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26章 屁股都给看了
    “你爸妈催你结婚了?”

    “不是!”

    “有男人骚扰你?”

    “也不是!”

    “你不会想潜规则我吧?”

    “别做梦了!”

    ……

    “事出总有因。我是一个正经人,不能那么随便!”苏韬认真地说道,“你看过不少电视剧吧,小说里面一般假扮男女朋友关系,甚至夫妻关系,最终都会演变成真正的情侣。我得仔细想想,毕竟这是一件事关原则的大事。”

    顾茹姗漂亮的眼眸向上翻转,被苏韬气得不行,她叹了口气,竖起右手食指和中指,发誓道:“你放心吧,我绝对不可能喜欢上你。因为你距离我心中的理想另一半,有很大的差距。我请你假扮我的男朋友,只是迫于无奈。只需要你假扮一次就可以,然后咱俩你走我的独木桥,我走我的阳光道,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你觉得吃亏的话,我可以支付你佣金,算我租你,如何?”

    苏韬沉默不语,问道:“你理想中的情人,是什么样的?”

    顾茹姗没好气道:“我喜欢成熟稳重的男人,简而言之,那种大叔风格的,有韵味和思想,温柔体贴,懂得女人的心思。至于你,差远了!”

    苏韬瞬间无言以对,叹了口气道:“你和我才认识一天,怎么知道我不成熟?”

    顾茹姗笑道:“我是颜值控,看你这张正太脸,就觉得索然无味。”

    苏韬被顾茹姗也是被气得不行,尽管知道这女人埋汰自己,是带着几分夸张色彩,或许是自尊心作祟,沉声道:“行啊,我可以答应你,当你的男朋友!不过前提是,你得让我摸两下!”

    “摸两下?”顾茹姗面红耳赤道,“没想到低估你了。你不是小正太,是个小流氓!”

    “给不给摸?”苏韬佯作要离开。

    “那……就给你摸两下吧!”顾茹姗咬着银牙,下定决心。她不能错过这次机会,就当是被蚊子给咬了吧,“摸哪儿?说好了,敏感的部位不准摸。”

    苏韬朝顾茹姗走过去,突然动手抱住了她,然后将她一掀,整个人趴在沙发上,然后腾出双手,在她的臀部位置,准备用扁鹊手法,给她进行推拿。

    顾茹姗一开始有些吃惊,等到苏韬双手挪开,然后往手上倒了药油,才意识到苏韬这是在给自己推拿伤处。

    “别!”顾茹姗还没来得急出言阻止,苏韬已经撸开了她睡衣的下摆,然后只能颓然地将俏脸埋在沙发里。

    苏韬怔了大概三四秒,意识到顾茹姗为何说“别”,原来这女人洗完澡之后,没有穿内裤,所以苏韬这么一推,花白、丰满、挺翘、水润、紧绷的臀部,就完全展现在视野之中,那两片臀*瓣之间,暗褐色的缝隙内,粉色的形状也是若隐若现,仿佛一枚丰嫩的蚌肉埋在黑色的草丛中。

    苏韬感觉鼻腔一热,赶紧深吸一口气,暗叹还真够刺激,如果不是自己反应及时,鼻血恐怕瞬间要如同箭矢般喷射而出了。

    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顺着圆润的臀部,左右自下放,往两边推按,使得药效完全渗透进皮肤,抵达深处的骨裂部位。

    顾茹姗此刻整个人懵了,她知道自己被苏韬看得一清二楚,但她不好做任何反应。

    第一,苏韬要求摸自己两下,是自己答应的。

    第二,自己的臀部真的很疼,她现在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第三,苏韬推得很舒服,一股清凉的感觉在伤处蔓延,这充分说明找个小流氓给自己治疗是有效果的。

    顾茹姗心中很紧张,因为她不知道苏韬下一步,会不会得寸进尺?

    如果他真的侵犯自己,自己又该如何呢?

    自己如果反抗的话,那可能会与苏韬的关系闹僵,与倪静秋那边,自己又该如何解释和交代,《花都酒绿》的角色会不会因此而擦肩而过。

    苏韬此刻沉浸在治病的状态中,心无旁骛,哪里知道顾茹姗一瞬间,千奇百怪地想法,全部如同雨后春笋般出来了。

    “好了!你尝试站起身,走两步试试!”苏韬站起身体,发现自己的某个部位有点不对劲,微微弓着腰,说道。

    苏韬是一个中医大夫,但也是个身体正常的男人,面对如此香艳的场景,滋生,心火燃烧,这是正常反应。

    顾茹姗站起身,自然发现苏韬顶起了小帐篷,她面色潮红,竟不敢再看苏韬一眼,沿着茶几尝试走了几步路,惊讶地发现果然疼痛感消失了。

    “真的治好了?”顾茹姗吃惊地望着苏韬。

    “是啊,我刚才跟你介绍过,我是一个医生,治疗这种跌打损伤,不算什么!”苏韬微笑着说道,自己在中医界或者医学圈还算小有名气,但距离普通人还是有些距离,顾茹姗对自己不认识,这在情理之中。

