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61章 连马都不敢骑
    因为秦经宇的出手相助,所以三味国际抢注药神集的专利权时,不仅没有成功,反而还遭受了负面影响。国家知识产权局副局长孟浩德甚至做出指示,以此案例为典型,重点打击非法、恶意抢注专利权的现象。

    王国锋为此也采取反击,利用诉状将三味国际告上法庭,两家国内顶尖中草药护肤产品企业的矛盾升级,也使得舆论沸沸扬扬,行业饱受争议。

    其实作为药神集团而言,能解决问题,就足以收手,毕竟同出一个行业,尽量能不撕破脸皮,就得留三分余地。

    如今药神集团反击,则将两家企业的竞争矛盾浮出水面,虽说或许能对三味国际造成影响,但对于自己长期运营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

    总体而言,药神集团的这一波反击,打得有声有色,三味国际的品牌形象受到了影响,这是秦经宇帮王国锋解决问题之后的条件

    晏静将此事告知苏韬,无奈叹气道:“原本想用以彼之道还施彼身的办法,教训一下药神集团,没想到惹来这么多祸事。现在省知识产权局,多次安排人员来公司调查,引得员工议论纷纷。药神集团此次应对策略,太过激烈,下次我们也不会再让他有任何还手余地。”

    晏静毒辣的性格此刻表现出来。

    苏韬皱了皱眉,并不知道王国锋此次反击背后有高人指点,沉声道:“你先利用关系,到省里寻求帮助。市里我会找人斡旋,相信不会太过为难我们。”

    苏韬如果请杜平甚至市委书记章平帮忙的话,他肯定会帮自己打通关系。但从现在的状况来看,问题不只是出现在市级的层面。

    晏静叹气道:“我已经调查过具体的原因。国家知识产权局那边下达的指示,省里也是被迫无奈,才会这么做。”

    苏韬知道晏静在淮南的实力,让她束手无策,势必已经超出了她的控制范围,沉声道:“我人就在燕京,我会想办法,将事情解决。”

    晏静地点了点头,道:“分两步走!我也找找自己的关系,看能否找到知识产权局的熟人。”

    晏静给苏韬打这个电话,其实只是告诉苏韬这个消息,她知道苏韬现在正积极备战国已审核,至于在燕京,也是两眼一抹黑,哪里有办法找到路子,能与国家权力部门的搭上关系。

    苏韬第一反应就是想到了水君卓,现在身边能依靠的人中,唯有水君卓有这个实力。

    不过,水家的资源非到万不得已不能动。

    而且,苏韬向来喜欢问题自己解决,没有靠女人吃饭的习惯。

    苏韬拦了一辆出租车,来到与水君卓约好的农庄,在前台咨询了服务人员,便被引到了后面的马场。

    燕京是华夏的政治文化中心,也是有权有势者聚集的地方。因此在这座城市中,你可以找到很多上流社会的才会接触到的东西。

    比如这家面积很大、经营多年的马场农庄,极具特色,但准入资格要求非常高,至少得身价过亿的人,才有资格进出这里。

    苏韬心知肚明,也就是看在谁君卓的面子上,他才有资格感受一下这里的氛围。

    在这座帝王都待久了之后,苏韬发现自己受到了感染,说得直白一点,他发现自己内心深处多了一丝野心。

    苏韬想在燕京证明自己,你想让中医重新受到国人的认可,首先得征服的国家的心脏。

    正胡思乱想之间,开阔的跑马场展现在视野之中,正值春天,入目处一片翠绿色,虽然面积不大,但草地、泥地、沙地及人工跑道基础设施都很健全。几名骑手正在场内跑圈,虽说都穿着风格一致的服饰,但苏韬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水君卓穿着华达呢夹克,脚上踩着及膝的长筒皮靴,头上戴着天鹅绒骑手帽,右手提着马鞭,英姿煞爽地坐在一匹白色的骏马上,她似乎没有发现苏韬到来,正在专心致志地跑圈。骏马缓缓加速,马蹄交错,优雅而有力。

    终于水君卓从远处望见了苏韬,于是提起马鞭,口中轻喝一声“驾”,骏马展现出惊人的爆发力,风驰电掣般朝苏韬奔腾过来,尘土飞扬,水君卓盈润的面颊上透着一股清爽、自信的英姿。

    “还真是一匹好马啊!”苏韬望着那高速移动的飞影,也不知在赞人还是在赞马。

    白马在距离苏韬十米处,才突然开始减速,水君卓喊了一声“吁”,白马的腿部肌肉开始迅速反应,稳稳地停在苏韬的身前,水君卓纵身一跃,熟练地下马,轻轻地拍了拍马鬃,笑着与苏韬道:“要不,你也试试?”

