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三零三章 威逼利诱
    率先进入月门内的令狐秋又侧身让位,伸手对外面做了个请进引领的手势。

    院内二人闻声看去,只见月色下走来一人,正是裴三娘。

    令狐秋对裴三娘的态度不可谓不恭敬,之前见裴三娘的时候可没这么客气的态度,可见把人给请来也不容易。

    弄到这么晚才把人给请来,也的确是不容易,他又不能直接联系皇宫里面,也进不了皇宫,只能是先找到了大丘门,先找裴三娘的同门,请了其同门联系上了裴三娘,把裴三娘喊出了皇宫才见上了面。

    “上茶!”牛有道偏头一声,心里稍微松了口气,裴三娘能来,事情就成功了一半。

    “是!”黑牡丹裙摆飘荡,快速回去准备茶水去了。

    而牛有道已快步上前去迎,拱手见礼,“大晚上惊扰大姐,是我之过。”

    裴三娘面无表情道:“有什么事就快点说!”

    “岂能让贵客站在这里说话,里面请!”牛有道侧身让路,伸手邀请。

    裴三娘斜他一眼,也不客气,大步朝屋内走去。

    随后的牛有道看了令狐秋一眼,拱了拱手谢过。

    令狐秋摇头苦笑,求人的滋味可不好受,被人给讽刺了一顿,人家问他,是不是真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庆幸的是,抹下脸面来,总算把人给请来了。

    三人先后入内,黑牡丹奉茶,端坐的裴三娘没有用茶的意思,再次问道:“有话快说,我还有事。如果是想让陛下手下留情,你们找错了人,我没那么大的面子。”

    也好,牛有道也就不废话了,从袖子里摸出了一张纸,推到了她面前,“裴大姐不妨先看看这个再说。”

    “什么东西?”裴三娘问了声。

    牛有道:“把我逼上死路的东西!”

    一张纸逼上死路?裴三娘心中疑惑,伸手捡了纸张,拿起观看。

    令狐秋好奇,翘首看了下,大概认出了是什么,是天玉门发来的密信,封恩泰给牛有道的那份,他不知牛有道拿出这个给裴三娘看是什么意思。

    看过信上内容,裴三娘大概理解了牛有道的难处,她那晚是亲眼见证、亲耳听到了的,知道牛有道之所以接下那个东西是因为封恩泰,她向上禀报的时候也说了,然而皇帝陛下显然对牛有道调戏长公主不满,外面传播消息的时候并未提到天玉门。

    去大雪山的路上,牛有道还算是给她面子,两人多少算是有些交情,然而圣意难违,有些事情不是她能做主的,只能是放在心里暗暗感慨,毕竟事不关己,她和牛有道也谈不上有什么多深的情义,不可能为牛有道拼命争取什么,也知道自己人微言轻难以改变皇帝的态度,何况这事还牵涉到自己师门的态度,她也无能为力。

    “和我有关系吗?”裴三娘放下纸,推了回去。

    牛有道:“我联系过贵派师门…”

    裴三娘打断道:“我听说了,我师门的态度你应该也知道了,我师门已有决断的事情,你找我又能有什么用?”

    牛有道:“裴大姐,贵派不给我活路,天玉门不给我活路,皇帝陛下也不给我活路,如此一来,外面的人也不会给我活路,我已是走投无路,你说我该怎么办?”

    裴三娘略默,最终也叹了声,“牛兄弟,你我相识一场,也算是承过你的人情,不是我见死不救,能帮你的话,我也没二话,可这事你心里清楚,我的的确确是帮不了你。”

    牛有道:“请裴大姐来,只是希望裴大姐代为向皇帝陛下转告一下我的意思。”

    裴三娘:“有这个必要吗?说句你别生气的话,陛下压根没把你放在眼里!陛下乃雄主,乾纲独断,他要做什么想必你现在也明白了,你的话他是听不进去的,也不会随便因为一个什么人的话就改变既定的决定,君无戏言,岂能朝令夕改,不会轻易收回成命的!”

    牛有道:“裴大姐先听我把话说完再拒绝也不迟。”

    裴三娘伸手端了茶水,“我既然来了,听你说说也无妨!”

    “裴姐大量!”牛有道先拱手谢过,正色道:“裴姐,我的处境你也知道了,让裴姐代转的话也很简单,请裴姐告诉皇帝,我愿意配合皇帝的意图,帮他把这场腥风血雨掀起来,我所求不过是请他高抬贵手放我一马,我只想活命而已!”

    嘬了几口茶水的裴三娘放下茶盏,问:“怎么个高抬贵手法?”

