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38章 霍坤的新猎物
    顾茹姗的酒量不好,喝了一杯洋酒,面颊就腾起了两抹红霞。或许因为金崇雅在的缘故,所以她放得比较开,不需要担心苏韬会对自己做什么不轨之事。

    顾茹姗总觉得苏韬隐藏得很好,但其实就是个色鬼。这也是先入为主,那天在沙发上给自己按摩,让她留下深刻的印象。

    苏韬亲手做的饭菜虽然比较清淡,但滋味绝佳,很快被扫荡一空,顾茹姗摸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暗叹了一口气,苦笑道:“明天我得开始绝食计划,否则的话,身体肯定会走形。”

    她一边说着,身体有点失去重心。

    站在旁边的金崇雅连忙扶住她,冲着苏韬使了一个眼色,暗示,顾茹姗喝醉了。

    苏韬叹了口气,苦笑道:“我送你回去吧。”

    顾茹姗下意识地推开金崇雅,摸了摸自己发烫的额头,道:“我可没醉,少瞧不起人啊?”

    苏韬无奈道:“我又没说你醉!”

    顾茹姗意识还算清楚,嘴上虽不承认,但心中还是决定,赶紧回家,以免丢丑。

    苏韬准备从金崇雅的手中接手,扶住她,却被顾茹姗用力地推开,苏韬只能在后面慢慢跟着。

    见顾茹姗掏出钥匙,半晌对不进锁孔,苏韬只能从她手里夺过了钥匙,帮她打开了门。

    顾茹姗踉跄了好几步,颓然趴在了沙发上,苏韬只能继续伺候着,帮她脱掉了鞋袜,然后从房间里找来一床被子给她盖上。

    脱鞋袜的时候,苏韬心中微微触动,虽然顾茹姗的脚型很漂亮,但脚底有明显的厚茧,这是长期训练舞蹈所导致,足以瞧出顾茹姗是一个能吃苦、很勤奋的女人。

    都是说“燕漂”不易,在这么大的都市闯荡,得忍受多少痛苦和寂寞。

    苏韬走到厨房看了看,发现冷锅冷灶,连热水都没有,就用热水壶烧了水,倒满一杯,放在了茶几上,以便她清醒的时候能喝上一口。

    苏韬忙完一切离开,轻手轻脚地关上了房门。

    顾茹姗却是突然睁开眼睛,望着茶几上冒着热气的玻璃杯,轻轻地叹了口气。

    ……

    苏韬在俄罗斯大使馆外怒打卡洛耶夫的事情,被传播了出去,有心人发布在网上,对苏韬进行了恶毒的攻击,诸如恶贯满盈、不尊重国际友人云云。

    如果不知道始末,很多人会觉得苏韬肯定有了不起的背景,否则如何敢在俄罗斯馆动手?

    水君卓无奈之下,只能调动宣传资源,在网上删除了一波帖子,经过一番波折,最终将消息给扼杀在摇篮中,毕竟这可能会引起国际冲突。

    虽然找不到新闻的来源之地,但水君卓能猜出,这消息的传播,肯定和卡洛耶夫有关。

    虽然卡洛耶夫如今被命令回国,但心中有怨气,才会将消息故意放出来,给苏韬制造负面影响。

    并非所有的医生都胸怀宽广,任何一个国家,任何一个行业都会出现卑鄙小人,卡洛耶夫就是其中之一。

    所以,水君卓有点后悔,暗忖苏韬揍他还是轻的,让他接受足够的惩罚,永远不要在这个世界上继续害人,才是一劳永逸的办法。

    等处理完一切,水君卓接到父亲的电话。

    “君卓,有件事情想问问你的意见。”水父的声音洪亮、低沉、有力,这是长期处于高位养成的气质。

    “爸,你说吧!”水君卓轻声回答。

    “关于驻俄大使馆的武将名额已经定下,你要充分做好准备,近期筹备赴俄的事情。”水父耐心地说道,“此次俄罗斯驻华大使伊万诺夫在其中起到了积极地促进作用,主要是因为你举荐有功,治好了他女儿的怪病。”

    “具体的时间是什么时候?”水君卓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她精通数国语言,为的就是有一天走出国门,成为一名外交官。

    她的目标很简单,未来要成为共和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外长。

    驻俄罗斯大使馆,无疑是一个不错的途径,但水君卓有种怅然所失的感觉。

    “名额既然已经定下,当然是事不宜迟,只要你准备好,随时可以动身。”水父听出女儿的语气没有想象中那么高兴,敏感地问道,“难道你有什么难事要处理?”