    苏韬摇了摇头,谦虚地笑道:“还是不用了,我不懂骑马,手上没个轻重,如果把马弄伤了,那可就不好了。”

    水君卓知道苏韬是在开玩笑,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啐道:“你也太自负了吧?马还能被你骑伤了?”言毕,她觉得此话有语病,不仅面颊泛红。

    苏韬还是坚持地笑道:“我还是不骑了,这些马都很精贵,像你骑的这匹马,就是传说中的冠军马吧?”

    水君卓冲苏韬比了个大拇指,暗叹苏韬还是有些常识,赞道:“眼光不错!它参赛多年,拿下至少十个国际大赛的冠军,还有个好听的名字,叫做锦绣前程。”

    苏韬大致知道这只马的身价,一般来说能赢十个国际大赛的冠军,收入能达到四百万美金左右的奖金,像这种冠军马的价格至少得在七百万美金。

    苏韬心中倒是有点冲动,暗想要不就骑一下这冠军马,毕竟也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两人正说话间,不远处走来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苏韬的个子很高,但那个男人比他还高三四公分,体型也魁梧了一圈。

    水君卓的表情有点错愕,很意外秦经宇会出现在这里,“经宇哥,真是太巧了,你也在!”

    秦经宇面带温和的笑容,上下打量着苏韬,笑着问水君卓道:“这位是你的朋友?还不跟我介绍一下吗?”

    水君卓摘掉了手套,玉葱般的手指,轻轻地点了一下脑门,笑道:“你瞧我这反应!这位是苏韬,是淮南特别有名神医。”

    “原来你就是苏韬!”秦经宇主动伸出手,“久仰大名,就是你治好了水老吧?”

    苏韬有点意外,他对秦经宇并不了解,看得出来与水君卓关系不错,也就主动伸出手。

    不过,当双手接触的时候,苏韬忍不住眉头不经意地一颤,因为从秦经宇手心传来一股极其霸道的力量,这绝对不是简单的问候,而是挑衅与示威。

    秦经宇从军多年,他虽然现在下海经商,但当初在部队的时候,练了一身好功夫,所以收劲特别大。他原本想试试苏韬,所以故意握手的时候,稍微用了点力气。不过,苏韬比想象中更加敏感,当自己用力的时候,苏韬用了更大的力气,于是他只能加力。

    简单的握手,变成了手劲的比拼。

    一向对力量自负的秦经宇竟然发现,苏韬看上去极其瘦弱,但力气大得惊人,如同铁铐紧紧地箍住了自己手掌。

    不过,苏韬的滋味也不太好受,因为力的作用是相互的,这秦经宇的手劲也大得出乎意料。

    碍于水君卓在面前站着,两人握手延续了五六秒,就默契地分开,避免被水君卓给看见。

    苏韬忍不住将手背到身后,用另一只手赶紧揉揉,心里用恶毒的几个词汇,诅咒秦经宇。

    至于秦经宇更是不堪,感觉手骨都被捏碎了,剧痛的感觉从手掌传来,胳膊在轻微的抽搐着。不过,他也是能忍,表情风轻云淡,看不出一丝破绽。

    苏韬那可是天截手,虽然看上去柔软纤长,比女人的手指还漂亮,柔韧性极强,但霸道起来也是无与伦比。

    “其实我来这里不是巧合,而是有意来找你的。”秦经宇淡淡地笑道,“你不久就要出国外派公干几年,有机会当然要多相处相处。”

    水君卓见秦经宇说得如此直白,连忙朝苏韬看了一眼,显然担心苏韬会不会误会,她笑着说道:“经宇哥,你又开玩笑,我又不是永远不回来了。”

    秦经宇淡淡一笑,没有继续说什么,他留意苏韬的表情,虽说不动声色,但也应该明白彼此的关系了。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身边美女如云环绕,看上去是幸福的,但也是痛苦的,原因在于,美女总会引起别人的觊觎。这就像是动物世界,你想成为狮群的王者,必须要收拾其他雄性狮子。

    这秦经宇想必也是对手之一。

    苏韬虽说不知秦经宇的深浅,但他能够出现这里,而且与水君卓对话的语气,可以分析出来,这是一个很有实力的对手,身家背景与水家至少旗鼓相当,而且秦经宇与水君卓的关系熟稔,相识多年,在这场战争中,理论上自己的胜算并不高。

    “既然来马场,当然要跑马吧?”秦经宇微笑道,“我养了好几匹不错的马,虽然比起君卓的锦绣前程略微不及,但血统纯正,潜力无穷,苏韬有没有想法,试一试?”

    水君卓连忙帮着苏韬解围,“他不会骑马!”

    “不会,可以学嘛!”秦经宇淡淡笑道,“马场很专业,有很不错的老师,你可以尝试一下,毕竟机会难得!”

    苏韬暗叹了口气,这秦经宇的语气让人还真是不爽,摆明是跟自己对上了。

    他暗忖倒也不能落了气势,笑道:“那就试试吧!”

    “连马都不敢骑,那就太不爷们了!”秦经宇大手一挥,粗犷地一笑,朝工作人员招了招手,“将我新买来的那匹好马带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