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二八章 天已暮
    豆腐馆后方打通的深宅大院内,林荫中,一群年轻小伙子每人一张小板凳和小桌子,前方摆着一块黑板,人手一支鹅毛笔照抄黑板上的文字。

    呼延威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这里不是谁都允许进入的,但呼延威是个例外,他可随时进出,没人阻拦他。

    找到这里,看到徘徊在林荫人群中的袁罡,他正想老远招呼上一声,却被牛林拦了一下,做了个噤声不要吵的动作。

    呼延威点了点头,带着疑惑,慢慢走进了林荫中,看了看大家抄写的东西,他感兴趣的是大家手上的鹅毛笔,沾上墨汁就能写那细小的字。

    他一脸好奇,走到黑板前,拿了支鹅毛笔,沾了墨汁,学着试了试,顿时乐了,发现这鹅毛笔还真是个好东西,空管中能吸入墨汁,书写时墨汁缓缓从空管内流淌出来正合适。

    二话不说,抓了把加工过的鹅毛笔,扯了张纸一包,就要塞进自己袖子里去。

    脖子后面一紧,袁罡揪了他后面的衣领子,将他扯到了一旁,问:“你鬼鬼祟祟干嘛?”

    呼延威亮了亮手上顺来的东西,嘿嘿道:“一把鹅毛而已,你不会这么小气吧?”

    一把鹅毛也的确没什么,袁罡放开了他。

    呼延威顺手将东西塞进了袖子里,好奇道:“干嘛不让他们用毛笔,那也花不了几个钱,你要是舍不得,我出这钱,没必要搞这么寒酸,传出去让人知道我连笔都不给下面人用,揪把鹅毛来凑合,那真成了笑话,我丢不起那个人。”

    袁罡:“都是穷苦出生,没读过书,底子太差了,用毛笔需要功底,需要大量时间去练,不如用这个学习起来简单便捷。至于毛笔,他们自己以后有条件愿意学的话,自己学去。”

    说到底子差,呼延威反应了过来,狐疑道:“我好像没听说过哪家商铺还有责任教伙计读书写字的,你这是干嘛?”

    袁罡:“一支没文化的军队是愚昧无知的军队,头脑简单的军队只能是逞匹夫之勇!”

    “打住!”呼延威忙推手示意他停,郑重告诫道:“安兄,你可别乱来,我告诉你,这是咱们商铺的伙计,不是军队,你这话当我面说说还行,出去千万别乱说,否则会给自己惹麻烦,养私军的罪名可不是好玩的!”

    袁罡话题一转,“好些天没见你,听高掌柜说,你被家里禁足了?”

    “唉!”说到这个,真是让呼延威直摇头,“最近京城来了个牛人,我就和他接触了一下,结果就被家里给关了,这叫什么事。”

    袁罡随口问道:“什么人?”

    呼延威嘿嘿一声,“是个法师,燕国来的,这位胆大着呢,曾在赵国杀过燕国的使臣,听说这次来的路上,他还杀了丹榜上的一流高手。嗨,我跟你说这个干嘛,你知道什么叫丹榜吗?跟你说了也不懂。”

    袁罡眉头动了一下,平静道:“听说过,金丹修士的排行榜,在赵国杀燕使的人叫牛有道。”

    “呀!”呼延威表示惊讶,“你还知道这个?”

    袁罡:“牛有道杀燕使,我在边军时就听说过,是在赵国金州杀的吧?”

    “哦!”呼延威想想也是,那事当时闹得挺轰动的,知道也不足为怪。

    袁罡又问:“一个燕国修士,怎么会连累你被禁足?”

    “嗨,别提了,那家伙一来齐京就有人找麻烦,听说他杀了丹榜上的高手,一堆人要找他挑战……”呼延威絮絮叨叨把事情经过讲了出来,飞瀑台约占,与牛有道约好逛白云间,结果被家里禁足。

    之后是十万战马出境文牒,牛有道危机四伏,在天镜湖拍卖,拍卖时将天火教挑衅的弟子昆林树给打成了重伤。

    平常他本不太关注这个,也没人会刻意跟他提这个,是因为认识了牛有道,因牛有道才被禁足,闲在家里也没事,既是好奇打听牛有道,也是想知道自己为啥被禁足,才知道了这些情况。

    不关注还好,越关注他越是感兴趣,这牛有道身上老是有事,好玩热闹啊!

    袁罡默不吭声听着,心潮起伏,他现在接触不到修行界的消息和情况,今天才知道牛有道来到齐京后已经发生了这么多事,遇到了这么多的危险。

    他现在有些明白了道爷之前为什么要让他做好火烧城的准备。

    “今天能出来,是因为陛下施压牛有道的风波已经过去了。你不知道,今天出来前,听说那牛有道又干出了一件轰动的事来,把扶芳园的红娘给收服了,红娘亲口承认已卖身为奴给了他!”

    袁罡问:“扶芳园红娘是什么人?”

