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59章 他对我动心了
    顾茹姗也不知道为何自己会这么主动,或许是因为连日来,苏韬屡次出手相助,融化了她坚硬的心脏,她觉得苏韬是一个值得信任的男人。

    又或许是因为,如今在酒精的麻痹之下,顾茹姗选择抛开一切,将禁锢的灵魂完全释放。

    “茹姗!”苏韬捧住了顾茹姗柔嫩白皙的面颊,对着那红润柔软的嘴唇印了下去,一股甜丝丝的气息从她的丁香小舌上传了过来。

    顾茹姗呼吸急促,疯狂地索吻,苏韬也被点燃了,双手从她的脖子一路往下,蜿蜒来到胸口高耸连绵的“山峰”,感受着那绵软紧绷的滋味。

    顾茹姗感觉浑身烫,忍不住弓起了腰身,想要将身体更加亲密地贴合苏韬。

    苏韬搂住了她柔软的腰部,品味没有丝毫赘肉,紧实的手感,双手从她的唇边移开,开始亲吻她的尖削的下巴及白腻的脖颈。

    “呃……”

    顾茹姗从来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出这么羞人的声音,她喜欢苏韬的手掌,如同羽毛轻抚皮肤,让灵魂仿佛飞了起来。

    苏韬抬起头,望着顾茹姗,她美眸眯着,只露出一条缝隙,迷离地望着自己,一只手勾住自己的脖子,另一只手探向他结实的胸膛。

    苏韬再次埋下头,从脖颈开始,继续往锁骨只见游走,鼻尖碰到了山峰之间的幽深沟壑,一股混合着内衣橡胶味道和奶香甜腻的味道,迅地钻入鼻孔。他将鼻子往下一摁,嘴唇就被两团柔软的肌肤给压住。

    顾茹姗浑身颤抖起来,她觉得不舒服,一种被蚂蚁噬咬的感觉,从心尖开始弥漫,她却又舍不得这种滋味,此刻她身体的变化,仿佛尘封在阴暗潮湿的地窖中箱子,突然陡见阳光的欢呼雀跃。

    “他对我动心了!”顾茹姗虽然醉着,但她内心清醒着。

    “她为什么要勾引我?”苏韬虽然清醒着,但身体已经醉了。

    不是被酒给灌醉,而是被迷人的体香。

    “我怎么会喜欢上比自己年龄小的男人?”顾茹姗享受着从苏韬身上散出的炙热成年男子的气息,她内心却又开始解释,“他虽然年轻,但内心成熟,能给自己带来安全的感觉。”

    没有女人会拒绝小鲜肉,如果一个男人外表长得稚嫩,但依然能给你可靠的感觉,其实更加美妙。

    所以大叔指的并不是外表,而是指的男人的心理成熟程度。

    苏韬感觉到了顾茹姗的生涩,这并不是一个懂得接吻的女人,但正因如此,他被点燃了体内的热血。他觉得自己每个毛孔都在鸣叫,或许第一天见面,顾茹姗在门口遇见自己,苏韬就对她动了心,此后看似顾茹姗一步步地接近自己,如果自己不是潜意识里对这个女人有好感,为何会每次都很配合她呢?

    “配合”是一种很高的泡妞技巧,不能表现得太过主动,而是慢慢撒网,编织一张密不透风的网,将对方捆缚在其中。

    尤其是像顾茹姗这种长期独自打拼的女子,你一定要注意接近的分寸,不能太过主动,而又要给她一种若即若离的感觉。

    苏韬现在很兴奋,如同成功偷腥的猫咪,他利用润物细无声的方法,让顾茹姗对自己打开了心扉。

    借着酒劲,苏韬将顾茹姗按倒在床,他心中在想,一不做二不休,干脆将生米做成熟饭。

    他将手伸向顾茹姗腰际的纽扣,轻轻一捏,裙子就露出口子,他顺手撩起了掖在里面的上衣下摆,抚摸着她光滑平坦的小腹,顾茹姗激动地扬起脖子,动情地嗯嗯了两声。

    这说明她是愿意且舒服的!

    苏韬仿佛被打了催情剂一般,浑身的血液如同沸水般躁动不安,他用力地扯掉了她的裙子,狠狠地撕开肉色的裙袜,将正准备脱掉顾茹姗粉色的蕾丝边内裤,突然外面传来椅子挪动,桌腿与瓷砖摩擦产生的“嘎子嘎子”之声。

    苏韬一下子僵住了,顾茹姗也瞪大了眼睛,吃惊地与他对视。

    “还继续吗?”顾茹姗玩味地望着苏韬,“如果你敢的话,我就给你!”

    “那不行!房门没关,等下金崇雅冲进来,那就尴尬了!”苏韬迅地起身,整理好了衣服,他知道顾茹姗是在故意逗自己。

    “别管她!”顾茹姗突然坐起身,又勾住了苏韬的脖子,“看见就看见,大家都是成年人,如果她有兴趣的话,正好可以双飞啊。你岂不是求之不得?”

    “你!”苏韬被顾茹姗的大胆言论弄得哭笑不得,暗忖你还是个处女,装得跟老手一样,“不行,她好像走过来了!”

