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九六章 这皇帝有够坑人的
    封恩泰一脸为难道:“这东西我可以做主拿下,却不能做主送人!”

    牛有道奇了怪了,“你刚才不是还说要还给我吗?”

    封恩泰心虚一句,“给你是给你,和给别人能一样吗?”

    我去!牛有道明白了这老家伙的意思,这是想把责任推他身上来,他若把这东西送人了,那酒水分成上的事情天玉门肯定要好好说道说道,封恩泰可以当昨晚的事情没发生过。不由冷笑道:“老封,你还真是好打算呐,你这是在坑我啊!”

    封恩泰苦笑道:“不是坑你,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啊,这东西的份量我不说你也明白,就这样送了人,你让我如何对师门交代?我理解老弟的意思,然而这么大的事我真的做不了主,要等师门的决断。”

    “你在开玩笑吧?”牛有道挥袖指向外面,“金翅传讯,消息来回要两三天,外面虎视眈眈的人能等你那么久吗?你信不信待会儿就有人要找上门,逼你给个答复!”

    封恩泰叹道:“老弟,所以我希望你把事先担着,不要公开咱们之间的契约,等到师门的消息来了,再做决定。”

    牛有道嘿嘿一声,“老封,你还要不要脸?昨晚是谁非要我应下的,哦,有好处是你的,有麻烦就是我的,你还讲不讲理了?”

    封恩泰:“我这不是跟你商量吗?”

    牛有道:“需要商量吗?不需要商量,我肯定不会答应!”

    封恩泰哀叹,也自知无理,闷声道:“送多少?”

    牛有道:“什么送多少?”

    封恩泰:“十张出境文牒,你觉得送多少留多少合适?”

    牛有道惊讶:“你还想留?已经被盯上了,留一张都是麻烦,全部送出去吧!”

    封恩泰震惊:“一张不留?全部送出去?这怎么能行?”

    牛有道算是领教了皇帝的用意,看封恩泰的样子就明白了,都这个情况了,还不想松口,其他人可想而知,都是贪心作祟,才会着道。

    话又说回来,他又何尝不是动了贪心,否则昨晚必会果断拒绝,总之这事谁贪心谁倒霉。

    事到如今,估计谁都能看出这十万匹战马的出境文牒是诱饵,明晃晃的诱饵,却偏偏还有人要咬钩,若说大家能放任他们带着这些东西顺顺利利走人连他们自己都不信。

    “行,你爱怎么弄怎么弄,总之不关我的事。”牛有道大袖一挥要走人。

    “老弟!”封恩泰一把拉住他胳膊。

    牛有道霍然回头道:“你想怎样?想杀我灭口还是想把契约抢回去?我告诉你,动起手来你们未必能占多大便宜。还有,你别忘了,这是在齐国京城,动静一出,你们也别想好过。”

    令狐秋此时果断出声道:“老封,我劝你最好别乱来,他可是我结拜兄弟!”

    “正是同舟共济时,我杀你灭口作甚?”封恩泰坚决否认有此企图,一脸正色道:“老弟,你可要想清楚了,这可不仅仅是我天玉门的事,把天玉门给弄垮了,庸平郡王如何自保?留仙宗那三派可撑不起场面来,到时候老弟如何自处?退一万步说,老弟不愿和我天玉门共患难,我天玉门今后又如何与老弟共富贵?”

    牛有道一把甩开他,有骂娘的冲动,他之前为何不告诉三派真相,为何跑来相劝,正是因为这个,天玉门垮了,商朝宗也要完蛋,他也别想好过。

    事情一出,他就知道自己被拖下水了,这个时候已经和天玉门成了一条绳上的蚂蚱。

    尽管如此,他还是冷笑道:“老封,你这是在威胁我吗?”

    封恩泰忙摆手道:“绝无此意,只是在陈述事实,老弟是聪明人,是真的想和老弟做商量。”

    牛有道:“我让你把东西送人,你不肯,还有什么好商量的?”

    封恩泰忽低声道:“你看这样如何,你先出面稳住,我这里暗中挖掘地道,咱们悄悄遁离此地。”

    牛有道:“跑的了和尚跑不了庙,只怕我们还没逃离齐国境内,就有人找到你天玉门施压去了。”

    封恩泰:“所以要你暂时顶着,待到天玉门把战马输送的路径打点好了,等到战马出了齐国境内,那十张出境文牒都已花落各家,木已成舟,谁还能跑到赵国去拦截战马不成,其他人也只能是作罢。”

    牛有道:“办法不错,要不我们换一下,你们天玉门顶着,运送战马的路径我去疏通,如何?”

    他不可能答应这条件,他若真傻乎乎地留在这里吸引火力的话,回头就算天玉门事成了,他在这耍了那么多人,他还能活着离开吗?

