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29章 肾不纳气则喘
    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倪静秋可以搜到苏韬许多相关信息,他头上环绕着诸多光环称号,极其亮眼,难怪他不仅治好霍坤的心源性猝死,并且看出了自己的隐疾。

    倪静秋患有这个病已经有很长时间,伴随了她整个青春期,她服用的药物,包括了各种类型,中药西药,她吃过了许多,但只能延缓而已。

    倪静秋即将步入婚姻的殿堂,也因为这个隐疾充满不自信,她很在意霍坤,是因为自己在这段感情上抱有愧疚感,总觉得自己是病人之躯,嫁给霍坤对他来说是一种不公平。

    既然苏韬能看出自己的病,那他是否有解决的办法?

    倪静秋心神微动,下定决心,要与苏韬主动联系。

    苏韬刚走入房内,手机震动起来,他看了一眼号码,暗叹了口气,这倪静秋还真是聪明人,自己刚才在纸条上指出了她的病,很快就反应过来,找自己医治。

    聪明人绝对不会做讳疾忌医的事情,虽说倪静秋的病属于很难根治的那种,但苏韬有信心帮她治疗,免受病痛的折磨。

    苏韬接通了电话号码,笑问:“倪总,你好!”

    “苏神医,我也不拐弯抹角,请问你一件事,既然你看出我的病情,能否帮我治疗?”倪静秋语气诚恳地问道。

    “世界上没有任何医生,在治疗之前敢作出百分之百的保证,不过对你的疾病,我倒是有治疗的办法,就看你愿不愿意配合。”苏韬淡淡说道。

    “那我现在来找你!”倪静秋欣喜地说道。

    “我等下将住址发给你!”苏韬对倪静秋还是挺欣赏,与男朋友霍坤,完全就是两种人,鬼知道他俩为何能在一起。

    半个小时之后,倪静秋按照地址敲开了苏韬的家门。

    “请进!”苏韬微笑着说道。

    倪静秋换了双拖鞋,左右四顾,困惑道:“怎么?茹姗不在吗?”

    苏韬想了想,还是决定保住这个秘密,撒谎道:“她刚刚外出买东西了。”

    倪静秋心中有事,并没有注意到苏韬微微有些不自然,语气凝重地说道:“我在网上查过资料,你是现在国内公认最年轻的中医,而且成功救治过白血病、植物人等患者,对于你而言,像我这种病,应该不在话下吧?”

    苏韬微微一愣,虽说自己救好白血病、植物人患者确有其事,但并不能保证,任何患有白血病和植物人的患者,都能治好。这其中与病情的具体症状有关系,需要根据情况来判定。

    苏韬叹了口气,如实道:“中医有句老话,叫做‘名医不治喘,治喘不露脸’。哮喘这种病难治,容易复发。短期治疗,效果不大。不是相当有能力有经验的大夫,不能医治,所以也没人愿意治。”

    倪静秋赞叹道:“就通过吃饭的功夫,就能看出我有哮喘,这充分说明了你的实力。”

    苏韬暗叹了口气,倪静秋对自己这么信任,他倒也不能拒人千里之外,淡淡道:“伸出手来,我给你搭个脉!”

    倪静秋连忙撸起袖子,露出雪白如玉的手腕

    。

    苏韬看出倪静秋有哮喘,主要是通过望诊,她面色淡黄,干萎无泽,这属于病色的一种,眼睛红肿,说明脾火旺盛,再加上她体型偏瘦,中医有云,形瘦阴虚,易患劳嗽。

    如今再通过诊脉,脉象浑浊,更证明了自己的判断。

    见苏韬沉默不语,倪静秋紧张地问道:“怎么样,能治吗?”

    苏韬沉声道:“你这个病,属于先天性哮喘,大多在冬季和春季发作,而且很容易复发。哮喘发作时,呼吸急促费力,不能平卧,同时呼气、吸气时发出声调较高的哮鸣音。而且,哮喘有家族史,你的父母可能就有哮喘,还可能会影响下一代。”

    倪静秋如今已经充分信任苏韬的实力,也不隐瞒,“没错,我母亲患有哮喘!”

    苏韬点了点头,继续道:“哮喘如果及时服用药物,可以控制病情,不发作的时候,与正常人无异,一旦发作,痛苦无比。”

    倪静秋眼圈一红,忍不住握住苏韬的手,沉声道:“只要你治好我,只要我有的,都可以给你。”

    苏韬微微一怔,暗叹这是所有病人的正常反应,人生什么重要,有些人追求功名利禄,等身体出现问题的时候,才发现原来健康最重要。

    “你不要着急!”苏韬耐心地安慰道,“我尽量帮你医治!”

