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27章 金崇鹤的来电
    第二天清晨醒来之后,顾茹姗发现昨晚的摔伤已经彻底好转,不仅暗叹隔壁邻居还真有两把刷子。

    关于昨晚与苏韬的亲密接触,她虽说觉得尴尬,但毕竟既然是给自己治病,就不要在意那么多。

    你若是到了医院里,遇到一个男医生,还不是要被摸来摸去?

    虽说自己一直守身如玉,从来没有被异性*侵犯过,但昨晚仿佛打开了她身体的某个缺口,原来男人的抚摸,是这种滋味。

    女人和男人一样,都有最基本的生理需求,也会幻想,也需要慰藉。

    顾茹姗昨晚在床上,不停地咀嚼回味着苏韬挤压自己臀部的感觉,那种滋味让她兴奋却又羞愧。

    换了一身运动装,顾茹姗走到隔壁,敲了敲门,没有任何动静,她暗叹了口气,自己起迟了,估计苏韬已经去晨练。

    顾茹姗独自慢跑了一个小时,就提前回到家中。

    她发现手机有未接来电,回拨过去之后,发现倪静秋打来的电话,暗忖自己糊涂,昨天交换号码的时候,竟然忘记编辑联系人姓名了。

    “茹姗,中午有空吗?我想请你和你男朋友吃个便饭。”倪静秋微笑着问道。

    “有……”顾茹姗暗忖继续拒绝不妥,索性咬牙道,“昨天是你请客,今天就由我来做东吧?”

    “这话你说得太客气了。”倪静秋语气坚定而真诚,“我男朋友醒了之后,他说一定要感谢救命之恩,一顿饭而已,哪能相提并论。”

    “好,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顾茹姗心情焦灼地答应道,她害怕苏韬突然失踪,那中午的约饭,显然就得泡汤了。

    挂断电话之后,手机很快接收到一条短信,是中午吃饭的地点,位于南二环的一家颇有名的中式餐厅,倪静秋选在那里宴请自己和苏韬,足以显出诚意。

    顾茹姗赶紧从昨晚的通话记录里找到苏韬的手机号码,铃声结束之后,还是依然没有接通,她只能站在门外等待。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终于见苏韬从电梯里走出来,顾茹姗松了口气,暗叹终于逮到你小子,不动声色地说道:“等你很久了!”

    苏韬望着清秀逼人的顾茹姗,凹凸有致曼妙绝伦,调笑道:“怎么?一晚上没见到我,就这么想我,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顾茹姗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道:“刚才对方打过来电话,约我们中午吃饭。”

    “哦!”苏韬不咸不淡地应了一声。

    顾茹姗没好气道:“你这是什么鬼反应?”

    苏韬笑着反问道:“你要我有什么反应?”

    顾茹姗等了苏韬半天,心气不顺,“我觉得你应该觉得高兴,因为可以蹭吃蹭喝!”

    苏韬摇头,反驳道:“我觉得某人才是蹭吃蹭喝吧,是我救了人,人家是想答谢我。”

    顾茹姗一时语塞,鼻子一酸,眼睛通红,豆大的泪水从眼角簌簌而下。

    苏韬被吓了一跳,没想到顾茹姗这泪水说来就来,自己不过是逗她一下,连忙劝道:“你别哭啊!放心吧,我答应你的事情,绝对不会反悔。”

    顾茹姗一抹眼角,拭去眼泪,冲着苏韬得意地一笑,“这还差不多!”

    苏韬无奈苦笑,暗忖这顾茹姗的演技也真够逼真,这泪水怎么说掉就掉下来了。

    他并不知道顾茹姗虽然不是科班出身,但每天都在偷偷下功夫,对于女演员来说,掉眼泪是基本功,要做到五秒钟就能落泪,顾茹姗非要逼得自己高人一筹,所以三秒钟就能让眼泪落下。

    而且,她方才这三秒落泪的技术,还不是简单地盈眶,而是一滴滴成串落下,如果用摄像机拍出来才会有美感。

    苏韬一向自忖演技不错,但面对顾茹姗,却有种有力发不出来的感觉。

    原本以为答应了顾茹姗,她能够饶过自己,没想到自己刚进门没多久,顾茹姗就过来敲门,没有经过允许,直接坐在了沙发上。

    顾茹姗意思明显,绝对要守着你,不能让你从自己眼皮底下消失。

    一切都是因为中午的聚餐,实在太重要。

    对于苏韬而言,这或许是一个病人的感恩答谢会,但对于顾茹姗而言,自己要好好抓住这个机会,和倪静秋发展好关系。有她这个强势的靠山,自己距离梦想就不远了。

    她换了一身时尚简约的服饰,现在的温度在二十度左右,穿上单薄的春装正合适,她上身套着一件粉色的小西装,下身是纯白色的休闲裤,进门的时候换了鞋,紫色的袜子显得尤其醒目,她显然作了精心打扮,耳朵上镶嵌着银色的耳饰,给人一种清爽干练的感觉。

    纯天然的美女,越看越耐看,虽说第一眼只是觉得顾茹姗清秀而已,但相处下来,发现她有种清爽脱俗的气质,这源自于她曾经练过舞蹈,举手投足之间,漫不经心地会流露出从容与优雅。

    “我不打算走了!给我倒杯水喝,我渴死了!”顾茹姗打量着苏韬的房子,给人的感觉异常整洁。

    苏韬无奈叹了口气,问道:“喝不喝茶?”