    其实,如果苏韬说,自己是三味国际旗下中药护肤品的创造者,顾茹姗立刻会对苏韬刮目相看。现在三味国际名气很足,只要是有点品位的女人,都对沉鱼落雁膏和闭月羞花液有所耳闻。

    “看来你早上在公园治好那个病人,还真不是瞎猫撞着死耗子。”顾茹姗下意识地拉了拉睡衣的下摆,既然苏韬是带着给自己治伤为目的,刚才侵犯自己身体的行为,就不过多计较了。

    “他得遇到的病,叫做心源性猝死!如果不是我的话,现在即使抢救回来,恐怕还躺在重症监护室观察。”苏韬微笑着解释道。

    顾茹姗微微一怔,一本正经地说道:“请你当我的男朋友,与早上你救人的事情有关。他女朋友误以为咱俩是情侣关系,所以为了感谢你我,想请我俩一起吃个饭。”

    苏韬皱眉质疑道:“你跟她说明,咱俩只是邻居关系,不就好了?为什么要欺骗她呢!”

    顾茹姗想了想,还是没有说出原因,蹙眉道:“屁股都被你摸了,你问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你明天要帮我这个忙,陪我一起去吃顿饭。在饭桌上,一定要注意咱俩的关系,不要露馅了。”

    苏韬知道里面肯定还有其他原因,暗叹这个顾茹姗虽然心计多了一点,但也是能理解的,毕竟作为北漂一族,她如果不多两个心眼,如何在这个尔虞我诈,人心叵测的社会里立足呢。

    “行,那我就帮你这个忙吧!”苏韬索性答应了。

    顾茹姗是自己在燕京相识的第一个人,内心还是挺欣赏她,尽管她很多时候会表现得很狡猾,但换一个角度来看,这是个有灵气的女人。

    见苏韬答应自己,顾茹姗想了想,道:“为了明天在吃饭的时候,咱俩不会露出破绽,所以要对一下台词,同时对双方有一定的了解。”

    “没有这个必要吧?只不过是吃顿饭而已,大不了我明天吃饭的时候,尽量不说话!”苏韬有点头疼地苦笑道,他突然发现自己接了个不太好对付的活儿。

    “不行!明天的这顿饭对我特别重要,一定要谨慎对待!”顾茹姗眼中满是认真之色,咄咄逼人地说道。

    “我需要了解什么!”苏韬无奈地问道。

    “我叫做顾茹姗,毕业于陕州艺术学院现代舞蹈系,父亲是个大学教授,妈妈是一个公务员。我来燕京至今有五年时间,目前在一家培训机构担任舞蹈老师。我最喜欢吃的水果是金枕头榴莲,最喜欢的眼色是紫色,最喜欢的演员是陈明道,最喜欢的歌手是英娜……”顾茹姗滔滔不绝地交代着自己的情况。

    “唉,我恐怕是上辈子欠了你的。”苏韬翻了个白眼,一个头两个大,暗忖自己怎么遇到这么一个奇葩的邻居。

    当然,主要是因为顾茹姗长得很漂亮,这才会让苏韬愿意相助,如果换个颜值低一点的,他绝对不会自讨麻烦。

    “这话说得不合适!”顾茹姗笑着说道,“咱俩这是一锤子买卖,等过了明天之后,再也没有任何联系。”

    苏韬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道:“真要这么绝情?”

    顾茹姗继续送上小刀,“原本就没有感情,何来地决绝?”

    苏韬吸了吸鼻翼,没好气道:“虚情假意也是情,你这女人嘴巴真厉害,我这么口齿伶俐,竟然说不过你。”

    顾茹姗得意地笑道:“狡辩是女人的天赋,你就受着吧!下面轮到你了!”

    苏韬正准备说话,只见顾茹姗摇了摇手,打断道:“你今年二十五岁,家乡是淮南汉州,来自于中医世家,所以医术不错。和我在三年前相识,关系介于普通朋友和男女朋友之间。”

    苏韬对顾茹姗给自己安排的角色感觉好笑,竟然跟自己的真实情况有几分相似,他好奇道:“什么叫做普通朋友和男女朋友之间?”

    顾茹姗面色一红,低声道:“就是你一直在追求我,但我还没有答应!”

    苏韬无奈苦笑:“屁股都给看了,起码也算上了二垒吧!”

    “胡说八道什么呢?”顾茹姗羞愤地瞪了苏韬一眼,“记住我给你安排的角色,明天千万不要演错了!”

    言毕,顾茹姗推着苏韬出门,苏韬有点发懵,然后门又开了,顾茹姗将行医箱放在门外,给苏韬抛了个得意的眼神,将门直接给关上。

    等隔壁开门关门的声音结束之后,用背部抵着门的顾茹姗再也憋不住,竟然大笑了两声,她也不知道乐趣从何而来,或许是看到苏韬吃瘪的模样,那种心情太舒坦了。

    谁让你对我揩油?尽管是借着给我治伤的理由,那也不能那么做!

    念及此处,顾茹姗情不自禁地又叹了口气,感觉自己珍藏二十多年的宝贝,被人给偷了,怅然若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