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九零章 送你十万匹够不够?
    陈别疑惑,还想问什么。

    左德颂摆了摆手,没有再多说什么,负手而去。

    他刚刚倒不是怕牛有道的威胁,事实上牛有道也没有在实质意义上威胁他,一开始他也差点认为牛有道是在威胁他,后来发现是扯淡。

    道理很简单,只是让他转个话,自主权在他手上,事后转没转对方也搞不清楚。

    事实上对方后来也说了,钱财乃身为之物,人家不是为收账来的,而是冲他来的。

    所谓的威胁只是希望他不要那么早送客,只是在故意制造矛盾冲突点,希望和他的关系再深入一点。

    所谓的威胁更像是对方在摆出对方自己的实力,你看我连卓超都能杀是不是?以此来表示对方还是有利用价值的。对方最后也并未向他索取任何实质意义上的东西,反而给了他一堆承诺,能用上他牛有道的时候,尽管开口!

    总之牛有道的来意总结下来就一点,如牛有道自己说的那般,他左德颂并不损失什么,说不定还有意想不到的好处,试试又有何妨?

    以文谈来结识他,同时以武力在飞瀑台那边杀戮,负手踱步而行的左德颂发现有点意思,这牛有道的确不简单,说不定哪天还真有用得上的时候……

    马蹄声踏踏在街头,封恩泰凑近了牛有道低声问:“来大行令的府上作甚?”

    牛有道笑回:“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封恩泰左看右看,街头人来人往,的确不是说话的地方。

    令狐秋也跟着左右看了看,不时打量牛有道的神色,他也很想知道左德颂把人屏退后和牛有道谈了些什么东西。

    奈何这里不好问,更令他心痒痒的是,估计牛有道未必会告诉自己。

    有些事情也能理解,他自己心里也清楚,所谓的结拜兄弟有几分真心大家心知肚明,拿不出让牛有道信任的诚意来,休想牛有道把什么秘密都告诉他。

    不过这一回,真正是把他给吓了一跳,牛有道突然威胁上了左德颂,完全令他措手不及,当场把他搞懵了,发现这便宜兄弟有够疯狂的。

    需知两人身上当时被下了禁制不能使用法力啊,对方要杀他们易如反掌,幸好,都好好的活着离开了左府。

    黑牡丹也不时看向牛有道的后脑勺,她也不知道牛有道来左府的真实目的是什么,也想知道在左府谈了些什么。

    牛有道晃悠在马背倒是神色平静,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般,看向前方的目光也很平静。

    对他来说,左德颂只是他来齐国京城一试深浅的开始,他脑子没病,不会无缘无故跑到左府弄上一个大仇人。

    至于左德颂会不会帮他传话,并不重要,会不会成为‘朋友’他现在也不会做什么指望,也没有对左德颂提任何实质意义上的要求。他只是要个开始而已,等到他展现出了实力,或者说展现出了利用价值,左德颂自然会把当‘朋友’看。

    不仅仅是一个左德颂,万丈高楼平地起,凡事先打基础,先全面撒网,再视情况而定……

    白云间,琴台安静,苏照背对琴台凭栏,看着水池里的游鱼,有点怔怔出神。

    飞瀑台发生的事令她神经紧绷了起来,似乎看到了牛有道的刀锋!

    她不是第一次和牛有道交手,邵平波和牛有道的交锋她只是间接参与者,有些事情是站在旁观者的角度,感受并没那么深刻,至少没有邵平波那么深刻的感受。无边阁那边的伏击失手,也只是让她有些摸不清牛有道的底细,至今搞不清卓超是怎么死的。

    但这次不一样,牛有道来到了她眼皮子底下,被她出手给予颜色看。

    然而结果如何?她亲眼看到了结果!

    想用这种办法让牛有道不得自在,简直是笑话,人家信手就化解了。

    挑战?人家答应的好好的,人尽皆知的一场挑战,牛有道竟然派出一群高手群殴,众目睽睽之下群殴,直接将挑战的玄子春给碎尸了,来的快,去的快,杀完就走人!

    现在外面都在传,玄子春挑战牛有道不但自己惨死,牛有道连玄子春的伙伴都没有放过,心狠手辣!

    她还指望不管牛有道应不应战,之后都会有人接连找上门,缠的牛有道难受没办法办正事,现在,估计没人敢再找上门了。再找牛有道的,那就不是挑战了,而是要做好和牛有道的势力开战的准备。

    玄子春就是前车之鉴,死的连个帮忙喊冤的人都没有!

    她在飞瀑台等待的时候,牛有道迟迟不来,可能不会出现,她也乐见,涮了这么多人很好玩吗?

