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二零章 红娘
    语气中充斥着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魏除一脸为难道:“王爷,这事怕是不好办,玉王那边肯定是不会透露的,步寻那边咱们也不敢问,问了的话怕是会让步寻误以为您在监视他,会对王爷不利。而陪同他们去的人又是三派的人,三派的人什么德性您是知道的,咱们也不好过问。”

    昊启闷声道:“那就去找另一个当事人,去问那个牛有道。”

    魏除:“咱们不清楚情况,冒然去打探合适吗?万一他向步寻那边通气了怎么办?”

    昊启略抬头瞅来,“连这点事都办不好,我要你们干什么用的?大丘门、玄兵宗、天火教还保护不了本王的安全吗?自己去想办法!”

    魏除被这话给说的一脸尴尬,却也得乖乖认领,“是!王爷您先歇着,我这就去想办法。”

    拱手告辞,转身走到门口时,身后忽又传来昊启沉闷的声音,“必要的情况下,可以问问牛有道,是想跟本王作对吗?”

    清晨,整个京城缓缓苏醒过来。

    四起的炊烟,家家户户忙碌的主妇,街头陆续涌现的贩夫走卒,新的一天开始。

    大袖摇摆的令狐秋走向牛有道的房间,想问问他今天准备干嘛。

    红拂急匆匆而来,拦下了他,“先生,红娘来访,要见您。”

    “红娘?”令狐秋愣了一下。

    红娘,在这齐京的修士圈里也算是个名人,红娘是外号,本名叫管芳仪,和令狐秋差不多,也是个掮客。

    因惯干牵线搭桥的事,被人称呼为红娘。

    虽同是掮客,但和令狐秋有点差别,令狐秋是满天下转悠,她则基本把这齐京当成了老巢来混,厮混多年,擅长交际,京城各方势力的人都认识。

    这里是世俗的京城,自然有世俗的规矩,不可能像摘星城一样公然买卖修行物资,真要那样的话,就乱了套。而来往于此的修士也不可能随身携带大量的修炼资源,临时需要的时候都可以找她,有什么东西想要出手的时候也可以找她。

    她总能帮客人找到所需的买家,也能帮客人找到所需的卖家,而她这个牵线搭桥的人则居中抽成。

    在京城多年,颇有信誉,足以让她在这京城活的滋润。

    她干的这种买卖,也不是谁开张就能做的,她多年累积下来的关系渠道和信誉才是关键,令她几乎无可取代,近乎吃着齐京来往修士所需进出抽成的独食,能不滋润么?

    令狐秋也在这边厮混过,号称出了名的掮客,又是同道中人,岂能不认识齐京的管芳仪。

    “你确认她是来找我的?”令狐秋朝牛有道紧闭的房门抬了抬下巴,“不是来找他的?”

    因为这些日子登门拜访的人都是找牛有道的,几乎没他什么事,感觉主仆三人就是给牛有道跑腿的。

    红拂冷冰冰道:“是找先生你的,点名要见你。”

    她永远是这冷冰冰的模样,和她那脸上永远挂着笑容的姐姐判若两人。

    “这女人找我干嘛?难道有我要买的东西?我暂时也没什么想要买的东西啊?”令狐秋摇头,满脸不解,不过还是转身走了,管芳仪也算是这边的地头蛇,找上门来,面子多少要给。

    大门外停了辆马车,主仆出门,红拂朝马车抬下巴示意了一下,表示人就在车上。

    马车窗口的布帘拨开了,露出徐娘半老的美貌妇人,笑靥如花地朝令狐秋招了招手,示意令狐秋上车,态度亲昵,让人看着就觉亲近。

    令狐秋在外奔波多年,岂会被这女人外表所惑,心中略有警惕,走到马车前伸手拨开车帘子,朝里面看了下,只见衣着华丽的管芳仪一人,不见其他人,方放心了一些。

    不过却没有上车,帘子一放,又走到了车窗前,伸手拨开小窗口的帘子,朝里面问道:“什么事?”

    啪!管芳仪打情骂俏似的伸手在他手上拍了下,“上车说,还怕我吃了你不成?”

    令狐秋:“我还有事,没时间跟你打情骂俏,先说什么事。”

    管芳仪:“有人要见你。”

    令狐秋狐疑道:“什么人?”

    管芳仪:“现在不便透露,见面后,你自然知晓。我说,我亲自来跑一趟接你,你不会连这点面子也不给我吧?”

    令狐秋皱眉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想见我直接来找我便可,我在这里的消息想必已经传开了吧,很难找吗?犯得着经由你来拐弯抹角吗?”

    管芳仪:“你傻呀,不便直接见面,自然是有不方便的原因。上车吧,我还能砸自己招牌害你不成?”