    “能不能定在三个月后?”水君卓请求道,苏韬在燕京参加国医审核,时间需要三个月,她想亲眼见证苏韬成为国医大师。

    “三个月?”水父皱了皱眉,按照他的想法,最多一周交接工作,就可以起身前往俄罗斯。毕竟时间不等人,无论是在官场还是职场,每个人都在与时间竞赛,谁早一步跨过门槛,就能先人一步。

    “对!”水君卓异常坚定地说道。

    “行吧!”水父知道水君卓有牵挂,毕竟出国不是一两天的事情,需要长期做好准备。他从水老爷子口中得知了关于水君卓和那个年轻中医的事情,尽管内心不是太赞同,但也还是尊重老爷子的决定。

    水父心想,水君卓之所以推迟三个月出国,恐怕也是那个年轻中医的缘故,有机会要见见这个让父亲也刮目相看的年轻人。

    ……

    倪静秋服用汤药之后,感觉明显精气神好了很多,她原本想告诉妈妈这个好消息,但仔细想了想,还是得自己的病情真正稳定下来之后,再带着妈妈去见苏韬,让他也帮妈妈治好哮喘。

    她今天没有跑步,在院内做了几个拉伸运动,就结束了晨练。

    进门之后,妈妈汪巧珍盯着倪静秋仔细看了许久,道:“你今天用了什么护肤品,整个人的气色都不一样了。”

    倪静秋没好气地白了一眼妈妈,“我这才起床多久,没空打理自己呢。”

    汪巧珍冲着女儿点头,道:“气色不错,看来最近跑步挺有效果,继续加油!”

    倪静秋无奈苦笑,暗忖她误会了,一切都是苏韬的功劳,跟自己晨练\跑步,没有丝毫关系。

    “滴滴滴……”

    门外传来连续的车鸣声,汪巧珍皱了皱眉,叹气道:“赶紧收拾一下吧,霍坤在外面等你了。”

    也就自己这个未来女婿,敢清晨在自家门口,不停地按喇叭。

    “我让他进来坐坐?”倪静秋连忙掏出手机,准备给霍坤打电话。

    “不用了!”汪巧珍心情有些不悦地说道,“如果他愿意进来,也不会在门外按喇叭?你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倪静秋伸手握住汪巧珍的手掌,轻声道:“妈,我知道你看不上霍坤,如果你真的不愿意,我可以咬牙与他断掉关系。”

    汪巧珍复杂地苦笑,“霍坤虽说各方面条件不错,但脾气有点不好,我怕你以后嫁过去会吃苦。”

    倪静秋摇头,自信地说道:“现在这个时代,不比以往,如果我感觉不幸福,就跟他离婚,大不了跟你和父亲过一辈子。”

    “呸呸呸!”汪巧珍轻轻地用手指点了一下倪静秋的嘴唇,“大清早的,胡说八道什么呢?”

    倪静秋笑了笑,推开只吃了两口的米粥瓷碗,叹气道:“我得赶紧出去,不然那家伙又得继续按喇叭了。”

    汪巧珍见倪静秋匆匆忙忙地挎着个包走出去,心中说不出的失落。

    天下母亲都一样,当女儿即将出嫁的时候,都会产生不舍。但女儿终归要建立自己的家庭,汪巧珍只希望女儿能够幸福。

    上了车之后,霍坤不悦地扫了扫倪静秋,抱怨道:“怎么这么慢?”

    倪静秋歉意地说道:“没办法,跟我妈说了会儿话。”

    霍坤嘴角露出一丝冷笑,耸肩道:“是不是你妈又劝你,赶紧跟我早点分手了?”

    倪静秋叹了口气,知道霍坤对妈妈有心结,解释道:“那是很久之前的事情了,咱俩婚约已经定下,喜帖也发出去,她现在已经将你当成女婿看待。我觉得你你还是得对她给予充分的尊重。”

    霍坤皱眉敷衍道:“行了!上次我看中了一条不错的首饰,过几天去买下,当作礼物送给她。请她大人不计小人过,这样总可以了吧。”

    倪静秋明知霍坤是应付自己,但暗自琢磨,不再继续逼他,隔阂还得靠时间来慢慢消除。

    “对了,还记得上次吃饭的顾茹姗吗?”倪静秋想起替顾茹姗找一个经纪公司的事情,首选当然是霍坤了。

    霍坤皱了皱眉,道:“那女人样貌长得不错,但太过清水了,而且年龄有点大。你要知道,经纪公司现在选择新人,要求都很严格,像她这样的水准,太过普遍,难成气候。”

    倪静秋知道霍坤不太愿意签下顾茹姗,道:“罢了,那我去找其他朋友问问吧。”

    霍坤淡淡一笑,“说得这么可怜兮兮,算了,我答应你吧。不过,红不红还得看她的本事。”

    倪静秋闭上了红唇,没有继续与霍坤探讨这个话题,她虽然也觉得顾茹姗与正经电影学院的科班生相比,欠缺了背景、人脉,但倪静秋觉得顾茹姗整体气质不错,只要有好的经纪公司帮他牵线搭桥,还是有很大的希望能够红起来。

    至于如今的华夏娱乐圈,年龄更不是问题,关键得看机遇。

    霍坤的语气,有点漫不经心,倪静秋知道即使签下顾茹姗,也不会给太多的资源,索性决定还是得给顾茹姗重新选择一个靠谱的经纪公司。

    新广传媒主要做电视剧和电影的投资,虽然不直接从事艺人管理工作,但倪静秋在演艺圈的人脉广泛,想找个好点的经纪公司,并不算太困难。

    倪静秋其实猜错了霍坤的想法。

    霍坤对顾茹姗并非不在意,而是觉得她特别有味道,将之当成了自己的新猎物。

    但他如何能在未婚妻的面前,赤裸裸地表现自己的欲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