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36章 无为无所不为
    王国锋唱完一首李宗盛的《男人三十》,嗓音浑厚沧桑,富有感情,在座所有人都纷纷鼓掌。

    等重新入座之后,霍坤对他比了个大拇指,凑到他耳边赞叹道:“锋少就是锋少,女人杀手之名,并非浪得虚名。”

    王国锋谦虚地摆了摆手,笑道:“咱俩之间的交情,就不用拍马屁,你在电话里说,有事情要咨询我,现在可以说了吗?”

    霍坤点了点头,朝身边诸人摆了摆手,道:“你们先到隔壁房间玩去,我和锋少有话要聊聊。”

    霍坤是这群人中的金主,其他人就听命起身,转移到了隔壁新开的包厢,关掉了唱歌系统,环境瞬间安静下来,霍坤目光落在凌玉的身上,似乎在犹豫。

    王国锋瞧出他的心思,担心凌玉不可靠,笑道:“我小师弟绝对不会乱说话。”

    霍坤重重地叹了口气,低声道:“我前几天进了医院,差点丢了小命。约你见面,是想让你帮我瞧瞧,我是不是得了什么绝症?”

    包厢内光线昏暗,所以看不出他的面色。

    王国锋起身走到墙角,将所有灯光的开关打开,让屋内足够明亮,仔细看了霍坤的面相,然后掉头询问凌玉,“你看出什么没?”

    凌玉微微点头,笑道:“还得搭脉!”

    王国锋便与霍坤解释道:“我已经不再给人治病,我小师弟的医术很高,让他给你看看吧。”

    王国锋知道爷爷王曦的脾气,如果自己还给人治病的消息传出去,绝对会被扫地出门,他因此很谨慎,决不轻易涉险。

    霍坤虽然新存疑虑,他更相信王国锋的医术,但见王国锋如此力荐凌玉,也就将手朝凌玉伸了过去。

    凌玉眉头皱起,霍坤的脉象比想象中要复杂,明明心脏部位有阻塞之感,但他体内有一股潜藏的能量,会击破阻塞,让霍坤的全身气血保持畅通。

    从中医的角度,霍坤的身体状况很糟糕,用命存一线来形容也不为过。

    他之所以保持形容如常,完全是因为体内的那股潜藏的能量,否则,他极有可能出现猝死症状。

    凌玉微微吐气,淡淡道:“如果没猜错的话,你三日前,曾经在跑步的过程中昏迷。”

    霍坤眼前一亮,暗忖王国锋的小师弟果然有些门道,竟然能准确的说出时间。

    他连忙道:“没错,我在医院躺了一天,医生说我得的是心源性猝死。”

    凌玉顿了顿,缓缓问道:“是否有人给你做过紧急抢救?”

    霍坤再次惊讶无比,激动道:“没错,的确有一个年轻中医,在救护车到来之前,给我进行过急救。”

    凌玉嘴角浮出微笑,“那你得好好感谢那个年轻中医,如果不是他的话,你现在不可能坐在这里。而且,你的病情并没有完全根治,现在是靠着他当初给你续了一口气,才保证你短时间内无忧。等那口气消失不见,你很有可能会再次出现猝死的症状。”

    “啊?”霍坤张大嘴巴,惊讶地说不出话来。

    王国锋知道凌玉的望闻问切,已经达到了传说中的入微之境,虽然自己没有切脉,但也瞧得出霍坤面相带有黑气,眼白浑浊不清,这是重病缠身的症状。

    王国锋笑着说道:“不用担心,既然我师弟在,自然会给治好病。”

    霍坤松了口气,苦笑道:“那就麻烦你们了。”

    霍坤此刻对苏韬并没有感激之意,反而有种气愤的心态。

    他的逻辑是这样的,既然你当初能救下自己,为啥不彻底根治自己的疾病,要留下一个尾巴。

    救人救到底,送佛送到西。要么就是苏韬的能力不够,要么就是他心中带有其他诡计,想借此要挟自己和倪静秋。

    霍坤的想法,比较奇葩,苏韬当初救他,身边没有任何工具,后来见面的时候,也曾经想给霍坤彻底地治好固疾,但霍坤那傲慢的性格让苏韬极其不爽。

    作为一名医生,医不叩门是原则。

    面对霍坤这样的病人,除非是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跨越原则和底线,热脸贴冷屁股给他治病。

