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45章 老炮儿被揍哭
    桑永世低估了霍坤给自己交代的活儿。

    他是燕京地地道道的老炮儿,麾下养了不少弟兄,但你让他对付普通人不在话下,但面对元兰和黑金这样的高手,就明显力有不逮。

    桑永世年少时,经常去炮所蹲监狱,监狱里面什么人都有,所以他也算得上见多识广。

    有一次来了个中年男人,看上去斯斯文文,结果当时监狱里的老大,就准备给中年男人上点新人课,让他知道监狱里的规矩。结果,十多人不到五分钟就全部被撂倒,所以桑永世知道这世界上真的有武林高手。

    桑永世出狱之后,也学过打拳,但他练的都是外家拳,与普通人交手可以占优,但在真正练家子的眼中纯属三脚猫功夫。

    年龄大了之后,桑永世就不轻易与人动手,他就安排老鹰带着几人去东鲁武校练拳,毕竟自己现在的生意,很多时候还得依靠手下的拳脚是否强硬,出现对手时,可以用武力镇压。

    霍坤原本以为是竞争对手或者狗仔队,偷偷拍下视频,所以找桑永世出手,应该不在话下。

    未曾想,踢到了一块硬邦邦的铁板,他们是地头蛇没错,但对方是过江龙。

    地头蛇面对过江龙,胜败还真不一定。

    “那两个女学生在哪儿!”苏韬叹了口气问道,“你交出她们,就饶了你。如果她们少了一个汗毛,我都要你的命!”

    苏韬此刻必须要吓住桑永世,毕竟两个女学生现在还生死不明。

    “我也不知道她俩被关在哪儿!”桑永世额头上冒着汗,“老鹰负责处置她俩,你得问他才行!”

    老鹰被打晕过去,黑金的手法高明,如果不借助外力,起码要昏迷四五个小时,苏韬在他胸口用力一按,老鹰就醒转过来,惊慌失措地望着四周。

    黑金刚才揍他的那几下,显然已经让他品尝到了苦果。

    “老鹰,那两个女学生在哪儿?”桑永世无可奈何地妥协道,“赶紧放了她们!”

    “世爷!”老鹰见桑永世脖子上架着匕首,原来的血珠已经成了一条血线,染红了他白色的衣领,“好,我这就放人,你们千万不要伤害世爷!”

    言毕,老鹰掏出手机,给手下人拨通了电话,吩咐他们将孙圆和何思彤给带到这边来。

    老鹰在下达命令的过程中,手下人似乎还不愿意,原本他们以为能够有机会玩一玩这对长相不错的大学生。

    等老鹰挂断电话之后,苏韬走到老鹰的身前,一拳打在他的下巴上,将他又打晕了过去。

    桑永世动都不动敢动,身后的女人明明站着,却仿佛不存在一般,这让他觉得绝望而恐惧。

    十几分钟之后,何思彤和孙圆被两个年轻男子带了过来。她俩头发凌乱,衣衫被撕开了大口子,孙圆的脸上有几道血痕,何思彤雪白的脖颈有几道明显的抓痕。

    “世爷……老鹰哥,我们把她们带过来了!”两个年轻的男子显然没意识到,现场会是这样的,外面围了近百个弟兄,老鹰哥躺在地上生死不知,桑永世则被人脖子上顶着尖刃。

    “人没事!”桑永世松了口气,“现在交给你们了。讲道理,这件事是我做得不对,不应该得罪你们。我向你们道歉!”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桑永世已经不是当年毛头小伙,热血上涌,就什么都不顾了。他现在年纪大了,很多时候求平安,万不得已的时候,可以认怂求饶,将老炮儿的面子和里子都可以扔到一旁。

    苏韬朝元兰挥了挥手,元兰领会,撤掉他脖子上的匕首。苏韬面无表情地走到桑永世身前,狠狠地一拳打在桑永世的小腹位置。

    桑永世被打得面部畸形,小腹翻滚,晚上吃得羊腰子、烤生蚝、蒜蓉扇贝,一股脑地全部呕吐出来。

    马蒂,这小子是做什么?自己都道歉了,还对自己下这么重的手。

    他感觉头皮剧痛,苏韬揪住了他的头发,拽着他来到了孙圆和何思彤的面前,质问道:“这叫做人没事?”

    桑永世暗叹了一口气,低声道:“准确来说,是没大事!”

    孙圆和何思彤此刻才回过神来,今晚对于她俩,绝对可以用恶梦来形容。

    她们原本与苏韬见面,是一件挺高兴的事情,但回校之后,从宿舍前往图书馆的路上,被一辆银色的面包车给劫持,带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

    看守她俩的两个年轻男人,一看就是混混,不时地言语调戏,还动手试图揩油。因为两人激烈的反抗,所以遭到了殴打。

    “呃!”桑永世的小腹再次被打中一拳,他感觉眼冒金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什么叫做没大事!”苏韬冷声怒道,“如果你女儿被人绑架,还被绑匪殴打,你还能轻松地说出这些话吗?”

