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58章 舍命陪女子吧
    “呼!”

    苏韬用力呼出一口气,努力让自己清醒,他告诫自己,要保持冷静。他应付地笑道:“女朋友?有你这么漂亮吗?”

    “当然!”顾茹姗媚眼柔柔地凝视着苏韬,嫣嫣笑道,“我在培训班教舞,可是有很多漂亮的女孩。不仅模样端正,更重要的是身材特别棒。”

    苏韬砸吧着嘴,笑道:“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感觉你又有什么阴谋。”

    顾茹姗用手指点了一下苏韬的鼻尖,妩媚笑道:“放心吧,这不是阴谋,而是觉得要对你好一点。毕竟,你是我现在遇见人中,最厉害的大腿,我必须想办法讨好你。”

    苏韬歪嘴一笑,道:“你要讨好我的话,那就亲自上阵啊,干嘛还介绍别人。”

    顾茹姗晃了晃手指,娇声笑道:“我又不傻!女人千万不能割肉饲鹰,一旦把男人的胃口弄刁了,只会让自己身份不断掉价。从水嫩的大白菜变成枯萎的黄花菜。所以我可不会轻易涉险。”

    苏韬没好气笑道:“你挺狡猾,用别的女人来诱惑我,这挺不仗义。”

    顾茹姗佯作无可奈何地叹气道:“没办法,人不为己天诛地灭。怎么样,先给你介绍三个如花似玉的美女,绝对纯天然,水嫩新鲜,如何?”

    苏韬知道顾茹姗在故意瞎扯,望了一眼已经趴在桌子上昏昏睡去的金崇雅,也就继续跟她斗嘴,道:“茹姗,怎么觉得你像是个老鸨?”

    顾茹姗微微一怔,粉嫩的面颊红光满面,似羞似怒,不悦道:“给你一点福利,你还骂我?”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哪有你这么给福利的?一开口就是仨,我可吃不消!”

    顾茹姗终于咯咯地笑出声,眼角抹掉笑泪,道:“不错,还是一个经得起诱惑的阳光少年。”

    苏韬没好气地白了顾茹姗一眼,轻哼一声,道:“我眼光很高,除非你把自己介绍给我,我或许还会考虑一下。”

    顾茹姗听了苏韬这话,压低面颊,沉默不语,苏韬也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

    苏韬只能转移话题,发现金崇雅已经口中发出鼾声,无奈道:“你把这小姑娘故意灌醉的吧?”

    “没错!如果她不醉的话,咱们能说这么多贴心的话吗?”顾茹姗得意地笑道。

    “我还是把她送回去吧,口水都把桌布给弄湿了。”苏韬暗忖不能跟顾茹姗继续这么聊下去,自己指不定一心动,将这个女人办了。

    顾茹姗笑道:“要不,今晚就让她睡在我家里吧?”

    “怎么?”苏韬困惑地问道。

    “第一,省得将她折腾来折腾去,太麻烦。第二,她是个女孩子,现在喝醉了,你俩又没有血缘关系,我怕她出什么事儿。毕竟这酒在我这儿喝的,我有义务考虑到她的安全。”顾茹姗虽说微醺,但意识很清楚,逻辑表达很通畅。

    “要不,我也睡在你这儿吧?”苏韬故意摸了摸额头,“我也喝多了,走不动了。”

    顾茹姗手指点着下巴,似乎考虑很久,道:“好啊,不过我有条件!”

    “什么条件?”苏韬终于意识到顾茹姗目的还真的不单纯。

    “过几天我有一个亲戚来我这儿住,我一直对家里说,我有男朋友,所以到时候还请你扮演一下这个角色。”顾茹姗表情俏皮地说道,“没办法,我的年龄虽然在燕京不算大,但在家乡那里属于罕见的剩女,他们一直催我结婚,我也只好撒谎了。”

    苏韬没好气道:“现在不仅要骗陌生人,还得骗你的家人。你就不能真诚点生活吗?”

    顾茹姗抱着拳,讨好道:“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苦衷,唉,我真不想这么年轻,就躲到一个三四线城市,嫁人生子,然后人生一尘不变,麻木不仁。”

    苏韬暗叹了口气,虽说苏韬对娱乐圈没有什么好感,但他对顾茹姗能够理解,她在追求梦想方面很执着,在别人眼中可以视作有野心,但仔细一想,这不就是追逐梦想吗?

    很多人都甘于生活平庸,但顾茹姗却始终满怀赤诚,她虽然为了达到目的,会选择欺骗别人,但她并非带着险恶的用心,任何人通往成功的路上,都难以避免地会采用一些策略,苏韬能理解顾茹姗。

    论社会地位,此刻的苏韬和顾茹姗其实相差悬殊。

    顾茹姗只不过是刚踏入娱乐圈的小人物,而苏韬此刻已经是中医界的未来之星。

    但苏韬也是从一文不名,跨越诸多艰难险阻,才取得现在的成就,他深知现在顾茹姗需要支持。就如同蔡妍、晏静、薇拉,狄世元、唐南征、宋思辰、窦方刚,诸人对自己毫无保留的帮助一样。

    苏韬心里突然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既然她想成为一名出色的艺人,自己为何不帮助她成功,亲眼看到一个普通人,慢慢成长为明星,应当会有强烈的成功感吧?

