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道君 > 第二六四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不敢耽误大事,是我等无能!”潘掌柜自嘲了一句,又拱手道:“敢问道爷有何高见能让他们尽快开口?”

    其他人也都看向了牛有道,都明白潘掌柜自嘲的用意,在暗指牛有道坐着说话不腰疼。

    潘掌柜的师兄不疼不痒地喝斥了一句,“师弟,不得无礼!”

    毕竟师门那边交代了,要配合牛有道,但牛有道的话让他们三派的人听了的确不舒服,什么叫三派没人了?

    黑牡丹面有怒色,从牛有道身后迈出一步,欲斥责,倒是牛有道伸手拦了她一下。

    牛有道懒得跟对方计较,也不是起内讧的时候,现在是要解决问题,是怎么回事就是怎么回事,有事说事,问:“潘掌柜,你确认你用尽了所有办法?”

    潘掌柜:“至少目前能用的办法都用了。”

    牛有道:“好,那我就提醒一个办法,你再去试试。”

    潘掌柜再次拱手,“愿洗耳恭听。”

    牛有道挥手,带了他离去,避开了众人,到了一个空房间内,才转身面对,一字一句道:“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潘掌柜茫然,不知所谓的‘以彼之道还施彼身’怎么个方法应用到审讯上,疑惑道:“在下愚昧,还请道爷明示!”

    牛有道示意他附耳过来,在他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

    潘掌柜闻听之后眼睛一亮,旋即又迟疑道:“这个,万一打斗起来,无法向无边阁交代,而不打出个样子来又无法让人相信。”

    牛有道:“不能打斗就不要打斗……”又在他耳边密语几句。

    “我懂了,可是这一时间咱们的易容术也做不到以假乱真。”

    “我说潘掌柜,方向已经提供给了你,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不成,做不到以假乱真就换个方式,方式方法变一下也一样……”

    听完一番交代,潘掌柜连连点头,有点汗颜道:“我明白了,我这就着手一试!”

    牛有道叮嘱道:“为防止有意外,这事你秘密安排,暂时先不要走漏消息。还有,浮云宗商铺那边,你联系一下,同样的办法告知那边,让他们秘密照做,两边一起动手,希望能有一个开口。”

    “是,道爷放心,我这就安排。”潘掌柜拱了拱手,态度明显有所改变,似乎服气了不少……

    监禁室内,铁镣缠身,绑在柱子上的‘潘掌柜’脸色惨白,目光涣散,不知在想些什么。

    两名留仙宗弟子全天候守在这里,不时唠嗑劝上两句,也算是在开导他,上面交代的任务。

    目前为止大家谁都不知道这‘潘掌柜’的本名叫什么,也没办法像提着瘦高个的脑袋一样出去打听。

    “我说你呀,何必在这里硬抗,我们掌柜已经向你保证了,只要你招了,便放你活路。”

    “就是,你这是跟自己过不去,有妻儿没有?哪怕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自己家人多想想是不是?”

    “何苦遭这罪,你在这里死扛,谁还会念你的好不成?”

    “人关在了这里,你也知道,天下没几人敢在无边阁使用武力救你出去,你愿意一直这样下去?”

    不管两人说什么,‘潘掌柜’皆不回应,一声不吭。

    门外响起敲门声,去了一人开门一看,随后笑着开了门,“赵师弟,又送吃的来了?”

    其貌不扬的赵师弟提了只食盒入内。

    另一名看守弟子笑道:“赵师弟,送也白送,人家未必领情。”

    赵师弟盯着绑在柱子上的‘潘掌柜’凝视了一阵,不疾不徐道:“不领情没关系,人不能死在我们手上,他不吃就灌给他吃,这是潘师叔的意思。”

    一看守弟子叹道:“行,知道了。”

    食盒放在了人犯跟前,赵师弟转身而去,临出门时又交代了一句,“尽快喂给他吃。”

    “行啦,行啦,知道了,不用你啰嗦。”一弟子挥了挥手。

    赵师弟关门离去,一人蹲在了食盒前,慢吞吞打开食盒看了下,哟呵一声,“这饭食不错。”抬头看向潘掌柜,“你看看,我们待你多好,好吃好喝不说,还要我们伺候你。”

    ‘潘掌柜’垂眼看了眼,依旧是不吭声。

    就在那弟子蹲那将吃食取出时,外面又响起敲门声,另一弟子过去开了门,只见外面又站了一同门提了只食盒,把人放了进来,呵呵笑道:“有劳龚师弟亲自给我们送餐。”

    龚师弟嗤道:“师兄,这是送给犯人吃的,你们要吃,待会儿自然有人来跟你们换班。”

    绑在柱子上的‘潘掌柜’抬眼看去。

    屋内师兄弟两人相视一眼,有些愣怔,蹲在犯人跟前从食盒里取食的弟子回头道:“龚师弟,赵师弟刚给人犯送了吃的过来,你又送一份是怎么回事?”指了指跟前的食盒。

    龚师弟愕然,“赵师兄不是一早有事出去了么,他交代我帮他来送餐的。”

    看守的两人相视一眼,开门者奇怪道:“这就是赵师弟刚送来的。”

    龚师弟挠了挠后脑勺,“赵师兄也真是的,回来了也不说一声,行,那两位师兄忙。”摇了摇头,又提了食盒离去。

    监禁室的门一关,一人端了吃的拿了勺子,捣了一勺饭食,对‘潘掌柜’道:“毕竟是血肉之躯,不能免俗,何必跟自己过不去,吃一点吧!”

