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42章 杀机暗中潜伏
    女人都享受男人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气概。

    金崇雅是个少女,也不例外。

    她曾经觉得自己一点不功利,只要某个男人对自己足够真诚和用心,她绝对不会因为对方的家庭背景而拒绝他。

    但金崇雅没想到,当发现苏韬特别的“暴发户”,用钱砸人脸的时候看,是那么的潇洒不羁。

    苏韬倒也不至于跟一个普通人过不去,主要是被她那恶心的嘴脸给激怒了。

    苏韬对女人向来怜香惜玉,但并非对所有的女人都能容忍。

    “你为什么看上去那么生气?”金崇雅心里甜滋滋地,但还是忍不住困惑地问道,“是因为我受到委屈了吗?”

    苏韬摇头笑道:“我是怒其不争!”

    “为什么这么说?”金崇雅困惑道。

    苏韬叹气道:“现在举国上下都在抵制韩货,支持国货。但,国内的服务水平并没有提高,客户在购买的时候,得不到尊重,总是遇到冷眼,这样只会让国人去国外购买商品。”

    金崇雅想了想,笑道:“其实韩国的服务水平也有高低之分,并不是所有的服务行业,都有想象中那么好。”

    苏韬无奈道:“可惜,大部分国人看不到那些水平差的地方,只会强调国内的服务多么糟糕。”

    “我得重新审视你,没想到你如此忧国忧民。”金崇雅眨着漂亮的眸子,钦佩地说道。

    苏韬摆了摆手,笑道:“只是偶尔发泄一下而已。”

    两人回到小区,苏韬掏出钥匙打开门,做了个手势,让金崇雅站在门外。

    金崇雅正意外发生了什么事情,苏韬突然一个箭步冲入屋内,和一个高大的身影,颤抖在一起。

    屋内没有灯光,只听到拳肉碰撞闷响声。

    大约两分钟之后,终于停止下来,苏韬的声音传出,“打开灯!”

    金崇雅依言按了开关,发现苏韬脚下踩着一个男人,身高在一米七五左右,满脸横肉,他眼中充满愤怒,眼球凸出,布满血丝,狰狞地瞪着,试图挣脱地苏韬的控制。

    “是小偷吗?”金崇雅惊讶地问道。

    “小偷的话,见家里人回来,本能就会逃跑。”苏韬暗忖金崇雅想得太简单了一点,这家伙应该是个杀手。

    他仇家虽然不少,但对自己实力都有判断,不会派出这么低等级的杀手,唯一的可能是,对自己并不太熟悉的仇敌,或者并不是冲着自己而来,金崇雅才从韩国来华夏,也不可能得罪什么人。

    苏韬还真想不明白,对方的底细。

    “你赶紧放开我!”身下的入侵者咬牙切齿地说道,“你们的朋友已经被控制起来,如果你想让她们活命的话,乖乖地束手就擒,交出我们想要的东西。”

    “我们的朋友?”

    苏韬脑海快速转动,他仔细梳理头绪,终于猜出应该是下午与两个女粉丝见面,惹下的祸事。

    从杜宇和韩哥见面时神神秘秘的样子,苏韬看得出来他俩肯定在进行不法勾当,但他们并没有招惹对方,唯一出现的问题,可能是孙圆过去讨要签名,认出了杜宇。

    “你们要什么东西?”苏韬不动声色地诱问。

    “那段直播视频!”入侵者以为苏韬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也就不隐瞒,“你们下午在翠绿城市咖啡馆,录下了一段视频,只要你交给我们,就可以放掉你们的朋友。”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终于明白始末,事情太过巧合,如果不是金崇雅在搞什么视频直播粉丝见面会,又或者孙圆不过去主动与杜宇讨要签名,后面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虽说和孙圆、何思彤仅是一面之缘,但她俩落入虎穴,自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我知道你们并非有意录制那段视频,只要交给我,就当什么事情没有发生过。”入侵者恶狠狠地说道,“你们现在很危险,恐怕还不知道自己得罪了谁?”

    “谁?”苏韬抬起脚,佯作担忧地问道,“说出来听听!”

    “世爷!”入侵者冷笑道,“当然,你有可能没听说过,但我相信,得罪了他,你肯定没有好下场。”

    他话音刚落,苏韬一脚踏下去,踢崩了他好几颗牙齿。

    “什么四爷,我还是五爷!”苏韬蹙眉道,“赶紧告诉我,那两个女孩在哪里,不然我有很多办法,让你知道什么叫做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苏韬之所以表现得这么暴力,因为知道必须得以暴制暴,这个入侵者手段极其熟练,显然也不是第一天干这种事情,如果自己落到他手中,下场只会更惨。

    入侵者被苏韬打得晕头转向,不过他依然嚣张,嘴角露出冷色,“你不会是想报警吧?我跟你说吧,报警也没用,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那边的人绝对会撕票。”

    苏韬面色变得凝重起来,沉声道:“我不报警,你带我去!”

