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32章 中医没有绝症
    中医和西医因为理论不同,所以在治疗病症的过程中,方式方法也相差很大。

    现在尽管国内不少中医学院开辟了中西医结合专业,试图寻找中医和西医的共同点,但在苏韬看来,其实中西医结合存在一定的悖论,因为中医和西医是两套体系,你生拉硬扯,非要分析中草药中是否含有西药的某些成分功效,这是错误的。

    中医的汤剂讲求阴阳调和,每一种草药的药性,都会用另外一种草药进行平衡阴阳。

    但西药就不一样,一般以消炎、抗菌、抗生素等为主,利用单一的化学成分,起到治病效果,但是药三分毒,这些西药进入人体内之后,没有其他药物进行平衡,所以长期服用西药会对身体的某些器官会造成副作用。

    在中医的理论中,当加入某种毒性较大的药物,一般会在汤剂中加入另外一种药物进行平衡,所以中药无副作用,即使在西医繁荣,中医势弱的现状,也是得到人们认可的。

    又比如,在中医的理论,人世间没有绝症一说。

    以癌症为例,不过是病症的一种。肺癌,是肺经受损;肝癌,是肝经受损。在治疗的过程中,运用药物、汤剂修补筋脉,调和阴阳,都是有痊愈的希望。

    比方说艾滋病,人体免疫力一般的,能抵抗艾滋病病毒十几二十年不发病。个别免疫力极强的,终生不发病。癌症、之类的自愈的就更多了。

    但如今西医普及昌盛,所以中医的类似观点,就变得荒诞可笑。

    在社会上,偶尔传出老中医治愈癌症的案例,都会被世人认为这是以讹传讹的笑话。

    任何学科都有自己的弱点,中医也并非能包治百病,也有在处理某些病症的时候,会出现偏差,或者效果不像西医那么迅速,但的确有一些厉害中医,能一言断人生死。在他们眼中,没有所谓的绝症。

    卡洛耶夫也耳闻过中医,但他并不相信世界上真有这种不符合科学原理的医术,不需要仪器的检测,就能看出病人哪儿出现问题,这显然不符合自己的专业逻辑。

    中医给病人治病,采取的是共性和个性的结合。

    苏韬能看出娜塔莎有贫血,是从面相来分析,虽然人的肤色不可能完全一样,但患病时的面色神态,都是有共性的。

    娜塔莎面如白蜡无红润之色,这是贫血的典型症状。

    再通过娜塔莎的动作走姿仪态,以及生活习惯,苏韬进行个性化推理分析,能猜出娜塔莎真正的病因在哪里。

    水君卓开车再次来到大使馆的别墅区,伊琳娜早已等候多时,她见到水君卓之后,面色有些尴尬,低声用俄语道:“君卓,我首先要向你道歉,卡洛耶夫医生刚刚来了,还请苏医生不要介意。”

    水君卓不动声色,能理解伊琳娜的心情,尽管现在卡洛耶夫治疗娜塔莎的办法受挫,但她内心深处还是更加相信卡洛耶夫。

    设身处地来考虑,如果换做自己,也会更加相信卡洛耶夫。

    卡洛耶夫来自于自己的祖国,同时也是全球第二大医学院的专家。

    至于苏韬,不过是自己托人请来的年轻医生,无论名气还是医学地位,都难以与卡洛耶夫相提并论。

    “还请您放心,我们都是为了给娜塔莎治病而来,遇见卡洛耶夫先生,会与他好好相处的。”水君卓说的是汉语,朝伊琳娜充满温暖的笑道。

    伊琳娜很感动,用手握住水君卓的柔荑,眸光闪烁,非常感动水君卓宽阔的胸襟。

    苏韬知道水君卓这话,其实是说给自己听的,虽然自己对卡洛耶夫那个老毛子没有什么好感,但看在水君卓的面子上,也就忍了。

    如果换做其他情况,苏韬绝对不会治疗这样的病人,但凡中医名家,都讲究气节,并非任何人都会去治。

    在二楼见到了娜塔莎,苏韬望着她肥嘟嘟却又苍白的脸,眉头微微一皱。

    伊琳娜早已向卡洛耶夫打过招呼,所以他站在娜塔莎的床边,目光落在手里的文件资料,手里拿着笔在文件上写写画画,等苏韬和水君卓进入之后,他抬头迅速地骚了一眼,轻哼一声,没有其他任何反应。

    卡洛耶夫在绝大多数时候会表现得很绅士,但他不知为何,对眼前这两个年轻的华夏人,充满了敌意。

    这种心态类似于,在草原上,一只经验丰富的狮王,发现两只年轻的幼狮盯上了自己的猎物。

    苏韬走到娜塔莎的身边,面带微笑,伸手搭在她的脉搏上,然后伸手翻了翻娜塔莎的眼睑,查看了一下眼睛的状况。

    眼睛是人心灵的窗户,中医诊断疾病讲究望闻问切,很多健康问题都可以从眼部反映出来。

    比如,病人眼睛瞳孔不对称,极有可能存在脑部肿瘤。

    比如,病人眼睛发黄,证明出现黄疸。

    又比如,病人眼睛肿凸起来,是显示甲状腺有问题。

    娜塔莎的眼白发蓝,是典型的贫血。

    从西医的角度来分析,铁是眼球巩膜表层胶原组织中一种十分重要的物质,缺铁后可使巩膜变薄,掩盖不了巩膜下黑蓝色的脉络膜时,眼白就呈现出蓝色来了。凡中、重度贫血患者,其眼白都呈蓝白色。

