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4章 小护士的苦衷
    晏静似乎是算好了时间点,等江清寒前脚走了,她才翩然而至。

    进了屋子之后,她将房门轻轻地关好,还带上了暗锁,然后缓缓地拉上窗帘,坐在苏韬的旁边,安静地望着苏韬。

    苏韬笑问:“感觉不对劲”

    晏静无奈白了他一眼,道:“对劲就见鬼了你都这样了,我能好受”

    苏韬调整了个姿势,虽说还是只能趴着,但能够更好地看清楚晏静的脸,惊讶道:“你哭过了”

    晏静瞪了他一眼,嘴硬道:“怎么可能我一向铁石心肠,泪腺早就干了。”

    “我人还好好活着吗,只不过是皮外伤,不出一周就能彻底痊愈。”苏韬想了想,知道晏静说的是反话,为了自己受伤的事情,她恐怕也是非常担心,笑道:“其实仔细一想,可以将它看成一件好事,瞧得出来我在你心里份量很重,咱们是不是要庆祝一下”

    晏静满脸羞怒,啐了他一口,低声骂道:“你啊,是不是整天就想着那事儿现在都这样了,能怎么庆祝”

    苏韬眯眯地望着晏静,想起了某个电影里的情节,笑道:“其实这个姿势也好办事,在我身下某个位置挖一个洞,然后你钻到床肚子里去,就可以了。”

    “神经病”晏静恨恨地剐了他一眼,“看你心情不错,还有空胡说八道,我心情没那么糟糕了。对了,以后你和江清寒还是少见面。”

    苏韬心头一紧,不动声地笑问:“为啥江清寒名义上是我的师父。”

    晏静没好气地白了苏韬一眼,叹气道:“你因为她好几次牵扯到危险之中,之前为她挡了一枪,现在又为她,后背被割了一刀。下次还不知道你身体哪个部位要受到伤害呢。总而言之,我觉得你继续和她在一起,还会闹出其他幺蛾子。”

    苏韬无奈苦笑:“这只是巧合。人这一辈子总得经历一些疯狂的事情,虽然受了几次伤,但我觉得生活变得更加幸福充实。”

    晏静盯着苏韬仔细望,疑惑道:“你不会是喜欢上她了”

    苏韬皱起眉头,连忙辩解道:“这是无中生有的事情。我这个人比较好管闲事,她是刑警队长,事儿又挺多,被我碰上了。像我这样古道热肠的侠士,怎么能束手旁观呢”

    “幼稚”晏静哪里看不出苏韬的小心思,“你这个家伙,我是看明白了。虽说年纪轻,但跟同龄人完全不一样。”

    “怎么个不一样了”苏韬饶有兴趣地问道。

    “你喜欢年龄偏大的。御姐、少妇、小寡妇,都是你喜欢的菜。”晏静乐不可支地笑着点评。

    苏韬微微一怔,暗忖晏静这话仔细一揣摩,还真说得很准,自己喜欢的女人,的确年龄都比自己大。

    他努力掩饰道:“这是你的错觉”

    晏静叹了口气,沉声分析道:“恐怕也与你心理年龄有关。你虽然生理年龄才二十岁出头,但心理年龄起码有四十岁,所以一般没有沉淀和韵味的女人,对你难以产生吸引力。”

    “没想到你对我研究得这么多”苏韬不置可否地笑道,“是不是一直在揣摩,如何讨好我啊”

    “呸”晏静没好气地瞪了苏韬一眼,旋即再次提醒道,“与江清寒还是尽量保持距离。我内心深处很钦佩这个女人,只是她性格比想象中要刚烈。我怕你狐狸逮不着,还惹得一身骚。”

    苏韬暗叹晏静果然有门道,对自己的心理竟看得个清楚。

    其实,只要对苏韬熟悉,稍微注意一下的言行,便能看出端倪。

    如果不是因为有特殊的情感,怎么可能屡次不惜以身犯险,用自己的身体来保护江清寒呢

    晏静是个聪明的女人,第六感也特别强大。苏韬是一个博爱的热血青年,他势必是被江清寒的气质所吸引,才会多次做出危险的事情。

    晏静经历过太多波折,她对人生看得很通透,不会强求苏韬一辈子只爱自己一个人,但也不能让苏韬一根筋,在同一处不停地跌倒爬起再摔倒,结果屁都没捞着一个。

    简而言之,晏静不会介意苏韬追求江清寒,但前提是,苏韬最终能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是白费力气一场。