    像霍坤这种人,并不少见,以自己为中心,觉得自己是世界的中心,所有人都应当围绕着自己转。

    苏韬救了他一命,霍坤却觉得那是理所当然的事情,给苏韬一点小恩惠,足以弥补。

    霍坤的性格高傲,不愿意轻易信任,因为和王国锋从小一起长大,深知将军胡同外的王家中医是多么炙手可热,才对王国锋这么重视。

    而且这种重视,严格意义上不是因为王国锋的医术有多强,而是在于王家在燕京尊崇的地位。

    既然王国锋认可凌玉的实力,那么霍坤自然不会质疑。

    凌玉与苏韬一样,随身会携带行医箱,他取出银针给霍坤进行针灸治疗。

    道医宗针灸,特点在于利用旭阳真气,打通患者的全身气脉,针灸算得上看家功夫,再辅以其他手段。

    当然,金丹药丸也是道医宗的传承之一。但凡优秀的门人都擅长炼制药丸,这就是宗门的强大之处。只要你成为道医宗的门人,就有资格从宗门求药,这些药物都是宗门有经验的制药大师炼制而成,效果绝佳,即使你医术不够,在这些药物的辅助下,也能为人快速地治好一些疑难杂症。

    凌玉在针灸的时候,选择风池、百会、印堂、合谷、人中、安眠、太冲数穴。

    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心源性猝死被称为“昏厥”或“晕厥”,症状是突然昏倒,不省人事,四肢厥冷。

    出现这种症状,原因在于体内出现严重的气血瘀滞。

    凌玉针灸的办法,类似于汽车定期要做保养,给零件添加润滑油,将螺丝拧拧紧,将老化的电瓶更新换代。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凌玉取针,结束了针灸,霍坤深吸一口气,有种全身轻松的感觉,知道凌玉对自己针灸起到了效果。

    王国锋在旁边暗自点头,凌玉的针灸之术,的确已经到了很高的水平,并不亚于自己。

    他也是五味杂陈,有种长江后浪推前浪的感觉。

    不过,王国锋倒也没有太多嫉妒,毕竟自己已经不能出手给人治病,道医宗总要有人扛起旗帜,凌玉天赋越高,对于宗门而言,也是一件好事。

    凌玉取出一个白色的瓷瓶,递给了霍坤,低声道:“里面共有七颗药丸,你每天清晨起床之后,先喝一杯水,过两分钟之后,再直接吞服。一周之内,就能起到良好的效果,如果再注意饮食、生活习惯,永远不会复发。”

    霍坤质疑道:“你的意思说,还有可能会复发?”

    凌玉笑了笑,解释道:“正常人患上了感冒,服用药物治好之后,难道这一辈子就不会再感冒了吗?你的心脉受损,与不正常的生活习惯有关,如果不注重保养,快则三五年,迟则十年,还是会出现类似的病症。”

    霍坤面色变得严肃,叹气道:“多谢指点!”

    凌玉摆了摆手,继续道:“救死扶伤是行医者的天职。不过,我建议你,还是尽快离开,回去早点休息,对你调整状态是一件好事。”

    “可是!”霍坤暗忖这才几点钟,就结束活动?

    王国锋率先起身,在霍坤的肩膀上轻轻地按了两下,道:“人生在世,健康最重要。谢谢你今天盛情款待,我和师弟就告辞了,你也早点回家休息吧。”

    王国锋暗忖凌玉对霍坤的提醒比较委婉,他之所以心脉受损,完全是因为不正常的生活习惯导致。

    长期熬夜,参加各种疯狂派对,挖空了霍坤的元气,所以他才会年纪轻轻,心脉如同垂朽的老人。

    凌玉给他那瓶药丸,价值不菲,对于治疗心脏疾病有奇效,王国锋暗自感慨,这凌玉倒是出手大方,恐怕也是看在自己的面上。

    离开商务会所,坐在车内,师兄弟开始交流霍坤的病情。

    “师兄,你知道此前是谁救了霍坤吗?”凌玉表情微微有些凝重。

    “谁?”王国锋沉声道,“莫非是其他宗门的年轻高手?”

    “苏韬!”凌玉异常严肃地解释道,“如果不是苏韬在霍坤体内留下真气,霍坤的生命之火早就熄灭了。”

    王国锋惊疑不定地问道:“你确定是他?”

    凌玉点头苦笑道:“他的真气比较特别,不算强大,但绵劲持续,而且比起其他医生的真气,特点很明显,能够轻松地输入五脏六腑,被轻易贮藏起来。”

    王国锋对苏韬研究过很多次,天截手之所以有杏林圣手之称,最大本质就在于此处,没想到凌玉通过治疗霍坤,却是勘破一二。

    “知己知彼百战不殆。”王国锋微笑道,“相信你一定有办法,创造奇迹,战胜苏韬。“”

    凌玉没有作声,朝王国锋浅浅一笑,知道师兄与苏韬的嫌隙太深。

    他长期在道家医术的熏陶下,有独立自主的价值观,万法自然,随心而为,如何处理与苏韬的关系,一切顺从本心,不会因为外界的影响所改变。

    王国锋从中挑拨,他并非看不出来,只是不愿意与师兄起冲突而已。

    性格温润,随遇而安,无为而无所不为——凌玉的心境高了王国锋好几个档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