    呼延威呵呵道:“也是个修士,听说是这齐京出了名的掮客,来往齐京的修士都喜欢跟她做买卖,年轻时艳名远扬。当然,她年轻时什么样我没见过,不过如今的模样我是见过的,够骚够劲,胸大屁股翘,走路时那腰肢那叫一个扭啊!听说差不多六十岁了,可看起来还跟三四十似的,她如今还老是跟一些年轻小白脸厮混过夜。若不是一想到她年纪有点膈应,加上我爹一贯不让我招惹修行中人,否则我还真想尝尝滋味,就我这英俊潇洒的模样,不比那些小白脸强?”

    袁罡听到这里大概就明白了,他了解牛有道,知道牛有道就喜欢收一些乱七八糟的人,喜欢跟三教九流的杂人打交道,能盯上这个红娘一点都不奇怪。问了声,“收服这个红娘也能引起轰动?”

    呼延威讶异:“这个红娘可是齐京修士圈里的地头蛇,据说不少老一辈的权贵都和她有一腿,传言还有修行界现在一些鼎鼎大名的人物以前都是她的入幕之宾。听说早年有大人物想收她做妾,她死活不从,只肯做正室,不肯做妾,他妈的,她的名声谁敢娶她做正室,娶了还能抬头吗?连妾室都不肯做的人,居然做了牛有道的奴仆,这么多年没人能摘下的花,被牛有道给摘了,能不轰动吗?”

    忽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络腮胡子,“不过那个牛有道可能比我稍微有些魅力!”

    袁罡有点诧异地看他一眼,能让这家伙承认比他有魅力可不容易,问:“你跟牛有道很熟吗?”

    呼延威:“熟倒是不熟,但是见过谈过,他身上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挺吸引人的,跟他相处感觉很舒服,能让人心安,凭我这些年交朋结友的经验,此人可交!红娘能看上他,也不是说不过去。”

    “有些事,听说的和看到的未必是真相,那个红娘是个有底线的人,应该没你们想的那么糟。”袁罡扔下话转身走了。

    呼延威愣了一下,立马追上,“你怎么知道,你又不认识她?”

    “感觉!”

    天已暮色。

    扶芳园,牛有道等人游荡在园中,门口方向管芳仪款款而来,与这边迎面对上。

    令狐秋笑道:“不断有客上门打听,她今天估计应付的够呛。”

    眼见要迎上这边,管芳仪头一偏,转身抄一旁小道去了。

    牛有道喊道:“红娘,故意视而不见是何道理?”

    管芳仪身形停顿了一下,就近进了一旁的亭子里,坐那捶腿。

    几人走了过去,进入亭内,牛有道在一旁坐下了问:“今天不会是故意躲我吧?”

    管芳仪阴阳怪气道:“拜你所赐,要应付问话的客人,可不得交代清楚了,这不正是你希望看到的吗?累的够呛,没时间见你,还望主子见谅。”说着突然起来,快速半蹲行了个礼,“奴婢拜见主子,不知有何吩咐?”

    令狐秋等人莞尔。

    牛有道哈哈大笑,“不用那么客气!累点好,也就累这一回,以后再也不用应付他们了,终于解脱了,心安了不是?”

    管芳仪翻了个白眼:“你直说了吧,咬上我是什么意思,总不会是让我陪你睡觉吧?”

    牛有道:“你瞧你,搞的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我可告诉你,别人想跟我,我还看不上,能跟我是你的福气。”

    “嗯!”令狐秋连连点头,“红娘,这个我可以作证,等你有机会去了青山郡,你就会发现世上最美的美酒在他那里,世上最美味的佳肴也在他那里,你去过之后会发现你这么多年在京城白活了。”

    管芳仪不信,鄙夷道:“就那兵荒马乱的穷乡僻野?”

    令狐秋啧啧摇头,“说了你不信,去了你就会知道我所言不虚。”

    “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管芳仪没好气地一句话撇了过去,盯着牛有道问:“你不追随玉王,还要回青山郡?”

    牛有道:“不回青山郡回哪?”

    管芳仪看了看四周,忽低声问道:“魏除打探的事,你有没有告诉他?”

    牛有道:“没有!”

    管芳仪双手捂面,发出一声哀鸣,“你得罪谁不好,得罪金王干嘛?完了,我这次要被你给坑死。”

    牛有道回头看向令狐秋,“金王这人很难缠吗?”

    令狐秋沉吟道:“据传,金王这人挺温和的,争储采取一些不正当手段也能理解。”

    “你知道个屁,你才在齐京呆过多久,对这京城大大小小的人物,我可以说没几个人比我更了解!”管芳仪放了双手,盯着牛有道哀叹道:“我可告诉你,金王这人在人前看着和气,看着待人有礼,其实都是表象,许多人都被他的表面给迷惑了,他可不是什么心胸宽广之人,是个真正睚眦必报的小人!你知不知道齐皇为何迟迟不立皇储?知子莫如父,是想立他而心有疑虑,不敢下决心立他,废长立幼又怕起乱子,这才造成了目前皇储空旷的局面。你若不信,你等着瞧吧,你得罪了金王,金王绝不会放过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