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九二章 女债父偿
    夫妻多年,皇后察觉到了点异常,试着问了声,“青青又做错事了吗?”

    “你想多了。”昊云天扔下话又起身走了,什么时候能找到人还不知道,他不可能坐在这里等裴娘子来到。

    恰好昊青青等人也差不多在这个时间段回来了,尽管昊青青一出宫就不愿太早回来。

    人还在宫外,裴娘子就撞见了皇帝派来寻找的人,遂比昊青青更快一步进了宫。

    见到昊云图时,昊云图正坐在一殿内处理公务。

    “参见陛下!”进来下站的裴娘子拱手见礼。

    昊云图放下了手上文书,抬眼望去,问:“青青又跑去看热闹了?”

    裴娘子毕恭毕敬地回道:“是的。”

    昊云图:“那丫头永远长不大。飞瀑台的结果如何?”

    裴娘子:“挑战的玄子春被牛有道派去的一群人杀了……”她把当时的情况讲了下,包括后来昊青青跑去了牛有道那边的事。

    昊云图笑了,似乎来了点兴趣,不过兴趣点不在牛有道如何杀人,是另一方面,“青青和呼延威玩到了一起?”

    裴娘子知道他对什么感兴趣,有些话也不知该不该说,站在女人的角度她也有点反感呼延威,但有些话又不是她该说的,遂话里有话的提醒了一句,“呼延威喜欢去风月场所,公主对此很反感,见到呼延威没什么好话。”

    昊云图略显沉默,道:“男人嘛,可以理解,呼延威现在也没什么事干,正当年轻,未免有些荒唐,等到成家立业了,明白了责任担当,自然会有所收敛,他们家的情况也由不得他永远放纵下去。三娘,你是青青身边的人,有些道理要跟青青多讲讲,你明白寡人的意思吗?”

    “是!”裴娘子应下,她才不会跟昊青青去讲那些她自己都不认可的道理,做自己份内的事便可。

    昊云图盯向裴娘子的目光有些深沉,话又回到了前面,“你刚才说飞瀑台观战的修士很多,有多少?”

    裴娘子思索了一下,“回陛下,具体有多少不清楚,起码有数千人在观战。”

    “数千人…”昊云图嘀咕了一声,又问:“都是修士吗?”

    裴娘子回:“应该都是修士,那地方普通人不好上去。”

    昊云图沉默了,沉默中挥了挥手。

    裴娘子躬身抱拳,后退几步,继而转身离去。

    殿内安静下来,昊云图缓缓靠在了椅背,徐徐道:“步寻,你觉得青青那丫头欠的钱该不该还?”

    站在一旁,体态微胖的白发老太监上前,正是皇帝口中的步寻,一脸笑,道:“开玩笑的事,当不得真。”

    昊云图:“青青那丫头今天又许诺了人家十万匹战马呢。”

    步寻轻笑一声,“公主天真,不谙世事,十万匹战马就更当不得真了。”

    昊云图偏头看向他,“飞瀑台有数千修士观战,你怎么看?”

    陪伴多年,不说什么心意相通,也是熟知对方心思的,步寻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回:“这还只是在飞瀑台的,不在飞瀑台、身在京城中的修士还不知道有多少。”

    昊云图:“是啊!这还仅仅是去了飞瀑台的,京城中还不知有多少。这么多修士云集京城想干什么?”

    步寻:“应该都是各方势力派来求取战马的。”

    “聚集的是不是太多了点?随便一点小热闹就能出现数千修士围观,若是出点大事还得了?打擂台都打到寡人的家门口来了!这么多心怀不轨的人在寡人家的四周转悠,一旦有变,一旦有人聚众闹事,寡人这宫墙护卫怕是也挡不住,也是该清理清理了。”

    昊云图说着起了身,绕出了长案,走出了门,站在了宫殿门口的屋檐下。

    步寻亦步亦趋,在旁察言观色。

    盯着前方,目光有些深沉的昊云图徐徐道:“堂堂齐国长公主岂能言而无信!寡人的宝贝女儿欠了钱,就由寡人帮她还吧,寡人女儿许诺的东西,寡人帮她兑现,谁让寡人是她爹……”

    幽深庭院,灯火阑珊,月蝶在月下翩翩,牛有道在这唯美画境中举头望月。

    黑牡丹手上拿了几张纸来到,“道爷,这是你明天要拜访的那几家的情况。”

    牛有道目光从夜空收回,这里刚拿了那几张纸到手,段虎又脚步匆匆而来,禀报:“道爷,裴娘子前来拜访。”

    牛有道好奇,“那少根筋的公主大晚上跑来干嘛?”

    段虎道:“公主没来,就是裴娘子和柴非两人。”

    牛有道略怔,道:“有请!”

