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6章 人作践天收拾
    夏禹霸气十足,大摇大摆地从房间走出,秦明自始至终没敢再放一个屁,被夏禹的气势给惊吓到了。

    鬼知道眼前这个家伙,手上有没有人命案,会不会一言不合,要了自己的命。

    秦明很怕死,他想好好地活着。

    “你就这么让他走了?”苗新玲捂着被扇得红肿的面颊,失望地望着秦明。

    没想到这个男人这么不中用?

    “我能怎么办?他是个练家子,就是三个我加在一起,也不一定是他的对手。”秦明无奈地看了一眼苗新玲,憋火道。

    “真是没用!男人做到你这个地步,也是够失败,简直就是个孬种!”苗新玲脸上火辣辣的疼,再望向床铺上骚气冲天的黄水,将所有的耻辱发泄在秦明的身上。

    “现在不是讨论这个的时候,我担心他会将照片公布,到时候咱来都得倒霉!”秦明意识到这个时候千万不能内讧,要让苗新玲保证和自己站在同一条起跑线上。

    就在这时,手机屏幕上又出现妻子打来电话,他狠了狠心,继续不接电话。

    他此刻很后悔,如果照片曝光,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妻子。

    “你得想办法!”苗新玲也难以接受那种铺天盖地的压力。

    秦明的妻子刚生完孩子,还在哺乳期,正如夏禹所言,自己勾引秦明,是一件极其耻辱的事情,如果被曝光,不仅自己,还会牵连她的父母也抬不起头做人。

    “唉!”秦明苦恼地抓了抓头发,“我得好好想想。”

    半个小之后,秦明敲开了苏韬病房的房门,苏韬还趴在床上,他已经通过夏禹打来的电话,得知了始末。

    “秦院长,现在已经是十点多,没想到你还有闲工夫来医院探望我,深表感谢!”苏韬淡淡笑道。

    秦明知道苏韬是在装疯卖傻,但还是赔笑道:“苏……院长,首先我向你道歉,之前所做的许多事情,都是我的不对,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能够原谅我!”

    “放心吧,上次外伤脑干出血的事情,我早已抛之脑后了!”苏韬懒洋洋地说道。

    秦明怔了怔,然后眼中流露出愤恨,“苏韬,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你开条件吧,如何才能拿到那些照片?”

    苏韬还是装模作样地问道:“什么照片?”

    秦明双目几乎要喷出怒火,“刚才酒店里,你让人去偷拍的照片!”

    苏韬耸了耸肩,继续装傻道:“我现在伤势严重,哪儿还有心情做那些!我建议你,最好仔细再想想,有没有得罪过别人。”

    秦明见苏韬死不认账,知道自己这一趟是白来了,他用力跺脚道:“你够狠!既然你这么绝情,那我也不饶你。我手中掌握大量你与吕诗淼勾搭成奸的证据,虽然她现在离开了江淮医院,还成为了什么岐黄慈善的负责人。如果将这些资料公布于众,恐怕不只是你和她会身败名裂,那个慈善基金的形象也会因此受到影响!”

    苏韬面色阴沉下来,他终于意识到秦明让何小雨勾引自己,只是陷害自己的第一弹,后面还会陆续曝光自己与吕诗淼之间的事。

    这秦明准备工作做得很充沛,如果不是何小雨主动将前因后果告诉自己,被秦明阴了,恐怕还蒙在鼓里。

    “你手里有什么证据?”苏韬沉声问道。

    秦明见苏韬终于开始妥协,得意地笑道:“你和吕诗淼的关系,江淮医院绝大部分人心知肚明。我联系到了她的前夫乔波,他说你插足他们的婚姻,导致他们感情破裂,甚至还用阴谋诡计导致原来的院长乔德浩被抓,让乔家支离破碎。你和吕诗淼,一个是西门庆,一个是潘金莲。”

    苏韬暗叹秦明嘴巴还真够贱的,他不过跟吕诗淼情投意合,又没联手谋杀亲夫。

    他试图了解秦明还是否有更多筹码,佯作不屑道:“单凭乔波的一面之词,也能算作证据?”

    秦明笑了笑,“现在这个时代,只要善于引导舆论,经常可以做到黑白不分。相信我,你能搞臭我的同时,我也能搞臭你,大不了鱼死网破,谁也别想好过。”

    苏韬暗忖秦明比想象中要狡猾,自己不惧怕流言蜚语,但吕诗淼是个女人,在如今这个时代,一个女人如果丢掉了名节,如同过街老鼠,会被人看不起。

    “行,那就看谁斗得过谁!”苏韬语气反而变得平静下来。

    秦明没想到苏韬会是这个反应,他就不在乎被抹黑吗?他沉声问道:“你真的想清楚了吗?”

