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30章 欠债的是大爷
    苏韬暗自为倪静秋的男朋友霍坤捏了一把汗,从倪静秋的身体状态来看,他至今恐怕还没有成功实现全垒打。

    因为倪静秋患有运动性哮喘,如果进行男女之事,九成会出现哮喘的症状,所以苏韬才会有这个判断。

    苏韬无奈苦笑,暗忖难怪霍坤在吃饭的过程中,不仅对自己很冷淡,对倪静秋也有一种敷衍之感。

    而倪静秋或许因为自己的身体状况,所以对霍坤产生愧疚,才会表现得那么迎合他,处处为他着想。

    现在男女比较开放,一旦确定了男女关系,男人和女人同居是很正常的现象。

    霍坤心中怕是也憋了一把火,都谈婚论嫁了,结果媳妇是一个性冷淡。

    如同苏韬所分析,倪静秋在与霍坤相处的时候,是这么解释原因,自己是一个基督教徒,所以不能认同婚前性*行为。

    不过,这种事情也瞒不了多久,等到正式结婚,真相总要浮出水面。

    并非倪静秋刻意隐瞒,而是她的父母不允许倪静秋说出来。

    因为哮喘是遗传的,一旦说出来,婚姻肯定会被终止,与霍家断绝了姻缘倒是事小,以后倪静秋又该如何嫁人?

    其实,倪静秋知道这个秘密或许早已被霍家人获知,他们之所以没有点破,是因为在这场家族联姻中,倪家更加强大,霍家是带着攀附的心态,促成这段婚姻。

    所以即使再不愿意,霍坤在面上都要对倪静秋恩爱有加。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或者苦衷,尽管倪静秋在人前时尚绰约,标准的白富美,但自己的苦痛唯有自己品尝而已。

    中医医人,不仅要看外在,还看出病人的内心。

    尽管倪静秋对自己没有透露任何信息,但苏韬对倪静秋已经有了很深入的了解。

    同事,他开始思索,该如何为倪静秋治病。

    虽然他行医经验丰富,但对待任何病人都不会掉以轻心,因为每一次与病魔战斗,都宛如战士上了战场,必须谨慎为之。

    这都是从千百次实战锤炼中,养成的习惯。

    极有经验的中医,能看出倪静秋的问题出在“肾”上,但想要改变她的肾脏功能,几乎不可能,因为她这是先天留下的,对于中医而言,总不能像西医那样给她移植一个完好无损的肾。

    至于西医,只能通过仪器查出,倪静秋的病属于运动性哮喘,治疗方法,主要以平喘药物为主,再辅助运动治疗,增加肺活量。

    所以对于绝大多数中西医而言,倪静秋的哮喘,属于难治之症,只能用药物调和,让她尽量不要发作。

    但每当春天到来,倪静秋的哮喘依然还会复发,这让她苦不堪言。

    苏韬让倪静秋躺在沙发上,让她脱掉鞋子,并脱掉了外套,取“合谷”、“肺俞”、“关元”、“足三里”,“太溪”,合计五穴,下针。

    这是苏韬从宋思辰的行医笔记中得到的灵感。

    宋思辰曾在早年遇到过一个久喘不愈的肺病病人,他给出了“治喘治肾”的方法,在针灸的过程中,就用了以上五个穴位。

    “合谷”位于手虎口第一、二掌骨间,“谷”肉之大会为谷,故名合谷。

    “肺俞”位于第三胸椎棘突下旁开一寸半处,接近肺部,为肺脉经气转输之处,故名肺俞。

    “关元”位于脐下三寸,为元气所藏的地方,故名关元。

    “足三里”距胫骨约一横指处,为犊鼻穴下三寸,故名足三里。

    “太溪”位于内踝尖与跟腱之间中点凹陷处,肾水出于涌泉,通过然谷,聚流而成大溪,再由此穴注入于海,故名太溪。

    苏韬以天截手法运针,真气在倪静秋体内奔腾。倪静秋有种躺在春风中的感觉,感觉每个毛孔都在呼吸,同时腰部位置感觉最为明显,仿佛贴了一个暖宝宝,不断地发出热气。

    如果普通的中医,采用针灸的办法,只能让病人暂时稳定哮喘病情,但在苏韬的治疗下,有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原因在于,苏韬的内息淳厚,入穴精准,已经达到登峰造极的水平。

    顾茹姗用之前苏韬给自己的钥匙,打开门锁,推门而入,发现苏韬正在给倪静秋针灸,她连忙蹑手蹑脚,防止打扰到他。

    从后方望去,顾茹姗发现这个时候的苏韬还挺帅的,尽管与自己喜欢的大叔类型相差甚远,但顾茹姗能够感觉到苏韬是一个比想象中更加成熟的男人。

    从起针到收针,可以用一气呵成来形容。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仿佛静止了一般,只有窸窸窣窣的声音。