    很快,裴娘子和柴非二人来到,这边请了客人去客厅落座。

    茶水奉上后,牛有道依然好奇:“二位,可是有什么吩咐?”

    裴娘子微笑,“吩咐不敢当,我们也是奉皇帝陛下的旨意前来见牛兄弟。”

    “皇帝?”牛有道狐疑,“齐国皇帝有旨意给我?”

    裴娘子:“你又不是齐国人,哪有什么旨意给你,陛下让我们来找牛兄弟谈判的。”

    “谈判?”牛有道和黑牡丹相视一眼,都有些茫然,牛有道复问:“谈什么?”

    裴娘子:“陛下说了,堂堂齐国长公主不能言而无信,既然是欠了人家的钱,那就要还,既然是许出了承诺,就要兑现。长公主欠牛兄弟的两百万金币,还有长公主许诺给牛兄弟的十万匹战马,全部由陛下为长公主兑现,女债父偿!”

    “……”牛有道和黑牡丹皆哑口无言,有种被一棍子打懵的感觉。

    这惊喜来的太突然,而且太强烈,两百万金币,十万匹战马?

    牛有道有点不敢相信,“齐国的皇帝陛下没开玩笑吧?”

    裴娘子:“君无戏言!”

    牛有道狐疑道:“既然要兑现承诺,所谓的谈判是什么意思?”

    裴娘子:“是这样的,牛兄弟,你也是明白人,应该也看出来了,公主说话往往是不经头脑的,陛下也头疼。哪天公主头脑发热,说把齐国送给别人,陛下总不能也帮她兑现吧?所以说,让陛下直接给两百万金币和十万匹战马帮公主兑现承诺根本不现实,牛兄弟,你说呢?”

    牛有道笑呵呵,端茶慢慢喝了口,暗暗揣摩对方来意,还有对方这话是什么意思,他一时间也不好说那一大笔东西他不要了,更不好说你们一定要兑现。

    “那陛下的意思是?”牛有道试着问了句。

    裴娘子:“十万匹战马是不可能给你的,那不现实,这点想必牛兄弟也明白,至于那两百万金币,陛下倒是愿意给,只是一下拿出这么多现钱,对齐国的国库也有压力。陛下的意思是折中一下!”

    牛有道复问:“怎么个折中法?”

    裴娘子从袖子里拿出了一卷羊皮纸,摊开了,推到了牛有道的跟前。

    牛有道拿到手一看,发现居然是一叠战马的准出境文牒,共有十张,每张准出境的数量是一万匹。

    一万匹!据牛有道所知,这已是战马准出境文牒中的最大限额,十张,也就是十万匹!

    牛有道惊疑不定地看向裴娘子,指着文牒,问:“什么意思?”

    裴娘子:“两百万金币不给了,这十万匹骏马的出境准许足抵两百万金币,至于采购战马的钱,牛兄弟自己想办法。如此一来,公主的荒唐许诺折中一下都兑现了,你看如何?”

    这自然是求之不得,可牛有道不信有这样的好事,扬了扬手中东西,问:“我若是答应下来,这东西就是我的?”

    裴娘子点头,“还是那句话,君无戏言!东西我都带来了,牛兄弟还有什么好怀疑的。不过有两个附加条件!”

    牛有道:“愿洗耳恭听!”

    裴娘子:“首先,今后长公主再对牛兄弟有什么承诺,都不算数!其次,牛兄弟收下东西后,咱们要明文交割,牛兄弟要写明已收到长公主所兑现的东西,今后不再欠牛兄弟什么,牛兄弟今后不得再找长公主收什么账。还有前面一条,也都要在交割文书里写清楚。牛兄弟,就这么简单,这不算我们以势压人吧?能答应,咱们现在就正式交割,不能答应那就算了,你看如何?”

    牛有道有点搞不懂了,皇宫内什么情况他不知道,对那位皇帝也是一点都不了解,突然来这么一个好处砸到头上,他对情况一无所知,压根无法做出准确判断,有点搞懵了。

    可他想来想去,这是明晃晃的好处,对自己没什么不利的,太占便宜了,可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连他自己都不把昊青青的承诺当真,皇帝能当真了?

    牛有道迟疑道:“能否容我考虑两天?”

    裴娘子摇头:“牛兄弟,我接下来的话没别的意思,说的只是一个事实。”

    牛有道:“请讲!”

    裴娘子:“你要搞清你自己是什么身份地位,陛下又是什么身份地位,陛下没时间和精力陪你慢慢玩,机会只有这一次,你要么答应条件交割清楚,要么现在就出具证明主动放弃公主许诺的所有承诺。你没有跟陛下讨价还价的资格,此时此刻,你也没有第三个选择,我今晚走出这宅子若不能带回陛下想要的答复,这宅子里的所有人都看不到明天的太阳,这一点你无需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