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零六章 傲者
    “如此说来…”牛有道思索着嘀咕了一声。

    “什么?”令狐秋问了声。

    牛有道解释道:“我的意思是,势力背景不大,一家吞不下十万匹,看来要分开拍卖。”

    令狐秋:“没必要操心这个,看皇帝那边怎么安排吧。”

    反正无事,也无法安心修炼,两人啰嗦着商议着。

    傍晚时分,红拂准备了酒菜,享用过后,天色已暗下。

    牛有道让红拂弄了点浆糊来,又从书房找了几张黄皮纸,摘了屋檐下的一只灯笼,将黄皮纸糊在了灯笼上,灯笼点亮后散发着朦胧黄光。

    “挂那棵树的树梢上去,要让外面街道上的人能看见。”牛有道指了指前院最高的那棵树,吩咐了一声,手上灯笼也递给了红拂。

    红拂提了灯笼离去照办。

    屋檐下并肩而立的令狐秋问道:“老弟,你这是在向谁发信号吧?”

    牛有道嗯了声,“给黑牡丹他们。”

    令狐秋诧异:“他们不是离开了吗?”

    牛有道含糊其辞,“另有安排。”

    其实信号是发给袁罡的,若今天裴三娘没来,他会挂出白灯笼,表示可以动手,黄灯笼则表示暂缓动手。

    他更想和袁罡见上一面,但目前不现实,盯着的人太多了,一旦让袁罡暴露了,会将袁罡置于险地。

    提前将黑牡丹等人驱走,某种程度上也是对袁罡的一种保护,一旦火烧京城,说不定就要怀疑到他的头上,首先自然要怀疑到他的人,消失了的黑牡丹等人会成为首要怀疑对象,只要能给袁罡足够的时间,他相信袁罡有扫清隐患自保的能力。

    山高,天上繁星仿佛就在眼前,给人伸手可摘的感觉。

    山的一边是京城的万家灯火,另一边是草原上的漫天繁星,微风习习。

    一名身穿红衣的男子负手屹立在山崖边,眺望京城中与繁星辉映的灯火。

    男子玉树临风,面容俊雅,眼神中略带几分孤傲,也的确有孤傲的本钱,他昆林树乃天火教年轻一辈中的俊杰,同辈弟子中无人能出其左右。

    一名身穿红裙的美丽女子飘然飞临,轻飘飘从天而降,落在了昆林树的身边,身段婀娜娇俏,闪烁明眸盯着昆林树,柔声道:“师兄,在想什么呢?”

    她聂云裳,人称‘火凤凰’,同样是天火教这一辈中的杰出弟子,和昆林树是准夫妻关系,两人已经定亲。

    昆林树回头看她一眼,微微一笑,复又回头看向了灯火京城,“听说牛有道的修为也还在筑基期,你觉得我和他,谁更强?”

    火凤凰笑道:“虚妄之辈,焉能和师兄媲美,你我师兄妹的修为可是快要突破到金丹期了,岂是他能比的。”

    昆林树:“那你觉得本门前辈中胜过卓超者能有多少?”

    火凤凰傲然道:“所谓丹榜,师兄见过几个在缥缈阁有一席之地的门派中人会在上面挂名的,不屑而已,又岂是卓超之辈能比的,我天火教能胜过卓超者自然是不计其数。”

    昆林树:“那你觉得我若是挑战牛有道的话,能不能赢?”

    “……”火凤凰愣住,旋即提醒道:“师兄,你别乱来,皇帝那边要利用牛有道把京城这边的乌烟瘴气给清理一下,这对咱们天火教也有好处,杂七杂八的人太多牵扯了我们天火教太多的精力,坏了事的话,皇帝的面子都是其次,弄得师傅他们不高兴就不好了。”

    昆林树:“这个我自然知道,我只是想见见那个杀卓超的牛有道,飞瀑台我也去了,没见到,明天的天镜湖希望不要让我再失望!”

    “师兄…”

    火凤凰话未完,昆林树抬手打断,“我只是去看看,师傅也让我去关注一下明天的拍卖,一旦有事可及时将消息报知师门。”

    火凤凰默了默,道:“师兄,明天带我一起。”

    昆林树回头,看着她笑了,慢慢伸手握了她的柔荑。

    火凤凰慢慢靠在他身旁,脑袋歪在他肩头,露出些许盼望神色,呢喃道:“还要等大半年呢。”

    昆林树知道她指的是两人的婚期,而他脑海里不时浮现的却是今天在皇宫里当值时的情形。

    皇帝途径,恰好遇见了他,问那个杀卓超的牛有道的实力如何?

    他回答,没见过,不知道,不好做评价。

    皇帝又问他,比起你来如何?

    他回答,没交过手,不知道!

    皇帝问,你比之卓超如何?

