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9章 原来不是人妻
    虽是清晨,但开放式公园人气很足,健身之人也并非大爷大妈,像苏韬、顾茹姗这样的年轻人有很多。天籁小说|2

    呼救的是名年轻女子,年龄在二十七八,长相能打到八十分,穿着紧身的运动服,身材极为惹火。

    躺在地上的是一名男子,面色惨白,嘴里吐着白沫,眼睛痛苦地闭着,四肢在不停抽搐。

    苏韬用手分开围观的众人,沉声道:“都散开,不要围着!”

    人处于昏迷状态,如果围观太多,容易导致患者呼吸困难。

    顾茹姗连忙帮着劝开群众,再转过身望向苏韬的时候,暗自吃惊。

    只见苏韬双手在高频率挤压男子的胸部,顾茹姗暗忖他倒是不怕惹祸上身,人不能随便救的,能救活了,倒还好,如果救不活,岂不是要承担责任?

    顾茹姗并不知道苏韬是个中医大夫,以为他喜欢凑热闹。不过,看他认真严肃的表情,不似作伪,对苏韬有了几分好感,这个时代,敢于见义勇为的人毕竟是少数。

    男子旁边的女子,此刻惊慌无比,手足无措。

    苏韬连忙命令道:“你赶紧拨打12o!”

    女子回过神来,掏出手机,手腕虽然颤抖个不停,但还是顺利地拨通了求救电话。

    救护车很快抵达公园,男子的病情也被苏韬控制下来,被挪上了担架,抬入救护车。

    苏韬擦拭了一下额头的汗珠,心中暗叹这男人运气不错,幸亏遇见了自己,若不是经过自己抢救,他现在即使被送到医院,怕也是小命难保。

    适度的运动,可以让人保持身体健康,但如果运动量过大,也会导致器官负荷太重,刚才那个男子出现了心源性猝死的症状,每年因为心源性猝死的死亡人数有五六十万。

    这种病来得急,如果不及时处理,不到一小时,就会死亡。

    救护车很快抵达最近的医院,此刻是早晨六点左右,白班的医生还没有上班,男子被送入急诊室抢救,女子在外面焦灼地等待。

    半个小时之后,负责抢救的医生走了出来,女子赶紧迎上去,问道:“医生,我男朋友怎么样了?你一定要治好他!”

    医生面露苦笑,摇了摇头,正准备说话,现女子眼中闪过惊愕之色,往后退了半步,差点晕过去。

    他知道对方误会了自己的表情,连忙补充道:“你放心吧,你男朋友没事,刚送进急诊室就醒过来了。我们给他进行了详细的检查,各项指标都很正常!”

    “怎么可能?”女子惊愕地说道,“他刚才公园里口吐白沫,全身抽搐,彻底失去了意识!”

    医生眼中流露出深思之色,道:“从症状来看,这属于心源性猝死。他之前是否服用了什么药物,或者经过一些简单的抢救?”

    女子流露出恍然之色,“当时有一个年轻人,用手指挤压他的心脏,会不会是这个原因?”

    “那你得好好感谢那个年轻人了!如果不是他及时做了急救处理,病人现在的情况会很危险。”医生耐心地分析道。

    女子暗叹刚才情况紧急,竟然忘记询问那个年轻人姓甚名谁。

    她此刻心情还在男朋友的身上,只能等男朋友彻底没事,然后再找那个年轻人当面致谢。

    ……

    或许是被苏韬见义勇为的侠肝义胆所感染,顾茹姗主动提出请苏韬吃早饭,以作表彰。

    苏韬也就没有拒绝,跟着顾茹姗来到一家外表普通的早餐摊子,虽说设施简陋,但一个长长桌案,摆放着各种碟子,盛着酱黄瓜、八宝菜、酱萝卜、水疙瘩丝。

    “老板,来两碗豆汁儿!”顾茹姗微笑着喊道。

    等豆汁儿上桌,见苏韬迟迟不动,顾茹姗笑吟吟地望着他,道:“不试试地道的燕京味道吗?”

    苏韬无奈苦笑,望着灰绿灰绿的清汤,知道这玩意的威力,貌不惊人,但气味杀人,然后憋着一股气,喝了一大口。

    如同泔水味道,回味绵绵,等喝到第二口的时候,就已经习惯了。

    “你来燕京做什么?”顾茹姗好奇地问道,刚才跑步的过程中,她现自己叽叽哇哇地说了一大堆,苏韬对自己而言,就是一张空白的纸。

    “我来这边办事儿!”苏韬淡淡笑着回答。

    “你这个年龄,应该才高中毕业吧?”顾茹姗笑盈盈地望着苏韬,“跟我年轻时候一样,觉得燕京是个大都会,在这里闯荡,台阶比较高,一定能有大出息。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还是平平无奇,我家里人经常催我回老家。我也知道,回家可以衣食无忧,还有一份稳定的工作,但总觉得不趁着年轻,拼搏一把,将来会觉得遗憾。”

    苏韬没想到顾茹姗这个女人思想这么成熟,估计是北漂多年练出来的,笑道:“心灵鸡汤,比豆汁儿好喝多了!”