    “好的,我答应你了。”苏韬犹豫许久,笑着提醒道,“不过,我还得强调,咱俩只是扮演,你千万到时候不要没法出戏了。”

    顾茹姗轻哼一声,道:“你就小心自己吧,别到时候难以自拔地爱上我。我是一个专业的演员,我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言毕,她媚眼斜抛,打赌道:“敢不敢继续喝?”

    苏韬注重养生,不怎么喝酒,但不代表酒量不好。酒量跟人体内的乙醛转转化酶有关系,苏韬的身体素质好,所以转化酶储量远比常人多,所以酒量也很好。

    他笑着说道:“那就舍命陪女子吧!”

    顾茹姗从酒柜里取出了一瓶金凤酒,笑道:“这是我过年从家里带回来的特产,敢不敢试试?”

    刚喝完红酒,有喝白酒,苏韬并不怕,担忧地望着顾茹姗,笑道:“我记得你酒量并不好,你确定自己能行?”

    顾茹姗晃了晃纤细如玉的手指,道:“你不是神医吗?有你在,难道我还怕醉死不成?”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瞧出顾茹姗今晚是真的开心,也就敞开来喝。中途,金崇雅竟然神奇地抬头,唱了半口金凤酒之后,再次醉了过去。

    顾茹姗一边喝酒,一边将自己的故事告诉苏韬。

    苏韬也就耐心地听着。

    顾茹姗的家庭还算不错,在陕州一个县城里,父亲是一个正科级干部,母亲在高中担任音乐老师。从小,她的家教很严,所以顾茹姗一直到读大学,才知道原来外面的世界这么精彩,于是在燕京漂了这么多年。

    “父母觉得我一事无成,那点薪水,放在我们当地也算不了什么。”顾茹姗无奈地叹气道,“如果我回去的话,家里可以通过关系,让我成为一名老师,或者帮我开一个舞蹈培训班,可以稳定,也可以赚更多的钱,但我觉得那不是我的理想。”

    苏韬情不自禁地喝了一口辛辣的白酒,低声道:“你有没有想过失败?”

    “我失败了太多次,早已麻木!但越是这样,我越不能回去,因为我自己选择的路,一点得咬牙坚持下去。”顾茹姗动情地望着苏韬,“你是不是觉得我利欲熏心了?”

    “当然不会!人有功利心是正常的,你虽然渴望成功,但有自己的底线。”苏韬笑着说道,“这远比很多人要厉害!”

    “其实我也可以没底线!”顾茹姗泯了一口白酒,漂亮的眉毛皱了起来,随后表情舒缓,仿佛在品味着辛辣之后的回甘,“不过,之前遇到的那些想潜规则我的人,实在让我难以接受。要不,你来潜规则我吧?”

    顾茹姗俏皮的眨了眨眼。

    “好啊!”苏韬果断地回答道,“以后你就是我的人了!出什么问题,就大胆地喊出我的名字。”

    “咯咯!”顾茹姗忍俊不已,笑得花枝乱颤,“那请问老板,你准备花多少钱包养我啊?”

    苏韬摇了摇手指,更正道:“错了,不是包养,而是培养!至于多少钱,我现在也不合适说出来,但你相信我,不会随便许诺,既然开口,就会履行承诺。”

    顾茹姗以为苏韬是酒话,笑着说道:“那我谢谢老板了。请问老板晚上想要什么服务?我都可以满足你哟!”

    “服务?”苏韬没好气地瞅了她一眼,“我可不懂那些!”

    顾茹姗没来得及说话,只觉得头昏脑胀,只能趴在桌上,一动也不动。

    苏韬站起身,感觉腿也有点发重,用手指捅了捅她的胳膊,笑道:“怎么?醉了吗?”

    “没醉……我就躺一会儿……”顾茹姗醉醺醺地呢喃道。

    苏韬叹了口气,努力让自己清醒下来,将顾茹姗拦腰抱起,往卧室里走去。

    虽然与顾茹姗是邻居,但苏韬还是第一次走进顾茹姗的卧室,让他颇为意外的是,顾茹姗比想象中要自恋,桌面上摆放着台卡,墙壁上挂着三张巨幅海报,记录的是顾茹姗在跳现代舞的瞬间,她穿着红色绸缎材料的薄衫,双腿以弓步姿势腾在空中,下巴上扬,自信地微笑,给人一种极其飘逸的美态。

    苏韬准备将顾茹姗放下,谁知他扣住自己的脖子不放,以至于苏韬重心不稳,整个人压在她柔软的身上。浓郁的女性香味盖过了浓烈的酒味,精致秀丽的面庞与苏韬的嘴唇只差一公分,灼热的气浪吹拂在苏韬的面颊上,使得苏韬呼吸急促起来。

    他虽然努力告诉自己,不能趁人之危,但还是忍不住俯下身……

    “吻我!”顾茹姗闭着眼睛,呢喃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