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七四章 慢悠悠
    事情就这么定下来了。

    排除赚钱,呼延威对这里没什么兴趣,他的交际活动很多,呼延家的人都挺自律,他却是自家兄弟姐妹当中对外最活络的一个,他还要赶场子应酬,就此告辞。

    也正因为他经常在外面溜,所以早先才被袁罡逮住了机会下手将其给挟持。

    然刚出院门,他挠了挠后脑勺,又转身回来了,“安兄,有个事。”

    袁罡问:“什么事?”

    呼延威呵呵道:“我父亲说这东西味道还可以,我娘也喜欢吃,没道理别人家每天有东西送上门,自家店里的东西自家却吃不上,以后每天早上给我家送一小桶新鲜的过去当早餐,这样我在家里也有面子,我娘准保吃一次夸我一次。”

    袁罡颔首:“好,不要钱,想吃多少有多少,给你面子。”

    “呵呵,那行,走了,你们忙…好歹是东家,破衣服换换。”呼延威笑着拍了拍他胳膊,又指了指他身上被打烂的衣服,随后大摇大摆地走了,就差横着走。

    家中排行老么,啥压力和负担论资排辈都轮不到他头上,活得比较放纵……

    白云间后院水阁,花船靠岸,苏照等人下船步入。

    再次回到亭子里的琴台旁坐下,端茶奉上的秦眠笑道:“东家,没说错吧,那豆腐还行吧?”

    浅尝茶汤,放下茶盏,苏照平静道:“还可以。”

    秦眠:“喜欢的话,我让人每天买上一些过来。”

    苏照:“不用了,吃来吃去也就那样,天天吃就没意思了,想吃再去便是,吃新鲜的口感应该好些。”眼神中似还有走神的味道。

    这时,一名下人走来,奉上一份密信,秦眠接到手,挥手屏退下人,自己将密信中的内容仔细译读之后,禀报道:“东家,牛有道已经到了大牙城,看路线应该是朝京城来的,十天之内应该可到京城。”

    苏照从走神中回过神来,略蹙眉道:“这家伙一路不慌不忙,慢吞吞晃到齐国来,路上晃了几个月,他究竟想干什么?正常情况下赶路的话,几个来回都够了吧?若说他之前是为引我出手,还能解释的通,到了齐国境内还慢悠悠,而且比之前还慢,路上走走停停,还有心思游山玩水,是什么意思?等他慢慢来到,就算能搞定战马的事,等到再把战马送回去,怕是已经到了明年,难道战马的事他一点都不急?”

    不但她想不通,情况报给了邵平波那边,让邵平波帮忙分析分析,邵平波也有点搞不懂了。

    秦眠问:“会不会是没来过草原,被草原风光给吸引了?”

    苏照翻了个白眼,“你觉得可能吗?这么久还没看够?此獠极为狡诈,这样做必定有目的,鬼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什么药?”

    秦眠狐疑道:“会不会是在一路打通战马回输的关节?”

    苏照反问:“从他一路而来的情况看,你有见他拜访谁吗?有这样打通关节的吗?”

    秦眠:“那会不会是他压根就不是冲战马来的,令狐秋见了他之后,他才出山,来齐国会不会另有目的?”

    苏照也有此怀疑,可邵平波那边却断定了牛有道是冲战马而来,还让她能阻止的话就阻止。

    如今牛有道一路上在游山玩水,跟战马的事不搭边,阻止什么?

    邵平波还有重怀疑,是不是令狐秋已有把握帮牛有道弄到战马,所以牛有道才不慌不忙,实则故意掩人耳目。

    因此邵平波让她对令狐秋盯紧一些。

    路上与牛有道交手一次失败,折损了一名好手,惹来上面的怒斥!

    人还没到,还在路上,就让人搞不懂了,对上这种人,苏照渐渐感觉到了难缠,甚至感觉有些无力。

    按她的想法,最好是直接以武力将牛有道给解决掉,可上面对她下了严令。

    还有一个问题是,卓超死的蹊跷,让人搞不清牛有道身边究竟还隐藏了什么样的实力,也实在是不敢再冒然下手。动用了卓超出手已经算是破格,已经坏了组织的规矩,若不是师傅的面子镇着,自己怕是已经惹上了大麻烦,想再动用比卓超实力更强的人,也不是她说动用就能动用的。

    想不通,头疼,苏照叹了声,“算了,走一步看一步,先看看他究竟想怎样,咱们还是先把精力放在自己的事上,咱们筹措的战马不会有问题吧?”