    结果牛有道真的没有出现,不过依然让所有人看了场好戏,估计不会再有人觉得自己被牛有道给涮了,反而要夸赞牛有道应对得当!

    现在静下神来回想整个经过,哪是什么她设下圈套让牛有道钻,简直是她成全了牛有道的影响力,牛有道顺势而为有意促成了这次的挑战,借此向所有人强势宣告,我来了!

    似乎也在向幕后的人,在向她宣告,尽管放马过来!

    见微知著,窥一斑而知全豹,尽管看似是一件小事,她这次却是真正领教了这个牛有道的厉害,终于深刻体会到了邵平波为何会如此忌惮这牛有道,邵平波为何要再三叮嘱她小心!

    现在她明白了,用这种小把戏对付牛有道根本没用,在别人的眼里的大麻烦,对牛有道这种人压根不算什么。

    她不知道是不是她自己的错觉,牛有道给她的感觉似乎是那种见惯了大风大浪的人!

    两人还未正式见面,牛有道在明处,自己在暗处,结果两次交锋反而是自己落了下风!

    秦眠快步进入亭台,禀报道:“东家,牛有道从左府出来了,看路线是要回住处。”

    苏照回头问:“知不知道他去左府是干什么?”

    秦眠摇头:“这个一时间还无法得知。”

    苏照:“连他的行动意图都搞不明白的话,还如何应对?想办法摸清他的意图。”

    “好!”秦眠点头应下。

    苏照又沉声道:“名气大未必是好事,放出风声去,就说牛有道是冲战马来的,他如此引人瞩目,我看谁敢帮他!”

    秦眠叹道:“东家,他人都到了齐京,就算我们不放出风声,只怕大家也能猜到他是冲战马来的,各国往齐京这边聚集的修士大多不都是这个目的吗?”

    宅院大门外,昊青青等人来到,呼延威颇为期待地看着柴非与门口守卫沟通。

    “道爷不在,出去了!”守卫没有进去通报,而是给了这个答复。

    门口几人相视一眼,柴非又问:“他什么时候回来?”

    守卫:“归期不定,道爷什么时候来回也不是我们能知道的。”

    昊青青大手一挥,“进去等他!”说罢就要闯进去。

    门口两名守卫迅速伸手挡住。

    昊青青明眸大眼一瞪,“敢拦我,知不知道我是谁?”

    “别闹了。”又是裴娘子扯住了她。

    就在这时,路口那边传来踏踏马蹄声,众人回头看去,正是牛有道等人回来了。

    昊青青见之兴奋,老远挥臂道:“牛有道,是我,还认识吗?”

    牛有道一愣,旋即认出了裴娘子等人,脸上不禁露出笑意,前面还在跟左德颂瞎扯收账的事,没想到欠账的人已经主动找上了门。

    封恩泰看了眼那女扮男装嚷嚷的人,问牛有道:“什么人?”

    牛有道:“齐国长公主。”

    令狐秋无言以对,慢慢回头看向他,这厮真的认识齐国长公主啊!

    封恩泰好奇,“你认识齐国长公主?”精神也跟着一振,公主主动找上门,有这关系,弄战马是不是会更方便一些?

    一行到了门口跳下马来,牛有道朝裴娘子等人拱手笑道:“诸位,许久不见,甚为想念!”

    “牛兄弟!”裴娘子打了声招呼,几个熟人也都笑着拱了拱手回礼。

    一脸络腮胡子的呼延威使劲上下打量牛有道,心里嘀咕,这么年轻啊!

    昊青青抢话,“我们跑去飞瀑台观战,你没出现,跑哪去了?”

    牛有道乐道:“有点事,办事去了。”

    昊青青拍着胸口道:“到了这里,办什么事找我啊,我帮你办好!”眼睛余光还斜了下呼延威。

    牛有道拿话逗她,“想弄一批战马,你能帮我吗?”

    昊青青下巴一抬,“小事一桩,想要多少,送你十万匹够不够?”

    牛有道瞬间傻眼,他说着玩的,没想到会是这答复,真的假的?

    十万匹?封恩泰则是两眼冒光,没想到牛有道的关系这么硬,看来师门那边说让这厮来试试也不是没原因的。

    裴娘子等人脸色则是瞬间黑了下来,说什么浑话呢,战马事关齐国国策,岂是你一个公主能干涉的,还一下送十万匹,真够大方的,你当是送什么?

    十万匹?呼延威也震惊了,他再纨绔也知道十万匹战马是什么份量,惊为天人的样子看着昊青青,心里下了决心,打死也不会娶这女人!

    ps:有事回来晚了,抱歉!脑子也有点不清醒,这章会不会让觉得水?有兴趣的可威信公众号直接搜索‘跃千愁’加关注沟通。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