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44章 老炮儿讲道理
    第o444章 老炮儿讲道理

    老鹰顺着声音望过去,就看见一个年轻人朝自己挥着手机,暗忖,怎么不是六子?

    老鹰意识到事情可能生变化,六子的手机在一个陌生人的手中,只有一个可能,六子已经失手,而自己朝这边走来的年轻人,是对方找上门了。

    他面色一沉,低声与桑永世道:“老世爷,六子怕是遇到危险了。”

    以桑永世的老辣,哪儿看不出其中的问题,淡淡一笑,“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你怂个球?”

    作为一个地道的老炮儿,要时刻表现出泰山崩于顶而面不改色的气度,不然,你身边的那些弟兄们,如何能服你?

    可是,老鹰还是觉得有点不对劲,六子一向行事稳重,而且身手很好,曾经在东鲁的武校练过好几年功夫,也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儿,按理来说,不应该出差错。

    年轻人已经走到近处,桑永世眯着眼睛,打量着这个年轻人,相貌俊朗,身材挺拔,穿着一身长袍,肩上挎着个行医箱,眉毛浓黑如墨,眸光清凉,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站在他身后的一男一女,女人穿着黑色的皮衣,面容清秀,男人穿着牛仔衫,嘴上满是胡渣,一双眼睛明亮而凌厉。

    桑永世也算识人吧里钻出来染了绿毛的少年,从附近赶来出租车司机……不一会儿,附近聚集了一两百号人,他们将大排档围得水泄不通,来势汹汹。

    这就是正儿八经的地头蛇,街道、商铺、胡同到处都埋伏着自己人,你想动手试试?

    桑永世见兄弟们已经到位,面色轻松许多,他朝老板招了招手,老板战战兢兢地走了过来,桑永世从皮夹里掏出了几张红票子,摆在桌上,道:“饭钱!”

    老板连忙挤出笑容,道:“世爷,您说笑了。您在我这儿吃串串,那是给我面子,照顾我生意,帮我打广告,我哪能收你钱那?”

    一般来说,自己这么说,桑永世就不再继续付钱。

    桑永世作为一个地道的老炮儿,窜胡同、吃百家饭,不付钱是常事儿。即使他现在身家数千万,还是保持了这个习惯,他引以为豪,自己这算得上亲民的一种表现。

    不过,今天不一样,桑永世板着面孔,不悦道:“咱得讲道理!我是那种吃霸王餐的人吗?钱收好了。”

    老板无奈地将钱收了起来,又挤出笑容,道:“世爷,您稍等,我再找你零。”

    “零就不用了!”桑永世冷声道,“等会儿若是动手砸坏了你几张桌椅,还请见谅!”

    言毕,他用不屑地目光,淡淡地朝苏韬等人扫了扫。

    苏韬见桑永世故作牛气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声。

    他从口袋里取出钱包,在桌上放下一千块钱,笑道:“老板,我看这桌上世爷点的东西可不少,他那点钱,还不够你的本钱呢。你要给他找零,他有脸收,那我也服了他的厚脸皮。至于,等下如果砸坏了桌椅,这些钱,算我陪你的。”

    老板犹豫不决,尴尬地望着桑永世,不知道该不该拿。

    桑永世手指在桌上用力地扣了扣,出笃笃的声音,表情变得不悦地问道:“你在打我脸?”

    苏韬点了点头,道:“没错,我就是想打你脸,人家老板不跟收钱,并不是真觉得你是什么大人物。而是,他小本经营,不想惹上你这个祸害。你还真以为自己牛逼了!”

    老鹰怒声道:“揍你丫的,敢对世爷这么说话!”

    言毕,他“啪”地拍掉了一个啤酒瓶,朝苏韬的脑门上抡了过来。

    大战一触即,外围的混混们见老鹰动手,兴奋地叫好。大部分时候,混混一般都不会出手,在旁边掠阵,充充人气。

    等老鹰得手之后,他们就会蜂拥而上,每个人一拳,将这三个外地人揍成傻逼。

    不过,情况突变,老鹰才抡到一半,就感觉手腕一麻,被苏韬身边的黑金给扣住。

    黑金用力一捏,老鹰就觉得手腕被铁箍锁了一般,感觉骨头都被捏碎,痛苦地嚎叫出声。

    苏韬暗忖自己的计划终于实现,他刚才与桑永世之所以会斗嘴,目的很简单,就是要彻底地激怒桑永世等人,最好能让他们对着自己动杀机,这样一来,元兰和黑金就有理由出手,帮助自己了。

    苏韬知道想要跟桑永世这样的地头蛇动手,必须要借助其他力量。

    桑永世在燕京颇有势力,这是不容置疑的,从老鹰刚才短短的几声哨子,就能猜出不是省油的灯。

    老鹰还没有来得及反应,黑金出了个连招,抬起一脚踹中了老鹰的腹部,勾拳砸在他的下巴上,他眼白往上一翻,就晕死过去。

    黑金练的拳,虽说不花哨,但实战型很强。

    桑永世的鼻尖开始冒汗,虽说他早就觉得苏韬几人属于“善者不来,来者不善”的一类人,但没想到这次遇到的对手这么凶狠。

    外面可是站着百号人,对方该出手的时候,毫不留情地就出手了。

    混混们见老鹰被打,很快反应过来,朝黑金冲了进来,不少人手中都亮出了水果刀、水管一类的明器。

    桑永世下意识地往后撤步,他意识到现在自己很危险,群殴即将生,得有限保证自己的安全,然后指挥大家,用人海战术,将这三人一举拿下。

    场面哄闹,小混混们嘴里骂骂咧咧,老板和老板娘意识到不妙,躲在角落里,不敢说话,今天的损失势在难免,他们只祈祷不要惹祸上身。

    “停停停!”桑永世感觉森然的寒意,惊恐地叫出声,“都别动!”

    元兰不知何时,已经控制住了他,用一把尖锐的短匕,顶住脖子上的大动脉,一颗血珠冒了出来,沁凉的寒意,让桑永世忍不住双股打颤。

    “有话您好好说呐!”桑永世求饶道。

    替霍坤处理这件事,一点好处都还没捞着,桑永世混江湖这么多年,知道能屈能伸的道理,可不愿意将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