抱歉道:“这是个误会,我这人身上没有带钱的习惯。”

    她要不提,他还真没往这事上想,反正在京城游逛时,吃喝玩乐之后他就走人,压根就没想到付钱。身边有人的时候,他也的确没有付钱的习惯。

    这事也的确是个误会,黑牡丹他们走的时候居然都没想到留点钱给他,互相都养成了习惯,他是口袋空空留在了京城,之前的吃用反正有令狐秋他们。

    现在想来,最近好像真的一直是在吃白食。

    管芳仪:“放心,我不计较这个,我也习惯了,这些年也没少往那些小白脸身上撒钱,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

    牛有道顿时哭笑不得:“感情我成了吃软饭的?软饭我吃不习惯!”手上小袋子要还给她。

    管芳仪手上团扇挡了回去,“不是吃软饭,先欠着,以后连本带利还给我。我这里可是断了财路,你以后得记得养我,别翻脸不认人就行!”

    能如此,是朝夕相处多了份认识。

    她也是见惯了人的,一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对牛有道这个人,渐有所悟!

    呼延威虽然是大大咧咧的一个人,可他不傻,如同他对袁罡说的,牛有道身上有魅力,此人可交!

    管芳仪也同样察觉到了,这个和他朝夕相处的男人,与她以前见过的所有男人都不一样。

    起码跟所有进过她房间的男人比起来,真的不一样,没有刻意的做作,没有对她演绎什么,骨子里有沉淀下的固有的某些东西和品质,那是人格魅力!

    尤其是在她拐弯抹角获悉,是牛有道主动把自己身边的人都打发走了,没让大家陪着一起冒险,而是一个人留在了危机中周旋,她真的是惊讶了!

    而牛有道本人压根就没提这回事。

    从那一刻她就意识到了,自己遇见了值得投资的坏人!

    管芳仪说到断了财路的事,牛有道多少一默,灵元丹一百枚金币一颗,一百颗可就是一万金币了,对一般修士来说,不是小钱!

    问题是,管芳仪没了财路,手下还养着几十号人,除了日常开销,还有修炼资源上的开销,这都是需要大把花钱的。

    “红娘,你手上还有多少钱?”牛有道问了一声。

    其实他这次也没带什么钱来,实在是之前赚的那些早就花的差不多了,天玉门那边不见兔子不撒鹰,酒水分成一直没给他。

    至于采购战马,只要能弄到战马,天玉门那边答应了出钱的!

    管芳仪顿时大惊小怪道:“干嘛?骗了老娘人,还想骗老娘的钱不成?”

    牛有道:“你看你,我就问问。”

    管芳仪:“个人隐私,拒绝回答!”

    牛有道呵呵一乐,“看来这些年的掮客没白做,的的确确攒下了一些家当。”

    管芳仪身子一歪,靠在了躺椅上,手中团扇为他扇风,也送了自己的体香给他闻,“想图谋我家当也不是不行!我早年说过,只要我愿意嫁的人,我所有的一切都是他的,包括我的家当。要不我委屈点,你正儿八经把我给娶了?”

    “哎呀!累了,人迷迷糊糊的,睡会儿!”牛有道脑袋一歪,闭上了眼睛,以这种方式拒绝。

    管芳仪恨得牙痒痒的样子,直接掐了他胳膊肉用力一拧。

    牛某人死猪不怕开水烫,愣是没动一下,死也不睁眼,就是不接这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