    晏静原本打算晚上就陪苏韬在病房待着,但苏韬觉得自己只不过是皮外伤,没什么大不了,劝她回去守着花颜。

    晏静见苏韬很坚决,没有坚持,说明天还是这个时间来看你,就转身离开,门关上的时候,深深地看了一眼趴在床上的苏韬,无奈地摇了摇头。

    自制金疮药的效果很明显,几个小时之后,背部的疼痛感就没有那么明显,出现麻痒的感觉,苏韬就尝试下床走几步。

    这和手术开刀之后,一定要尝试下床运动的原理一样。适量的运动,有利于改善全身血循环,促进伤口愈合。

    推开病房的门,苏韬在长廊上走了几步,不远处传来抽泣的声音,他就缓步走了过去,推开安全通道的门,发现中午给自己换药的小护士,蹲在中间的隔层将头埋在膝盖里,似乎很伤心。

    苏韬咳嗽了一声,那小护士仿佛受到惊吓,连忙抬起头,惊愕地问道:“苏院长,你怎么出来了啊”

    苏韬微笑道:“你之前给我换了新药,效果不错,我觉得能下地走走,就到处看看。没想到深更半夜,发现有哭声,以为遇鬼撞邪了,就麻着胆子看看,没想到竟然是你”

    小护士连忙擦拭掉眼角的泪水,手足无措道:“苏院长,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何小雨,你为什么要调到中医科去当护士”苏韬知道她深夜在这里哭泣,肯定与之前的请求有关。

    小护士微微一怔,意识到苏韬肯定是从护士台的值班表上看到了自己的名字,低声说道:“因为我现在很为难,有人要挟我”

    “要挟你”苏韬皱眉,心情变得沉重起来。

    “我不是汉州本地人,毕业的时候,因为成绩优秀,所以留在了江淮医院,成为了一名护士。我很喜欢现在的生活,所以也特别的感恩。不过,你住院的时候,有一位医院领导找到我,要我对你……如果我拒绝的话,他就开除我”何小雨忐忑不安地说道,“我不愿意做那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但我又特别想留在医院,所以如果能调到中医科当一名护士,你负责中医科,那样我就不会被他威胁了。”

    苏韬轻声叹息,暗忖原来是这么一回事,难怪何小雨欲言又止,不过,他在江淮医院只是挂名的副院长,在中医科的话,还有些话语权,但护士归属于不同的部门,如果想要调动的话,难度还不是一般大。

    苏韬点头道:“你是个好女孩谢谢你跟我说明了真相。究竟是哪位领导逼迫你这么做”

    “……是……秦明院长”何小雨犹豫许久,还是咬牙低声说道。

    原来是秦明,苏韬其实也能猜出一二。

    在外伤性脑干出血的事情上,秦明吃了大亏,所以想对自己进行报复,这符合逻辑。

    秦明虽说被王宏给冷处理,但他的影响力还在。以他在江淮医院的势力和背景,威吓、欺凌一个年轻的小护士,倒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只是秦明有点卑鄙,为什么不冲着自己来,牵扯一个无关紧要的小护士下水

    “苏院长,我的家庭条件很一般,父母含辛茹苦地将我培养长大,我不能辜负他们的期望,不能丢掉这份工作过。”何小雨鼻子一酸,哽咽道。

    “他让你怎么对付我”苏韬沉声问道,见何小雨的家境不好,他更是愤怒。

    你可以对付恶人用阴谋,但不能欺善凌弱,对付弱者也运用诡计,那丢失了起码的人性与道德底线。

    “他……”何小雨咬了咬牙,“他让我勾引你,和你发生关系,然后告你,把你的名声搞臭”

    苏韬微微一怔,冷声道:“秦明也太无耻了幸亏你没有中招,因为如果真出现那种问题,我的名声或许会臭,但医院对我的处置只是走个形式,为消除影响,最终只能牺牲你。”

    苏韬的分析合情合理,以王宏对自己现在的态度,即使自己出现一点小问题,为了留住自己,也会采取适度的宽容。但对何小雨就不同了,她极有可能成为最大的受害者。

    何小雨毕竟是个小姑娘,哪里知道职场上的凶险,更不知道如何处理,此刻只能苦苦哀求道:“苏院长,你一定要帮我”

    苏韬点了点头,沉声道:“事情因我而起,我一定会帮你妥善解决。你呢,也不要哭鼻子了,该上班的时候,还是得兢兢业业,不能有一点马虎。”

    “对,我不哭了”何小雨见苏韬答应帮自己,心情好了不少。

    苏韬回到房间之后,心情也是郁闷,他对于江淮医院原本就没有什么特别的想法,只想安安静静地做一个挂职的美男子而已,没想到还是有人不依不饶地找上门。

    正应了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对于秦明试图陷害自己的事情,苏韬暂时也不好凭借何小雨的几句话就闹到王宏那边去,毕竟无凭无据,没有太多用处。

    苏韬沉思许久,给夏禹拨通了个电话,既然秦明来阴的,自己也就没有必要对他太过温柔。

    苏韬从来都不是妇人之仁的人。...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