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九一章 公主赖账
    “瞎说什么?”裴娘子又忍不住扯了昊青青一把。

    不是她当着众人的面不给这位公主的面子,而是这位公主口无遮拦太不像话了。

    牛有道却盯着昊青青笑嘻嘻追问:“公主,你说话算话吗?”

    “当然算话,我…”昊青青话没完,便被裴娘子一把扯到了身后。

    裴娘子道:“牛兄弟,你就别逗她了。”

    “呵呵,没事,没事,她一贯说话不算话,我也习惯了。”牛有道笑着伸手相请,“门口不是说话的地方,诸位里面请。”

    “谁说话不算话了?”昊青青急眼了叫嚣。

    然而没人理她,牛有道在前面领着裴娘子等人入内,彼此互说互话。

    “你知道了公主的身份?”

    “公主老早就告诉了我真名,到了这里若还不知道公主的身份,我还不如一头撞死。”

    来到待客的正厅,互相将双方的人做了介绍后,裴娘子等人显然不太把令狐秋和封恩泰等人给放在眼里,也就是稍微客气了两句,随后言语间暗示了一下,示意让令狐秋等人回避。

    人家也的确有这个资格,能在皇宫做大内护法的人,其师门背景可想而知,师门实力在整个修行界那都是排的上号的,天玉门在燕国还行,到了这边不算什么。

    令狐秋这种所谓的人脉广也是要看对什么人的,真正的大门派都不会将令狐秋给放在眼里。

    他们看不上,也不想跟令狐秋和封恩泰等人套什么交情,觉得没资格介入他们的话题,齐国公主的事也是你们能听的?

    说的难听点,令狐秋和封恩泰在裴娘子的眼里,还不如黑牡丹,裴娘子和黑牡丹反倒是说笑了两句,熟人嘛。

    若不是当初在旅途上和牛有道有了交情,加上牛有道之后展现出了让人高看一眼的本钱,冰雪阁一别后,裴娘子等人也未必愿意再跟牛有道见面,就更不用谈什么主动登门了。

    令狐秋和封恩泰等人也识趣,主动告退了。

    客厅内没了其他人,牛有道多看了呼延威两眼,因为知道这位和袁罡走的近,之前只是听说,没想到这么快就见到了,主动攀谈了几句,想了解一下这位的为人。

    呼延威一开始还有些小心,毕竟这位是敢杀燕使的人,飞瀑台的血腥一幕他也见到了,以为牛有道不好打交道,谁知牛有道很好说话,还主动跟他开玩笑,他也渐渐放开了。

    “牛兄,我可是久仰你的大名啊,既然来了齐京,得给兄弟一个尽地主之谊的机会。”呼延威高兴之下发出了热情邀请。

    “好说!”牛有道点头应下。

    见两人初见面搞的比她还熟悉一般,昊青青心里很不爽,也看不得呼延威在她面前嘚瑟,听到这里终于发作了,“呼延威,我在这里,京城什么时候轮得到你来做地主了?牛有道你别听他的,他除了喜欢逛青楼,除了带你去那些肮脏地方,也不会带你去别的地。”

    呼延威刚想发作,谁知牛有道却连连点头道:“青楼好,青楼好,不知这里姑娘风情如何,呼延兄,听说京城有个好去处叫‘白云间’,名声大的很,不知名声与事实是否相符?”

    啪!呼延威大腿一拍,眉飞色舞地保证道:“牛兄放心,就白云间了,改天我来安排!”

    昊青青顿时一脸鄙视,裴娘子端着茶杯不语,两个男人当她们的面公然讨论去青楼玩耍,听的不舒服。反倒是黑牡丹略带微笑在那不语,因为她知道牛有道压根不是那种人。

    牛有道闻言则立马对黑牡丹道:“以后呼延兄来这边不准阻拦,随时可以见我。”

    黑牡丹笑着回道:“是,记下了!”

    呼延威顿时笑开怀,他是好面子的人,回头得让自己那些朋友见识一下,杀燕使的牛有道是他的朋友,那简直是太有面子了,上回那个燕国住齐国的使臣好像还跟自己顶嘴来着!

    昊青青忽强行插话道:“牛有道,袁罡为何不来?”

    “公主!”裴娘子立马喝斥,当着呼延威的面,她不希望昊青青扯袁罡的事,同时给了牛有道一个眼色。

    牛有道会意,他也听黑牡丹说过昊青青对袁罡表白的事,不管昊青青说的是不是真心话,他不认为两人之间合适,首先是袁罡不喜欢这种女人,其次两人的身份地位差距真不适合在一起,硬扭在一起只会害了袁罡,还是希望这女人离袁罡远一些。

    遂岔开话题道:“公主,说到这个,我想起一件事来,你欠我的钱是不是该还了?”

    噗!端着茶盏的呼延威呛的连连咳嗽,抬头问:“牛兄,她欠你钱?”