    “是吗?”顾茹姗眼中闪过一道迷茫,“但很多人觉得我可笑!”

    苏韬摇了摇头,道:“觉得你可笑的人,都是傻瓜!”

    顾茹姗叹了口气,苦笑道:“你知道我想干嘛吗?我想当一个演员,成为明星,不过现在却只能培训机构教别人跳舞,人生就是这么无奈。”

    苏韬仔细打量着顾茹姗,轻声道:“如果我是经纪公司的话,肯定毫不犹豫地签下你。”

    顾茹姗咯咯笑道:“是吗?虽然知道那是假话,但我还是选择相信你。”

    苏韬摇了摇头,笑道:“因为你是那种能让人想潜规则的女人!”

    苏韬品位很高,虽然有些多情,但身边女人都很出众。

    能让他有潜规则之心,足以证明顾茹姗是个有魅力的女人。

    顾茹姗涨红了脸,瞪了苏韬一眼,没好气道:“没想到你挺不正经,我可是结过婚的女人,怎么会随便让人潜规则呢?”

    苏韬认真地看了一眼顾茹姗,毫不留情地拆穿:“你就别骗我了。你根本没结过婚。”

    顾茹姗愣了愣,惊讶地望着苏韬,继续强撑道:“我真的结过婚了,我丈夫下周就回来,到时候让他跟你见一面。”

    苏韬晃了晃手指,笑道:“虽然你编故事的能力不错,不过很多细节出卖了你。第一,世界上没那么巧合的事情,我来自于汉州,你丈夫也是汉州人,这个故事情节太老套。第二,除了墙壁上的那幅结婚照之外,你家里到处都透着一股单身女人独居的气息,比如鞋柜的鞋子全部都是女式的。当然,我也能理解你,你害怕别人对你图谋不轨,所以编了这么一个故事。”

    顾茹姗沉吟许久,复杂地望着苏韬,终于钦佩地伸出了大拇指,如实道:“你猜得没错!那张结婚照,是我一年前帮朋友影楼当模特拍下的照片。我觉得很喜欢,就收藏在家里。我也不是故意骗你,就如同你所说的,作为一个单身女子,很多时候都不安全,要学会保护自己。”

    苏韬摇头,笑道:“当然,我能够理解!而且我还特别欣赏你。”

    这是一个拥有生存智慧的女人,懂得在复杂的环境里,明哲保身,让人欣赏。

    与顾茹姗吃完早饭之后,返回租住的小区,顾茹姗主动邀请苏韬,明天早上一起跑步,苏韬便微笑着答应。

    在顾茹姗的眼中,苏韬暂时是一个刚来燕京找机会的新人,她之所以对自己如此亲切,恐怕也是想给自己多点指引,从苏韬的身上,顾茹姗见到了当初来到燕京时的自己,年轻气盛,朝气蓬勃,充满理想。

    苏韬开门的时候,现转动门锁的时候有些不对劲,因为之前上了两道保险锁,现在只转动了一下,就打开门。

    望了一眼地上放着的女式鞋,他嘴角浮出笑意,在客厅果然见到了水君卓。

    “这么早?”苏韬笑问。

    水君卓叹了口气,无奈道:“原本想和你一起跑步,未曾想,迟来了一步。”

    苏韬笑盈盈地望着水君卓,暗忖怎么觉得水君卓有点女主人的味道,他摇头:“骗人,你穿得这么正式,怎么跑步?”

    水君卓穿着黑色的小西装,头干练地束成一团,面部白皙水润,身材婀娜纤细,看上去很精神,像是个精明的职场女白领。

    水君卓笑出声:“好吧,骗不了你。我也不瞒你,是带你去见个人。”

    苏韬无奈叹口气,苦笑道:“莫非又是个怪病人?”

    水君卓点了点头,道:“如果是简单的病人,有必要让你这个当代神医出手医治吗?”

    水君卓的夸奖,让苏韬很受用,他站起身,笑道:“等我换身衣服吧!”

    十来分钟之后,苏韬换上了那件标志性的长袍,然后提起行医箱,与水君卓肩并肩出了门。

    等他俩刚走进电梯的瞬间,顾茹姗也正好出门,她今天需要参加一个电视剧选角面试会,所以精心打扮了一番。

    她看见苏韬与水君卓共同进出,心中暗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为何有些失落。

    虽然苏韬说,自己和水君卓是普通男女关系,但顾茹姗却是不信。

    她此刻心情很复杂,原本以为在茫茫人海中遇到了一个可以进一步交流相处的人,但结果现,那个人跟自己不一样,并不孤独,这种失落感难以言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