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8章 备战国医审核
    高铁站出口处,人潮涌动。苏韬搭乘的班次抵达燕京,已经是十点多。首都就是不一样,尽管夜已深沉,但满眼都是霓虹灯闪烁,让人不免钦叹都市的繁华。

    苏韬此次来燕京,可以用低调来形容。他没有选择入住快捷酒店,而是利用互联网,找中介提前租下一个住所。为了准备国医审核,苏韬决定在燕京待一段时间,等预付了三个月的费用和押金之后,中介就将钥匙转寄给了苏韬。

    倒不是苏韬胆大,竟敢相信网络,隔着几千里,就能犯二地租房。

    而是在租房的过程中,水君卓给自己帮了不少忙,虽然自己没有亲临现场,但水君卓帮自己作了实地考察,按照自己的要求,小区位于四环以内,周围商业配套齐全,距离负责国医审核的卫生部保健局不远。

    这个国医审核,与众人所知的国医大师评选不一样。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卫生部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这三个部门,每年都会评选一些中医名家,赋予他们国医大师的称号。他们虽然在中医领域有一定的影响力,并不不能包含最顶尖的人物。

    真正实力卓绝的人,他们是由卫生部保健局从无数医学工作者中筛选出来。

    涵盖了中西医的顶尖人才,他们的任务很特别,主要服务于国家、军队领导人以及民主党派领导人,办公室设在卫生部保健局,机构对外叫做中央保健委员会,

    其实,如果放在古代,中央保健委员会等同于御医院,除了服务皇宫里皇帝、嫔妃,还为王公大臣们治病。

    能进入中央保健委员会的医生,无一不是医术高超之人,他们当得起真正的国医大师称号,这也是所有医学工作者的最高荣誉。

    这就像当明星的都想上春晚,当厨子都想成为国宴的主厨一样的心理。

    虽然水君卓一再交代,他来之前,事先给自己打电话,然后去接他。

    但苏韬觉得没必要给水君卓添太多麻烦,所以就没有提前通知,一个人轻车上阵,揣着地址,直接找到了自己租下的房子。

    打开里外两道门之后,苏韬正准备进屋,发现身后传来细碎的脚步声,他好奇地望了一眼,只见一个俏丽的女郎,打扮得清秀脱俗,提着红色的饺子包,从楼梯走了上来。

    看她走路的姿势,应该是学过舞蹈,体态挺拔,脚步轻盈,精致的面部涂抹淡淡的妆容,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平和恬淡,虽然燕京的温度还很低,但她还是穿得比较单薄,下身穿了一条齐大腿的中裙,脚上裹着肉色的袜裤,很多人喜欢黑丝,但苏韬对肉袜更加偏爱,因为颜色特别接近人体皮肤的颜色,隔远了看,仿佛跟没穿一样!

    因为楼层不高,所以女子就没有搭乘电梯,发现过道亮着灯,也是微微一惊,等见到苏韬之后,暗忖这应该是新来的邻居,下意识地点了点头,算作打了招呼,疾步走到隔壁,从包里掏出了一串钥匙,快速地打开门,然后将门给轻轻地关上。

    苏韬进屋之后,才给水君卓拨通电话,笑着说道:“你好,我在燕京的出租屋了,谢谢你,收拾得很干净。”

    水君卓愣了愣,无奈苦笑:“都说让你提前告诉我,我也好去接你。”

    苏韬脱掉了外套,挂在衣架上,解释道:“我又不是小孩子,这紫禁城虽大,难道我还会迷路不成?”

    水君卓笑道:“当然不会。你那么厉害,在大山那么严峻的环境下也能活得有滋有味,怎么会怕你出事呢?我只是想进一下地主之谊而已。”

    苏韬微笑道:“放心吧,会给你机会!我在燕京会待一段时间,到时候肯定缠着你,就怕你嫌我烦!”

    水君卓面色微红,轻声道:“你多虑了!”

    与苏韬聊了一会,水君卓将苏韬的行程安排得很满,弄得苏韬哭笑不得,暗忖自己这哪里是来考试来的,根本就是来旅游的啊!

    挂断电话,水君卓在原地旋了个圈,放松地倒在沙发上,她嘴角噙着幸福的微笑,心中默默地喊道:他真的来了!

    经过长途跋涉,苏韬还是觉得有点劳累,于是洗了个热水澡,刚从卫生间走出,门铃被按响,他过去打开了门,只见刚才见过面的女子面色局促地望着苏韬,请求道:“帅哥,能不能帮个忙啊?”

    苏韬暗忖大半夜的一个漂亮妹子来敲门,请求帮助,自己如果拒绝的话,那岂不是成了活该单身一辈子的那种蠢货了吗?