    娜塔莎已经是重度贫血,卡洛耶夫给她开的药物,是有针对性的,但没有找到娜塔莎的病因。

    简单打个比方,利用药物给娜塔莎补充了铁,但她体内流失铁的速度比吸收消化的速度更快,从而导致徒劳无功。

    “我不信他能治好娜塔莎”卡洛耶夫心气很高,见苏韬装模作样地给娜塔莎作检查,心情不好,终于还是爆发了。

    伊琳娜连忙安抚道:“卡洛耶夫医生,还请你不要着急,我们一切都是为了娜塔莎的健康。”

    卡洛耶夫撇了撇嘴,沉声道:“大使夫人,你要相信我的水平,以现在的检测设备,无法找出娜塔莎的病因,她可能得了罕见的病症。在这种情况下,我们更加要相信科学,不能试图依靠装神弄鬼的把戏。”

    水君卓见卡洛耶夫越说越难听,终于忍不住,面色一沉,不悦道:“什么叫做装神弄鬼的把戏”

    卡洛耶夫嘴角露出不屑之色,轻蔑道:“你们国家的医术,不就是喜欢用一根细长的针在人的身上戳来戳去,或者用一个罐子在人的身上拔来拔去吗这些不是把戏,又是什么医学是神圣的,你们是在玷污医学。”

    卡洛耶夫的性格比较固执,言辞更是偏激。但他这么气势嚣张,有自己的道理,他是谢东诺夫医学院的专家,代表着学院的荣誉,不能在华夏人的面前丢损颜面。

    苏韬经过一系列的检查,已经确定了娜塔莎的身体状况,印证了自己当初的猜想。

    卡洛耶夫与水君卓的争吵,用俄语在进行,虽然他听不懂俄语,但也看出卡洛耶夫的傲慢。

    卡洛耶夫不止一次表现得如此猖狂,苏韬皱了皱眉,不再容忍,与水君卓道:“你跟那个老毛子说,咱们打个赌,如果我能治好娜塔莎的病,他不仅要拜我为师,而且还要跪下向你道歉。如果我治不好娜塔莎的话,我可以答应他任何要求。”

    水君卓微微一怔,犹豫片刻,还是与卡洛耶夫说出了苏韬的要求。

    因为她相信苏韬的实力,而且卡洛耶夫不一定会应战。

    毕竟,卡洛耶夫已经输过一次。

    卡洛耶夫一听苏韬的话,肺都要气炸了,他成名多年,多次为俄罗斯总统、总理服务,无论走到哪里,都受到别人的尊重,何尝遇到过这种恶气。

    对面不过是两个年轻人,看上去年龄不大,竟然敢对自己无理

    卡洛耶夫愤怒地与伊琳娜道:“大使夫人,他们这么狂妄自大,你难道不要赶走他们吗”

    伊琳娜心知肚明,今天的战火又是卡洛耶夫挑起来的,卡洛耶夫的医术有目共睹,但脾气也如传说中一般糟糕透顶。伊琳娜上次让水君卓和苏韬离开,已经是极其不礼貌的事情,为此,丈夫回来之后,还向自己大发雷霆。

    水家在华夏的地位尊崇,即使俄罗斯驻华大使,也要对水家保持足够的尊敬。

    人家好心好意来给帮忙,你拒之门外,这是何等的羞辱。

    “卡洛耶夫医生,苏医生是我请过来的客人。他既然有救治娜塔莎的办法,那我得试一试,还请您能理解一个母亲的心情。”伊琳娜耐心地劝说道。

    “你宁愿相信他,也不愿相信我”卡洛耶夫几乎要暴跳如雷,啪地合上了手里的材料,准备离开。

    苏韬与水君卓道:“替我转告那个老毛子,如果他有种的话,等我治好了娜塔莎的病再走。不然的话,他就是个不战而退的懦夫,丢了战斗民族的脸。”

    苏韬拉仇恨的本事不一般,水君卓一边笑着,一边向卡洛耶夫翻译了原话。

    果然如同所料,卡洛耶夫被激怒了。

    俄罗斯被誉为战斗民族,绝大部分俄罗斯男人都觉得自己是纯爷们。

    “好,我就看看你有什么实力”卡洛耶夫愤怒地说道。

    伊琳娜无奈地叹了口气,事情变得很糟糕,她也不知道苏韬是否真能治好娜塔莎的病,心中只能默念,上帝啊,求你让他们安静一会吧上帝啊,求你救救我女儿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