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桐树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妙医鸿途 > 第0413章 杨过和小龙女
    在梦中,苏韬骑着骏马,在原野上飞驰。苏韬胯下的骏马越跑越快,终于在一个宽阔的湖面前停下。湖中立着一个人,着全身,身影模糊,他想瞪大眼睛仔细去看,然而,什么都听不见,什么都看不见。

    他下马,脱掉身上的衣服,也光溜溜地跳入湖中,开始游泳,追逐那个人影,就当身疲力尽的时候,才隐隐约约地听到抽泣声,暗叹从声音来看,这是个女人。

    “你是在为我而流泪吗”苏韬很想睁开眼睛看看,那眼帘却重若千钧,无论他怎么努力,都无法睁开,这比梦中遇见鬼压身还要难受。

    “傻女人,哭什么。”他心里暗暗地想,昏沉地睡去。

    等苏韬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六点左右。他被送进了江淮医院的高级病房,因为后背的伤口很深,缝了针之后,只能趴在病床上。苏韬感觉有点讽刺,自己是一名中医大夫,没想到竟然会被人用西医的办法治伤。

    得知苏韬醒来,院长王宏亲自过来探视,笑眯眯地望着苏韬,“你感觉如何”

    苏韬面对王宏这么亲和,知道经过那次救治外伤性脑干出血,已经彻底改变了王宏对自己的态度,作为一个男人,还斤斤计较那也显得婆婆妈妈了。他微笑道:“感觉不错,伤口愈合的很快”

    王宏知道苏韬对自己的身体状况很清楚,笑道:“你就在医院安心养病。你也是江淮医院的一份子,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有什么需要,护士都会及时给你帮助的。”

    苏韬心头一暖,瞧得出来,王宏对自己很真诚,虽是亡羊补牢,但作为医院的一把手,拥有这样的胸襟,苏韬暗叹江淮医院倒是有福气,以后的发展势必会更上一层楼。他沉声道:“王院长,谢谢你对我的关心,我会铭记这份恩情。”

    王宏心情一松,手机响了起来,他看了一眼,苦笑道:“我还得去办点事情,就不打扰你休息,等有空咱俩一起好好聊聊。”

    言毕,王宏脚步匆匆地离开了病房。

    未过多久,一名年轻的小护士走了进来,脆声道:“苏院长,我给清洗一下伤口,然后换药”

    苏韬望了一眼小护士,年龄不大,二十岁上下。

    江淮医院是汉州最好的医院,能在这里工作的护士,一般家庭都有些背景。

    小护士眉清目秀,穿着粉的护士服,化了简单的妆容,属于甜美可人类型。

    “那就麻烦你了”苏韬轻轻地调整了一下姿势,方便小护士换药,因此引得背部的伤口传来撕心裂肺的疼痛。

    他暗忖,这一次还真应了那个算卦老头的话,中了血光之灾,够邪门的

    苏韬对《易经》研读过,也是一知半解。

    易经卜卦,类似于概率学和统计学的集合体,将很多信息放在一起,进行推演分析,然后对照《易经》各种卦象,分析出事情发生的可能性。

    苏韬暗忖如果再遇到那个老头,自己还真要跟他处好关系,有这么一个预言家在身边,做任何事情先算上一卦,简直无往不利。

    小护士虽然年轻,但被安排过来照顾自己,服务水平可圈可点,所以没有太多的感觉,她就帮自己换好药了。

    “苏院长,我有件事想请教您。”小护士收拾好了东西,没有直接离开,吞吞吐吐地问道。

    “喊我苏韬就可以不用那么拘谨。”苏韬冲她和善地笑了笑道。

    “我想调到中医科担任护士,不知你能不能帮帮我”小护士压低声音,弱不可闻地请求道。

    苏韬微微一怔,错愕道:“这里可是高级病房,在江淮医院各个科室,护士待遇是最高的。你为什么要调到中医科”

    小护士欲言又止,眼睛一红,仿佛还有隐情,这时门外传来脚步声,她神情慌乱,连忙低着头,急匆匆地离开了。

    苏韬知道小护士另有苦衷,暗叹了一口气,如果她的请求合情合理,自己还是得帮她一把。

    在床上趴了一会儿,门被推开,苏韬顺着声音望去,只见江清寒提着多层不锈钢饭盒走了进来。

    她似乎匆匆赶来,身上穿着警服,肩上的警衔熠熠生辉,头上带着女式警帽,将满头黑的秀发压在其中,两绺青丝垂落在粉白的耳朵前,藏青警服虽说腰线不似休闲类衣服那般裁剪贴合,但因江清寒身材高挑,尤其是两条修长,所以显得挺拔煞爽、英气十足。

    “师父,你来了啊”苏韬想起身,给江清寒打个招呼。

    “千万别动”江清寒连忙道,“你伤口很严重,几乎是贴着骨头砍下去,医生说,你至少要休息十天半个月。”