    牛有道:“我无法改变大丘门、玄兵宗、天火教的决定,但是皇帝可以,只要皇帝对三派通个气,不是什么大事,三派肯定会给皇帝这个面子。由三派随便哪一派出面,帮我组织一场拍卖,容我把手上东西给卖掉,事后卖的钱,我愿全部奉献给配合我的门派,分文不取。”

    “拍卖?”裴三娘摇头:“你觉得谁敢公然拍下这东西?”

    牛有道:“所以要三派的人配合,选一合适场地,可供拍下者悄然离去的合适场地,只要有合适的条件,必然有人会掩饰真面目出手拍下,这样我手上东西也就出手了,自然也就脱身捡了条命!”

    裴三娘:“你觉得你的份量值得陛下为你如此麻烦折腾吗?有现成的途径陛下不要,反而给自己找麻烦,你觉得陛下会为你多此一举吗?”

    牛有道一字一句道:“我没退路了!”

    裴三娘:“你有没有退路不是陛下关心的,你应该明白,陛下不会关心你有没有退路,否则又何至于如此?”

    牛有道伸手拿了桌上的密信,晃了晃,“所以请裴姐告诉皇帝,如果我左右都是死路一条的话,那我只好让陛下颜面无光了!”

    “就凭你?”裴三娘冷笑一声,“牛兄弟,你是不是太看得起自己了?”

    牛有道铿锵有力道:“如果我当众将这十万战马的出境文牒给毁了呢?”

    裴三娘:“那你就是找死!”

    牛有道两手一摊:“我没了退路,左右都是一死,我还有得选择吗?难不成还要我配合皇帝弄死我自己不成?难不成皇帝要逼死我还要我对他歌功颂德不成?难道我临死前不该咬他一口?是,我是咬不到他,让他自以为是的手段成为笑话总行吧!齐国皇帝闹场笑话出来,面子上不好看吧?”

    裴三娘皱眉。

    令狐秋恍然大悟,目光盯在了那封密信上,终于明白了牛有道拿出这封密信的用意,心中啧啧,这老弟果然不简单,已被逼入绝境居然还被他找到了一线生机,这真正是置之死地而后生啊!

    裴三娘又端起茶水慢慢喝了几口,琢磨着徐徐道:“陛下的意图你清楚,三派若是弄出了合适的拍卖场地,给了人携带拍卖品走脱的机会,陛下的目的达不到,岂不是同样要颜面无光,难不成你还要陛下当着天下人的面出尔反尔宣布那批出境文牒无效不成?如此一来,你觉得陛下还有必要对你高抬贵手吗?”

    牛有道:“我既然能出此下策,自然已经为陛下想好了应对之策。”

    裴三娘:“说来听听。”

    牛有道:“我在摘星城时,曾被人一路追杀,后来才发现,有样名为‘寻香鸟’的东西,只需以香饵在那批文牒上略作手脚…始终能找到目标,怕是比东西在我手上被人抢走还更稳妥些。如此一来,我不但能脱身保命,陛下的目的也能达到,那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还能换来一笔钱,一举三得的事情,何乐而不为?裴姐,堂堂齐国京城,不至于连做这点手脚的东西也弄不到吧?”

    令狐秋微露笑意,这还真是威逼利诱,想必昊云图也没理由不答应,怪不得之前说什么只要能见到裴三娘就有办法让皇帝改变成命,的确是好办法,绝处逢生的好办法啊!

    放下茶盏,裴三娘站了起来,“还有别的事吗?没有我就回去了。”

    牛有道跟着起身,拱手道:“裴姐,兄弟我能不能躲过这一劫,就全仰赖于你了!若能躲过此劫,来日必有厚报!”

    “你的意思我明白了,不过我今晚还不能帮你传话。”

    “为何?”

    “这个时辰,陛下应该休息了,打扰不合适。明天上午,我会帮你把话带到,至于陛下会不会答应,我不能保证。”

    “只要裴姐能帮我把话带到,我就感激不尽,不敢再有奢求,想必陛下也不会大晚上的急于对我动手。”

    “明天上午,如果有消息,我自然会来通知你,如果我没来…我也算是仁至义尽,牛兄弟,你自求多福吧!”裴三娘扔下话大步而去,没有再逗留的意思。

    牛有道一路相送,将客送走了。

    待到返回,回到了这边屋内后,令狐秋拍着牛有道的肩膀哈哈大笑,“老弟好手段,高明呐,绝处逢生的好本事啊!老弟以死相迫,要让昊云图颜面无光,裴三娘必不敢隐瞒,想必昊云图知晓后也难以拒绝,老弟定可顺利躲过此劫,看来我也不用再惦记着逃命了!”

    黑牡丹抿着嘴,露出吟吟笑意,看向牛有道的明眸目光闪亮,略有仰慕之意!

    “但愿吧!”牛有道一脸自谦,摇头摆手,苦笑,逼不得已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