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43章 我决定去送死
    见元兰这么不给面子!

    “好吧,那我决定去送死!”苏韬突然开始耍无赖。?网≠

    “我如果直接找到桑永世,你觉得我会不会被他碎尸万段,那样你们保护我的任务,就彻底失败了。我明白你的心情,你来自于神秘的三十三局成员,在你的脑海里,执行命令是天职,不会参与其他与任务有关的事情。但,事实上,你帮我救出那两个无辜的少女一样重要,也是任务的一部分。”

    元兰皱眉,淡淡道:“牙尖嘴利!”

    苏韬知道元兰心神在松动,继续说道:“三十三局或许有自己的规定,不允许工作人员擅自行动,但那两个少女是合法公民,你们的工资来自于每一个公民的纳税,如今明知她们有危险,却不去救,这显然违背大义。我觉得你们这样有情有义,侠肝义胆的组织,绝对不会让人觉得寒心。”

    元兰深吸一口气,没想到苏韬说了这么一对,沉声质问道:“说够了没?”

    “没有!”苏韬继续道,“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欠我一个人情。现在我想用这个人情,来请求你私人帮助。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拒绝,那样在我的心中,你不仅无义,还忘恩。”

    元兰面色涨得通红,她经过严格的训练,早已练成了喜怒不形于色,同时在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会变成没有情感的机器人。

    但苏韬接二连三的质问,仿佛在坚厚的冰层上,敲开了一个窟窿。

    “从来没有人敢这么与我说话!”元兰冰冷地说道,“你是第一个!”

    苏韬突然觉得头皮麻,从元兰身上传出来一股阴冷的气息,仿佛来自于地狱。他意识到,这是传说中的杀气,从无数凶险的环境中不断历练,积累而来的气息。

    苏韬与死神见过无数次面,他并没有表现出异样,皱眉道:“怎么?你想教训你的救命恩人吗?”

    元兰没有任何表情,片刻之后,平静地问道:“你确定要救那两个女大学生?”

    “确定!”苏韬认真地说道,“她们惹上麻烦,因我而起,我无法做到坐视不理。”

    元兰点了点头,叹气道:“三十三局的存在,是绝对机密,我们的身份不能暴露。我们可以与你去见桑永世,但如果他不伤及你的性命,我们都不能出手。”

    苏韬轻松地一笑,道:“我明白怎么做了!”

    元兰盯着苏韬看了许久,不再多说什么,希望事情能够顺利办妥。

    元兰先行离开,与楼下潜伏在暗处的黑金、唐诗会合。

    金崇雅显然还沉浸在惊吓之中,表情有点呆滞。

    “呆在家里恐怕也不太安全,你跟我们一起离开吧。”苏韬担心桑永世还安排了其他人前来,这样金崇雅还会身陷险境。

    “行!”金崇雅此刻也没有主见,她也是第一次遇见只有在电视剧和电影里才会出现的情节。

    “这下你更了解我了吧?”苏韬无奈苦笑,“我的人生其实并不光鲜亮丽,随时充满危险。”

    金崇雅深吸一口气,心情终于平复下来,用力地摇头道:“我现在对你加倍崇拜,我的哥哥与你相比,他的人生太单调乏味了。你的生活特别具有传奇色彩。”

    苏韬见金崇雅终于走出阴影,他用力地踹醒那个入侵者。

    入侵者感觉身体散架了,他不知道苏韬会如何处置自己。

    不过,他并未觉得恐惧或者不安,因为相信以桑永世的性格,绝对会为自己报仇。

    “起来吧,现在需要你带我去见桑永世。”苏韬将桑永世提了起来,他从小就练习脉象术,身上的力气就不小,在燕无尽的启蒙下,他开始练习内家拳法,力气也水涨船高。入侵者足有一百六十斤,但被苏韬轻而易举地提着,一点也不吃力。

    入侵者也终于意识到,自己犯下一个很重要的错误,不应该一个人前来。

    “你真的要去见他?”入侵者很难理解苏韬的逻辑,这是羊入虎口,自掘坟墓的行为。

    他并不知道苏韬有自己的依仗,三十三局的那帮人都是实力强悍的人,有他们给自己撑腰,一个区区的桑永世又算得了什么?

