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25章 打是疼骂是爱
    打是疼,骂是爱。?网≠

    当说一个女人很笨的时候,绝大多数时候,男人是带着一种宠溺的心态来评价。

    男人觉得女人笨,是想好好地保护她。

    男人觉得女人不聪明,做事总犯傻,是希望自己能够成为她的肩膀,在风雨来临的时候,替她遮风挡雨。

    苏韬觉得水君卓是个笨女人,已经陷入了男女情感的怪圈,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对水家千金已经有了男女之情。

    人就是这样,当局者迷。

    他只知道,和水君卓在一起的时光,明明平平无奇,但却充满了幸福感。

    当水君卓注视着自己的时候,他会感觉特别满足。

    与水君卓吃完晚饭,已经到了晚上十点,她将苏韬送到小区之后,才开车离去。

    苏韬望着逐渐消失的哈弗,驻足呆许久,才往自己的出租屋走去。

    等上楼之后,苏韬意外地现门锁附近,被贴了一张便利贴。

    “我是你的邻居,找你有急事!请你回家之后,能与我联系,手机号码:158*o673。”

    苏韬输入手机号码,过了半晌没有拨通,于是掏出钥匙,准备打开门,却听到隔壁有动静,门被推开,露出顾茹姗的俏脸。

    “对不起,我在洗澡,所以没接到你的电话。等我五分钟!”顾茹姗说完话,就又缩回了脖子,并关上了门。

    苏韬猜测,她不会是光着屁股,就过来打招呼了吧。

    正如苏韬所想,顾茹姗刚在身上抹了沐浴乳,搓出了泡沫,还没来得及用水清洗,所以只能露了个门缝,身上的水渍滴滴答答地溅在了瓷砖上。以至于她刚关上门,因为心急,地上打滑,干净利落地摔了一跤,臀部与冰凉的地砖来了个亲密接触,尾骨吃痛无比,只能咬牙坐起来,扶墙艰难蹒跚地走入浴室。

    尽管屁股疼痛无比,但顾茹姗心情还是很美好的。

    就在十几分钟之前,《花都酒绿》剧组的工作人员给自己打来录取电话,从明天起,她就成为剧组演员之一,出演女间谍的角色。

    苦熬了这么多年,顾茹姗终于等到了机会,她深知这一切都是因为倪静秋的缘故。

    倪静秋是电视剧的投资方,她不经意给出一个信号,顾茹姗是自己的朋友,剧组自然考虑录用顾茹姗。

    仔细梳理其中的逻辑,归根到底,顾茹姗还得感谢苏韬。因为若不是自己和他一起跑步,他出手救下了倪静秋的男朋友,自己怎么可能遇到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

    如今还有后续,倪静秋邀约苏韬见面,顾茹姗需要与苏韬沟通一番,请求他暂时扮演自己的男朋友。

    顾茹姗尽管知道这可能会为难苏韬,但她必须要这么做,因为这是她苦苦等了多年,终于等到的机会,决不能错过!

    简单冲洗掉身上的乳液和泡沫,顾茹姗原本打算准备忍痛穿上内衣,但也不知刚才是不是摔得厉害,整个臀部感觉失去了知觉。她在卫生间内尝试了许久,终于还是放弃穿内衣内裤,在房间里找了一件较厚的打底衫披上,然后在外面加了一件厚睡衣,这样就不至于露点走光。

    一瘸一拐地走到门口,顾茹姗掏出手机,拨通了苏韬的电话。

    苏韬片刻之后,推门而出,锁好门之后,朝隔壁走过来,他上下打量着顾茹姗,似笑非笑。

    顾茹姗觉得他的眼神,有些莫名其妙,莫非自己哪儿走光了吧?她连忙捂着胸口,面色一红,指着客厅沙,笑道:“里面坐吧!”

    顾茹姗头上裹着一条乳白色的毛巾,缠住了湿漉漉的头,上身披着一件冬天穿的厚睡衣,领口开得很大,虽说里面还穿着一件,但还是露出了一抹如雪的肤光,潮湿的鬓角还挂着几滴水珠,显然是因为洗澡匆忙,没来得及弄干,酥胸呈尖锥状高耸,仿佛呼之欲裂。睡衣下摆很长,直到及膝位置,将纤细修长的大腿根部遮掩,看似挺随意的装扮,穿在她身上,有种特别的诱惑魅力。

    主要是因为顾茹姗的这张脸,太过于清秀,反而给人有了遐想空间。

    出水芙蓉的瓜子小脸,未施粉黛,因沐浴后容光焕,眉如新月,眼若秋水,宛如万花丛中一点红的樱桃小嘴,在清浅的朦胧灯光漫射下秀出优美的弧线,如怒放的玫瑰一般,娇艳欲滴,性感迷人。

    “刚刚在洗澡,等接电话的时候,铃声已经停止了。”顾茹姗带着歉意解释,她让苏韬走在前面,不至于让她看见自己怪异的姿势,从臀部到下肢弥漫着疼痛,但碍于羞涩,她没有跟苏韬说明原因。

    这也是因为顾茹姗长期一个人生活,性格属于那种比较坚强的女人。

    苏韬内心有点恍惚,生更半夜,走进隔壁还只能算陌生的单身女性家中,使得氛围充满暧昧的味道。

    “有什么事?”苏韬目光落在地下,一双雪白玉足落入眼帘,笋尖般漂亮的五根脚趾涂抹着粉色的指甲油,说不出的清亮与惹眼。

    “是这样的!”顾茹姗坐在沙上,皱了皱眉,因为疼痛额头上冒出了汗珠,“你还记得早上公园的事情吗?”

