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46章 调教棒子少女
    元兰出示了证件,出勤的民警的表情立即变得凝重,元兰对外的身份是国家安全部机要局工作人员。

    在公安系统来说,遇到国安家安全部人员,都得采取高度配合。

    苏韬在旁边暗自感慨,看得出三十三局的地位在公安系统里很高,在燕京这个龙潭虎穴竟能畅行无阻,暗忖水老对自己也是特别关照,胸口的“烽火”还真是个好东西。

    桑永世与片区民警的关系很熟,来人也是个熟脸,正准备寒暄几句,没想到那出勤的民警根本不给桑永世一点好脸色。这让桑永世的心情瞬间坠入谷底,他知道这次自己是真栽了。

    谁能想到绑了两个女大学生不到两小时,能惹出这么严重的祸事。

    此刻,桑永世欲哭无泪,真心没想到会晚节不保。

    “吴警官,没多大的事儿,你给上手铐做什么?”桑永世上了警车满脸堆笑,平时都喊小吴,今天改口了。

    吴警官沉声道:“绑架、非法拘禁,这事儿还不大?”

    桑永世连忙解释道:“都是误会!解释一下,就清楚了!”

    吴警官叹了口气,皱眉道:“世爷,这事儿已经闹大,不用过多解释什么,你就等着判刑吧。”

    桑永世瞠目结舌,怒道:“你别吓唬我。咱得讲道理!我什么事儿都没干,绑架那两个女大学生的又不是我,你凭什么逮捕我?”

    吴警官冷声道:“你是主谋,他们是从犯,不抓你,又抓谁呢?”

    他顿了顿,以免桑永世叨叨不停,委婉地暗示道:“今天你惹得那几人,都是特殊部门的,你今天也算是正好撞枪口了。世爷,你也不要跟我抱怨什么,认命吧!”

    桑永世也是个明白人,此刻心知肚明,自己也真是倒霉,心里恨不得将霍坤千刀万剐,为何让自己惹上这几个煞星?

    “我能不能打个电话?”桑永世想把霍坤怒骂一顿。

    “不能!”吴警官上车便搜掉了桑永世的手机,摇头道,“我现在负责将你移交给其他部门,现在不允许你和外界联系。”

    桑永世嘴唇颤抖个不停,他混迹江湖这么久,道听途说的秘密不少,知道有些人会神秘消失,审判这些人的都是神秘的部门。

    严格来说,算不上审判,而是直接被关到一个与外界隔离的地方关押起来。至于这类人,他们出来之后,对期间发生的经历也会绝口不提。

    他欲哭无泪,真他妈的日了狗,自己如此讲道理的人,竟然遇到了最不讲道理的部门。

    ……

    先将孙圆和何思彤送到学校,因为在车上不断地安抚,两人的情绪也逐渐稳定下,她们现在对苏韬也更加崇拜。

    至于孙圆,也算吃一堑长一智,如果不是她直接找杜宇讨要签名,也不会惹出后面的事端。

    苏韬已经分析出前因后果,杜宇是霍坤经纪公司的艺人,他出了事情,霍坤便找桑永世解决,但没想到阴差阳错惹上了苏韬。

    苏韬原本对杜宇那天神神秘秘的行为就觉得好奇,如今更加确信,那天杜宇与称作韩哥的风衣男人,正在进行非法的交易。

    “谢谢你们!”下车之后,苏韬朝元兰主动说道。

    元兰面无表情地说道:“我们是执行任务!”

    言毕,车子就是驶离,车窗摇开,露出唐诗的俏脸,冲苏韬做了个鬼脸。

    回到家中之后,等金崇雅在卫生间洗澡的功夫,苏韬给夏禹拨通了电话。

    夏禹主动说明道:“巴颂已经到了汉州,带回了五人,我做过初步的测试,身手都不错,经过老刘训练一段时间,应该能成为不错的帮手。”

    苏韬想了想,交代道:“还是得保证他们的生活水平要比在泰国时好,不要让他们感觉和在乾大师手下无异,不过是行尸走肉。”

    夏禹笑道:“这是自然。另外,对凌玉的调查,已经有了初步的结论。”

    “哦?”苏韬与凌玉见过一面,凌玉人如其名,的确有种温润如玉的气质。

    “他三年间治好的人数,不下千人,从不坐堂,以游医的身份,在全国各地行走。但凡被他治好的人,都对他的人品赞不绝口。”夏禹总结道,“另外,他还遍访名医,求师学艺,除了道医宗主之外,还得了好几个名医的传承。”

    苏韬沉吟片刻,分析道:“道医宗主用心良苦,想将他培养成为几百家之长的神医。”

    夏禹顿了顿继续道:“他曾经给李富坤的妻子艾慧治好面瘫之症。”