    “别废话,你没有选择!如果你不答应的话,我只能继续帮你松松骨。”苏韬沉声道。

    “行吧!”入侵者无奈苦笑,暗忖这就叫做自作孽不可活,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闯进去。

    不过,他很快有了全新的结论,房门被敲响,黑金站在门外,他先冲着苏韬礼貌地笑了笑,然后接过了入侵者。

    入侵者就像是一个轻飘飘的塑料垃圾,很轻松地被黑金提在了手里。

    原来这家伙是有底气的,不仅自己身手厉害,身边还有强援作帮手。

    站在黑金旁边的是一个长相甜美的小姑娘,正是实习生唐诗。

    “等下将他移交到燕京的有关部门。”黑金嘱咐唐诗道。

    唐诗点了点头,冲苏韬笑着打招呼道:“苏神医,咱们又见面了。”

    “嗯,几日不见,变漂亮了,是不是转正了?”苏韬与她寒暄道。

    唐诗朝黑金偷偷地看了一眼,低声道:“黑金副组长说,我还没有经历过正式的考验,暂时还没能转正。”

    黑金朝唐诗淡淡地看了一眼,无奈叹了口气,唐诗这个新人,虽说业务能力不错,但就是藏不住事儿,什么话都敢说,作为情报人员,还真有点不合适,按照元兰的意思,唐诗虽说不适合去一线,但可以成为一个不错的后勤人员,因为她处理事情很细腻,而且足够的忠诚。

    唐诗之所以对苏韬知无不言,一方面是因为他曾经成功救了组长元兰,另一方面是因为苏韬持有烽火,形同于三十三局的内部人员,所以很多话也就不瞒着了。

    “黑金已经查到了桑永世现在的位置,咱们直接赶过去就好。”等进了一辆黑色的suv,元兰沉声交代道,“我再次重申,除非你遇到生命危险,我们都不会出手。”

    苏韬尴尬地笑了笑,道:“如果我被抽耳刮子呢?”

    “被抽个耳刮子也不会死!”元兰冰冷地说道。

    唐诗在旁边咯咯笑道:“组长,你不能这么绝情。如果苏神医被抽耳刮子,我在现场一定要替他抽回来。”

    “别胡闹!”元兰冰冷地命令道。

    唐诗吐了吐舌尖,不再多言,她虽然性格活泼,但对元兰还是从骨子里尊重。

    ……

    桑永世此刻正在一个大排档撸串,他看上去不过四十多岁,但事实上已经接近六十。

    十七岁辍学,他就开始在燕京城的大小胡同里混江湖,为了博得美容院的老板娘的欢心,跟人斗殴以致伤人,在监狱里顿了八年有余。他出狱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强行将那个已经嫁人的美容院老板娘给办了。老板娘的老公因为不服,被他安排人打残了一条腿。

    一切都因为,他在监狱里认了一个干爹,有了靠山,成为道上有名的小世爷。

    桑永世在道上混迹十多年,期间到了严打,就会被逮进去少则数月,多则数年,他也从小世爷变成了老世爷,从顽主变成地道的老炮儿。

    燕京的看守所,原来在炮兵胡同,后被人称作“炮所”,因此老炮儿的意思是,经常光顾看守所。老炮儿是燕京百姓口中的俚语,带有贬义色彩,其实并非像某著名导演亲自主演的电影里那样,真正的老炮儿有多么光荣。

    坐在大排档上的,都是桑永世的亲信,他们现在掌管着整个燕京大小胡同里的灰色地带。用这么一句话来解释,但凡想要在燕京成立安安静静谋生的普通百姓,都要每月交给桑永世一定的保护费。这是个不成文的规定。

    当然,这也不是桑永世唯一的收入。他明面上在燕京有不下十处商铺,身家足有大几千万。

    “四爷!等会吃完了串儿,去哪里潇洒啊。”坐在桑永世身边的,是一名个子不高的中年男人,虽是春天,他卷起了袖子,手腕处露出苍鹰的尖喙,“要不去驹桥的洗脚城,那里来了几个水灵的妹子,据说从南粤来的,技术很不错。”

    “老鹰,南粤来的妹子,你也敢玩?”桑永世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把事情办好,我给你找几个正儿八经的经纪公司出来的嫩模。不仅漂亮,还干净!”

    老鹰哈哈大笑,将香嫩蹦脆的羊腰子塞入口中,嚼得腮帮子鼓起,得意道:“放心吧,我已经安排最谨慎的人去处理,再过半个小时就有好消息。”

    “那两个女大学生呢?”桑永世提醒道,“学生最好不能动,如果事情闹大了,影响面太广,咱们也会惹上麻烦。”

    老鹰摸了摸酒槽鼻,嘿嘿笑道:“幸亏你提醒了。我手下不少都是嫩头青,那两个女大学生长得不错,如果兴趣上来,将她们办了,恐怕就不好了。”

    桑永世点了点头,催促道:“给那边打电话,问问究竟处理得如何了?我觉得有点心神不安。”

    老鹰掏出手机,拨通了号码,随着听筒里传来嘟嘟的声音,不远处飘来了节奏感很强的铃声,“苍莽的天涯是我的爱,绵绵的青山脚下花正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