    “什么事?”苏韬目光落在顾茹姗的腰部,他如今确信,顾茹姗那里应该是受伤了。

    他一进门之后,眼神就滴溜溜地绕着顾茹姗的身体转悠,这并非是不礼貌,而是中医的职业病。

    经过细心观察,苏韬看出顾茹姗的臀部应该受了不轻的伤,暗叹这顾茹姗也真能够忍的,竟然还能形色如常的说话。

    “我……”顾茹姗正准备说明始末。

    苏韬轻轻地摆了摆手,打断道:“你先别急着说话,刚才是不是摔着了?”

    顾茹姗微微一怔,点头道:“是啊,出卫生间的时候没注意,重重地摔了一跤,不过问题不大!”

    苏韬摇了摇头,叹气道:“问题还真不小,不出意外的话,应该是伤及筋骨了,如果你现在不及时治疗的话,恐怕明天爬都爬不起来。”

    “有这么严重?”顾茹姗被苏韬吓了一跳。

    苏韬如实说道:“我是一名中医大夫,绝对不是吓唬你。”

    顾茹姗联系之前在公园里苏韬用挤压的方式,救活了倪静秋的男朋友,眼中闪过异色,瞬间明白那并不是巧合,难怪倪静秋对苏韬如此感激。

    顾茹姗涨红了脸,叹了口气,道:“那怎么办?你有没有什么治疗的办法?”

    苏韬点了点头,咳嗽了一声,道:“办法当然有,不过可能会让你觉得反感。只要我给你的痛处做一下推拿,就可以治好了。”

    顾茹姗连忙道:“那可不行!”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男人去按摩女人的屁股,不出事儿才怪呢!

    苏韬试探了一下,现顾茹姗比想象中要保守,心中暗自欣赏,笑道:“你别急,故意吓唬你的,也不必非得那么做!你坐在沙上,再也不要做任何举动,我去房间拿点东西过来!”

    顾茹姗等了片刻,苏韬提着那个行医箱过来,他现顾茹姗眼中有如释重负的感觉,暗叹了口气,这女人把自己想污了,自己就算想揩油,那也没必要趁人之危。

    顾茹姗刚才的摔伤,比想象中要严重,伤及筋骨,不出意外,还有骨裂的迹象,所以这个时候强行占她便宜,那是极不人道,属于非人性地虐待。

    “等下你自己上药,将药油涂抹在疼痛的地方,四个小时涂抹一次,记住定好闹钟,半夜再困也要起来涂一次!”苏韬取出了一瓶专门治疗跌打损伤的特制按摩油,耐心地介绍道:“涂抹的时候,要注意方式,不能用力地去揉捏,而要均匀的地涂抹在皮肤的上方,等自然晾干,药效被完全吸收之后,再穿衣服!”

    顾茹姗面红耳赤地点头,暗忖自己喜欢裸*睡,倒也不存在什么时候穿衣服的问题,只是半夜还得醒来涂抹药膏,这无疑是一种折磨。

    “真有这么严重,有没有更快地方法?”顾茹姗追问道。

    苏韬点了点头道:“当然有!因为我是中医,懂几种促进药效吸收的推拿手法,所以我来给你上一次药,等你睡一宿,每天就能彻底痊愈了。”

    顾茹姗咬着红唇,臀部的疼痛感依然剧烈,她在犹豫是否相信苏韬,所以复杂地望着他,内心在做天人交战。

    苏韬知道顾茹姗质疑自己的身份,这也不奇怪,毕竟自己和顾茹姗才认识一天而已,于是将药瓶放在茶几上。

    “药我放在这里了!你一定要记得搽药!”苏韬无奈叹了口气,往门外行去。

    “慢着!”顾茹姗暗忖事情还没说完,苏韬怎么就走了?

    “怎么?想要我帮忙?”苏韬转过身,淡淡笑问。

    “不是,我喊你过来谈事的!事情还没说完,你怎么就走了啊?”顾茹姗嘴上这么说,但目光还是落在药瓶,内心还在犹豫。

    “说吧,啥事儿!”苏韬提醒道,“建议你尽快搽药,这样对你的伤有好处!”

    “你能不能扮我的男朋友?”顾茹姗压低声音,弱不可闻地请求道。

    “什么?”苏韬显然没想到这么狗血的剧情,会生在自己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