    “对不起,我错了!我道歉,我补偿她们!”桑永世回过神来,这次说话变得小心翼翼,因为他低估了苏韬心中的戾气。

    桑永世至今孤家寡人,并没有儿女,所以没法体会那种感觉。

    “补偿她们?”苏韬又是一拳重重地打在桑永世的小腹上,“请问你怎么补偿?用钱吗?钱可以让她俩失忆,永远抹去这段灰色的经历吗?”

    桑永世被揍得鼻涕、眼泪横流,作为一个老炮儿,他并非没有被挨打过,但苏韬的拳头特别硬,揍人特别疼。

    元兰复杂地看着苏韬,叹了口气,知道苏韬在怒骂桑永世的过程中,更多地也是发泄自己的愧疚。

    苏韬懊恼自己没有保护好这两位女粉丝,其实在咖啡馆里他就发现了杜宇和那个韩哥不对劲。只不过没想到,对方的报复和手段如此之快。

    孙圆和何思彤都是普通人,如果不是因为自己,不可能牵扯到风波之中。

    “别打我了!”桑永世这个老炮儿真地被揍哭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站在外面百来号混混,原本还咬牙切齿,商量着要不要一拥而上,但见到世爷低头,完全不顾尊严,顿时沉默了。

    原来桑永世没有传说中的脊梁骨,竟然会怕疼,被拳头给吓怕了。

    他们并不知道苏韬的每一拳都暗藏门道,内劲沿着拳头,侵入他身体的“阿是穴”。

    唐代孙思邈《千金要方》中提到阿是穴,“言人有病痛,即令捏其上,若里当其处,不问孔穴,即得便成痛处,即云阿是。”

    阿是穴,又名不定穴,这类穴位一般都随病而定,多位于病变的附近。一般针灸的话,刺入正常的腧穴,是没有痛感的,但刺入阿是穴,会产生明显的疼痛感。

    举个容易理解的例子,如果你的肩周不好,用手去拍打或者挤压,会有酸疼的感觉。比较严重的肩周患者,用手掌拍打肩部,他会疼得无法抬手。

    苏韬针对性很强,数拳都是落在桑永世的“阿是穴”上,因而疼痛的感觉,也比其他部位更加明显。

    这是死神之拷的原理。

    苏韬现在将之用在了桑永世的身上,并非他窝囊,不能忍痛,而是这种疼痛已经超乎绝大部分人的承受力。

    之所以对桑永世下重手,是因为他是自己最厌恶的一类人。就跟那恋*童癖老色鬼贝旭青一样,仗着自己多活了几年,就不可一世,欺善怕恶,如果今天遇到的不是自己,而是其他人,下场绝对惨不忍睹。

    桑永世对苏韬恐惧到了骨子里,他没想到外表清爽的苏韬,竟然折磨人的手法如此凶残。

    “你们没事吧?”苏韬叹了口气,帮孙圆和何思彤解开手上的粗绳,因为捆绑了很久,白嫩的手腕已经出现淤血。

    “呜呜……”孙圆直接搂住苏韬的肩膀,痛哭流涕,何思彤虽说好一点,但也是泣不成声。

    苏韬让黑金将她俩送到车里去,重新揪住了桑永世,核实道:“是杜宇吩咐你来找我们的吗?”

    “杜宇?”桑永世连忙摇头,生怕说错话,会被苏韬继续折磨,直接坦白道,“是霍坤!燕京有名的富家公子。”

    “霍坤?我没听错吧?”苏韬也是暗自吃惊,因为他没想到对自己下手的竟然是自己曾经救过的病人。

    苏韬原本打算看在倪静秋的面子上,找个机会帮霍坤彻底治好他的固疾,没想到霍坤完全就是个白眼狼。

    “真的,我不骗你。我本来以为你们是狗仔,所以只想吓唬你们一下而已。求求你,饶了我吧!”桑永世崩溃地说道。

    苏韬叹了口气,虽说自己从来不相信鳄鱼的眼泪,但现在得知幕后另有其人,继续纠缠桑永世,也就索然无味。

    “桑永世,我们会安排其他部门对他进行调查。”元兰读懂了苏韬的心思,“他擅自安排人,私自囚禁女大学生,已经触犯了法律。”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那就谢谢你了!”

    不远处警笛声响起,混混们中有人大喊一声,“条*子来啦,赶紧走!”

    百来号人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苏韬暗叹,桑永世身边聚集的只是乌合之众,上不了台面。

    至于霍坤那边,苏韬与他已经种下了因果,这笔账迟早要清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