    牛有道点头。

    呼延威又问:“欠多少?”

    昊青青一张脸涨红了,立马对他咆哮,“毛脸人渣,关你屁事!”

    牛有道:“也不多,两百万金币吧!”

    这么多还不多?呼延威震惊,难以置信地看向昊青青,旋即又端着茶盏偷乐,似乎在对茶盏说话,“老子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欠这么多钱,也不知道谁是人渣!”

    昊青青立马抓了茶几上的茶盏,一杯茶水直接朝对面呼延威的脸上泼去。

    在一旁默不吭声的横天断大袖一甩,泼出的茶水当空拐弯,飞出了门外,泼洒在了外面。

    昊青青不敢对横天断发火,又朝牛有道吼道:“哪来的两百万,冰雪阁你还没带我进去,按赌约来说,是你输了,要给我一百万,前后相抵,咱们互不相欠了。”

    当初在冰雪阁不明白,她现在大概搞清楚了两百万金币意味着什么。

    牛有道笑道:“公主,你这是赖账啊,是你提前跑了,你怎能怪我没带你进去?好吧,你赖一笔也就罢了,一百万总得给吧?”

    “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带我进去?”

    “公主,你这话就没道理了,你难道忘了,你两百万欠条都写给我了,是我好心还了你。”

    两人在这里斗起了嘴,昊青青是气急败坏,牛有道则是在那调侃。

    呼延威抖擞着精神,认真收听有关昊青青的黑幕,以备将来。

    裴娘子倒是不以为意,不管牛有道是不是开玩笑,这笔钱是不可能给牛有道的,齐国皇室的钱是那么好蒙的?跑到齐国京城收账,牛有道自己也得掂量一下后果。

    旧人见面,又结识了新人,双方并未聊太久,裴娘子那边便提出了告辞,拒绝了牛有道的宴请。

    牛有道亲自将一群人送出了大门,呼延威临别再三说改天会来找他。

    送走客人返回,令狐秋和封恩泰又迅速凑了过来。

    “那个公主说的战马的事怎么说?”封恩泰急问。

    牛有道叹道:“一个没实权的公主,你认为她有权力破坏齐国国策给咱们十万匹战马?”

    他一开始没反应过来,因为她知道昊青青不是说谎的人,差点被信口开河的昊青青忽悠的当真了,还想打昊青青的主意,结果被裴娘子暗中提醒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昊青青是没说谎,纯粹是不经大脑的瞎扯。

    “呃…”封恩泰无语,醒悟了,旋即惋惜道:“开玩笑的啊!”

    对战马的事,他其实是这群人里面最着急的一个,一早就带了人来齐国,至今无法给家里交代啊!

    令狐秋却另有话说,问:“老弟,听说你派了一群人去,当众联手把玄子春给宰了?”

    之前一直跟在牛有道身边不知情,直到刚才回府后才接到了有关飞瀑台那边的消息。

    “什么情况?”封恩泰愕然,他下面的天玉门弟子倒是知情了,但一时间也没人急着告诉他,都以为他在牛有道身边应该知道这事。

    “嗯!”牛有道点头承认了,就这样走了。

    待到从令狐秋口中问到了情况后,封恩泰凝烟无语许久,最终摇头苦笑……

    湖畔林路上,一名虎背熊腰的白衣男子踱步而行,白衣上有白色龙纹刺绣,气质高贵,有如坐云端的气势,不怒自威,正是齐国皇帝昊云图。

    换了一身正装的左德颂在旁陪着说话,昊云图突然想起过问某国的情况,他是临时被召来的。

    谈完正事,要告辞时,左德颂忽笑道:“陛下,今天臣家里出了点有意思的事。”

    昊云图:“有意思就说来听听。”

    左德颂:“燕国庸平郡王商朝宗派来的人,到了臣的家里拜见臣时,突然提到一件事,说长公主欠他两百万金币,还问臣能不能帮他问问长公主什么时候还他的钱,臣觉得好笑,没理这茬。”

    昊云图停步,女儿欠账的事,他以前好像听说过,略思索后,问:“是商建伯儿子派来的人?叫什么?”

    左德颂:“牛有道,就是杀燕使的牛有道。”

    “哦!”昊云图点了点头,继续前行。

    左德颂观察了一下他的反应,没能看出任何端倪,旋即告退。

    而湖畔散步的昊云图之后也改变了方向,回了后宫,直接抵达了皇后寝宫。

    皇后闻讯出面迎接,夫妻二人随便说了几句话坐下后,昊云图问:“青青呢?”

    皇后笑道:“说是那个刺杀燕使的牛有道来了,要在城北的飞瀑台与人对战,你女儿你还不知道么,嚷着要去看热闹,一大早就跑出去了。”

    接连听到‘牛有道’这个名字,昊云图眉头动了一下,不动神色道:“让青青身边的裴三娘来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