    苏韬想起梦中哭泣的女人,应该就是江清寒,她这么坚强的女人,若是会为自己哭泣,那还真是一切都值了。

    苏韬微微笑道:“没那么夸张,别忘记我也是一个医生。等会儿,你帮我从车里取来行医箱,涂上我自制的金疮药,很快就能治好。”

    江清寒点了点头,交代昨晚后续发生的事情,“赵永德昨晚在缠斗的过程中,当场被我杀死。果然如同你所料,他作案前,将脸部进行过易容,所以昨天完全是另外一幅模样。经过比对,全国有多起盗墓案与他有直接关系。他曾经也用同样的手法试图越狱。他真实姓名叫麻辉腾,苗族人。”

    苏韬皱了皱眉,叹气道:“问题比较复杂,昨天听他们的对话,似乎来自于一个叫做巫蛊门,恐怕是一个势力,以后一定还会纠缠你我。”

    江清寒眼中闪过冷静与坚毅,沉声道:“对于这些违法的歹徒,我一定毫不留情地铲除”

    苏韬暗叹了一口气,江清寒身上有种精神,让自己特别的着迷,如今仔细分析,恐怕就是这种无所畏惧,由里到外的正能量。

    江清寒严格意义上,不能算完美的女人。

    除了样貌上佳之外,她不温柔,也不贤惠。

    但,她行事风格果敢爽辣,面对歹毒嫉恶如仇,不似许多女人那样,矫揉撒娇、扭捏造作。

    苏韬发现就是这样偏中性化的江清寒,让他时刻牵挂。

    世界上如果少了江清寒这种心存信仰和正义的人,那是一种巨大的损失。

    “这牵扯到一个庞大的组织,想抓到他们的话,恐怕没那么容易。”苏韬无奈摇头,突然想起一件事,问道,“我外套去哪儿了”

    江清寒指了指阳台,道:“到处都是血,我帮你洗了,放在外面晾晒,不过后面撕开了个口子,恐怕要扔掉了。”

    苏韬听说江清寒洗了,焦急道:“那我口袋里的东西,你翻出来没”

    “当然这点常识我还是知道的,都放进抽屉里了”江清寒一脸困惑,“难道有什么贵重物品”

    苏韬连忙笑道:“帮我找一张纸条”

    江清寒对那纸条有印象,将它找了出来,递给了苏韬。

    苏韬打开之后看了一眼,半晌无语,然后将之撕成碎片,扔进了垃圾篓里。

    江清寒见苏韬神情古怪,疑惑地问道:“怎么找出来,又撕掉了”

    苏韬笑了笑,敷衍解释道:“原本以为重要,现在觉得不重要了”

    江清寒见苏韬不愿意说,也就不逼他,打开了饭盒,从里面抽出米饭、骨头汤以及几样清淡的小菜,微笑道:“来,这次是你第二次冒着生命危险救我了。为了感谢你,我喂你吃饭。你像这样趴着就好”

    一边吃着香软可口的米饭,苏韬心里一边也在咀嚼着纸条上的五个字,“杨过小龙女”,嘴角泛出苦笑,暗忖这老头儿还真神了。

    两个人名出自《神雕侠侣》,小龙女是杨过的师父,两人来了一段荡气回肠,有悖当时人伦的旷世恋情,这不是暗指自己与江清寒的关系吗

    只可惜,襄王有意,神女无心。

    之所以撕碎,是因为这几个字千万不能让江清寒给看到,若是被她发现,以后岂不是要刻意地疏远自己

    喂完苏韬吃饭,江清寒将碗筷收拾好,道:“一日三餐,我都会送过来给你。衣服我也会帮你洗好。”

    “谢谢你对我真好”苏韬望着江清寒曼妙的侧影说道。

    “客气什么,我是你的师父。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照顾你也是应该的”江清寒想了想,这话有语病,自己是女人,怎么能成为苏韬的“父”呢

    “嗯,作为报答,等你老了,我会养你的”苏韬五味杂陈地说道。

    “谁要你养”江清寒觉得此话有些一语双关,苏韬虽年龄还小,但毕竟是个男人,女人难能轻易地靠没有血缘关系的男人来养。她没好气地白了他一眼,“我去给你拿药”

    苏韬望着江清寒离开的背影,心中空落落的。

    过了不久,江清寒拿着行医箱上来,主动要给苏韬上药。

    苏韬想了想,没有拒绝她的好意。

    “疼不疼”江清寒用棉签挑出药膏,尽量轻柔地均匀涂抹在伤口位置,生怕一不小心弄疼苏韬。

    “一点都不疼,很舒服”苏韬说的是实话,能让江清寒给自己这么服务,一切阴霾消失不见。

    他脑中闪过一道光,想明白了那个问题。

    第一,人生不是《神雕侠侣》那样的小说,和江清寒未来如何,掌握在自己的手中;

    第二,现在年代不同了,真爱是什么,超越年龄、门第、高矮、世俗偏见和道德,连八十多岁的科学家能娶自己女婿的孙女,还有什么不可能发生的吗...看书的朋友,你可以搜搜“”,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