    倪静秋心知肚明,苏韬给自己治疗的办法,明显有效果。她心中也相信了网络上对苏韬的评价,这是一个年轻的神医。

    因为此前倪静秋也曾试图找过一些名医治疗,也尝试过针灸,但效果明显比不上现在这般强烈。

    尽管中医高手很多,但能达到御气行针的人少之又少。

    终于,苏韬重重地吐出一口气,抹掉额头的汗珠,转身与顾茹姗道:“拿条毛巾来,给倪总擦擦脸。”

    倪静秋感觉身上黏糊糊的,其实这个时候洗个澡更加适合,但毕竟在别人的家里,自己要求洗澡,未免有点太说不过去了。

    从顾茹姗手中接过热毛巾,她擦拭了一下脸,钦叹道:“果然神清气爽,感觉不一样了!”

    五脏六腑都充满力量,仿佛重新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苏韬递了个药方给倪静秋,微笑道:“按照这个药方服用,一个月以内就会有明显的效果。记住,这段时间如果锻炼身体的话,要注意节制,运动量以低强度地步行、慢跑为主,时间控制在半小时以内。”

    倪静秋暗叹苏韬挺细心,微微犹豫,还是追问道:“我妈也有同样的病症,按照这个方子吃药,会不会一样有效?”

    苏韬摇头,笑着解释道:“人和人的体质是不一样的。你母亲虽然和你一样有运动性哮喘,但体质不一样,药物使用的种类和份量都不会一样。我建议你,如果你觉得真的有效,到时候再带着你的母亲来找我。”

    倪静秋小心地收好方子,道:“对了,你给我治病,我总得给你一点药费吧?”

    “钱就不用了!”苏韬朝顾茹姗飘了一眼,心想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顺口道,“以后,还请你多多照顾我的女朋友。”

    顾茹姗咬着嘴唇,虽然觉得苏韬称自己为女朋友,这种感觉挺怪,但她还是感谢苏韬在这个关键时刻替自己说好话。

    倪静秋复杂地看了一眼顾茹姗,道:“请放心吧,茹姗在《花都酒绿》剧组会很顺利。不过,她至今还没有经纪公司,对于她的发展而言,并不是一件好事,如果你信得过我的话,我愿意帮她找一个不错的经纪人。”

    苏韬望了一眼顾茹姗,问道:“你觉得呢?”

    顾茹姗心中有些震惊,很快反应过来,微笑着点头道:“那就麻烦倪总了。”

    顾茹姗已经对倪静秋做过了解,她的公司名字叫做新光传媒,多次成功地运作大热的电视剧、电影作品。如果倪静秋愿意为自己出面找经纪人,那对她而言是一个很好的消息。

    经纪人代表着前景,尤其是一个底蕴十足的经纪人,可以轻松将自己捧红。

    倪静秋摆了摆手,微笑道:“相对于苏神医愿意给我治病,这真只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顾茹姗一直将倪静秋送到电梯口,等折身回来的时候,双手环在胸口,认真地打量着苏韬,嘴角噙着古怪的笑意。

    “怎么了?”苏韬觉得有点古怪。

    “谢谢你!”顾茹姗轻声道。

    “谢谢就不用了!对了,你欠我两千块!”苏韬无奈苦笑,顾茹姗当然得感谢自己,不然的话,自己肯定会跟倪静秋讨要诊金,若不是看在顾茹姗的份上,他绝对会开口索要,自己是医生,给人治了病,就得获得报酬。

    “两千?”顾茹姗不屑地望了苏韬一眼,“就你用那个破针,随便地乱扎了一顿,就敢开口跟别人要这么多?那可是我半个月的工资!”

    苏韬脑门满是黑线,遇到外行就这样,有理也变成了无理,他只能说道:“那行吧,你不认账,我等下跟倪总说,其实你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你只是利用我欺骗她。”

    顾茹姗瞪大漂亮的眼睛,气得半晌说不出话来,道:“卑鄙!”

    苏韬耸了耸肩,无所谓道:“人生就是这样,有收获就得有付出!”

    顾茹姗并不知道苏韬的诊金真要两千元,而且很多人情愿花更多地钱找苏韬看病,那还得排队。苏韬跟她要这个两千元,只是为了逗她而已。

    顾茹姗却是当真了,她咬着银牙,承诺道:“等我拿到了剧组的片酬,就会第一时间还给你。不过,在此之前,你要守口如瓶,有必要的话,一定要以我男朋友的身份出现。”

    “我怎么感觉不对劲!”苏韬皱眉,没好气道。明明顾茹姗欠了自己一个人情人,反而她借此来要挟自己。

    果然,这年头,欠债的是大爷!

    顾茹姗得意地笑道:“跟本姑娘斗,你还太嫩了一点!”

    言毕,顾茹姗轻巧转身,推门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