    苏韬笑了笑道:“第一,我和吕诗淼之间的关系没有你所说的那么不纯洁。第二,吕诗淼为了能够跟乔波离婚,收集了乔波在婚内出轨的种种证据。第三,虽说这个社会经常是黑白颠倒,但我还是相信日久见人心,大家的眼睛是雪亮的。”

    秦明感觉和苏韬谈判是一件很愚蠢的事情,他原本打算用乔波作为筹码,来和苏韬做交易,没想到苏韬根本不在乎。

    “你会后悔的!”秦明愤怒地挥手,头也不回地离开。

    出了医院,秦明给吕诗淼的前夫乔波拨通了电话,直接说明来意,“乔少,你父亲的仇,夺妻之恨,究竟想不想报?”

    “不想!”乔波想起苏韬大魔王,就会情不自禁地打哆嗦,“我劝你还是安分一点,别去招惹他。”

    秦明沉声道:“上次我跟你喝酒时的对话,我作了录音,现在想通知你一下,很快我会放到网上去!”

    乔波吓了一跳,连忙骂道:“麻痹的,秦明,我当你是朋友,才会跟你说了那么多心里话,你可别害我啊。如果你把录音放到网上去,那苏韬得知之后,岂不是要来找我的麻烦。”

    现在的乔波,虽说过得没有以前那么风光,但经历离婚,父亲去世之后,他的性格改变不少,知道要撑起乔家,那就得自己努力。

    至于秦明手中的录音,那是早在几个月之前发生的事情,自己当时的情绪低落,秦明当初在医院和乔德浩走得近,乔波觉得秦明还值得可信,就说了一堆关于吕诗淼和苏韬的坏话。

    其中有许多是本末倒置、添油加醋的细节,比如他故意强调,自己和吕诗淼感情破裂,是在苏韬出现之后,苏韬是第三者,还是导致乔家破败的原因。

    如今,乔波的生活刚归于平静。他跟苏韬相比一个是天一个是地,他巴不得那个魔神彻底忘记自己,让自己好好的生活,如今哪里还敢用莫须有的罪名,主动强加给苏韬。

    “其他的你无需担心,一切都交给我来处理,任何困难,老大哥都会在前面帮你顶着。”秦明直接挂断了电话。

    等秦明直接挂断电话,乔波手里拿着的手机直接掉在地上,心中将秦明的祖宗八代骂个遍,麻痹,你自己找死,也不能拖我下水啊,自己跟苏韬的仇恨早已翻篇,干嘛扯上自己啊?

    他原本打算早点休息,如今却是坐立不安,无奈之下,只能连忙编辑短信,给吕诗淼发了过去。

    虽然觉得没什么用,但他希望前妻看在原来的情分上,能够理解当时自己为何脑热说出那样的混账话。

    吕诗淼发现乔波突然联系自己,也是觉得莫名其妙,于是给苏韬打了个电话。

    苏韬暗忖事情被秦明搞得越来越复杂,一边安慰吕诗淼不要担心,一边酝酿计划,要让秦明感受一下,什么叫“人作践,天收拾”!

    秦明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他在门口玄关换掉鞋子,走到客厅,发现妻子在沙发上睡着了。

    或许是良心发现,他非常自责,妻子真的很贤惠,自己竟然不满足,在外面拈花惹草。

    他伸手拾起毛毯,轻柔地盖在妻子的身上,妻子睡眠一向很浅,揉着惺忪的睡眼,露出温婉的笑容,“你加班回来了啊?吃过饭了吗?我给你打了好几个电话,你也没接。帮你留了一份,现在热给你吃吧。”

    秦明点了点头,笑道:“辛苦你了。女儿呢?”

    “她早就睡了,对了,已经冒乳牙了,今天喝奶的时候特别调皮,咬得我疼死了!”妻子的体型还没有恢复,从后面望过去,显得腰*臀很肥硕。

    秦明却从身后将她给搂住,凑到她耳边,轻声说道:“谢谢你,我真的特别幸福!”

    “你今天怎么了,特别奇怪!”妻子盛好了汤,秦明从她手中接了过来。

    妻子望着秦明狼吞虎咽,吃得香甜,心情很好,暗忖丈夫就是工作太忙,没时间陪自己和女儿,但他如果不赚钱,谁又来养家呢?

    “叮铃叮铃……”

    秦明刚喝了两口汤,门铃突然响了起来,现在已经是深夜,这个时候谁会登门造访呢?

    秦明有种不好的预感,他强作镇定,走过去打开了门,两个穿着警*服的男人,站在门外,沉声道:“请问你是秦明吧?”

    “我是?有什么事?”秦明困惑地望着两个民警,他原本以为会那个神秘的男人是来威胁自己的。

    “请你打开防盗门,我们怀疑你和一起强奸案有关!”民警语气严肃地说道。

    “强奸案?”秦明难以置信地笑出声,“你们搞错了吧?”

    民警摇头,一本正经地说道:“刚才我们接到举报,你在两个小时之前,涉嫌在爱莎情侣酒店强奸了一名成年女子。我们已经拥有了足够的证据,现在请你跟我们走一趟。你有权保持沉默,但你说的每句话都将成为呈堂证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