    秦眠道:“这个可以放心,这些年该打通的关节已经全部打通,三万匹正值青壮的好马已经挑选好了,其中有一千匹母马,随时可以出发。”

    齐国这边对母马的控制更严,哪怕是个人骑乘出境,都不允许有母马。就算齐国允许的对外出售,也只售公马,良种母马全部得留在齐国草原上,不允许一匹出境,否则是死罪!

    苏照:“船准备的怎么样了?”

    秦眠:“船有点麻烦,几百艘大船太惹眼了,根本不敢从齐国这边筹措,也不敢在任何一个国家集中筹措,只能是从各国零星集合,积少成多才能不惹人怀疑。如今已有上百艘大船抵达了秘密安排好的海岛边停靠,正在改装。”

    苏照迅速起身离去,秦眠跟上了。

    两人一起来到了苏照的闺房,内室墙壁上挂了一张地图,苏照盯着地图问道:“海岛在什么位置?”

    秦眠伸手指向了齐国西南方向的一处海域,“大概就在这个位置。没有专门运送战马的船,小船航行太远的话在海上很危险,遇上风浪容易倾翻,只能用大货船,一艘船能运送一百匹战马,而货船运马还要先进行改造,否则没办法运送。所有的船都必须先到这里进行改造才行。”

    苏照神情凝重地问道:“大量海船集结,这个岛是否秘密和安全?”

    秦眠道:“东家放心,这个岛到齐国临近的海岸线起码要一天的时间,而这个岛所在的海域暗礁很多,一般来往船只都要避开这片海域,不会有来往船只靠近。几个月前已经从他国秘密安排了一批工匠和物资登岛,岛上有人看守,在事成前不会让任何工匠离开,等到东西运达了北州,才会放他们走。”

    “总共准备了五百艘船,三百艘用来运马,两百艘随行运送途中所需物资,船上船夫齐备,养护马的人也会随同马匹一起上船,一旦装船,便可一路送达目的地不用靠岸补给!有意外情况也可让那些补给船靠岸补给,不会让人发现马。”

    苏照:“还要多久才能准备妥当?”

    秦眠:“岛上准备了一千名工匠,改装起来的速度是快的。可问题是,船不能集中抵岛,要从各国陆续抵达,而抵岛后,为了保密又不能先来的先走,目前那些船只还不知道后面的航线,要等所有船到齐了,集中控制后,才能进行最后安排,估计要三个月左右,最少也得要两个月才能全部准备妥当。”

    苏照:“记住,战马上船后,船只一定要分开行驶,决不能浩浩荡荡惹人注目。”

    秦眠:“这个不用东家吩咐,我知道。装船的时候,每两只船靠岸装一次,装好就出发,每两只船与一艘补给船碰头编队,三只船为一小队。海上这边自主性大,应该没有问题,关键是进入韩国境内到北州,这段路程就太危险了。”

    苏照:“只要送到了韩国那边,剩下的就不用你操心,那边有操心的人比你细心稳妥,对方自然会安排的妥妥当当确保万无一失。”

    秦眠颔首:“那就好,我们这里准备了几年,所有细节全部都准备到位了,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夜幕下的大牙城,灯火阑珊。

    穿着草原服饰的牛有道在大牙城内东晃西晃,到处看景、看新鲜一般,令狐秋陪着晃。

    “老弟,你这一路吃吃喝喝的,到了齐国境内更是悠哉啊!可不像是来办事的人。”

    一处烧陶的作坊内,牛有道仔细看过制陶人的自作手艺后,又晃到一处烧得火光吞人的窑前,令狐秋凑到一旁说了声。

    牛有道叹道:“不急,途中截杀我的人肯定不是偶然,办正事前先扫清麻烦,我得给杀我的人创造机会不是。”

    创造机会?令狐秋四处看了看,嘴凑他耳边问道:“老弟,你给个实话,你究竟是怎样干掉卓超的?”

    牛有道:“以后你自然会知道,你若是想现在知道也行,让红袖、红拂陪我一晚,我就告诉你。”

    令狐秋翻了个白眼。

    城内漫无目的地瞎逛了一圈,一行回到了客栈。

    牛有道一回屋,发现公孙布已经在他屋内等着。

    牛有道放下了手中剑,黑牡丹则立刻出去安排人了,这种普通客栈,得防隔墙有耳。

    待黑牡丹回来点了点头,公孙布才说道:“道爷,目前传来的消息,还是那样,没发现海边有什么可疑的船只。齐国这边集中的弟子还在继续查探。”

    牛有道:“没发现,会不会是有什么掩饰?”

    他现在不急着到齐国京城,就是在等消息,在故布疑阵,不掌握一定的情况,到了京城那边也不好决定从哪个方向下手,察觉到令狐秋的身份有问题,他已经不敢全面指望令狐秋,已经准备按自己的方式来下刀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