    “……”两人大眼瞪小眼。

    令狐秋有点忍俊不禁,嘴角憋着笑意,发现自己这便宜结拜兄弟难缠的很,没那么容易糊弄。

    封恩泰:“将这些东西全部送人不可能,我没办法对师门交差。要不这样,将这些东西全部卖掉,一大笔钱到手,我对师门也算是有个交代。”

    牛有道很想问问他是不是要钱不想要命了,不过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好,我赞成你这样做,如果没其他意见,就这么定了,我去公开东西已经给了你们,你们准备卖东西吧!”拱了拱手就要告辞。

    “等等!”封恩泰喊住他,“还不是公开的时候,现在还不知道师门如何做决断,我委实不能再犯错了!”

    牛有道呵呵一声,皮笑肉不笑道:“听你这话里的意思,是不是还是要我先顶一段时间?”

    封恩泰拱手相求,“老弟,这个关头了,要同舟共济啊,咱们自己内部不能出内讧啊!”

    牛有道点头,“好,封老哥话说到了这个地步,我也退一步,这样吧,我可以为你们扛一段时间,等到天玉门的消息来再做最后决定,不过那十张出境文牒你要交给我,要由我保存,不然你们偷偷跑了我找谁去?”

    只要拿回了文牒,他可以随时脱手甩包袱,先扛一扛也不是不能接受。

    封恩泰:“难道老弟如此不相信我?”

    牛有道:“是你不相信我吧?只要你不跑,东西放在我手上又怎样?”

    封恩泰:“你不会偷偷卖掉吧?”

    牛有道:“不让人知道东西出手了,偷偷卖?我脑子有病喜欢给自己留麻烦还差不多,你去偷偷卖一个给我看看!”

    封恩泰干笑一声,也是,这东西只能是光明正大出手,否则卖和没卖没什么区别。

    “你若实在不信我,可以全天候派人盯着我,我肯定不会惦记着挖地道跑人。”牛有道说完伸了手,让他交出东西。

    封恩泰手伸进怀里犹豫了一下,又空手抽回,“老弟还是先写个收据吧,万一老弟不承认,我可没办法解释。”

    牛有道揶揄道:“老封,现在知道是谁不相信谁了吧?”

    话虽这样说,不过牛有道还是写了收据,有些事情拿相不相信来衡量未免儿戏,双方也没那么深的感情。

    最终,两人一手交文牒,一手交了收据。

    目送牛有道等人离去,封恩泰看着手里的收据简直是欲哭无泪,绕了一圈,惹了一身的麻烦,手里就剩这么个东西。

    回到了牛有道的院子里,令狐秋问:“老弟,这东西就算卖掉了,人人皆知这笔巨资的存在,这钱怕是也不好带走啊!若说没人觊觎,我不信,我建议还是直接送人吧!”

    牛有道:“看天玉门怎么做决定吧,若天玉门非要得这笔钱,要钱不要命也是他们的事,和我无关。”

    令狐秋:“这东西实在是烫手,明着送人,人家未必敢收,卖的话,也没人敢明着买,谁都知道不管谁明着拿了这东西都是天大的麻烦,这东西注定要让人暗地里厮杀哄抢!”

    牛有道问:“组织一场拍卖如何?明着卖,有意者暗中买,买家暗中买了后暗中走人。”

    令狐秋:“暗中走人?昊云图摆明了要掀起一场腥风血雨,你觉得他会让事情悄无声息的过去?你觉得他会白白将十万匹战马送人吗?这里可是他的地盘,不管谁暗中买了东西到手,你觉得能逃过他的眼睛?他不会坐视不理,一定会暗中推波助澜,十有八九都得暴露!”

    “老弟,我提醒你一句,只要接了昊云图的棋子,就只能是按照昊云图的意图去走。按他的意思来,让他满意了,你可保命,违逆了他的意图,搞得他颜面无光的话,你别想活着离开齐国!所以,我劝你最好不要和他对着干,你还没有那个实力!”

    这话提醒的及时,牛有道神情一肃,对事情的严重性又有了另一重的认识,不单单是那些虎视眈眈的修士盯上了,皇宫里的那双眼睛也在盯着,封恩泰想挖地道带着东西跑人是笑话!

    “这皇帝有够坑人的!”牛有道忍不住叹了声。

    两人小聊几句,等到令狐秋走了,黑牡丹问:“道爷,咱们还要去拜访那些贵人吗?”

    “还访什么访,昊云图这样搞一下,就算登门,鬼都不会见我。”牛有道摇头叹了声,复又回头道:“安排个人出去试试水,看看外面情况如何。”

    “是!”黑牡丹应下,回头安排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