    令狐秋想想也是,也想知道究竟是什么人要鬼鬼祟祟见自己,不过还是留了后手,回头示意红拂去通知红袖一声,免得万一有事自己这边还不知自己因何出事。

    见状,管芳仪也不催,也能理解,半倚窗口跟令狐秋扯闲篇,“令狐,你有好几年没来齐京了吧?”

    一直往巷子左右打量的令狐秋呵呵道:“我来不来有什么关系,又不影响你生意。”

    管芳仪:“你是接大活的人,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哪看得上我这小买卖。”

    “抬举了。”令狐秋略微自嘲了一句。

    这时红拂回来,点了点头,表示妥了。

    主仆二人这才上了马车,乘了马车离去。

    摇晃的马车内,管芳仪目光在红拂身上溜了趟,眨了眨明眸大眼,笑咯咯道:“红拂妹子越来越漂亮了,孪生姐妹左拥右抱的,还是令狐会享受。”

    红拂面无表情,不理会。

    令狐秋:“嘴上没把门的,我看你是思春想男人的吧?”

    管芳仪提袖在嘴边掩饰,咯咯一笑,“男人嘛,对女人来说是好东西,说一点不想是假的,不过我名声早就臭了,正经男人就不指望了。不过都看开了,有钱还怕没男人吗?只要我高兴,一天一换都成,人家还得哄我开心。”

    令狐秋听的直摇头,“看你这样子,真打算就在这世俗京城中这般过一辈子?”

    管芳仪:“有什么不好吗?我就喜欢这花花世界,就喜欢这繁华热闹,就喜欢穿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让别人欣赏,我一个女人躲在山中清修有什么意思?穿的再漂亮给谁欣赏、给谁看去?当年就是因为喜欢上了这里的繁华,才在这定居讨生活的,若能这样过一辈子,我也满足了。”

    令狐秋略沉默,微微点头,“你这想法也没错,但愿你能这样过一辈子吧,只是这世间纷纷扰扰,你又身在其中,希望你不会有身不由己的那一天。”

    “乌鸦嘴,见不得老娘好是不是?”管芳仪薄嗔,白了他一眼,又问:“令狐,我说你怎么跟那个牛有道混在了一起,听说你还跟他成了结拜兄弟,在这陪着经风历雨的,你这是闹的哪一出啊?”

    红拂瞥了令狐秋一眼。

    令狐秋内心哀叹,有苦却不能诉,转移话题道:“你这趟能挣多少?我这般配合,你是不是该分我一半?”

    管芳仪:“也没几个钱,也就一百金币,你若真这么计较,分你一半好了。”

    令狐秋:“你少来,能让你这样亲自跑去接我,少于一千金币我把脑袋砍下来。”

    管芳仪打情骂俏似的在他肩头捶了一拳,“别闹了,我这点小钱你也不放过……”

    两人互相调侃着,来到了一处清净的园子外。

    没有门庭,就一处僻静地的园子,园门入口上书有‘扶芳园’三个字。

    门口有扫地的老头,马车入内,园内林荫苍翠处处,花草扶疏,小桥流水,环境清幽雅致。

    马车停下,几人下车,管芳仪扭着水蛇般的柔软腰肢在前款款引路,将人带到了一门窗紧闭的单间外,推门而入。

    屋内空荡荡,就一张茶案,一清瘦背影盘膝而坐在蒲团上,独自背对着外面喝茶,正是在金王府效命的魏除。

    管芳仪上前笑道:“魏先生,人来了。”

    魏除回头一看,挥臂抡了一圈,指了指茶案对面,示意令狐秋过来坐。

    令狐秋不认识他,慢慢走到茶案对面,问道:“敢问阁下是?”

    魏除淡定不语,执壶为他倒茶,没吭声。

    一旁的管芳仪带着尴尬笑意,介绍道:“魏除魏先生,金王府的人。”

    金王府的人?令狐秋一愣,金王府的人找我做什么?

    “你们慢聊,我就不打扰了。”管芳仪有些心虚地欠了欠身,快步离去,并把门关上了。

    为令狐秋斟好茶后,魏除伸手示意请用,“久闻令狐兄大名,今日冒然将令狐兄请来,还望不要见怪,外面有我的人看着,今天你我所言,绝不会有一字一句泄露出去,令狐兄大可畅所欲言。”

    令狐秋扶了扶茶盏,拱手谢过,试着问道:“魏先生招我来,不知有何指教?”

    魏除道:“指教谈不上,只是想知道点事情,还望令狐兄指点迷津。”

    令狐秋脑中思绪百转千回,问:“何事?”

    魏除问:“昨天,大内总管步寻,还有玉王妃,是不是去见过牛有道?”

    令狐秋心中惊疑不定,默了一下后,点头道:“是有这么回事,大总管是白天去的,王妃是晚上去的。”

    魏除脸上有了笑意,对这答复似乎比较满意,问:“都跟牛有道谈了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