    倪静秋听苏韬这么说,心情好了不少,叹道:“那就麻烦你了。”

    突然房门铃声响起,苏韬走过去打开门,却是顾茹姗再次来敲门,她刚换了睡衣,脚上踩着拖鞋,“我家里的抽水马桶……”

    顾茹姗这个女人,已经把苏韬当成了多功能机器人,这驾驶抽水马桶堵了,也来麻烦自己清理了。

    她还没说完,嘴唇被苏韬用手掌给堵住,正准备躲开,却被苏韬给一把抱住。

    为表示心中的不悦,苏韬故意拥抱的时候,故意用力,能感觉到顾茹姗丰软的胸部,被狠狠挤扁的感觉。

    苏韬嘴上却是哈哈笑道:“哎呀,老婆,你终于回来了!家里有客人呢,倪总过来了!”

    顾茹姗的表情多变,先是因为被苏韬强行搂抱,偷偷揩油而愤怒,随后又是脊梁发寒,额头冒出冷汗,生怕自己的秘密被揭穿而惊愕。

    “是吗?”顾茹姗用力推开苏韬,朝他狠狠地瞪了一眼,“那得咱们好好接待她呢!”

    等顾茹姗走进屋内,倪静秋却是相信两人的男女朋友关系,毕竟如果不是男女朋友,为何会穿着睡衣呢?

    “你俩感情还真好!”倪静秋羡慕地说道,她瞧见了两人在门口“热情”相拥,被他俩的演技给成功欺骗了。

    “倪总,你怎么会来?”顾茹姗困惑地问道。

    “我过来,是为了治病!”倪静秋觉得顾茹姗是苏韬的女朋友,所以也就没有隐瞒。

    “原来是这样!”顾茹姗没有多问,转而命令苏韬,“小苏子,一定要照顾好倪总,她可是我的贵人。”

    苏韬无奈翻了个白眼,暗忖顾茹姗还真把自己当成大

    爷了。他笑着说道:“你刚才不是说出去买东西吗?怎么没带回来?”

    顾茹姗微微一愣,暗忖苏韬这是在故意为难自己,灵机一动,笑道:“不是钱没带够吗?你身上有没有钱,给我点!”

    苏韬瞧见了顾茹姗嘴角的狡猾笑意,无奈叹了口气,暗忖这戏终究还是要演下去,不情不愿地掏出钱包,正准备抽出一两张,却被顾茹姗直接给夺了过去。

    “好了,我下去买点东西,你们继续聊着!”顾茹姗冲苏韬偷偷做了个鬼脸,得意地出了门。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苦笑道:“她人就是这样,花钱如流水。”

    倪静秋笑道:“以你的医术,赚得肯定不少。男人赚钱,不就是给女人花的吗?”

    “差点忘了,你俩是同一个战线的。”苏韬从行医箱里取出针带,深吸一口气道,“我现在就给你治疗,治喘不能急,无法保证很快彻底治愈,配合我给你配的药方,调养两三个月,就能康复!”

    倪静秋眼中闪过喜色,追问道:“如果治好之后,还会不会遗传?”

    苏韬无奈道:“哮喘有内源性和外源性的区分。内源性哮喘,由感染引起的哮喘,症状是咳嗽、咳痰。外源性哮喘,患者对致敏原产生过敏的反应,致敏原包括尘埃、花粉、动物毛发、衣物纤维等,除致敏原外,情绪激动或者剧烈运动都可能引起发作。你的哮喘属于后者,与基因遗传有关,即使我能给治好,但无法改变你体内的基因。”

    倪静秋失望地叹了口气,道:“那就请先给我治病吧!”

    苏韬知道倪静秋的心情,任何女人都不希望因为自己的原因,导致自己的下一代依然还出现问题。

    倪静秋有这种觉悟,也说明她是个善良的女人,未来会成为一个好母亲。

    苏韬安抚她的情绪,道:“虽然不能改变你的基因,但能改变你的身体状况。你这应该属于运动性哮喘,通过治疗和保健手段改善体质,遗传到下一代的概率会很低。”

    倪静秋对自己的病情有了解,她知道自己得的是运动性哮喘,激烈运动之后,咳嗽、胸闷、气急、喘息,持续一个小时才会缓解,所以她平时随身会携带药物,以备不时之需,尽管定期检查、治疗,但无法根治。

    倪静秋苦笑道:“各大医院我没少去,但那些药物对我都没有太多的作用。”

    “有‘肺不伤不咳,脾不伤不久咳,肾不伤不喘’之说,‘肺虚则咳,脾虚生痰,肾不纳气则喘’。你服用的药物,多是润肺、止咳、平喘的药物,治标不治本。”苏韬用更简单的方法来解释,“你以前治疗哮喘方法错误,想要治好病,还得治疗你的肾。”

    “我的肾?”倪静秋面色一红,这也难怪,肾一般跟人的性功能有关。

    “没错,你的哮喘,关键在于肾功能存在某些障碍,所以激烈运动就会喘个不停。”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倪静秋长期联系跑步,恐怕也是希望能锻炼自己的体质,但没有抓到根本原因,她的肾有问题,这是先天性的,用锻炼的方式,很难有质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