    “不喝!”顾茹姗果断拒绝,“那是老年人喜欢的饮品。”

    “还真不客气!”苏韬倒了一杯白开水给顾茹姗,然后走进厨房,未过多久,端出两碗面。

    “你还挺用心,给我准备了一份,不过我不吃早饭的!”顾茹姗望了一眼面条上面盖着金黄色的鸡蛋,几根油绿的榨菜丝洒在汤汁上,虽说很有食欲,但还是强忍着说道。

    “不吃早饭,对肠胃不好!”苏韬笑着说道,“你如果不吃的话,我中午就不陪你去赴约了。”

    “真卑鄙!”顾茹姗翻了白眼,拿起筷子,哧溜哧溜,畅快地吃起了面条,“超市里面卖的面条,只能算是一般,下次我做手工面给你吃,保证味道一绝。”

    苏韬无奈苦笑,暗忖顾茹姗的性格大部分时候其实很简单,陕州民风粗犷,故而,顾茹姗的性格也特别爽朗,不似江南女子含蓄温婉。

    顾茹姗虽说吃面条的速度飞快,但吃相颇为耐看,不一会儿就将一碗面条吃得干净,然后朝苏韬笑了笑。

    苏韬没好气地摇了摇头,叹气道:“你吃东西的速度怎么这么快?”

    顾茹姗叹了口气,道:“你是还没有融入大城市的节奏。在这里生活,连走路都得跑着,因为晚一分钟,可能要落后别人很远。大家都在努力,试图寻找成功的办法,我哪里有享受生活的资格?”

    苏韬点了点头,道:“你会成功的!”

    顾茹姗微微一怔,笑问:“希望如此吧!”

    她见苏韬吃完了面条,主动起身,将碗筷收拾好,然后转身进了厨房,未过多久,水池传来哗啦啦的声音,顾茹姗是在洗碗了。

    细节可以看出一个人的品行,顾茹姗独立自主,有自己的思想,不依赖人,所以当你请她吃了一碗面条之后,她会情不自禁地反应过来,用洗碗来告诉你,我并非是不劳而获的那种女人。

    苏韬心中暗下决心,明知顾茹姗或许利用了自己,那也继续默许吧。

    人有时候活着,就是为了对别人有价值。只有你能给别人带来足够的利益,你才有存在感。

    手机这时候响了起来,是一个国际长途,苏韬接通之后,里面传来金崇鹤的声音。

    “苏大夫,有件事我想问问你。”金崇鹤焦躁地说道,“我妹妹有没有来找你?”

    “没有!”苏韬微微一怔,脑海中闪过金崇雅的身影,“放心吧,她是个成年人,应该没事儿的!”

    金崇鹤叹了口气,苦笑道:“崇雅,一直想来华夏找你。你也知道,最近两国之间的关系紧张,我担心她来到华夏,会遭遇危险。”

    苏韬连忙安抚道:“放心吧,国家与国家之间的矛盾,不会牵涉到个人。华夏人民都很友好,崇雅精通汉语,应该不会出现太多问题。”

    “那我就将妹妹交给你了。”金崇鹤语气诚恳地说道。

    苏韬点了点头,笑道:“放心吧,她可是我全球粉丝后援会的创始人,我会尽一切可能保护好她。”

    “还有一件事,我要郑重提醒你。”金崇鹤压低声音道,“我说将她交给你,是像哥哥照顾妹妹那样,你千万不要对她做出格的事情。”

    苏韬暗叹这个臭棒子心思还真多,敷衍道:“知道!我是一个有品味的人。”

    金崇鹤听这话就觉得不高兴了,质问道:“你这是什么意思啊?难道我妹妹不够优秀!”

    苏韬哈哈大笑两声,转移话题道:“现在国家处于紧张的关系,咱俩说话难免会发生分歧,还是少说几句吧。金崇雅,我会好好照顾她,你晚点将她的电话号码给我。对了,现在你们国内的情况,如何了?”

    金崇鹤深吸了一口气,无奈道:“女总统被弹劾,权家也趋于弱势。国内也在掀起抵制活动!”

    苏韬皱眉道:“那你会不会也受到波及?”

    “不会,生意反而更好了!”金崇鹤尴尬地笑道,“多了不少华夏顾客,唉,我现在也是各种尴尬啊!”

    苏韬大致明白了金崇鹤的意思,在韩国的华夏人不少,现在两国关系紧张,戴着华夏中医堂牌匾帽子的韩医馆,反而生意变好,因为它吸引了不少在韩的华夏人。

    “医学无国界!”金崇鹤沉声道,“在我的眼里,只要是病人,我会竭尽全力为他们治疗疾病。”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在这一点上,我无法认同你。在这个节骨眼上,我绝对不会医治带有明显政治倾向的韩国人。因为我是一个中医,千年的民族文化沉淀传承,让我有了谋生的本领和技能,我不能用它来养虎为患。”

    金崇鹤尴尬地沉默,苦笑道:“苏,你给我上了一课!”

    “所以我们注定永远无法成为朋友!”苏韬遗憾地说道。

    金崇鹤也是一声叹息,尽管自己的韩医馆,因为斗医失败,挂上了三味堂的牌子,但始终没有打消苏韬内心的戒备。

    金崇鹤心知肚明,以自己而言,何尝不带有窃取他“天截手”医术的龌蹉心思?

    挂断了金崇鹤的电话,未过多久,苏韬收到一条短信,然后按照短信里的号码拨了过去,手机处于开机状态,嘟嘟两声之后,就被挂断,于是,苏韬编辑了一条短信过去。

    很快地,金崇雅回拨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