    他当时沉默了,他没见过卓超,更没和卓超交过手,虽然天火教不会将卓超放在眼里,可丹榜上的一流高手并非儿戏,多少肯定都是有些真本事的,他也不敢妄言自己就能是卓超的对手,更何况修为上的差距明摆着的。

    见他沉默,皇帝转身走了,不过临走前却感叹了一句,听说卓超乃丹榜上的一流高手,却不是牛有道的对手,想必修行界的同代当中没人是牛有道的对手,若能为寡人效命岂不快哉!

    听说牛有道很年轻,自己应该比牛有道大个十岁以上,他不知道自己和牛有道算不算是同代中人,但是皇帝的话让他心里很不舒服……

    裴三娘说大丘门一大早会来接牛有道,果然是一大早就来了,十几名修士勒马在巷道外,并未进入巷子里面。

    裴三娘一人下马,进了巷子,进了宅院,不一会儿带了牛有道等人出来。

    到了巷子外面,牛有道向一群大丘门的弟子拱手见礼,然而没人理会他,皆冷冷斜睨着。

    一番热情遭遇冷场,令牛有道颇为尴尬,幸好牛有道不太在乎这个,不然面子上还真下不来。

    他也清楚,若非遇上这样的事,他哪有资格让大丘门来接他。

    裴三娘指了匹马给牛有道,还有一匹空置的是给令狐秋的,看来是猜到了令狐秋要跟去,已经知道了是结拜兄弟嘛。

    不过仅准备了两匹空马,没有为红袖、红拂准备。

    “走吧!”马背上为首的一名汉子招呼了一声,已打马前行。

    “你们就不要跟去了,就留这吧。”令狐秋对红袖、红拂交代了一声,随后跟牛有道一起翻身上马而去。

    众人目送。

    见大丘门亲自露面护送,街头巷尾不少身份不明的修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轻举妄动。

    城中人多,不宜跑马,出城后,一行开始纵马驰骋,往城北方向而去,一路似有人窥视……

    皇宫大内,处理政务的一间殿宇内,昊云图在案后批阅文书,专注而认真。

    门外,大内总管快步而来,行礼后绕到了案旁,弯腰在昊云图耳边道:“陛下,刚接到传讯,大丘门的人已经护送牛有道出发了,月亮岛那边,昆林树也已经到了。”

    昊云图略抬眼看了眼殿外的光景,冷哼一声,“自视甚高,哪受得激,寡人就知道他会去。”

    步寻道:“陛下,利用天火教的人是不是有些不妥?其实事后放出风声,就说牛有道为了自保,设计了这次拍卖,回头那些吃了亏的门派必然要找牛有道算账。”

    昊云图:“小小一个修士,值得寡人担那过河拆桥的名声吗?不过这个牛有道似乎真有些能耐,能不正面树敌就尽量避免吧,能转移的矛盾就尽量转移吧,以后的事情谁说的清楚,所以能眼前解决的问题就不要拖到以后!那个昆林树心高气傲,自以为是,目中无人,连寡人的儿子都敢打,压根就没把寡人放在眼里,他不会向师门说这些东西的。那个牛有道也是久负盛名,盛名之下是否为虚士,让昆林树去试试也没什么不妥。”说罢又继续埋头处理案上公文。

    “是!”步寻微微欠身应了一声,明白了皇帝陛下的意图。

    一个敢打皇子,一个敢调戏公主,皇帝这是有意让两人狗咬狗去。

    昆林树输了的话,不死也要颜面扫地。牛有道赢了的话,天火教丢不起那个脸,也必然要对牛有道不利……

    远离京城五十里,一片波光浩渺的湖面出现在前方,放眼看去宛若大海一般宽广无边,却比大海平静的多,湖面湛蓝,真正好似一面大镜子,照映着蓝天白云,正是天镜湖名字的由来。

    一群人湖边勒马而停的同时,又陆续飞身而起,一路凌波飞掠,飞向天镜湖的深处。

    直到四周看不到了陆地的迹象,湖中的一座岛出现在了大家的视线中,一群人很快飞落在了岛上。

    岛呈弯月状,林荫密布,岛上修建有庄院,是一处静养的好地方。

    本是人迹罕至的安宁之地,此时岛上却是人满为患,估计起码得有数千人云集,形形色色的人皆盯着牛有道等人的来到,一个个戴着假面,不露真面目。

    也没什么其他啰嗦的,大丘门的人直接将牛有道带到了岛上的一处断崖上,已有数人站在一座亭台楼阁里等着,两人身上笼罩着黑色披风,还有一男一女,一个一身红衣,一个一身红裙,正是昆林树和火凤凰。

    令狐秋在牛有道耳边低声嘀咕了一句,“黑披风的应该是玄兵宗的人,红衣的应该是天火教的人。”

    一行进入亭台楼阁中后,昆林树忽盯着牛有道发话道:“你就是牛有道?”

    说话间的神态颇有几分居高临下的味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