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七一章 安太平
    他身后立刻跳下七八人,冲了上去。

    “啊!”那赔罪青年一声惨叫,已被人一脚踹翻在地,另两人也当场被打翻。

    一群人围住三人,那叫一个拳打脚踢狂殴,打的三人哭爹喊娘,真正是往死里打。

    站在不远处看热闹的百姓有人暗暗叫喊,有人不忍直视。

    护住那婢子的袁罡也没吭声喊停,要不是此来有要事在身,轮不到别人动手,他已经先把这三位给废了。

    至于呼延威则是绷着一张脸,看着下面人殴打。

    后面策马上前一人,到了呼延威身边,低声道:“三公子,意思一下就行了,说‘误会’者我见过,是监察左使的外甥。”

    呼延威眉头一皱,监察左使是大司徒下属御史中丞的左右副手之一,大权没什么,却有监察弹劾百官之责,真要打死了,怕是有些麻烦。当即喝道:“扔湖里喂鱼去!”

    围殴的七八人当即停止了殴打,抬了那三人,哗啦声中水花四溅,就这样直接将三人给扔进了湖里。

    三人水里一阵扑腾,不敢靠岸,游着逃跑了,岸上的马也不要了。

    呼延威跳下了马,走到袁罡身边,问:“安兄,怎么回事?”

    “没什么……”袁罡当即把大概的情况讲了下,他如今在齐国京城公开的名字叫安太平!

    “……”呼延威目瞪口呆,旋即哭笑不得,指了指他后面护着的婢子,“为个青楼女子,至于么?人家花钱寻开心,你拦人家干嘛?”回头看向湖面拼命游走的三人,叹道:“看来这回倒是我不地道!”

    在他的观念中,也不能说是他的,在大家的观念中,青楼女子本就是干这个的,伺候人天经地义,谈什么尊严不是瞎扯么。这种事上拦别人、败人家的兴,他倒是觉得是自己不讲理,是自己对不住那三位,打人家就更没理了。

    袁罡也懒得跟他理论,知道观念上的差距太大,这点上无法沟通。

    呼延威也懒得跟他理论,“得了,安兄你是一根筋的人,跟你说这个没用。”

    袁罡转身对那婢女道:“既然不愿干这行,那就别干了。”

    婢女依然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对袁罡所言一脸茫然。

    袁罡又补了句,“我帮你赎身,帮你赎身要多少钱?”

    之所以说这个,正是因为看这婢子刚才不愿为钱卖肉,既然自爱,他也不忍看她继续呆在火坑里。

    呼延威却不不知情,闻听一愣,狐疑道:“安兄,你看上这姑娘了?”

    船舱内的苏照和秦眠相视一眼。

    那婢子不知该如何回袁罡,呼延威嗨了声道:“安兄,赎身你跟她说有什么用,呃…”看了眼船上打着‘白云间’标示的灯笼,“得找白云间的秦妈妈说才行。”

    他这里话刚落,船头已走出一人打着团扇慢悠悠道:“谁在喊我?”

    众人回头看去,呼延威呵呵一声,“说秦妈妈,秦妈妈就到,安兄,赎身的事找她吧。”拍了拍袁罡的肩膀,指了指船头摇扇的秦眠。

    说罢自己先走了过去,直接登了船,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伸手就去摸秦眠的屁股,可见也是白云间的熟客。

    秦眠笑咯咯一扭身子,团扇一挡,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三少爷,怎么有闲心跑这快活来了?”

    呼延威却是不占到便宜不肯罢休,秦眠碰上这种也没办法,最终还是让他在屁股上捏了一把才推开了他。

    摸了把便宜,呼延威才挑眉道:“我说秦妈妈,你的人遇上了麻烦,你不出面,反而躲着看热闹是几个意思?你要出面了,那几个家伙还能不给你面子不成?”

    秦眠叹道:“花钱的都是大爷,你让我怎么办?”

    “好办!”呼延威指了指走上船的袁罡,“我这兄弟要给那姑娘赎身,你开个价吧!”

    秦眠摇头道:“这是家里的丫鬟,不卖!”

    “你这是不给我面子啊!秦妈妈,你今天要是不把人给我,我可就不走了。”呼延威扔下话转身,大摇大摆向船舱走去,一副今天就赖在了这里的样子。

    而他一走进船舱,身形立马僵住了,袁罡见状也走了进去,结果看到船舱里有一白衣女子正捧着书慢悠悠翻看,神态间很投入的样子,娴静,体态婀娜曼妙,面容娇媚,瓷白肌肤,真正是个美人。

    秦眠进来,唤了声,“东家,来客了。”

    苏照抬头看来,一双剪水明眸在袁罡身上定了定,眼前这男人的身板和气质让人有种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

    呼延威顿时干笑拱手道:“原来是苏老板,没想到苏老板在船上,擅自闯入,打扰了苏老板的雅兴,实在是冒昧。”

    “原来是呼延家的三少爷,无妨,无妨。”苏照微笑点头,目光又落在了袁罡身上,“这位面生的很,不知是哪家的大少?”