    ‘潘掌柜’却是嘴唇紧闭,两眼死死盯着他手里的饭食,胸脯略有异常起伏。

    端了饭食的弟子嗤声道:“得了,知道你嘴硬,师兄,过来帮一把,帮我把他嘴捏开。”

    另一人走来,伸手就要照做,谁知‘潘掌柜’霍然扭头向一旁,不配合,不过却开口了,“这东西不能吃!”

    过来配合的师兄不理会,将他脸掰了过来。

    ‘潘掌柜’似乎急了,喊出一声,“有毒!”

    端着饭食的师弟叹道:“你现在是大爷,连吃喝都要我们伺候,哪敢毒死你,巴不得你好好活着,活着把知道的都说出来,可不敢弄死你。你放心,你吃的东西我们这边都检查过。师兄,捏开他嘴,灌!”

    师兄一把捏开了‘潘掌柜’的嘴。

    ‘潘掌柜’呜呜怒吼,字眼含糊不清,“我招!我招!”

    师兄弟两人一愣,师兄松开了他嘴巴,问:“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清,你再说一遍。”

    ‘潘掌柜’噼里啪啦道:“刚才的事情你不觉得有问题吗?你们那个赵师弟明明不在,怎么会跑来送餐?”

    师兄瞪眼道:“你耍我是吧?”

    ‘潘掌柜’急道:“之前进来的那个‘赵师弟’是别人假冒的,不是你们的赵师弟,是来将我灭口的,不信你们将这饭食再检查一遍。”

    师弟叹道:“你就算不想吃东西,也犯不着这样折腾吧,我们的师弟,我们还能不认识?师兄,别跟他废话了,这人毛病多,捏开他嘴灌就对了。”

    师兄刚要伸手,‘潘掌柜’急道:“我能假冒你们掌柜,自然有人能假冒你们师弟,我假冒你们掌柜谁认出来了?”

    此话一出,倒是令师兄弟两人面面厮觑。

    ‘潘掌柜’又道:“你们再把饭食检查一下,若没问题,不用你们灌,我自己张嘴吃,你们再验一次!”

    师兄弟两人的目光一起盯在了饭食上,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眼神略做交换。

    师兄从怀里摸出了一只小瓷瓶,拔开了瓶塞,师弟将手中饭食送上。

    一点白色粉末倒入饭食中,师弟用勺子搅了搅,饭食很快变色,变得漆黑如墨。

    师兄弟二人目瞪口呆,慢慢抬头对视,一脸震惊模样。

    师弟沉声道:“师兄,你戒备,我去报知潘师叔!”手中饭食迅速放在了地上,火速跑了出去。

    师兄立刻从后腰摘了两只月轮在手,将‘潘掌柜’护在了身后,警惕着监禁室的大门。

    ‘潘掌柜’垂眼看着地上那碗漆黑如墨的饭食,脸上满是悲愤神色,刚才若不是自己反应快,若不是自己急中生智,怕是已被两个蠢货把东西给强行灌入了肚子里,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难想象。

    外面很快响起一连串的脚步声,同时传来潘掌柜的声音,“看看人还在不在商铺里,每个角落都不许放过,给我仔细查!”

    门开,一群人闯了进来,目光都盯在了地上那碗漆黑如墨的饭食上,潘掌柜端起饭碗,放在鼻子前嗅了嗅。

    他的脸色彻底阴沉了下来,转身面对众人,挥手指去,“你你你,你们四个在这里守着,以后送进来的每样吃的喝的都要重新检查一遍!”

    旋即又带了其他人出去,外面还能听到他怒不可遏的声音,“即刻起,但凡本门弟子,不管是谁,包括我,进出后堂一律都要严格检查!”

    “是!”传来一群人的回应,气氛似乎瞬间紧张了起来。

    绑在柱子上的‘潘掌柜’两腮抖动着,仰头闭目,悲愤之情溢于言表……

    傍晚时分,潘掌柜等人再次从监禁室内走出,抵达后堂后,师兄弟几人相视一眼,皆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那个假冒的‘潘掌柜’终于松口了,终于招了!

    “师兄,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是牛有道来主持大局,也明白了师门为什么会让我们配合那个牛有道,此人的确有点本事。”潘掌柜心悦诚服的感慨了一声。

    师兄问:“这是他的办法?”

    潘掌柜拱手赔罪,“并非我想瞒师兄,而是牛有道事前交代了要保密,师门也说了,只要他不是乱来要听他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