    苏韬留意脚步声越来越近,不跟顾茹姗继续胡扯,将她猛地掀翻在床,然后用被褥一股脑地朝她身上盖去。

    “欧巴,原来你在这儿,我还好奇呢,怎么睡了一觉,你们人都不见了。”金崇雅困惑地望着苏韬,卧室内的场景有点凌乱,床单皱巴巴的,被褥也并不平整,顾茹姗的裙子被随意地扔在地上,还有被撕破的裤袜,很容易让人想起一种不好的场面。

    苏韬只能竭力解释道:“茹姗她喝多了,还有点耍酒疯!弄得我浑身大汗淋漓。”

    “欧巴,你偷亲她了吗?”金崇雅目光灼灼地凝视着苏韬,“你嘴上有唇膏的痕迹。”

    “别提了!”苏韬佯作很愤怒的样子,“是她偷亲我,没想到她平时很正经,喝了点酒,就喜欢逢人就亲。刚才还准备亲你来着,被我阻止了。”

    金崇雅叹了口气,小心翼翼地问道:“你不会趁人之危吧?”

    苏韬连忙大手一挥,愤怒地说道:“我是那种人吗?否则,你早就遭殃了吧?”

    “这倒也是!”金崇雅咬着红唇,也不知道内心在想什么。

    “唉,主人请客吃饭,自己先醉了。咱们做客人的,就不要久留了。”苏韬斜眼瞄了一眼被褥,顾茹姗被蒙在里面,也不知道会不会被闷死,心道顾茹姗也是嘴凶,金崇雅真出现,这个时候果断当起缩头乌龟,干脆装死了。

    金崇雅点了点头,轻声道:“那咱们回去吧!”

    等门被关上,顾茹姗连忙从床上坐了起来,她急匆匆地钻入卫生间,用冷水在自己脸上擦了又擦,终于让体内的燥火消减。

    “顾茹姗,你这是怎么了?”

    她拾起漱口缸里的牙刷,恨其不争地指着镜子里的自己,批评道:

    “你是疯了吗?自己珍藏多年的东西,刚才头脑热,差点儿就送出去了。他那么花心,身边那么多女人,以你的小心眼,能够接受这样的男人嘛?记住,你要找的男人,可以没钱,可以没权,但一定要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你要做一个面对爱情自私到底的女人。”

    ……

    回到隔壁之后,金崇雅喊住了苏韬,轻声道:“欧巴,有件事我要告诉你。”

    “说吧,什么事儿!”苏韬从卫生间里用毛巾擦拭了一下脸,酒劲稍微平缓了下去。

    “明天我就得离开华夏了。”金崇雅吞吞吐吐地说道,“我哥明天就会从汉州赶来琼金,然后我们坐同一班飞机回尔。”

    “嗯,算算时间,你在华夏滞留了好一段时间,和崇鹤一起回去,我很放心。”苏韬想了想道,“明天我抽时间跟你一起去市,买点特产带回去,相信你的父母和金老先生,都不会责怪你。”

    金崇雅见苏韬能想得这么周全,也是心中一暖,朝苏韬深深地鞠了个躬,道:“这次给你增加太多麻烦,还请你能见谅!”

    苏韬轻松笑道:“不能这么说,所有的麻烦都是针对我的,何况你哥这次能亲自来华夏,替我说明真相,我很感动。”

    金崇雅露出可爱的笑容,道:“谢谢你这么说,我会永远铭记这段经历。”

    望着金崇雅走入客房,苏韬心中暗叹了一口气,自己竟然有点喜欢上金崇雅了。

    第二天下午三点多,苏韬在机场见到了金崇鹤,他因为国内的医馆很忙,所以不能逗留太多的时间,直接选择转机从燕京飞回尔。

    苏韬与金崇鹤握了握手,笑道:“谢谢你帮忙,你在新闻布会现场的视频,我仔细看了,很感动!”

    金崇鹤淡淡笑道:“谁让咱俩现在有实质性利益关系呢?除非每一天,我用实力改变我们俩之间赌约,我的韩医馆摘掉了三味堂的招牌,在此之前,咱俩都绑在一起,你绝不能倒下!”

    苏韬点了点头,异常严肃地说道:“我随时恭候你的挑战!”

    “不要这么硝烟弥漫嘛!”金崇雅拉了拉金崇鹤的衣角,突然想起一件事,她从手腕上取下一根银色的链子,双手捧着送给了苏韬,“欧巴,我送你一件东西,希望你不要拒绝。”

    金崇鹤眉头微微一皱,脸色变得极其难看,他知道这个手链,对于妹妹,意味着什么。

    苏韬想了想,终究盛情难却,还是接过了链子,承诺道:“我会好好保管的!”

    金崇鹤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对自己的妹妹看上去极其失望。

    等过了安检,再也见不到苏韬,金崇鹤不悦地问道:“崇雅,那是你最喜欢的手链,妈妈在十岁时送给你的生日礼物,你从不离身,怎么现在轻易地就送给别人了?”

    “因为我想将守护神转给他。”金崇雅异常认真且坚定地说道,“他和你不一样,你的生活很稳定,但他时刻都生活在危险之中。我希望他能够平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