    呼延威赶紧介绍道:“这是我兄弟,安太平!”

    苏照意味深长地“哦”了声,问:“两位公子登船,可是有什么吩咐?”

    “这个…”呼延威挠了下头,有点不太利索了。

    袁罡多少有些诧异地瞥了他一眼。

    “他们要给鹃儿赎身……”秦眠过来把大概情况讲了下。

    苏照颔首,笑语道:“这是调教来自己用的丫鬟,不存在赎身一说,怕是要让三少爷扫兴了。”

    “没事,没事,不合适就算了。那个,苏老板你忙,我们就不打扰了,告辞!”呼延威拱了下手,旋即又拉了下袁罡的胳膊,将袁罡给拖走了。

    苏照:“秦妈妈,帮我送送两位公子。”

    “好!”秦眠跟了出去。

    下了船,呼延威忍不住问了声,“秦妈妈,苏老板怎么跑这来了?”

    秦眠叹了声,朝豆腐馆努了努嘴,“这不是听说有新鲜玩意,想来尝个鲜么,谁知闹成这样。”手指了下打碎一地的东西。

    呼延威立刻拍着胸脯道:“这个好说,秦妈妈请苏老板稍等,这就让人给苏老板送来,只要苏老板不嫌弃,算我请客。”

    秦眠咯咯笑道:“这怎么好意思,那我就先谢过了。”

    呼延威也乐呵呵扯了袁罡离开,随后指了名手下,让人去豆腐馆内取一份送来。

    稍微走远了些后,袁罡问:“呼延兄,你看起来有点怕船里的女人。”

    “不是怕,而是不想招惹她,长这么漂亮能在京城经营京城最大的青楼的女人,能是一般人么?这女人不是哪个男人都能碰的,是西院大王的禁脔,敢对她乱来的人,经常是死的莫名其妙。她既然不肯赎身放人,那就算了,你也别一根筋了,不好惹的。”呼延威低声告诫几句。

    袁罡还想说什么,然而想到此行的目的,再想到船里人刚才说了那只是个丫鬟,不需要卖身,只好保持了沉默。

    “你没事吧?”呼延威又指了指他身上被鞭子抽的破烂的地方。

    “没事。”

    “也是,你皮糙肉厚的。”

    船舱内,隔着珠帘,苏照斜视着袁罡离去的背影。

    秦眠回来,走到一旁,也向窗外看去,啧啧道:“这身板,真正是个男儿样。”

    这话搞的好像在说其他男人都不像男人似的。

    “安太平!”苏照嘀咕了一声,又道:“查一查此人!”

    秦眠道:“人我没见过,但这名字这人,已经查过了。”

    苏照回头问:“什么来历?”

    秦眠道:“安太平,正是这豆腐馆的老板,查这豆腐馆的时候免不了要查他。”

    “这人是边军里的军士,本是固守边关的军士,有人偷运马匹出关的时候与他所在的驻军发生了冲突,一队人马几乎被人给杀光了,只有他和几人侥幸逃了一命。那事里面有猫腻,有人上下勾结输送战马出关,还想灭口,这几个活口捡了一命又被视为了逃兵,有人要弄死他们。结果这几人不服,居然真的做了逃兵,逃来了京城,竟拦下了呼延威,请呼延威找了其父呼延无恨,也有风声说是挟持了呼延威。总之最后是呼延家帮忙,几人被开除了军籍,但保下了一命,之后就在京城经营起了这豆腐馆。”

    “哦!”苏照似有所悟,微微点头,“胆子不小,也算是命大!如此说来,身份上应该是没问题的。”

    秦眠也点头,“折腾出了这样的事,上下都在查,身份来历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可疑。”

    正说着,外面有人送来了一大钵豆腐脑,只是器皿没她们之前的好看,粗黑陶钵。

    盖子揭开,豆香四溢,苏照看了好奇,问:“这是黄豆做的?”

    “应该不会有假。”秦眠呵呵一笑,又亲自检查了一遍,才给她盛了一小碗送上,“东家尝尝。”

    苏照拿调羹轻轻剜了点送入口中,豆香扑鼻,嫩滑清香在口中慢慢品味着咽下后,又慢慢偏头看向了窗外的豆腐馆,面带若有所思神色,柔声吐出一个字,“甜!”

    豆腐馆后面的院子里,看着亲自从车上卸下一袋袋黄豆的袁罡,呼延威唉声叹气道:“我父亲可是又让我传话了,说你天生就是沙场上冲锋陷阵的料,说你干这个大材小用了,让你再考虑考虑,回去从军,就在他麾下,他保你前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