    入侵者意外地哈哈大笑,嘲讽道:“你是白痴吗?还是英雄类的电影看多了,不愧是想一个人过去救她俩吧?”

    苏韬皱了皱眉,挥出一拳,击打在他的腹部。

    入侵者感觉整个小腹痉挛、抽搐,疼得半晌直不起腰。

    苏韬等他的痛感神经慢慢恢复,又是一拳打在他的脸上,入侵者整个人就被打得飘起。苏韬现在用内劲打人的手段,已经越来越熟练。

    苏韬随后不紧不慢地又打了入侵者几拳,见他差一口气就要晕过去,才没有继续下狠手,提着他的领口,问道:“告诉我,世爷此刻在哪儿,我去直接找他,问题才能以最快的速度解决。”

    “你想去找世爷?”入侵者望着苏韬,感觉这个年轻人疯了,这家伙是想自投罗网吗?

    “废话真多!”苏韬一个手刀,砍在他的脑勺位置,将他直接打晕。

    金崇雅正准备说话,苏韬将手指放在唇边,嘘了一声,然后朝阳台位置快速移动跳过去。

    今天也是真够热闹,家里竟然还有潜伏者!

    苏韬出拳如电,连续挥出几拳,都落在空处,阳台上几乎没有光线,看不清楚对方是谁,从体型来看,应该是个女人。

    “住手!”对方一声怒斥。

    苏韬往后退了一步,惊讶道:“怎么是你?”

    此人正是苏韬曾经救过的女特工元兰,她在参加一次特殊任务过程中,被人用脑波攻击,造成了植物人状态,在苏韬的针灸之下,才终于清醒过来。

    元兰穿着一袭紧身黑衣,将姣好的身段完美地展露无遗,她面容娟秀,两道浓亮的长眉斜飞,头发扎成马尾状,有种冷艳之美。她纤细只堪一握的腰肢处,别着两把三寸长的短剑,让人颇为意外,仿佛从古装武侠剧中走出来的刺客。

    “奉命保护你!”元兰淡淡地说道。

    “保护我?”苏韬皱眉道,“能惊动三十三局,看来是一个很厉害的组织,是这个四爷吗?”

    元兰冰冷地说道:“桑永世在燕京虽说极有势力,但还不足以让我们小组全员出动。”

    “你们?”苏韬意外地问道。

    “我们小组这次全员出动,你之前在淮南与江清寒擒杀了一个名叫麻辉腾的人,他是巫蛊门的长老,现在门内正发布追杀令。除了针对你之外,还有江清寒。”元兰没有任何情绪地说道。

    “那我师父她现在怎么样了?”苏韬感觉心脏一紧,追问道。

    “放心吧,我们还安排了另外一个小组。江清寒的工作岗位比较特殊,对她实施保护,相对而言,比你更加轻松一些。”元兰耐心地解释道,“如非万不得已,像巫蛊门这种潜伏在江湖暗处的势力,不会轻易去动政府官员。”

    苏韬无奈苦笑道:“所以他们会重点对我进行报复?”

    “没错!”元兰语气深层地说道,“你并不知道,其实你躲过了好几次危险。一次在公园里,有一个年龄在五十岁左右的中年妇女,她试图在你救人的过程中,向你偷偷下手。最近的一次,就是在下午的咖啡馆,如果不是黑金即使阻止,四个人都会中毒。”

    苏韬虽说一直觉得有点不对劲,感觉背后始终有一双眼睛盯着自己,但他没想到原来是三十三局在暗中保护自己。

    平平淡淡的生活不过是假象,原来自己一直时刻生活在危机之中。

    “你是怎么发现我的?”元兰终于没忍住,困惑地问道。

    自己隐匿的本领,在整个三十三局,堪称一绝,几乎没有人能够识破。

    苏韬笑了笑,解释道:“当我开门的时候,发现门锁上有一个明显被尖锐的物品留下的痕迹。而我上午离开的时候,还没有这个痕迹,所以我才能发现屋内有人。如今仔细一想,那个入侵者很有经验,绝对不会留下那么明显的线索,所以我猜测肯定是有人在暗中提醒我。”

    元兰点了点头,眼中赞许的神色一闪而过,道:“没想到你这么细心。那个痕迹是唐诗留下的,她低估了你的敏锐,我们原本打算在暗中保护你,尽量不惊动你。毕竟让你得知这一切,可能会打乱你的生活节奏。”

    苏韬无奈苦笑道:“看来你们对我挺有信心,知道那个入侵者不是我的对手。”

    元兰冷冷地说道:“既然你没事儿,那我就先离开了。”

    “慢着!”苏韬连忙道,“我有两个朋友现在很危险,你能不能帮我救出他们?”

    “不能!”元兰果断地拒绝道,“我们只负责保护你的安全,这个要求超出了我们的职责范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