    “什么事儿?”苏韬阳光正气地问道。

    “我家里停电了!”漂亮妹子苦恼道,“我……老公……不在家,我也不知道怎么弄!”

    苏韬暗忖这妹子说话透着股诡异,你丈夫不在家可以去找物业啊,找一个刚刚见过面的陌生男人回家,岂不是有违常理?

    苏韬也只是想想,或许这妹子怕麻烦,知道隔壁有人,所以就来喊自己了。

    苏韬跟着妹子来到隔壁,很快找到了配电箱,妹子怕苏韬看不清楚,打开手机调出电筒模式,帮苏韬打光。

    苏韬扫了一眼妹子,暗忖这蓝光照射下,这妹子看上去特别有妖气。

    他尝试推了几个开关闸,很快找到原因所在,“厨房里出现了短路,所以电送不上去,你是不是在厨房插了什么大功率的电器?”

    漂亮妹子眼中流露出惊喜之色说道:“是啊,我刚才用热水壶烧水了!”

    苏韬走到厨房,拔掉了热水壶的插头,然后再尝试将开关闸推上去,如同自己所分析的,原因正是出在热水壶上。

    “你太厉害了!”妹子方才急得浑身是汗,口干舌燥,从冰箱里取了一瓶饮料,递给苏韬,笑着说道:“作为答谢,请你喝水!”

    苏韬接过饮料,礼貌性地喝了一口,同时打量着房屋,目光落在墙壁上的结婚照上,暗忖这妹子挺年轻,没想到已经结过婚了。

    “我叫顾茹姗,谢谢你。”妹子抿嘴微笑道,“上次我在电梯里见过你女朋友,特别有气质,我和她交流过几句,以为她也在家,没想到你独自一人家,所以有些冒昧,还请见谅。”

    “她是我朋友,但不是我女朋友。”苏韬连忙解释道,“我今天刚从外地来燕京,之前是她帮我租的房子。”

    顾茹姗恍然大悟,点了点头,好奇道:“你是从哪儿来的?”

    苏韬如实说道:“淮南汉州!”

    顾茹姗怔了怔,轻轻地拍了拍手掌,惊喜地笑道:“这么巧?我老公也是汉州人。”

    苏韬淡淡笑道:“咱俩算是半个老乡了。”

    顾茹姗点了点头,介绍道:“我老公是一个摄影师,常年在外面出差,等过几天他回来了,我让他好好谢谢你。”

    “举手之劳而已!”苏韬听出顾茹姗有送客之意,就主动告辞,起身离开。

    顾茹姗等苏韬打开隔壁的门,才缓缓关上门,暗叹新来的邻居,看上去性格挺好,是个不错的年轻人,以后家里出了点问题,比如换灯泡,抽水马桶堵塞,都可以麻烦一下他。

    苏韬也没有多想,回到自己的房间里,盖着被熏过香的被褥,很快就进入梦乡。

    第二天,清晨五点左右,他如同往常醒来,洗漱之后,换上运动服,推门准备健身。

    巧合的是,顾茹姗也同时迈出门,她与昨晚换了一副打扮,脸上未施粉黛,虽说光泽略暗淡了些,但依然清秀精致,穿着适合运动的休闲服和运动鞋,将头发扎成马尾状,说不出的青春逼人。

    如果不是看见墙壁上实实在在的结婚照,苏韬真的很难相信这是一个已经结过婚的少妇。

    “咦,这么巧?”顾茹姗主动招呼道。

    “是啊,我每天都与有晨练的习惯!”苏韬收回了目光,故意做了个拉伸姿势。

    “那太好了,咱俩结伴吧!我顺便给你当个向导,带你去附近人气比较多的公园转转。”顾茹姗爽朗地请缨道。

    “那就麻烦你了!”苏韬暗忖有美女作陪,何乐而不为呢?

    两人并肩从楼梯小跑至楼下,一路慢跑,苏韬对顾茹姗也有了初步了解,与自己分析得一样,顾茹姗练过几年舞蹈,毕业之后在一家舞蹈培训机构担任老师,偶尔还和大学同学借点商业演出,属于普通的北漂一族。

    丈夫名叫张子清,艺术学院油画系毕业,跟顾茹姗一样白天在培训机构担任老师,晚上想挣点外快了,就去天桥下面摆个摊,靠素描肖像赚点零花钱。

    两人在培训机构认识,因为都是北漂,有类似的奋斗背景,顾茹姗在张子清穷追猛打之下,两人三个月前刚刚领证结婚。

    在公园里跑了一段,顾茹姗累得气喘吁吁,扶着一棵树停下,笑道:“跑不过你,你体力真好!”

    苏韬笑道:“作为女孩子,你已经算是体力很不错的了!”

    话音刚落,不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声音,“来人啊,救命啊!”

    苏韬面色一沉,再次迈开大步,朝呼救声处,飞奔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