    苏韬眉头一锁,对凌玉的实力也有更清楚的了解。

    自己动手怒扇艾慧的脸部神经,导致她面瘫,能治好这病,起码也得王国锋的实力。

    换而言之,凌玉的医术,恐怕在他的师兄王国锋之上,这样一个人物,参加国医选拔,的确是一个强有力的竞争选手。

    从宋思辰那处得知的消息,今年的国医选拔,名额仅限三人,西医那边会占据大头,也就是说中医这边最多只有一人能顺利入选。

    所以苏韬与凌玉两人,至少得淘汰掉一个。

    苏韬想起霍坤的事情,还得让夏禹作安排,毕竟霍坤已经盯上自己,桑永世被秘密带走的消息,肯定会传到他耳朵里,如果他准备继续纠缠自己,肯定会动用其他办法。

    在这种事上,一定要先下手为强。

    “你还得帮我调查一个人,霍坤,一家艺人经纪公司的总经理。”苏韬想了想补充道,“他的未婚妻名叫倪静秋。”

    夏禹点了点头,八卦地问道:“什么矛盾,说来听听。”

    苏韬将霍坤的事情与夏禹简单地讲了一下,夏禹眉头微皱,道:“杜宇现在是国内当红的一线男明星,传闻出场费高达百万,品牌代言更是千万级,如果霍坤是杜宇的老板,那么他这个人还真有些实力。至于你好奇杜宇所做的交易,虽然没有具体查证,但也能猜明白。之前不是曝光过多次,娱乐明星吸毒事件吗?”

    苏韬无奈道:“我不想管娱乐圈的事情,但他们偏偏拉我下水。”

    夏禹嘿嘿一笑,道:“我很有兴趣啊。”

    “你八卦之心又起了?”苏韬没好气道。

    “你别忘了,我媳妇当年也是个小明星。等她生下小宝宝,指不定还重新返回娱乐圈。所以我现在调查,积累点资源,指不定以后能为她的发展铺路。”夏禹的心思缜密,很有远见。

    苏韬没想到夏禹还有这个小心思,叹气道:“娱乐圈这么乱,你就不怕她被拐跑了?”

    夏禹得意地笑道:“真正强悍的男人,要绝对自信,要有足够多的办法,让女人离不开你。”

    “得了,听不下去了。挂了啊!”苏韬暗想这夏禹不过谈个恋爱而已,真心把自己当成男主角,自恋得没边了。

    从阳台回到客厅,金崇雅已经洗完澡走出浴室,她头发湿漉漉的,卸妆之后,虽说有点变化,但倒也差距不大,身上荡漾着一股清冽的香气,应该是某种草本护肤乳的味道。

    苏韬走进卫生间,皱了皱眉头,他向来素爱干净,见金崇雅的贴身衣物杂乱地放在盥洗台上,就觉得心里起毛。

    他出门朝金崇雅招了招手,道:“你衣服怎么没洗?”

    “忘了!”金崇雅吐了吐舌尖,轻轻地拍了拍脑门,连忙钻进卫生间,抱出了自己的衣物,然后上阳台用洗衣机清洗。

    苏韬无奈地苦笑摇头,暗忖这棒子少女长得不赖,但在卫生方面挺不讲究。

    一般来说,内裤是不能和其他衣服混洗的,他想起了一个案例,有个少女发现私*处瘙痒难耐,后来才知道她喜欢将内裤和袜子一同清洗,内裤和袜子“亲密”接触,真菌跑到的内裤上,使得感染炎症。

    苏韬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还是走出去,见金崇雅正准备往滚筒洗衣机里倒洗衣液,阻止道:“我建议你要学会把衣服分开洗。”

    金崇雅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道:“你管得太多了吧!”

    苏韬故意夸张地说道:“人的脚湿气最大,真菌也是最多的,如果不注意卫生,将袜子和内裤混洗,你身体其他部位,最敏感和脆弱的地方,极容易产生真菌感染,到时候会瘙痒难耐,痛不欲生,说不定地话,还会散发出异味。春秋冬三个季节还好,如果夏天的话,直接就臭不可闻,你不想变成那种女人吧?”

    “真是太恶心了!”金崇雅听得汗毛直竖,下体凉飕飕的,她鄙视地望着苏韬,抱怨道:“不就是洗个衣服,你有必要诅咒我吗?”

    苏韬继续无奈叹气道:“你知道为什么很多女人在三十五岁之后,就容易得妇科疾病吗?一方面是因为身体内分泌、身体走下坡路的缘故,另一方面则是不注意卫生,我是在让你防微杜渐,不要走冤枉路。”

    “好啦!”金崇雅哭笑不得地认输,“我分开洗,你不要继续唠叨了。”

    苏韬满意地点了点头,作为一个有轻微洁癖的中医,还带有些许强迫症,虽然跟自己同居不过几日的少女,他也得试图强行改变她的某些不良习惯。

    数分钟之后,金崇雅气呼呼地捏着洗好的粉色内裤和卡通袜子来到阳台,她将内衣穿上了衣架,踮着脚尖,手臂往上伸,原本套在身上有些大的睡袍便露出了些许空挡,圆润的臀部有一角恰如小荷才露尖尖角,一不小心便跑了出来。

    露出的肉,恰好臀部与大腿之间,依稀见得内裤一隅,自是春色无边,让苏韬只看了一眼,便大感吃不消。

    他干咳了两声,有些狼狈地阳台逃离。回到厨房,苏韬喝了一大杯凉水,暗道这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真够刺激。

    金崇鹤还真了解自己,自己也不知道会不会一时冲动,将金崇雅囫囵吞枣般给啃得干干净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